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桃花流水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桃花流水(七)
 瀏覽460|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桃花流水(七)

推開房門,果然佛劍尚未回寢,想必還在向他新上任的師父討教佛理吧。想起那兩人一見如故的喜悅再加上院長一臉懊惱的神色,不自覺令人發笑。

將睡去的龍宿置於床邊,正要將人推入裡頭時,卻見龍宿眨了眨惺忪的雙眸抗議著,「劍子?我比較喜歡睡我的躺椅。」

自從那次和劍子恐怖的初夜後,隔天他便去鬧了舍監三日要求更換寢室,無奈舍監老是能找出許多理由將他的請求一延二拖三裝糊塗帶過。迫不得已龍宿只好自己去搬張紅木躺椅過來,不顧劍子及佛劍的反對硬是在雙人房裡加上一張『床』,任性的結果就是空間越來越小,搞得佛劍、劍子無奈嘆息聲連連。平日隨性消遙慣的兩人這下成了籠中鳥好不習慣。龍宿當然也不好受,不過,比起被人纏著熱死,他還是寧可選擇辛苦些。

「睡床比較舒服。」這小子真愛自討苦吃,有舒服的床不睡偏要窩在那張華麗奢華種看不重用的紅木椅上,不愛舒適愛行頭的有錢人,自虐啊。

「那你去睡躺椅。」想起上回的慘狀,他幾乎可見要是兩人再同睡一床,他的皮肉傷一定會更加嚴重,為了自己的小命只好狠下心來鳩佔鵲巢。

可惜,龍宿遇上的不是鵲而是一隻大白鶴,「不要,你那小小的躺椅對本人修長的身材是一種折磨。」反正今晚只好委屈你我,就是這樣沒得商量。

「我不想外傷之後還要受風寒。」尤其現在體力不好搶棉被也搶不贏人,連要把他踹下去的力氣說不定也不夠。

「這種天氣,不會這麼容易受風寒。」語畢,將一只薄被蓋上龍宿身軀,劍子則側躺在一旁。

靜默了一會兒,就在龍宿將失去意識前,側臥身子望著他的劍子喚了一聲「龍宿。」

「嗯?」意識迷濛的應了聲算是回答。

「佛劍和我明日要離開書院。」雲淡風清的口吻,卻讓龍宿瞬間清醒。

一時無法對這決定說出任何的想法,龍宿只好問著,「為什麼?」

「因為我們等待的有緣人出現了。就是你今天撞上的那位仙人還有另一位佛者。」自小他和佛劍兩人便對佛、道學說極有興趣,投入此領域研究後更是欲罷不能,當時兩人不約而同選擇這學海書院就讀,正是因為此地院長不同一般儒生獨尊一門之學問,其人興趣廣泛,因此院內各派學說典籍藏書豐盛,正好滿足他和佛劍的好奇心和求知慾。不過,今日看到三位前輩對談情景及院長無奈模樣,劍子想事情應該不是這麼簡單吧,哈。

「那我們還會再見面嗎?」這劍子一臉高興的模樣,一點都不在意和自己要分開了嗎?心頭有些不是滋味的暗罵著。

「但看緣分了。」微微一笑,劍子心想他可將龍宿這句話視為他對自己很在意嗎。

龍宿氣悶的轉過身去,背對著那讓自己有些不悅的笑臉。『緣分』,多麼宿命的話,只要有心,人都可以製造追求緣分的不是嗎?可是,劍子卻是那樣隨緣態度,真是叫人氣惱。

本想向前擁住龍宿給予安慰,但又怕一靠近便不捨放手,於是只能這樣癡望著他的背影。時間和空間終究會淡去心頭的傷,他怎麼忍心再為這有些容易傷懷的好友再添愁思。

驀然,龍宿笑盈盈地轉過身來,對著正沉浸煩惱裡頭的好友說著,「劍子,我們去欣賞三年後的第一場冬雪好嗎?就在我們今天下午對奕的那個小亭子裡。」劍子這麼喜歡研究天文地理,想必那小小的第一場雪的時間必能讓他算出。他想過了,與其原地等待看著曾有的情感過眼雲煙倒不如定個期待續緣之時,倘若,兩人真的就這麼如兩條交叉線不再相逢了,那……也就算了,畢竟他曾努力過,不是嗎?

「為什麼要三年後?」劍子當然無異議,只是不懂為何要約在三年後。

「怕你半路出家,功力不夠,到時候錯算了,我龍宿豈不白等了。」那打死不願意吃虧的模樣,讓劍子直想往龍宿的頭敲去,敢情龍宿以為他每晚的苦讀是在殺時間用的嗎?他可是很認真的劍子仙跡耶。

「龍宿少爺喜歡,劍子自然相陪。」

「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

龍宿滿意微笑點頭,閉上了雙眼準備入眠,那安適的模樣不禁換劍子懊惱計較了起來。哼,明天就要分開了,你還能睡這麼香甜,真是無情無義的朋友。一怒之下,冒著可能會被踹下床的風險,悄悄拉近兩人間的距離,就這麼將手環住對方腰際跟著睡去。心裡很任性地想著,要悶大家一起悶。

***

破曉之際,深藍藏紫的天際恰似離愁,壓得人心惆悵。

「劍子,該出發了。」一旁等著劍子和佛劍話別的仙人出聲提醒,劍子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龍宿沒有來嗎?」佛劍有些疑惑,竟未在此時見到龍宿的身影。一直以來兩人的交情密切,這一別又不知要多久以後才能相見,怎會不來送行。

「他大概有事耽擱了。」掩下心頭的苦澀說道。今晨龍宿對他說,他討厭哭哭啼啼的送行場面,因此不願前來,只祝自己早日學成,便又轉身睡去,真是任性又高傲的富少爺啊。

聞言,佛劍不再追問,僅將右掌覆於劍子肩上說道,「今日一別不知何年何月再相逢,好友要善加珍重。」

「佛劍也是。」學他將右掌覆於空蕩肩頭,他的心意與祝福相信佛劍懂得。

正要踏出離別的步伐,遠遠傳來清幽的洞簫聲卻停住腳步,那樂音聽來低而不斷,有如游絲隨風飄蕩,卻連綿不絕,更添蕩氣迴腸。

劍子輕笑出聲,低聲喃喃,「這般悲傷,真不似你。」語畢,瀟灑一揮衣袖,離開這曾令他歡喜的天地。

劍子,三年可以懷念、可以遺忘,你會記得這小兒時期如戲言般的承諾嗎?楊柳桃花交錯的樹下,送別的友人望著那片惆悵天際感懷著。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433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