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網王動漫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忍跡】攤牌
 瀏覽408|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忍足有些粗魯地將那團掛在自己身上的爛泥甩到床上去。
 
無奈拍了拍那泛紅的臉龐,「大少爺,好歹也想想本人工作一整天的辛勞好嗎?『兩小時後到FANCY來接本大爺。』這種簡訊也只有你才會發這麼不客氣的發出來。」
 
床上的跡部看似醉眼迷濛卻還是有力揮開那隻在他臉上肆虐的手,忍足無所謂笑了笑,迅速卸去他身上衣物並且用了溫毛巾擦拭過他臉龐、身軀,這少爺向來潔癖,常常是香水當成殺蟲劑在使用,明早聞到身上有汗臭味肯定會抓狂。
 
確定跡部能夠舒適一夜好眠後,忍足自個兒也迅速沖了澡,從浴室出來後呆愣看著這少爺將身軀彎得像隻煮熟的蝦子,懷中緊緊抱著棉被的可笑睡相,輕嘆一聲後便使力抽出慘遭蹂躪的被子,重新替他蓋上,理了理對方散在兩頰的金髮,情不自禁親吻著他光潔的額際低喃問著,「在煩惱什麼呢?」
 
才在跡部身側躺下沒多久,果不其然一陣溫暖香氣便襲上鼻間,胸口同時承受了些許重量。忍足有些心緒不寧盯著那張睡顏,腦中直嚷嚷著『好想吻下去。』不過,一吻過後實在難保自己的理智會不會繼續下去,那種發展方式可不是他想要的,於是無奈將那張充滿誘惑的臉微微貼向胸口咕噥了一句,「別在這種時候誘惑我。」
 
累了整天,忍足的意識也逐漸迷離,但腦海裡某些重點依舊捨不得放。明早需要好好同這少爺談談他今夜反常的原因,要跡部慰勞他今晚辛苦的照料,要景吾補給他今晚少說的我愛你……
 
***
 
忍足讓胸前一股重力給壓醒,睜開眼便看到跡部似笑非笑盯著他瞧,雖然有些睏倦還是人帶被一同壓往身下,嗯,連澡都洗好了,景吾這麼健康的生活作息恐怕連老人家都比不上了。
 
「把本大爺當枕頭用,你膽子挺大的嘛,啊嗯?」毫無威脅性的口吻聽起來反而多了一些甜膩,忍足笑著抵上跡部柔軟的唇瓣,輕輕低喃著,「因為再也找不到比這更舒服的大抱枕了。」
 
「怎麼,本大爺還要誇讚你識貨不成,啊嗯?」雙手攀上忍足背脊,沿著他起伏的曲線輕輕描繪。
 
誘惑的意思太過明顯,忍足自認不是聖人更不是不識相的蠢蛋,跟著有樣學樣描繪跡部起伏的胸膛,吻從鎖骨輕輕帶下,徐徐緩緩行進的熱意讓身下人不覺嚶嚀出聲。意識由清晰漸漸轉為模糊,那是忍足最愛瞧見跡部的模樣,只因自己而交付的意亂情迷。
 
既然迷亂就該加上些瘋狂,無保留給予、無喘息掠奪,清晨的激情如窗外的朝陽般熱情明亮。
 
***
 
跡部瞪著忍足,這人是打算壓在本大爺身上多久啊?非得本大爺不華麗的動腳才知道要節制嗎?正要發怒,不意忍足卻開始啃咬自個兒耳垂,耳邊不斷回繞著景吾、景吾。該死的,這如色情電話的語調外加不斷刻意的撩撥,讓他全身不受控制懺抖了起來。
 
通常忍足打算和他『好好談談』時就會這樣開始。將黏在自己耳際的頭顱抬起,果然忍足的眼神危險得像看待獵物般的令人砰然,不對,是欠揍才對。
 
「景吾再這麼一個人跑到危險地方喝酒的悶話,我會生氣喔。」交扣的十指微微使力,掌上傳來淡淡的疼,宣告著始作俑者的認真。
 
不情願回了句,「所以,我不是發簡訊給你了嗎?」早就脫離少不更事的年紀很久了,跡部當然不會傻到讓人看到自己醉死在公共場所的醜態。
 
你就是吃定我一定會出現就是了,忍足只得無奈要求著他反正以後不准再這樣,萬一,他漏接了那條簡訊可怎麼辦?
 
不過,這並不是他要問的重點,「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景吾?」跡部並不是那種會用酒精麻醉自己的個性,他總是努力霸佔著難題的主導權,然後努力克服超越,會選擇酒精多半是因為問題的癥結點不是他能掌控的才會這樣。
 
「和我老爸攤牌了。」跡部緊緊盯著忍足眼神,深怕少看他每個細微反應,但忍足卻是呆愣了一下後隨即咧嘴傻笑。
 
嚇呆了嗎?跡部有些不安邊觀察邊說著,「沒有跡部集團為後盾的本大爺,什麼都不是了。」笑、笑、笑,你是吃到不二周助的病毒啦,不能發表點意見嗎?!
 
忍足好不容易在跡部要脅的眼神下回過神來,「雖然很想說,我養你一輩子也無妨,但是,你不可能接受吧。」這少爺從小就是這樣,確立了目標便會勇往直前,只是這回要征服的是自家老爸,要比較辛苦囉,
 
「你以為本大爺是誰,啊嗯?」忍足的反應跟自己預期的似乎不太一樣,令跡部微微鬆了口氣,但是對方可不容易打發,「那你在煩惱什麼?」忍足的臉孔再度逼近,再不坦白他就要用非常手段了。
 
身下的威脅太過明顯,跡部趕忙回答,「煩惱你……」赫然住了口,不服氣看著忍足一臉玩味表情,「你倒是一點都不緊張,啊嗯?」有些生氣地將他臉頰?左右拉扯,就是常常這付漫不經心的樣子才讓他心煩要命。
 
景吾,你不知道這樣很痛嗎?我可愛的俊臉不能這樣折騰的。忍足一臉滑稽口齒不清解釋著,「我知道你離不開我啊,當然不緊張。」
 
好你個忍足竟敢這樣囂張,啊嗯?將忍足已經有些紅腫的臉往前移了幾吋,「那你會離開本大爺嗎?」乾脆坦白將自己的憂愁說出,省得沒個結論,「像當年那樣因為別人的緣故而放手,幹些自作聰明的蠢決定。」一想起過往跡部更加生氣,再扭個兩下好了。
 
瞧著跡部似乎玩上癮,忍足趕忙緊緊將他雙手握在胸前努力安撫著,「景吾實在很會記仇啊。」那雙美眸不願示弱直直瞪視著自己,但眼裡畜著的憂愁令忍足有些難受,輕嘆了口氣後再解釋,「如果是情敵,當然是以景吾的幸福為考量;如果是親情,只有努力爭取,沒有退讓的道理。」看著跡部部一臉複雜,忍足有些苦笑,「真是糟糕,我的退縮讓你對我沒信心了嗎?」
 
「哼!」好不甘願的哼聲,顯示了主人的心情。
 
「但是景吾,我其實很不安的。」跡部不可置信瞪著忍足,這傢伙不安什麼?他看著忍足用著可憐兮兮語調告白,「我常常擔心景吾想要的其實不是忍足侑士,而是享受愛情宛如革命般浪漫過程,等到得償所願後就覺得我乏味了。」幸福握在手裡後,反而無法真正長相廝守的實例往往比童話故事裡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來得更多啊。
 
跡部的臉色只能用鐵青來形容,敢情這渾蛋以為兩人在一起十多年了是還在演羅密歐與茱麗葉嗎?「忍足侑士你找死是吧?!你以為本大爺吃飽沒事幹,花了那麼多年的時間愛著一個人只是為了玩無聊的愛情遊戲,你是太久沒嚐嚐破滅輪舞曲的滋味是吧,本大爺很樂意打得你腦袋清醒過來。也不想想自己離羅密歐的年紀有多遠了,還要裝什麼浪漫啊,嗯?」順便用腳用力踹他個幾下洩憤。
 
年紀也沒有差那麼遠吧,忍足悄悄哀悼著自己遠去的青春然後撒嬌說著,「我只是擔心嘛,人家想要一個景吾無法離開的保證。」
 
「本大爺的話就是保證!」跡部為忍足的杞人憂天的擔憂惱怒不已,可是卻也知道沒安全感的感情是會輕易切斷彼此信任甚至在情緒失空時容易做下錯誤的決定。
 
他想要侑士更加相信他,既然枕邊人有疑慮,就順著他的方式找出解決辦法吧。跡部爽快接了句,「你決定怎麼做就怎摩做吧。」聽到這句承諾,某人的雙眼霎時比外頭陽光更加燦爛,跡部想收回剛剛的應允已經來不及了。
 
「荷蘭、德國、加拿大,景吾喜歡哪裡?」忍足高興的將跡部從床上拉起繼續叨唸,「乾脆打電話到機場去查那架班機先出發就到那個國家吧。」快速將衣櫃打開來,從裡頭抓出幾件衣物。
 
「啊?」為什麼會扯到這兒來了,跡部錯愕看著忍足手忙腳亂為自己套上衣服褲子,這人怎麼這麼興奮?
 
而後忍足拿起行動電話按了幾個按鍵後便將簡訊發出,仍舊摸不著邊際的跡部試圖從他的行動裡理出頭緒來依舊無解,「侑士,我們現在是要……?」
 
「去.結.婚。」
 
咦?!本大爺明明是要跟你攤牌,怎麼變成結婚?!
 
難道你不知道攤牌只會有兩種結果嗎?親愛的~

 

~完。

 

***

 

光:當初挖忍跡就是想要寫這感覺的,完成願望了!!哈哈~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2384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