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桃花流水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桃花流水(八)
 瀏覽457|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桃花流水(八)

韶光荏苒,日子在不斷地忙碌中逝去。

壓得人厭煩的不是書院繁忙的課業,而是趨權附勢的矯情者。今日和他談地盤劃分的問題,明日請益如何懲處那些不聽命令的違逆者,總是些無聊的芝麻綠豆小事,弄得他翩翩貴公子得到個『地下頭子』的稱號,錯,是『華麗無雙的地下頭子』,華麗無雙是他的堅持,當初很嚴肅告知手下,不加華麗無雙,少爺他絕不理會。總之,一步錯,步步錯,他悠閒奢糜的富少爺生活算是暫時斷了。

意興闌珊聽著幾名學員圍著爐火大談自己偉大的志向抱負,心不在焉望著窗外一片枯寂的世界,蒼涼的冬季總是令他懶洋洋的直想睡去,難道龍也是會想冬眠的嗎?

忽然,「哈!」本是閒坐竹椅上的華衣少年飛快起身往窗外探去,喜不自禁的神色引來一旁眾人好奇詢問。

「龍宿大人,您在笑什麼?」學他向外頭看去,卻見雪花漫天飛舞,天氣是越來越冷了,怎麼大人越加開心呢。

龍宿並沒有回答,臉上揚著笑,開了緊閉的門扉,瞬間雪花撲面而來,雙頰教寒氣動得微紅。

「龍宿大人,外頭天寒地凍的,您是要去哪裡?」身後幾名同儕呼喊著,不明白這冷得讓人發顫的時候,貴公子還能往何處去。

學院裡幾位來攀交的學員總愛尊稱他為龍宿大人,尤其是那三個在劍子、佛劍離去後便迫不及待來送死的呆瓜,討得一頓打之後,本以為會挾怨報復,想不到自此之後見著自己卻是鞠躬哈腰連連討好,想想有事手下服其勞也沒什麼不好,只要不干擾自己的行動,便隨他去了。

「賞雪。」隨意應了句,攜著從不離身的紫金簫便往雪地裡行去。

「賞雪也得等雪停了眾人將積雪鏟去後再去,外頭現在肯定是泥濘不堪寸步難行,視線也不好還是緩緩吧。」幾位好心的學員出聲提醒著,畢竟這種天氣染了風寒可麻煩哪。

可惜,他們敬愛的龍宿大人天生任性不服輸,這小小的紛飛雪豈會斷了他的興致,離去前還頗浪漫回應著,「靜態的美怎能比上那如柳絮飛揚的華麗之姿。」

珍珠紫般的髮色隨飛雪翻飛飄揚,一掃冬日令人愁悶的蕭瑟。

***

紫影穿越林間,施展上乘輕功,不讓沿途泥濘沾染上衣裳,冬雪繽紛燦爛美景似是入不了那人心、眼,以最快速度登上山腰上小亭,卻未見著那個懷念友人。

「是來得早了嗎?」沿著涼亭四周繞了一圈,依舊是他單獨一人立於這銀白色的世界裡。

「還是……忘了。」

「天氣太冷了嗎?」伸手接了飄下的瑞雪,平貼在臉上只覺冰寒。

「還是……忘了。」

「是病了嗎?」眺望著山下,暗忖劍子的身子應該沒這麼虛弱吧。

「還是……忘了。」

「劍子仙跡,汝會出現嗎?」不過是一段兒時的任性約定,明明知道即使對方無法實現也是可以理解,但為何心卻是失落得難受呢?執起手中紫金簫,吹奏的樂音不知是紀念那段逝去的兩小無猜歲月亦或是安慰說服自己對劍子的信任與期待。

時而低鳴時而高亢的簫聲流轉這天地裡,驀然,山路轉彎處出現一抹執傘白色身影,步子走得緩慢似是沉醉在這飛揚樂章裡無可自拔或是因貪看一路上風景而緩了腳步。簫聲停,移動的白影也停。

亭中人放下手中洞簫,站起身,無法克制地往前奔去,連地上積雪沾了一身濕也不在意,瞬間便來到白衣人眼前,興高采烈?不是怒氣騰騰說著,「劍子仙跡是一隻食言而肥的大肥雞。」

一陣沉默。

白衣仙人回過神來,不解地問著,「吾哪裡食言了?」天氣越冷龍宿的火氣反倒是越燒越旺,果然是很與眾不同的一條龍。

「汝說要陪吾看大雪紛飛華麗燦爛的模樣。結果呢,汝姍姍來遲,雪都停了,難道汝要甩甩汝的衣袖當白雪嗎?」氣惱瞪人,若不是唇邊漾著笑,真要讓劍子傷起腦筋開始奮力甩衣袖了。

「唉呀,所謂天有不測風雲,仙人也有錯算的時候,吾哪裡知道它就這麼說停就停了呢?不過,這絢爛過後的寧靜不也是另一種風情嗎?」趕忙轉了個話題,問道「龍宿你的秀髮是怎麼回事?」白玉長簪交叉盤過粉紫髮緞,以珠玉裝飾柔紫髮絲更顯貴氣逼人,龍宿不嫌頂上太沉重了嗎?

「這就是好學不倦的成果。」聽說江湖上的武功高手頭髮都是白色的。所以,練功時他便要求師父找一些會讓頭髮轉白的武功來練,大概是練過頭了,反而帶點紫吧,自我安慰的暗想著。

「那紫色?」好學不倦?!不會是太心急成事才會這樣吧。

「大富大貴的紫,才符合吾華麗無雙的風格。」看著龍宿一臉越說越陶醉模樣,劍子只覺哭笑不得,真是不甘寂寞的紫龍啊。

「那把珠光寶氣的絹扇又是……?」偶爾以扇掩面對人說話,那閃躲掩飾模樣令劍子微蹙起眉。

「自然是保持吾華麗無雙的神秘感囉。」絹扇半掩俊美面容,難以窺視的全貌更引人遐想。神秘感,他哪比得上劍子呢?盯著他一如往常的裝扮,笑道,「倒是劍子汝依舊潔癖,整身雪白像個不染塵的仙人。可惜,現在左手拿著一罈酒,右手撐著一把傘,後頭又不知背了什麼行囊。不知道的人恐怕會以為汝這是仙人落難,真是壞運道、壞運道。」

「也不知道是哪位任性的大少爺硬要約在這種鬼天氣見面。逼得劍子想盡辦法帶來這罈好酒來為好友去寒,誰知竟遇上一隻不知感恩的小爬蟲,反正你這年紀也不適合飲酒,這純釀就由劍子獨樂樂吧。」

劍子語畢,便要略過龍宿往亭中走去,龍宿趕忙以扇擋住其向前步伐,跨了一步阻在劍子前頭,「汝這人真是小氣。」見劍子挑眉看著他,龍宿趕忙安撫,「劍子這麼有心,龍宿怎能不為汝溫上這罈好酒回報呢?」將酒罈接去,一臉討好笑望著劍子,見著那抹無奈的笑容才安下心來。「把酒言歡正是人生一大愜意啊。」

沉默了片刻,龍宿赫然向前環住劍子腰身,低喃著「劍子,汝真的來了。」

明白劍子這一路行來的辛苦,冷冽刺骨寒風,寸步難行的泥濘,但他還是來了。說不出心頭百轉千回的感受,龍宿只在心頭決定著此生將視汝劍子仙跡為唯一的『特別』。

「哈,劍子也不敢相信真能在這銀白世界裡見著紫龍華麗的身影啊。」本以為只是無心一諾,怎會想到眼前人會將它放在心頭這樣長的時間,今日的情分重新繫起兩人的緣分,在心中為兩人的在意開心著。

空出的掌撫著略為勁瘦肩頭,油傘遮去再起的飄雪,傘下溫情驅走冬雪帶來的隆寒。

***

光:特別,就是給他麻煩便特別優待的特別,哈。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438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