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桃花流水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桃花流水(九)
 瀏覽611|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桃花流水(九)

冬日裡細雪紛飛的午後,油紙傘下兩道身影沿著山路小徑緩步慢行,分享著別離後所見所學。閒話間兩人不覺行至當年共寢臥房前頭,龍宿告訴劍子因其在書院成績表現不俗,所以得以住進對面高閣上的一等居室。

「原來是賣弄特權。」劍子似是不太贊同的搖了搖頭。

「非也,乃是適得其所、相得益彰。」哈,想不到劍子竟然也說出當日自己所說的意見。不過人靠著實力、能力得到該有的報償,才是鼓勵人向上的動力,這小小的鼓勵實在不能認定為特權才是。

「劍子往那兒去吧。」絹扇指了指那不算太矮的樓閣,擺明了要試試劍子的輕功有無退步,再看向劍子背後那一大只布袋,當下以絹扇掩笑說著「劍子,如果汝真的不行,龍宿很樂意助汝一臂之力喔。」

「哈,三尺秋水塵不染,天下無雙。」劍子語畢輕揮雪袖,提氣向上。只見凌波仙子直往雲霄奔去,片刻人已自高閣長廊向下探看著下方龍宿身影。

「好個劍子。」想來三年的時間,武功修為更勝以往了。揚唇一笑,紫影瞬間也入了樓台。
 
推開門,一見那偌大書房,劍子直呼不可思議。本以為會見著一間金碧輝煌、雕樑畫棟、富麗堂皇、俗不可耐的天地。想不到竟是乾淨俐落、優雅簡約的風格,這真是龍宿嗎?他一定是發夢了,驚嘆了句「好友,你真是個不可思議的人。」

「樸實無華和華麗無雙雖是兩種不同型態,但龍宿都愛也能欣賞。」這叫做生活品味,劍子這種修道人是不會懂的。

摸了摸每件傢俱的材質,劍子決定收回他剛剛的讚美,「看似樸實無華,但其實個個身價不斐,好友你這叫做欲蓋彌彰。」還真以為你要反璞歸真呢,原來是錯覺。

「劍子果然識貨。」再怎麼說吾龍宿喜愛的是真材實料,既使是不起眼的小東西,品質才是最重要的啦。

劍子走向紅木桌椅,小心翼翼將他那只布袋裡的物品一一拿出,向來好奇的龍宿趕忙靠近打算一窺究竟。

兩只酒杯。

「劍子,汝這包袱宛如乾坤袋,要不是與汝認識在先,吾真要以為汝今天要來變戲法給吾看。」見到兩只酒杯,明白劍子暗示,龍宿只好轉身往屋內去拿出溫酒器具。

「好說、好說,劍子仙跡向來讓人料想不到。」見他人離去,劍子趕忙從布袋裡頭拿出今日的重頭戲,小心翼翼將木盒中防護的絲絨掀開,將其平放紅木桌上,燈光下鵝黃顯得柔和溫暖。

待龍宿從裡頭走出時,見著桌上物呆愣了下,「這是……?」一把上好的古琴。不解地望著劍子,怎會帶了一把琴前來呢?

「簫聲傷別情,琴音喜相逢。」說的是當年離去時對龍宿送別時的心情不捨與不忍。

龍宿瞬間恍然大悟,原來劍子還記著自己的心意。笑燦了雙眼,雙頰上可愛的酒窩淺淺露出。

將手中器具置於一旁,趕忙催促,「那就請好友為吾撫一曲吧。」撫琴的仙人風采,龍宿可真想一睹為快呢。

『蜀僧抱綠綺,西下峨嵋峰。為我一揮手,如聽萬壑松。
 客心洗流水,余響入霜鐘。不覺碧山暮,秋雲暗幾重。 』李白《聽蜀僧濬彈琴》

一曲畢,龍宿連連鼓掌稱好。

「劍子的琴音宛如冬日裡照映身子的暖陽,真是令人愉快。」由衷讚著友人不凡的琴藝,龍宿上前隨手撥弄了幾根琴弦,清靜渾厚的聲音回蕩在耳邊,是好琴所以才能有這樣的音色。

「龍宿,要試試嗎?」將人拉近撫琴位置,試了幾個音,笑道,「若你不會,劍子可以大方傾囊相授。」

果然,驕傲的紫龍馬上一臉不服氣嗔道,「吾儒門琴、棋、書、畫樣樣必修,這小小七弦琴豈會難得倒吾。」

試了幾個音,正要大展身手,豈料竟有一根撥不動的弦,這可真是奇怪了,不信,再試一回,狀況依舊,「嗯……?劍子,汝在這上頭動了手腳?」

「沒啊,劍子哪有這麼大本事在龍宿大人面前動手腳?」連忙搖頭撇清嫌疑。

可惜那張欲蓋彌彰的惡作劇表情實在是太明顯了,要龍宿如何都不相信。

「唉呀,當初得到這把白玉琴時,那名高人說過,必須要有一定的修為和智慧才能撥動那一根琴弦。」很認真、很嚴肅說出當時前輩的交代。

劍子話一說完,龍宿便執起一旁的紫金簫抵在那總愛一臉認真瞎扯蛋的人頸項要脅著,「汝再說嘛,汝最好是說,還得要是個聰明的高人才看得到那根琴弦算了。」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再囉唆就大刑伺候。

劍子一臉扼腕,搖了搖頭,「顯然好友和此琴是無緣,還是讓劍子繼續獻醜吧。」正要往前再下一曲討好要暴怒的紫龍,不料對方卻不肯將手中的凶器放下。

龍宿冷冷說著,「不必,這世上沒有吾求不來的緣分,吾就不信邪。給吾些時日,龍宿一定讓汝刮目相看。」笑話,不過是玩了一點玄虛的古琴,他豈能這麼認輸。

「劍子無琴為伴,豈不寂寞?」一臉苦惱實則在心頭笑到快內傷的劍子,還是很委屈地裝可憐搏同情。

「簡單,吾的紫金簫和汝的白玉琴暫時交換。劍子適才不是說過『琴音喜相逢』,以後汝來拜訪吾,龍宿絕對大方獻上一曲。」顯然已經被刺激到忘了商人最不可忘記的精打細算,龍宿大方拿出紫金簫作為補償。

「一言為定。」

應答得可真快啊,這可惡的劍子,既要贈吾好琴,還要這麼刁難,汝給吾記住。

手中握著珍貴的紫金簫,望著龍宿準備和白玉琴一較長短認真模樣。劍子暗忖,但願白玉琴陪著龍宿而紫金簫能伴著自己一輩子,煩憂隨樂音而去,喜悅伴清風而來。

***

光:這個故事告訴我們,龍宿大人有多好騙(踹)。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444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