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桃花流水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桃花流水(十二)
 瀏覽486|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立於中原東南某處偏僻地帶,有座無名山。此山終年雲霧繚繞,空靈虛幻飄邈恰似仙境。山不在高,有仙則靈,山下的百姓盛傳著此乃仙人乘雲歸去的登天梯也。可惜仙人可遇而不可求,眾人也只能用著口描繪著仙人模樣,無法以眼證實。

一日,此座無名山發生了一些小變化,山腳下突然多了一塊大石,上頭刻了『無雙』二字。眾人想著,大概是山上的仙人們覺得此山靈秀堪稱天下無雙於是為它命此名。不少百姓好奇前往無雙山唯一一條通路探去,卻在盡頭處發現此路居然一分為二,左邊玄武大石上刻著是筆觸行雲流水的『天下無雙』,右邊大理巨石則是題上字跡俏麗趣雅的『華麗無雙』。此後無論是『天下無雙』或是『華麗無雙』皆無法再往前一步。

這仙人,果然都是閒人,喜歡佔地為王的閒人啊。

白衣劍者走在『華麗無雙』的道路上,「宮燈延地十里,燈火通明難分晝夜,火紅得好似元宵熱鬧景緻,龍宿,這麼不甘寂寞嗎?」

紅樓帷幔繞樑吹舞,一襲神秘與幻想色彩,特意地讓人難以瞧清的姿態,又與那十里繁華相互矛盾,「一如其人啊。」

靠近,佇足,深思。

***

亭中女子一襲華衣,身若無骨般倚靠著那顯然是在使小性子的男子身上,百般討好、千般撒嬌就是希望能博得那英俊男子現出他頰上梨窩。努力了一個下午,顯然還是尚未成功,仍需努力了。

「我說宿兒啊,這麼多年不見一點都不想念可愛的娘親嗎?」這小子大少爺脾氣真是越來越難伺候了,從見面到現在理都不理人,再不同我說話,我要使出絕招了。談話間,眼眶已微微泛紅,噘著紅唇模樣看來好不惹人憐愛。

無可奈何,只好開了金口,「這麼多年不見,汝還記得汝的孩宿兒啊。」龍宿別過臉去當成抗議,他可不是那麼容易被打發的。

「唉呀,別這麼說嘛,娘親也是很思念你啊。想得心都疼了,你這孩子生得這麼玉樹臨風、英俊瀟灑、風流倜儻,如此冷漠無情是會有損你華麗無雙的氣質喔。」捏了捏那硬挺的下頷,定是要將他眼中倔強姿態抹去。

「巧言令色,鮮矣仁。」完全是不給面子的擺譜。

「嘿,宿兒這麼說話真是叫娘難過。」提起衣袖往頰上輕揉,雖然撒不出幾滴眼淚,卻是我見猶憐惹人同情,繼續哭聲哭調著,「難怪人家說寵子不孝啊。」

眼見寶貝兒子雖然還是氣悶著,但已經願意理會她了,便轉了個話題,笑道「我說兒子啊,你這『疏樓西風』聽起來可真是寂寞。」

「寂寞?!」怎會?玉窗綺疏,林苑瓊樓,大紅宮燈高高掛,弄得像過新年一樣熱鬧,哪裡來的寂寞呢。

「疏離、疏落聽起來就是很寂寥,再加上那慘慘西風吹來,簡直可說是慘不忍睹了。」搖了搖頭,實在對這取名的品味不敢茍同哩。

「汝哪個字眼不想,偏偏想到那去。吾這處處刻鏤雕繪故稱為疏,讓汝這一言,吾覺得真是不可愛了。」這麼多年不見,還是這麼喜歡欺負自家人,真是讓人氣結。「西風不似春風濕暖,少了惱人的愁意,多了份瀟灑狂涓,更是舒爽宜人,哪裡來的慘不忍睹?」

喲,同我辯論起來了,真是鴨子嘴硬。名字本就是一體兩面的自己,表象和內心衝突下的產物,轉個念頭便見完全不同意念,根本不需要否決太多嘛。

望著他放在石桌上谷琴,女子續言,「你桌上這把好琴是打那兒來的?」欲往琴弦上挑去,試試其音,卻讓絹扇抵住了指,氣悶抗議,「小氣,我又不會把它用壞。」寶貝成這樣是怎麼回事?

「汝不會忘記過去吾房門的門板都是被誰踢壞的吧。」很不給面子的將陳年往事挖出,當下讓女子臉上表情一陣尷尬,本要出口的抱怨立時收回。

「呃。」哪壺不開提哪壺啊,害她都不敢再妄動了。無奈之下只好討好,「既是如此,只好偏勞宿兒為娘彈上一曲了。」大方的緊挨在他身旁,不容拒絕的撒嬌著。

龍宿無奈,微一點頭便操琴奏曲了起來。

『哇,真是好英俊模樣,彈琴時專注的神情更是動人。聽說兒子是娘上輩子的情人,這話真是一點也錯不了,我的眼光果然是獨到的。』女子擒笑,陶醉在優美樂音中感動得不能自已。

松蘿共倚那親密和樂模樣,讓來訪的友人站在那兒進也不是,退也不得,實在不知是如何是好。心頭不斷泛起的怪異感受擾得人難過起來,不過一見那女子又要往紫色人身上靠去,他不禁還是喊出了聲,「好友。」
一聲好友,三人登時一愣。

見著多日不見的友人前來拜訪,龍宿笑得一臉開懷,趕忙趨前相迎。

因失了兒子的溫香依靠而皺起眉頭的美婦人,則是一臉若有所思的打量著眼前情景。怎麼她努力了一個下午也比不來那一聲「好友」來得有效呢?

一方是熱切眼神、一方是冷視打量,劍子只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件很不得了的大事,他可不可以選擇一切都沒發生,他們可不可以就把他當成過路人的忽略掉呢?

***

光:真不知道接下來是『丈母娘看女婿』還是『難解的婆媳情節』啊!(汗,作者掰不下去了(抱頭鼠竄))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456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