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桃花流水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桃花流水(十三)
 瀏覽501|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龍宿無語立在疏樓西風亭榭中,他身前的女子宛若母雞保護小雞般將他推在後頭,戒慎防備的眼神教前頭的劍子微愣。

這畫面可真是弔詭,莫非他劍子是來到了珍禽騎獸區,是以罕見的紫龍需要天上仙女來保護?最重要的是躲在後頭的那傢伙此刻一臉興味盎然,完全是置身事外看好戲的模樣讓他覺得很礙眼。

華衣女子神色不善盯著眼前訪客,「這位道長,請問您是來化緣的嗎?抱歉,疏樓西風今天不開伙,您改明兒再來吧。」年紀輕輕就想著登仙之道,此乃真正是不切實際、不事生產的表現,怎能讓他有機會來帶壞我家孩子。雖然一看也知道自己的孩子就是過著比人家更奢靡的生活,但所謂毒蛇再怎麼毒也不要反噬自己,當然是通通是別人的錯,不是自己的錯。

「在下並非是來化緣的。」至少這次是前來送茶葉的。雖然常常到疏樓西風白吃白喝,但他也是有所貢獻的,每回大魚大肉後的好茶可都是出自劍子的手呢。

「未經通報私闖民宅,是很失禮的,裝熟可是種放肆的行為喔。」反正我就是要為難你,誰讓你一出現就讓我的寶貝宿兒笑了,害我為人母的面子盡失。

這很容易,劍子揮動拂塵打躬作揖道,「那麼在下告辭了。」旋即轉身離去,一旁的龍宿反倒傻了眼,回神後趕忙喚了聲「劍子」,不會真的生氣了吧。

正擔憂之際,離去的仙影去而復返,一臉嚴肅說著,「人說一回生、二回熟,現在我們見面兩次,應該算很熟了;如果還不夠,還可以見面三次、四次,一直到姑娘滿意為止。」

好你個臭小子,竟然來這一招,倒是旁邊這不爭氣的兒子忍笑忍得快內傷的模樣令人更生氣,「喲,再一次姑娘我可就滿意了。」雙手叉腰,那睥睨任性模樣實在是跟她身後那一隻有點兒像啊。

「有什麼問題呢?劍子告辭。」轉身再將適才動作重複一次,這回還很多禮的加些自我介紹,「在下劍子仙跡,欲拜訪好友龍宿,煩請姑娘通報一聲。」

什麼?!竟要我通報一聲,有沒有搞錯,她可是江南龍家赫赫有名的富商女,竟成了顧門的,好啊!小子我們樑子結大了。

「小子,『病從口入,禍從口出』這話你聽過沒有?一回生、兩回熟、三回見公婆,見到公婆的禮節可是很重的,今天大娘可要好好教導你侍君之道。」

「公婆?大娘?侍君之道?」誰來告訴我現在是發生什麼事了?劍子一頭霧水,持實在猜不透眼前女子的話意。

「侍君之道,哈哈哈哈,果然是禍從口出啊。劍子好友,汝可要善加研習將來必定受益良多喔。」始終不吭聲的龍宿笑得得意洋洋,手中絹扇擋住笑顏,但無論如何也掩不了此刻他幸災樂禍的好心情。

「道門一脈向來隨心隨性,山林野夫哪來這麼多繁文縟節,這『侍君之道』正適合以修身、齊家、平天下儒門君子才是。加以龍宿個性向來認真,必能相得益彰,劍子在此大力推薦。」不知何時劍子早已站在龍宿身後,將人推了出去。

龍宿微蹙了眉,轉身用絹扇輕敲了他一記,抱怨著,「劍子,汝果真是夠朋友,汝不入地獄,讓吾入地獄啊。」

「站在一旁袖手旁觀,偶爾還落井下石,龍宿才是真朋友呢。」不甘示弱地輕捏了他鼻頭,笑答道。

「好說好說,今日一見劍子腹黑的功力,說笑的本事真正是大開眼界。想來將來必能一展長才,揚名立萬。」腹黑的墨水果真是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龍宿佩服、佩服。

「我這可是為好友你著想啊,終日不學無術總不是個辦法,華麗無雙的龍宿豈能在此部分輸了人呢?」

「你們兩個就這麼把我晾在旁邊嗎?」纖纖玉手就這麼阻擋在兩人中間晃呀晃威脅提醒著,此地可是還有第三者哩。

「娘親,別鬧了。」龍宿將仍不安分的手掌握住,低聲警告著。再這樣玩下去,饒是劍子再好的脾氣也會被挑起。他可不想再被這人賣了還幫他算錢呢。

什麼?聞言劍子驚呼一聲,「娘親?」怎麼不知道龍宿啥時多了個娘親的。

「乖。」美婦人笑燦了眼,親暱摸了摸劍子滿是白髮的頭顱,那寵溺模樣叫一旁的龍宿再度狂笑出聲。

「哈哈哈哈,劍子雖然萬物眾生平等,但這娘親可不能亂叫啊。」

「龍宿,我今天才看清你的真面目,你才真正是壞在心頭沒人知,而且專長在傷口上撒鹽。」愛欺負人的爬蟲類。

「唉呀,茲事體大、茲事體大,想不到豁然的劍子仙跡居然也會同小女子計較了,順便還遷怒到無辜的第三者身上,真正是讓龍宿的心,非常非常之痛啊。」惹惱汝的可不是吾啊,冤有頭、債有主,汝要做個溫柔人,當然會人這麼欺負囉。

女子瞇起鳳眸,二話不說就這麼把劍子的身子轉了一圈,之後不可置信的狂吼,「宿兒,當年我不是告訴你,紫金簫是要拿來讓你騙美姑娘的嗎?你居然給我騙了這個回來。」

龍夫人再往亭中望去,問道「亭中那把白玉琴的主人可是你?」千萬不要回答說是啊!

「正是在下所有。有什麼問題嗎?」看夫人模樣大概是覺得此乃非等值交易,要抗議吧。

「問題大了,這紫金簫可是我要送給我未來媳婦的見面禮啊!」

今日疏樓西風的秋風吹來真是讓人寒啊。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471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