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網王動漫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OA/TF】No Need To Cry
 瀏覽529|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OA/TFNo Need To Cry

 

如果你在遙不可及的前方,我會

- 迎風與你並進。

- 讓你回頭發現我。

- 在終點相迎。

- 轟掉,誰有資格跑在本大爺前面的,啊嗯?

 

***

 

不二盯著手中的票券在偌大的場地裡尋找座位,啊,不只是個好位子,還是個好前面的好位子,滿意笑彎了眉,跡部果然是夠意思的老闆。不過,座位旁那頭金髮看起來好眼熟,不二的笑容瞬間僵硬了下,心裡偷偷嘀咕著,『不會吧,誰跟老闆一起看演唱會,這跟上班有什麼不一樣?』

 

倒是跡部看到自己到來像是鬆了口氣,不會今晚自己要做護花使者吧。打了聲招呼後,不二好奇詢問,「跡部也會喜歡搖滾樂?」

 

那是什麼口吻,啊嗯?「再怎麼說本大爺也是最大的贊助商,總得知道鈔票是撒到哪裡去了吧。」偶爾聽搖滾樂有啥奇怪,本大爺的歌聲都可以開演唱會了。

 

平日總是一個人看電影、聽演唱會,這回身旁多了一個人還真是不習慣,「這麼好的位置應該找忍足陪你才對吧。」雖然不二也不認為忍足那個性會喜歡氣氛這麼高昂的場合。

 

這兩人啊,總是在分開獨立時候,冰冷傲慢得讓人搖頭;相聚依賴時刻,溫暖甜蜜教人忌妒不已。

 

做啥扯到忍足身上去,本大爺沒他會活不下去嗎?跡部有些沒好氣回答,「這是犒賞你替本大爺拍到好照片的謝禮,上回無意間聽到你哼哼唱唱的曲子,原唱者應該是這個團體吧。」

 

有些吃驚跡部的細心,「小景真是個纖細的人啊。」不二有些玩笑逗著跡部,果然他大爺馬上賞了自己一個白眼,顯然對『小景』這慨的暱稱挺不滿的。

 

小景?!那是什麼讓人雞皮疙瘩的稱呼;纖細,那是什麼鬼形容詞?!

 

搖了搖手上門票,不二依舊柔柔軟軟滿是笑意的話卻是勇氣十足的挑釁,「跡部應該不會把這不會拿來當薪水抵扣吧。」

 

嘖,真差的技巧,「不二周助,拐彎抹角不累嗎,啊嗯?你想獨處直說就行了。」跡部站起身,看著不二似乎想要在解釋些什麼的尷尬模樣,反倒笑了出來,「別小看本大爺的INSIGHT能力。」帥性揮了揮手,跡部頭也不回往後方出口走去。不二有些趣味目送他的背影,心底直嘆真像走星光大道的大明星呢。

 

***

 

跡部慢步到走道盡頭時,不意外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依舊是不容忽視的模樣,兩人頷首算是打過招呼。會場的燈光連續閃爍三回,提醒著觀眾們演唱即將開始,跡部也不管旁人好奇觀察著他往後方走動的怪異舉動,發現目標,到達定點後便雙手環胸隨意倚靠牆邊望著前方舞台。

 

哼,捨棄第一排好位子,跑到後方來罰站,本大爺可真是紆尊將貴了。

 

間奏的音樂響起立時引起群眾的鼓譟,慢慢引領著現場的氣氛走向熱烈。從現場高分貝的反應就知道此次的贊助是達到預期效果。生意人在商言商,他才不是因為私情才做這投資,雖然身旁的忍足最近老是在耳邊叨唸著他其實是個心不對口的好人,不看緊一點一定會被拐走。

 

「很棒的開場呢。」忍足將頭顱倚靠在跡部肩上,毫不吝惜出聲讚美,抒情搖滾聽起來多了點滄桑外也包含著溫柔的力量,跟他喜歡的文藝片有點兒像。

 

現場燈光暗下,眾人注意力也在前方舞臺,跡部也就不在意忍足將自己當成枕頭靠,「不是怕吵。」還以為他今天只會將人送到會場外而已,想不到還跟著進來了。

 

「擔心景吾被不二拐走啊。」話說得慵懶隨意,也不知道究竟是真擔心還是假試探。在忍足的認知裡,天才很容易受特別好玩的事物吸引,尤其他手中握著的這只更是『特別』外加『好玩』,極有危顯意識的忍足侑士,當然要努力防範未然。

 

「為什麼不是本大爺拐走他?」跡部不生氣忍足的試探反而是不服氣自己在人眼裡居然是被拐的那個,這懊惱模樣惹得忍足不禁失笑,「誰讓某人被趕到後頭來罰站呢。」這就是你功力還不夠深厚的證明。

 

還不是因為你這始作俑者在後頭,本大爺才好心放過他。「哼,那傢伙看來一付好好先生模樣,原來孤僻的要命。」這麼熱鬧的場合裡,顯得自己的行影孤單不是更加難受。

 

忍足輕輕嗅吻跡部頸間低聲說著,「有些心情只能讓特定的人了解珍藏吧。」就像你我人前人後不也是差異極大,心中所蘊藏的情感只能在你面前毫無保留傾洩而出,而我知道只有你也只能是你,會包容而溫柔相待。

 

兩人看著前方適才跡部放棄的座位填補上另外一人,而後那人由後方擁住前方那個略顯纖瘦的褐髮好友,兩人不約而同笑彎了唇,至少打破某些僵局往前了幾步。

 

『察覺
 I’m here waiting for you
 即便未來不同今天
 I’m here waiting for you
 仍在呼喊
 心中一定還糾纏著羈絆
 只為能喚醒當日的我
 No need to cry

 

「這樣真的能夠不再哭泣嗎?」似有所感的嘆氣,愛情盡頭究竟會是怎樣的結局?

 

「誰知道。」也許不過是一場夢罷了。

 

「這答案真不像你。」緊緊扣住跡部左手,撫摸他無名指上頭的銀戒,忍足輕吻上跡部的臉頰,「你忘了前面唱的,『為了堅強而遺忘的笑顏,兩人一起定能再度拾回。』」

 

「要願意努力才有拾回的可能吧。」跡部話甫說完,雙唇便被輕壓住,有些呆滯看著忍足濃密的睫毛,腦袋昏沉沉想著,『這人什麼時候把眼鏡取下?還真是該死的好看極了。』

 

***

 

不二有些歉疚,本以為自己刺激跡部,對方應該會直接將惹事的自己趕出場,想不到竟成主人離席的尷尬場面。

 

跡部說得不錯,他確實是想要獨處,尤其在這類會觸動情緒的私密領域裡,不想讓別人看見真正的自己,那個會因為一句歌詞被觸動而流淚的自己。

 

『真正的你在哪裡?』很久以前有個人對自己提出這問題,記得當時自己有些賭氣回答,『要是我是球隊的絆腳石便將我從正選除名吧。』

 

唯有他,手塚國光,能夠讓自己那樣毫不顧忌將賭氣的話說出口,而自己也未曾再遇上可以讓他恣意賭氣的其他對象了。

 

畢業後,大家各奔東西,瀟灑地分手說再見。往來噓寒問暖的郵件隨著學業、工作份量加重漸漸減少,那些美好的舊回憶堆疊在不斷更新的故事裡逐漸塵封。

 

直到這回為了替跡部尋找影像,兩人竟在他鄉重逢,那些久遠前濃郁的、悸動的情感猛烈地襲上心頭,嚇得向來不慌不忙的他連再見都沒說便趕忙回到國內。

 

他實在有些唾棄自己過了這麼多年依舊沒有長進地只想讓手塚看到真正自己的那種一廂情願想法。然後他才驚覺,無論笑得多灑脫,其實骨子裡的心意與堅持,從未被自己剔除放棄過。

 

『察覺
 I’m here waiting for you
 即便未來不同今天
 I’m here waiting for you
 仍在呼喊
 心中一定還糾纏著羈絆
 只為能喚醒當日的我
 No need to cry

 

『要願意努力才有拾回的可能吧。』不知道跡部究竟從他的歌聲或是表情裡猜測到什麼,有一回聽到他哼唱這歌時突然就蹦出這結論。

 

然後,此刻他站在這裡看著台上的樂團極專注的將他最真實的心意演唱出來,關於過去的、現在的、未來的,那個常常害怕自我被改變的不二周助,只能在原地等著的自己又或者是說先決定飛離的其實也是自己。

 

『抬頭抑望
 一直張開雙臂默默守候
 直到當日的你能夠回首』

 

感到身後緊緊包覆的溫暖,聚集的淚水逐漸成河。

 

兩人一起,努力拾回往日的笑顏還有面對未來的堅強。

 

No need to cry

 

~完。

 

***

 

光:一句台詞沒有手塚我對不起你m(_)m

  塚不二難寫,悲情更是難上加難,這次挑戰失敗!失敗!失敗!

  歌詞曲自 A LITTLE PAINOLIVIA

07/09/06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2397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