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桃花流水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桃花流水(六)
 瀏覽448|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爬樓梯是件很辛苦的勞動。向上的階梯,即使緩步漫行,走久了仍是讓人疲累而氣喘噓噓。向下的步伐輕鬆容易,卻是危機處處,一個踩空,人便連滾帶撞,弄得自己傷痕累累。

現下拔足狂奔,他並未想到這些平日夫子告誡他的人生道理,他只知道自己必須加快腳步,晚了……他不敢去想。為何這條下山的路如此漫長呢?

山路的盡頭總算見著那條直往大門的康莊大道,碎石鋪成的道路踩在上頭沙沙作響,他只恨那聲音不夠輕快,緩了他步子的碎石令人亦加心慌。

「啊!」驚呼了一聲,人便這麼撲跌在地。努力撐起身子,無暇顧及全身叫囂的疼痛,目的地就要到達,他得再加緊腳步才行。

總算,眾人皆平安。總算,他將來還是可以喝到那杯消暑清涼的冷泡茶還有聽到夜晚時低低吟誦的好聽念經聲。

***

正所謂冤家路窄大抵就是眼前的狀況,龍宿在心中腹誹哀怨著老天爺可真愛給他惹麻煩。怎地每回太陽一下山這些無聊的小鬼便會出來『覓食』,他龍宿跟鬼也未免太有緣了吧。

斜睨的眼神透露著鄙夷,那找麻煩的嘴臉讓人一見便倒足胃口,「喲,貪生怕死的闊少爺我們又見面了啊。」三人笑得一臉不屑話說得更是冷嘲熱諷。

「貪生怕死?」皺了眉頭,不明白他們要表達什麼。

「下午的那一幕我們有看到喔,你居然捨棄自己的同伴落跑。」

「有錢人果然都比較怕死。」

原來是這無聊小事。難怪娘親常說,人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他們總是同情敬佩那些以犧牲奉獻來成全大愛的人。而像他們這種富貴人家既使做了什麼善事,人家也只覺得應該甚或者說你矯情沽名釣譽。更何況,是什麼善事都不做的人,簡直是自私自利貪生怕死的無義之徒。

「但是,真正該去做這些該是什麼人呢?」之後,娘親便不再說了,只是要自己細細思考這些問題。『是因為對方是我重要的人所以才去做,而不是因為別人眼裡覺得很偉大才去做。』『捨身取義很偉大,但是……。』

「性命一去,萬事無用。」不想花時間跟這些人解釋,反正也不過是對牛彈琴罷了。

「既然這樣,為了你寶貴的性命將身上的東西交出來吧。」為了讓自己往後日子好過些,相信這個識時務的小子會知道如何取捨吧。

「所謂食髓知味,給了你們這次諒想還會有下次,那麼一次解決最是省事。」我們有錢人家最怕的就是身家性命受威脅。從小便被操練到大,不就是為了防止有一天遇上你們這種傻蛋,既然這麼想死,那就成全你們。

龍宿運氣,正欲大展神威時,那討厭的聲音又在響起。

「雖然凡事有先來後到。不過,還是請大家行行好,先讓劍子插個隊吧。」不知何時,白衣男孩竟切入兩方人馬中間,一手握住龍宿正在運氣的右掌。

「劍子,你來的正好,我們正要幫你教訓這個忘恩負義的小鬼呢。」三人中的頭頭面帶微笑一臉討好,這能夠做個人情給書院英雄人物的大好機會,錯過可是笨蛋。

「真是多謝大家的關愛。不過,還是讓我跟他私下解決吧。」劍子的笑容燦爛到讓人頭皮發麻,饒是神經再大條的小地痞也感覺到那無聲的威脅,於是眾人不敢造次,頻頻應道,「也好、也好。」三人便速速離去。

夏夜微涼的風吹著,月光下的兩人無語。

抽出被扼制的手,龍宿在月光下緩步慢行著,全身痠痛得讓他很想就這麼躺在樹下睡死算了。

「龍宿,你的動作變遲鈍了,是心虛了嗎?見到好友置身水深火熱之中,居然就這麼跑走了實在是無情無義。」
「情義那種東西能當飯吃嗎?」

「做什麼?」讓人由後頭攔腰抱著,這傢伙不會真打算來個秋後算帳吧,真愛計較,不就是陪他一起跳水罷了,有必要這麼生氣嗎?

「龍宿,你有見過龍這種生物嗎?」抱著他身子的人,在他耳邊摩蹭低語著,呼出暖暖的氣體,讓龍宿只覺得好癢。

「傳說中的生物,沒見過。」搖了搖頭,對這不著邊際的問話不甚明白。

「我就有見過。大概是因為有鱗片護身吧,所以龍的痛感神經是異於常人的遲鈍,連自己痛不痛都感覺不出來,想來這種生物的確是不太聰明哩。」

「劍子,你可以說重點嗎?」他已經累得痛得快走不動了,這人還在耳邊碎碎念著,真是受不了。

「重點就是,你該坐下了。」將人抓到一旁石椅上,二話不說便將遮蔽身子的衣袖、褲管撕裂,月光下只見那慘不忍睹的傷口還微微滲著血色。

劍子不太好看的臉色,現下變得有些猙獰。龍宿冷汗涔涔看著他不發一語瞪視著自個兒的傷痕。心想,劍子不會氣得要在上頭灑鹽巴,證明龍的神經到底是粗到什麼程度吧。

拿出懷中隨身帶著金創藥,當那是不用錢的豪氣灑下,揚起的粉末直教龍宿噴嚏連連,原來劍子是想要把他嗆死。

「上來。」扯下身上衣袍為其做簡單的包紮後,轉過身蹲在龍宿身前說著。

「劍子,天氣好熱,這樣貼在一起更熱了。」我怕你會用過肩摔,把我摔死哩。

「真是不知感恩的富少爺。」

「哈。」

不再與龍宿廢言抬槓,小心翼翼抓起他的雙臂環過自個兒的肩,微一施力將人從石椅上背負而起,兩人連成一影,踏著月色往書院宿舍走去。

龍宿累得忘了問劍子,他怎麼知道自己受傷。劍子也未向他解釋其實他明白龍宿當時決定時的無奈還有那些傷勢是怎麼來的。

很多事情無須言語解釋便能有所感、有所解,這大概就是夫子常說的「知交好友」吧。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431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