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網王動漫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OA/OS】分開旅行
 瀏覽888|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戀人們決定要更進一步發展關係前最好先了解兩人是否真適合一起生活,通常建議方式是來趟自助旅行,你就會有些粗淺了解。
 
他,冥戶亮也認為這確實是個主意,有時候相愛容易相處難,這不失為一個位自己打下預防針的好方法之一。但他卻怎麼也想不透狀況為何會變成是自己和人結伴出來旅行。首先,他和鳳兩人早就跨過那些磨合期,根本沒有所謂為下個階段作準備的需要。第二,他的戀人根本不是那個叫做跡部景吾的渾蛋!可是他的遊伴卻是這個讓他咒罵了整整一個月的名字。
 
「大清早就在擺臉色,都幾歲的人了還有下床氣,啊嗯?」那個總能在瞬間激起他無限鬥志的討厭嗓音從門口傳來,抬眼就看到大少爺穿戴整齊,雙手交錯胸前並且用著他那雙傲慢眼神睥睨正在綁鞋帶的自己。
 
冥戶有些情緒失控怒罵一句,「挑這種時間出門,你竟敢還能理直氣壯教訓我有下床氣?!」凌晨三點半,大少爺硬是把他從暖呼呼的被窩拉出,表明本大爺要看日出,馬上就得出發順便也可以往下個目標去的命令,天知道自己連抗議都來不及就讓他給拉起一把丟到浴室去梳洗,這世界還有沒有王法啊。
 
「難不成你是在下午起床看日出嗎,啊嗯?」跡部眼裡明白透露著『這種常識還要人家教,真是丟臉』,當下令冥戶直想落淚,他委屈、他倒楣、他想念長太郎,當初到底是那個渾蛋決定他跟跡部同組出遊的,根本就是在惡整他冥戶亮。
 
回溯到一個月前某個陰雨綿綿的日子,忍足心血來潮突然拉著跡部上門閒話家常,也不知怎麼會談到旅行更了解對方這話題上頭,向來怪點子多的忍足頗不以為然說道,交換搭檔以改變慣性生活模式反而比較能增進感情,特別是對他們這種黏膩多年的情侶來說,其餘三人顯然不大認同他這種論調。
 
冥戶說,『黏膩』這麼噁心的形容詞是說他和跡部。鳳則認為這樣會玩得不盡興,而跡部只是挑眉看著忍足,畢竟他們了解彼此夠深,他相信忍足絕對有什麼打算。於是莫名其妙他冥戶亮就被打包跟著跡部大爺出來流浪而鳳則和忍足兩人飛到那個天才早就想拜訪的羅曼蒂克大道改變生活慣性去了。
 
當忍足無可救藥的浪漫病發作時,跡部就是會這麼無條件支持,簡直把他寵上天,還牽連無辜的自己和鳳兩人天涯各一方,難得坦率承認自己這段日子以來確實很想念長太郎啊……唉。
 
「發呆夠了就跟上。」跡部俐落將背包掛上肩頭,邁開腳步人就這麼離開,冥戶回過神後快速追上,順便問了句,「我們是要到哪裡看日出?」
「隨便。」計程車司機送到哪裡就去哪裡不就好了,跡部一點都不覺得這是什麼大問題,冥戶則是哭了一張臉無效抗議,「你又來了!」
 
那天在機場送走忍足和鳳,他問跡部計畫去哪裡,本以為這少爺會說來個環遊世界之類的而自己可以以預算不夠拒絕陪同,然後回家矇頭大睡個把月。可是人算天算不如跡部大爺一句,留在國內隨便走走就行了,完全打壞他的如意算盤。更讓人跌破眼鏡的是跡部說按圖索驥遊走太無聊,要冥戶隨便比個方向兩人就直接從機場出發即可。……少爺,要是我指往太平洋,你不就要直接去跳海了。
 
跡部會變成這副德性忍足絕對要負很大責任,再怎麼說這傢伙也曾是個部長、會長現在也是個大老闆,沒道理做事這麼沒計劃才對,這兩人這麼多年來到底是怎麼過生活的啊?
 
冥戶實在不大喜歡吸取芬多精的遊玩方式。小時候啊,鳳曾讓青蛙給嚇壞過,所以導致自己對什麼蛙鼓蟲吟的悠閒也沒了興趣,無聊時往遊樂場跑或是聽聽音樂就可以打發時間了,但跡部卻對這些活動嗤之以鼻,直說日子過得太懶散了。
 
現在這樣漫無目的亂走就會比較積極嗎?呿,這麼沒安全感的方式只有有錢人才懂得欣賞其中的刺激感。他和長太郎從來不是這樣,他們喜歡仔細規劃好一切,從開始的過程就這樣享受著對方的依賴和信賴,然後努力完成。跡部說這叫做工作不是放鬆,哼,至少讓人心安許多吧,……自己又開始想念長太郎了,唉……
 
 
***
 
鳳從玄關處往房內喚了一聲,「忍足學長可以出發了嗎?」客房那頭傳來略顯慵懶男音回答了一句OK後便看到忍足慢條斯里步出房門,神智還有些萎靡但看得出他正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
 
鳳查看手錶後說道,「我算了下時間,現在出發應該不會錯過才對。」滿意想著忍足學長這趟旅程總算不會遺憾,殊不知那廂的忍足此刻只覺無言,自己明明是說笑,這人怎麼這樣認真對待,他可是喝了咖啡整晚沒睡啊,「鳳真是用心啊。」鳳都這樣誠意,自己那句『不要去了』也說不出口了。
 
「沒辦法,誰讓學長這麼任性呢。」鳳那雙大眼眨得很無辜,臉上笑容非常誠懇,但忍足就是覺得他是在惡整自己以報復一個多月以來和愛人兩地相思的苦,他是不是招惹了不該惹的麻煩啊。
 
在冥戶心心念念自家戀人的好時候鳳也有相同苦惱,一個多月的旅程終於踏上歸途,天知道這些日子以來自己有多擔心遠方的戀人,尤其和忍足學長相處越久越擔心。人家都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跡部學長肯定會像忍足學長一樣喜歡無牽無掛隨性態度,對性子穩定的亮來說,這麼沒安全感的生活方式一定不好受。
 
忍足學長似乎習慣清晨沖完澡後就為兩人泡上咖啡然後坐到書桌前讀著報紙(他怎麼覺得這應該是跡部學長的作息態度才對),待晚醒的自己梳洗完畢後,突然會興致勃勃吵著要去逛超市。喜歡在大街小巷裡隨易穿梭,無所事事閒逛,露天咖啡座更是絕不放過的休憩處,連聲招呼都沒打就這麼坐在那兒翻翻雜誌打發整個下午。明明有名景點就在眼前,他卻會因偶然在路旁電影看板上發現的最新宣傳海報而直接買票進場看電影,完全忘記兩人前一晚規劃好的行程,真是讓人很不知所措的個性啊。
 
有時候鳳會有種念頭,是不是因為跡部學長生活方式太過緊張忙碌,所以忍足學長才會用這樣的步調來平衡也好讓跡部學長放慢腳步、放鬆心情呢?
 
當然鳳還是會努力堅持將旅遊行程完成,畢竟他可是很想和亮一同分享這趟日子以來的點點滴滴呢,這時候忍足學長就會盡量配合等著他擷取想要的鏡頭畫面,只不過通常在自己拍完照轉過身來就發現忍足學長不知神遊到那兒去的呆樣或是拿著手機在那兒按著,臉上表情可不算是開心。
 
誰要當初說什麼換換口味說不定有其他體驗呢,果然是苦滋味吧,不對的人搭在一起,做什麼事情就是不對勁。
 
忍足看著鳳為房子落了鎖,「晚些我就先回去了。」再待下去這傢伙絕對想出其他花樣來招待自己。鳳聞言後好笑說道,「忍足學長不是因為怕回家觸景傷情所以才賴在這兒嗎?」滿意看著忍足嘴角抽搐模樣,「經過這段分開旅行的日子,學長想必深刻體驗到有跡部學長在身旁的美好吧。終於可以告別抱著手機入眠的夜晚,跡部學長的聲音可是最溫柔的催眠曲呢。」
 
忍足笑彎眼算是認同鳳的話,「所以得早點回家去,等著小景回來。」
 
「不過,還是先把最後一個行程走完吧,這可是學長自己提議。」沒有讓忍足的電眼給迷得暈頭轉向,鳳還是一派單純堅持著。
 
果然如小景所說,對這傢伙輕忽,自己絕對會吃虧慘敗。
 
***
 
這是狹路相逢的意思嗎?如果自家男友和他人特意跑來浪漫看日出的話,確實可以這麼形容吧。
 
跡部錯愕瞪視不在期待中出現的兩人,還來不及出口招呼,那個身型較為高大的男子就這麼直往自己方向飛奔而來,一陣微風吹過耳際而後便聽到冥戶和鳳久別重逢的甜言蜜語充斥這靜謐空間,……有夠誇張的。
 
而那個跟在鳳身後的男人顯然還未還魂,像個笨蛋似地傻傻盯著自己,「怎麼,現在才醉倒在本大爺的美貌下啊,嗯?」聽到這話,忍足就像喝醉酒一樣站在那兒開始呆笑,既使自己站到他身前也是保持那白痴笑容。
 
跡部有些受不了忍足蠢樣,直接往他額頭敲了一記對方才因痛而恢復神智。
 
眼神往跡部全身上下快速掃射一遍,忍足有些心疼說道,「小景好像變瘦了。」
 
沒有沉醉在忍足那雙可笑的熊貓眼放出的電波裡,跡部質問,「本大爺記得你們的班機應該是今晚到才對吧,啊嗯?」
 
「想早點回家陪小景嘛,」忍足撥了撥跡部微翹的頭髮,「突然想起小景之前好像有提過想來看日出的事情,本來打算今天來這兒拍張照好讓小景羨慕呢,想不到你們也來了呢。」
 
跡部冷哼一聲,可惡,竟然和本大爺打著相同主意。
 
什麼分開旅行可以享受截然不同經歷,最後還不是成了這詭異的結局。繞了一大圈又帶著冥戶這拖油瓶,整天魂不守舍惦念著對方,到底在旅程裡體悟到什麼增進感情的想法,啊嗯?
 
跡部那聲『哼』還有那個不以為然的表情逗笑了忍足,「確實是個爛主意。」不過,「真的比平常更想念你呢。」
 
忍足將跡部緊擁入懷中,兩人相視了一會兒後便肆無忌憚擁吻起來。
 
『分開旅行』最大體悟就是誓不放手的決心與愛意。
 
~完。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2804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