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桃花流水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桃花流水(十一)
 瀏覽438|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春暖花開,匍匐路旁紫色酢漿草熱情洋溢的綻放,恰似歡迎著踏上此地的每一賓客。春日,總是洋溢著許多幸福的甜香。

兩人踏上此地,一白一紫,步伐微微急促,紫髮的華衣人試圖緩下腳步,欣賞著路旁紅花綠葉為他所準備的滿滿情意,可惜那白髮的仙人不允,臉上驚慌的神色,倒是辜負了這片特別為其芬芳的天地了。

「劍子,汝可以將手放開嗎?」本打算在書院貪些難得暖意小憩片刻,誰知這劍子突然出現眼前,不發一語便將他拖往這兒來了,這種行為簡直比流氓還土匪啊。兩個人就這麼一路拉拉扯扯,直到現在自個兒的右臂還讓劍子緊緊纏縛,不得自由,真想拿起絹扇往他頭上敲去。

「好友,吾擔心你精神不濟,倘若踩了空,紫龍成了土龍可不符合你華麗無雙的風範啊。」他當然知道兩個人這樣你拉我扯的難看,但是要讓龍宿給落跑了,他這筆帳是要找誰算?

雖是如此,但見龍宿這不太好走路的狼狽模樣還是不忍,鬆開箝住的手臂,改以十指交錯緊握著他欲逃開的指掌。

「儒門天下離此地路途不算短,吾早已清醒,還有好友汝之豁然仙境吾也去過好些回了,不會迷路的。」最重要的事,兩個男人這麼手牽手走進其中一人住處的感覺真的是很奇怪啊,要是讓外人見著了怕不驚悚。雖然他龍宿向來對這些禮節是嗤之以鼻的,但他並不希望劍子讓人非議。

「仙境?」吾的住處何時易名的?

「仙人踩足的地方當然是仙境哪。」再瞧瞧劍子那一身如雲般的白,雪袖隨風飄揚時更像隨時向月奔去的仙子一般。

「劍子仙跡只是劍子仙跡,哪是什麼仙人?」尋求仙道只是興趣罷了,但人終究是人,他還是有著愛恨嗔癡的情感,龍宿以為人真能成為那不食煙火的仙嗎?孔夫子可不是這樣教導讀書人的。

「仙人思凡?汝這樣想恐怕汝家道尊要心碎了。」可若你不思凡,恐怕就要換龍宿傷心呢。

閒談間兩人已來到豁然之境深處,望著眼前的奇景,劍子微微一嘆,「吾會思凡也是你害的。」

「唉、唉、唉,怎麼扯到吾身上了?」自個兒的修練不夠,千萬不要牽托到無辜人身上。

「龍宿少爺,你要不要向吾解釋,吾這本該家徒四壁的豁然之境為何成了這模樣了?」倏然劍子立於龍宿身後,不讓他有機會脫逃。

雖然後路讓人給截斷,但龍宿仍是面不改色的盛讚著,「奇花異草恰如化外之境,亭台樓閣更添詩情畫意。劍子啊,汝的品味越來越獨到了。」

真是好個舌燦蓮花的龍宿,所謂豁然意即開闊暢達,你竟然把吾的豁然之境改成這樣像話嗎?尤其是,「那兩株桃花植在那個位置,好友也覺得沒問題?」不是一片桃林而是兩株桃花,是拿來當門神嗎?

「當然好啊,這桃花真乃實用好物,春末花團錦簇喜氣洋洋,夏時綠葉成蔭,秋時果實甜美。就算不食,據說桃木劍乃是道門必備聖物。還有啊,劍子汝的年紀也不小了,將來騙得粉紅佳人在這桃樹下耳鬢私語,豈不浪漫?」不需要轉身他就可以想見劍子此刻啞巴吃黃蓮的模樣,為了這一刻,他龍宿可得費盡少心思啊。

「龍宿不覺得那亭中的貴妃躺椅很熟悉嗎?」在爭眼說瞎話嘛,還不承認這些都是你搞的鬼。

「劍子果然貼心,特意為吾準備的嗎?」龍宿轉身,笑盈盈望著劍子,頰上小窩看來更是可愛。

「龍宿,我真想知道你的臉皮是由什麼材質做成的,太厚、太厚了。」不甚憐惜地往那豐腴的雙頰左右輕捏,這幼稚的紫龍是不打算長大嗎?

「好說、好說,壞在外頭的,如何也比不上那個黑在裡頭的。」扯住在頰上肆虐的暖掌後,意有所指睨著劍子胸臆,吾哪比得上汝這滿腹的黑水。

拉著龍宿往亭中走去,劍子笑言,「一日不爭口舌,令你難安嗎?」

「好說、好說,是有汝一同競爭,才有爭口什麼趣味嘛。苦悶生活,總是須要調劑調劑。」

「終日無所事事的人居然會說自個兒生活苦悶。」不敢茍同連連搖頭,顯然這人無病呻吟的毛病又犯了。

輕搖絹扇,龍宿淡淡說著,「是苦悶啊,想到將來劍子不再是輕盈神仙就覺苦悶啊。」皓月之光難掩其華,依劍子的性情將來必會涉入世間道,沾了人情,仙又怎會輕盈呢。

「所以在吾住處大興土木,搞來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是為了……?」

「讓汝有個好環境送往迎來。天下無雙的劍子仙跡怎可以在面子氣勢上輸了人。」吾這是用心良苦,劍子汝應該要感動萬分才是啊。

「又說劍子入了世令你苦悶,偏又在這大興土木說要送往迎來。龍宿,你不覺得太矛盾了?」

「是啊,我的心情是既苦悶又矛盾,劍子果真是一朵解語花。」又是自憐自艾,又是意有所指的暗示,春日的紫龍似乎又多了些惆悵無奈

「我若入了江湖,難道龍宿會忍心見我一人在裡頭打滾。」天命緣分他向來選擇順應而為,若時機到來劍子並不會刻意排拒。反倒是龍宿,他的態度可真叫人玩味。

「喂喂喂,不要拖吾下水啊,劍子。吾但願汝與吾的情誼此生不變,入了那江湖濁流,沾了滿身濕泥,身疲了、心累了事小,但失去汝這位好友可是會令吾終身抱憾哩。」

「悲傷春秋的讀書人,你對咱們還真是沒信心。」相交了十數年,情誼怎會如此容易斬斷呢。

「劍子,吾這乃務實的生存之道,商人本色。」詭譎世態豈是吾人可輕易看得透穿,這是是非非啊,又如何能袖風不染塵。

聽聞太多太多故事,他的悲傷春秋,其來有自哪。

***

光:其實,龍宿大人是在準備新房啦(踹死)。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