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桃花流水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桃花流水(十)
 瀏覽526|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桃花流水(十)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童蒙時期誦讀的『三字經』,遠方書聲朗朗宛若催眠曲惹得他昏昏欲睡。綺麗綢布平鋪地上隔開了濕冷地氣,紫髮人側躺桃樹下,臥看桃花流水春色無邊,人生果然還是得這麼逍遙才是享受。

真正是散漫無所事事,一付紈褲子弟模樣。漫步而來的劍子見著龍宿這享受模樣暗忖這人選擇入儒門簡直是錯誤,讀書人所為何事?於己求飛黃騰達,於世求經世濟民造福社稷。可每當他觀察龍宿才發覺,原來讀書人也分很多種,喜歡孤芳自賞的這一型才是更叫人好奇。

緩步靠近他躺臥的桃樹下,在他身前座落下來,打了聲招呼道,「好友,真是久見了。」

本是側臥慵懶的紫髮人人坐直了身子,遞上了一旁溫熱暖酒予前來拜訪友人,順便抱怨著,「是啊,算算上回到今次也過了年餘,劍子在外快意縱情山水的日子過得是樂不思蜀好不愜意呢。」

「正所謂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劍子仙跡不過是驗證所聞所學罷了。反倒龍宿你啊,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這般縱情享樂才是對不住儒家夫子諄諄教誨。」

「吾這叫冷靜思考,跳出局外來看世情。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啊。」硬是為自己找了個冠冕堂皇的藉口,口舌上爭鋒龍宿可不讓步。

連局在那兒都不知道的人,竟也能如此理所當然。

轉了個話題,望著枝頭綻放的桃花,「龍宿似乎特別偏愛桃花,喜歡華麗的春天嗎?」記得初識時他便愛在這片繽紛桃林下徘徊,簡直是將枝頭嬌豔桃花當做好友般的溫柔相待了。

聽劍子這麼提起,龍宿眼神流轉,粲然一笑「吾喜歡桃花,但是愛的卻是秋天。」

「喔?」多情的春、蕭瑟的秋兩者間的差距未免大了。

「劍子,相傳西王母的蟠桃三千年結果一次,吃了會長生不老。於是吾思量著秋日早些到來,讓龍宿可採下結實仙桃借花獻佛,送給追求仙道的劍子仙跡好友哪。」

「龍宿果真有心,真是好友。」是人哪能長生不老,龍宿這話說得天真也未免太會灌迷湯了。「好友送來邀請函,不單只是要共賞這桃林落英繽紛的春宴景色吧。」

「自然是要好友贈吾一曲。」絹扇點了點他身後的紫金蕭,目的很明顯但動機很可疑。

「此話何意?」特地要吾過來吹簫解悶,龍宿你是當吾是走唱藝人嗎?

「先人教誨,十五志於學。龍宿也必須前往屬於吾之緣分所在囉。所以修書一封,讓好友前來送行,一表汝之心意。」怡然口吻是對未來的期許,送別則是和邁向另一旅程的開端。

「你欲往何處?」又是分別嗎?雖然緣分來來去去,但他並非那麼容易看淡這些悲歡離合的。尤其再瞧龍宿那表情,一臉雲淡風清期待模樣,不覺心頭泛酸了起來。

「儒門天下。」笑、笑、笑,笑得燦爛異常,對劍子臉上的不捨龍宿感到非常滿意開心啊。

「真不愧是龍宿,竟能入儒門首屈一指的央央學府。」一個只聞其名,不知其位置的地方,據說在儒門裡的地位頗為崇高。

「好說、好說,不久將來想必也能聽聞劍子大名立於道門頂峰,龍宿怎能落於人後呢?」明著是讚美劍子,實則是表揚自己,順便表明吾也是個力爭上游的好青年,莫再誤會吾啦。

「愛計較。」競短爭長之事向來無聊且無意義,容易傷了感情,相處也不自在,他可不希望兩人單純的情誼扯上這些叫人厭煩的比較。

「唉、唉、唉,因為關心所以在意呀。」最強的敵人往往是最好的朋友,欣賞對方的長處,補足自己欠缺的地方,敵人才是提醒自己最佳的良方。

「好友之間需要這樣較勁嗎?」是否自己錯估了龍宿的性格,說不定他並非如表面上的懶散,那讓絹扇遮去的眼眸究竟掩飾了多少心意呢?

「好友之間就該這麼時時刻刻相互砥礪。」立於頂峰,王者本該比之常人多了點心,少點情。

「那龍宿大人就請好好努力吧。」話題一轉提問,「對了,好友,不知這儒門天下位在何處,他日劍子要拜訪龍宿,是否會不得其門而入呢?」少了一個串門子的地方是很可惜的。

「在、此。」絹扇往地上指了指,一臉高深莫測外加不懷好意的奸笑,原來整人這樣好玩,可以看見劍子難得的呆樣更是大飽眼福哩。

「啊?!」一時之間轉不過,在心頭疑問著現下是什麼情形?為何龍宿笑得這樣礙眼?

「儒門天下不過是個名罷了,並不是個地點。」劍子現在矬樣跟自己當時聽到的表情還真是相像。

龍宿學壞了,他居然也會耍人。難怪他收到那邀請函時,心情是七八下,正所謂宴無好宴啊。沒好氣問著,「那你這離別是何意?」害他心頭小小傷懷一下,擔心以後少了個人練嘴皮子。決不承認自己心中那捨不得的情緒曾發生過。

「邁向人生新的旅程,當然要告別嘛。」理直氣壯的口吻,惹得那個本該氣悶的人覺得自己擺臉色才是小氣過分了,這一局真是他失算了。龍宿扯了扯劍子雪白衣袖討好著,「劍子,贈吾一曲吧。」希冀的眼神叫人捨不得狠下心拒絕。「汝不會這麼小氣吧。」

「你啊……。」無奈拿出身後紫金蕭,望了一眼他身旁的白玉琴,「哈,何不順便驗收一下你白玉琴練到什麼程度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白看的好戲,白聽的樂曲,拖人下水的功夫,劍子早已練到純熟了。

嘟了唇、唸了句,「愛計較。」還是小心翼翼將身旁琴座搬來。

放下隨身絹扇,素手滑過琴弦,韻長不絕恰如眼前潺潺流水聲,是好琴才能得此妙境。

「劍子,紫今簫,白玉琴,共飲逍遙一世悠然。」

逝水年華,桃夢一場,過往終究只能鎖在那遙遠的桃夢裡,供多情人掛懷思念。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444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