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網王動漫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來自冰帝的禮物FOR鳳
 瀏覽847|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日吉防備盯著佔據另一面牆正做著擊球練習的鳳,知道這傢伙的控球力不好,但今天也未免太差了吧,那顆球行進的軌道就像哈利波特的金探子一樣完全讓人預料不到,不對,那種威力應該是會把人打成殘廢的博格才對。練武人的直覺是離他越遠越好,但是這麼做的話,套句他家主人的名言實在是太遜了。
 
一個分心,果然鳳真的失了準頭,小黃球就這麼直直往日吉方向飛來,眼看就要親吻上自己門面,日吉趕忙一個反手拍揮出將球擊出危險範圍外。
 
日吉神色不善瞪著鳳,正要上前抗議,不意有個有個拳頭快速往鳳腦袋敲了下去,「你是怎樣,不想好好練習了是吧?」鳳吃痛出聲,發現施暴者是向日學長,顧不得頭有些疼,連忙鞠躬問好,真是冰地最有禮貌的好孩子。
 
向日學長竟能比練武的自己還來無影去無蹤,果然是個可以讓他以下犯上的好挑戰,日吉很認真的思考了一會兒,才突然想起自己忘了要跟鳳算帳這回事。神情嚴肅外加口氣不善的語氣質問,「冥戶不在你就成了這付德性是吧。」
 
鳳皺了下眉頭,因為日吉沒使用敬語,「是我自己的問題,與冥戶學長無關,還有,請你要叫他學長。」自從冥戶學長重回校隊後這傢伙就沒敬稱他學長,真是太無禮了。
 
「對,也要尊稱我為向日學長。」向日原本氣急敗壞教訓鳳差點因分心傷到日吉,卻在聽到鳳這句教訓立即陣前倒戈也跟著提出抗議,終於有人為學長們的地位立場抱不平了,這小子欠揍,除了尊稱跡部部長,其他人通通都不放在眼裡,可惡極了。
 
日吉冷冷看了兩人一眼,「三年級學長們都忙著直升高中部的升學考試,今天不出現是正常,你有什麼好心神不寧?」說到『三年級』時還特意看了跟鳳同陣線的向日一眼,諷刺意味十足,惹得向日直想將兇『手』轉到日吉頭上。
 
「你這呆頭鵝一點都不關心部員的事情,今天可是鳳的生日、生日,小孩子都會很期待的日子,懂不懂啊你?!」
 
鳳露出苦笑暗自嘀咕,向日學長,生日就生日,為什麼還要特地強調小孩子這個字眼?
 
就算今天是鳳的生日,你做啥這麼激動,記得上回我生日的時候你還是臨時想起來,怎麼鳳的生日你反而記得清清楚楚?日吉輕哼一聲,轉頭向鳳說了句『生日快樂』,算是原諒他今天特別失常的表現。
 
向日輕拍鳳的肩頭安慰他一句,「誰讓你生日是個好日子,大家通通都去避難了。」
 
日吉這才想起鳳的生日剛好是情人節喔,思及去年那堆恐怖的巧克力山,難怪學長們今年沒有出現。不過,去年鳳還是過了一個很特別的生日,跡部學長命令鳳、冥戶對上忍足、向日做雙打比賽一˙整˙天。冰帝學園網球部有練習賽時是絕對禁止任何人打擾,於是大家有志一同那天通通將網球場當作防空洞使用,至於用雙打比賽原因,自然是體力耐力可以延長比賽時間耗掉外頭那些等待者的耐性,為此跡部學長還自己親自擔任裁判呢。
 
現在,還真是有點寂寞呢。
 
「向日,你說誰在避難,啊嗯?」跡部的聲音從觀眾席上傳來,三人抬頭見到熟悉的囂張不可一世臉孔,「本大爺可是跡部景吾會怕那小小的巧克力攻勢,啊嗯?」一旁的忍足有些好笑看著跡部心想小景還真容易不打自招啊,也跟著跡部應和了句,「岳人怎麼對前撘檔這麼沒信心呢?」
 
「樺地。」、「USU!」
 
樺地推出那個華麗麗的深色物體時,傳來不是眾人驚呼聲反而是忍足不滿喳呼,「喂、喂,小景,為什麼是巧克力?」平常送巧克力他是沒意見,但今天就是不行耶!
 
「多謝跡部學長啊。」天氣冷吃些甜食還真是不錯,記得在青少年選拔隊裡頭有人批評冰帝像是好朋友社團,好像被說得很隨便,但其實這正是他喜歡網球部最大原因呢。
 
巧克力?耿直的日吉毫不客氣下了結論,「說到底還不是借用網球場避難。」故技重施,兩位學長實在沒創意。
 
跡部有些氣悶低吼了一句,「本大爺說那是蛋糕!」另外,「禮物在這裡。」說完樺地果然將鳳整日心心念念的學長給綁了進來,期間還聽到冥戶不停咒罵的聲音回盪在球場裡,而鳳當然很呆滯看著冥戶難得狼狽的樣子,禮物好歹也要包裝一下吧,學長們?
 
怒視上方沒有分寸的大少爺,冥戶中氣十足叫囂著,「跡部景吾你這傢伙竟然對我做這種事,給我下來,我要跟你單挑!」
 
向來和跡部同個鼻子出氣的忍足則低聲安撫,「小亮亮別生氣,小景可是怕你被巧克力淹沒了才出此上策呢。」根本就是惹事生非外加指鹿為馬的扭曲,不過就是有人會買帳。
 
「被巧克力淹沒?」始終狀況外的鳳像是接收到最重要訊息般驚醒過來,「學長今天收到很多告白嗎?」難怪會這樣生氣,鳳歉疚低下頭來讓人看不出他表情,「對不起因為我的關係……。」
 
「笨蛋長太郎,這事跟你沒關。」冥戶頗氣惱阻止鳳繼續說下去,他才沒時間收什麼巧克力呢?忍足絕對是惟恐天下不亂,「惡劣的是那兩個家伙。」
 
忍足靠著跡部耳際悄聲說道,「我還會更惡劣呢。」笑看著跡部挑眉模樣,習慣性推了下眼鏡後對冥戶說道,「小亮,鳳單打的狀況似乎不太好,你今天陪他練習一陣吧。」向日和日吉兩人同時負荷,鳳則有些慚愧垂下頭。
 
冥戶起初有些驚訝,向來把網球訓練放第一的他當下第一個反應便是直接拉著鳳往球場上走去,兩人很快便劍拔弩張要做單打比賽態勢,冥戶甚至已經忘了自己還在生氣這回事。
 
一旁的向日搖了搖頭不敢相信這兩人竟然會好拐到這地步,「侑士你也真是,好好的生日外加情人節你非得把場面搞得像仇人節。」最詭異的是鳳竟然一臉感激開心地看向忍足,難道他不知道自己今年的生日又得在冥戶的鐵人訓練下度過嗎?……看來這學弟心思不簡單啊。
 
忍足完全不否認自己罪行甚至理直氣壯回答,「誰讓鳳竟敢接受小景的巧克力。」生日派對變成網球比賽不過是個小小小小懲罰,何況,這到底是禮物還是懲罰,呵呵,大伙兒心知肚明吶。
 
跡部已經懶得理睬這愛亂吃飛醋的傢伙。這種程度的算計竟能讓受害者甘之如飴,只能說,這禮物還真是送對了,至於壽星打算怎麼應用就與他大爺無關了。
 
 
***
 
光:結論,夫妻倆果然很適合當紅娘。



*********

長太郎限定,冥戶亮專屬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2726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