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桃花流水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桃花流水(十四)
 瀏覽508|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這紫金簫可是我要送給我未來媳婦的見面禮。」平地一聲雷響,有人茫然無措,腦子瞬間打結,不敢置信就這麼把終身給賣了出去;有人則笑得高深莫測,欣喜著當初誤打誤撞居然真是撿到寶,這下該是誰要尷尬收尾呢?

縱然失了裡子也不可以丟了面子,龍宿回過神後趕忙搶得先機,笑道「劍子,汝說這要如何是好呢?禮都收了,看來汝入吾儒門的時機到了。」劍子嚇呆了嗎?竟開始傻笑起來。

「宿兒你不會真打算讓這窮酸小子嫁到咱們家來吧?」知道自家孩子任性的拗脾氣一發作起來便無人能檔,但這此等大事還是該審慎考慮才是吧。

「也無不可,多了個人可以泡茶聊天,很好啊。」既來之則安之,反正嫁的又不是吾。

真的很好嗎?劍子斜睨著那華麗的身影,在心頭不斷猜其心思,想著他究竟是個聰明人還是喜歡把上門的麻煩隨心簡化的任性呆瓜蛋。

「不行、不行,沒賺頭。」令人錯愕的說辭自然是從堅持無奸不成商的龍夫人口中說出。

寶貝兒子這種反應根本是明白暗示自己,他的確將眼前這寒酸白小子放進心坎兒裡了。當初她將宿兒送入書院前,他也是這無所謂好說話模樣,結果竟一去不復返,幾封家書催他回家也不肯,根本是翅膀硬了不認娘。現下又多了一個有興趣的對象,這下她何時才能享受天倫之樂啊。

「吾以為娘親會說什麼兩個男兒身如何如何呢。」呆娘親,也不會找個正常的台階給兒子下,什麼『沒賺頭』,哪有人會這樣回答呀。

「誰管你男兒女兒,我在意的是利潤回收。」顯然雙方的思想依舊是沒搭上邊,溝通完全是無交集的狀態。

龍宿見劍子在旁邊看好戲模樣,心頭實在不甘,便同自己娘親繼續攪和下去,「那娘親最大的利潤是什麼?」

「當然是……我家宿兒的快樂。」天下父母心啊,能看著自家的孩子幸福過日子才是最重要的。(夫人,您又再度誤會了。)

「這不就成了?」秉持著需要煩惱的絕不會是吾,龍宿索性順水推舟繼續玩下去。

「可是,俗話說一黑二黃三花四白,白的投資報酬率真的不高啊。」聽聽這什麼話,現在是冬令進補嗎?連顏色都被人拿出來嫌棄了。

彷彿隱忍了許久,劍子立時接話,「夫人說得甚是,正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請了。」正是先閃先贏,是非之地還是得速速離去,免得遺笑龍宿之口,讓他得了便宜又賣乖。

前腳不及跨出,那華麗之人竟心急一把抓住白衣人手掌,「耶,慢慢慢啊,好友這麼嚴肅正經,此等小事便動了脾氣可是很容易老的。」

兒子養大了就是別人的,做娘的辛酸誰人知。看著兒子小心翼翼安撫模樣真令她氣結。沒好氣向外一撇,「咦,外頭又來個人了!不會吧,道士完了之後换和尚,還是個銀光四射的和尚!」我家兒子結交的朋友還真不是普通人。

「這不是…….?」那總是一臉認真,以拆解人家房子為業的佛劍分說嗎?竟會出現在這疏樓西風。龍宿放下手中緊握的暖掌,快步走向門坊前,有朋自遠方來,怎能失了禮呢?

那廂上演著快快樂樂的久別重逢,這廂則是微酸的氣味瀰漫。劍子在心頭計較著龍宿似乎未曾到過大門口迎接自己。而一旁的龍夫人則是稍放下一顆心,至少還有點兒在意,否則宿兒豈不要辛苦了。

「我說這位劍子啊,看來我家兒子不只是對你有興趣呢,外頭那個似乎也不錯。」落井下石、雪上加霜然後再來個傷口上撒鹽,就不信你真能修為到清淨無為境界。

「夫人,龍宿並不是個喜歡討苦吃的人。」莫說佛劍的性子認真嚴肅到龍宿不敢造次,要龍宿過著佛家六根清、淨捨己助人的慈悲精神恐怕還會要了他的命呢。

「但卻十足隨性,凡是不去思索清楚便做了的人。這樣的人心中若能有個重要的存在,或許能夠拉拉他偶爾的脫韁演出吧。」不乖的時候還可以抓起來揍他個兩下,力量的作用有時候比起好言相勸的教化來得更有效,那位剛正不阿的大師絕對是最佳人選。

「他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選擇權在龍宿的身上,若他硬是要讓眾人傷心,旁人說的、做的不過是多餘。

「這是當然,可是人需要情感的牽絆,才不會走上極端。」再他妄動前能夠拉他一把或是牽制住他,至少可以將傷害減低些。

「若牽絆不住呢?」龍宿何其有幸,竟能讓人這般疼愛著。

「那便一劍劃開,自此無聲。任性的人本該享受寂寞。」許是老死不相往來,許是在心窩上挖了個洞,人世擾人的是是非非不再入心,此乃真解脫。

龍夫人拿出懷中一枚錦盒,說道「我手中的承諾,可以予你也可以給外頭那位正義凜然的大師,不過要是讓外頭那位大師允諾了,恐怕將來我兒的小命就難保了。」

「夫人這樣的決定太過極端。」說得似是雲淡風清,但劍子明白她是認真的。

「人生不就是這樣嗎?年輕人要有冒險犯難的精神。」賭一場桃花盛開的美,賭一場桃花飄落的悽,將生滅展現極致才是我龍家人的大道。

「汝等在聊什麼?」領了佛劍進門,龍宿好奇望著劍子略顯憂愁的神色,娘親是說了什麼了嗎?

「沒啊,說你今兒個來了良朋益友,娘親要送個見面禮給人家才不失禮啊。」手中錦盒依舊晃呀晃,正要將話說下去時,一旁的劍子卻先聲奪人,將錦盒攔截了去。

「夫人盛情難卻,劍子仙跡就收下了。」從來只有他挖坑給人家跳,想不到今次竟是自己自動跳下去了,女子的威力果然是不容小覷。歉然對來訪的友人說道,「佛劍,非常抱歉,吾有事與龍宿一談,下回定向你賠罪。」一得到友人點頭應允,立時將在他身側的龍宿劫走,他要找個可以把這條龍藏起來的地方。

「劍子,汝是能拿什麼來跟佛劍賠罪啊?」
「有什麼事不能在這談的?」
「啊,吾的髮簪掉了。」

難得見到劍子如此失禮魯莽模樣。

「大師,您真是大功德一件啊,阿彌陀佛。」從頭到尾一句話都沒說的佛劍得到龍夫人百分之百的欣賞與敬重。龍夫人趕忙邀請佛劍入亭中,快速準備素齋素飯招待大師一餐。

世間唯一的不變就是變,大師的因應之道便是『以不變應萬變』,全然不知自己正是天上掉下來的見證人。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47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