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桃花流水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桃花流水(五)
 瀏覽456|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桃花流水(五)

送走多愁的春,熱情多彩的夏於焉登場,暑氣逼人惹得院裡學生們個個尋找屬於自己的秘密基地納涼。假山間洞穴、枝葉濃密處闢樹屋、谷水潺潺處索性就成了天然戲水池,無論院內夫子如何規勸禁止卻還是有許多淘氣貪頑的院生往那地方貪涼去。

求取知識的場所,要結識友人並非難事,但難的是能遇上意氣相投且平分秋色的好對手,特別是生活閒情。書院裡多的是文人雅士可和自己對奕,但能玩得盡興的卻沒有幾人,而眼前人正是納難得的特別。

「難分軒輊,終成流局。」棋賽終成平局,劍子卻喜眉笑眼,為識得一好對手高興著。

「哈,劍子真是好棋藝,拐騙人挖坑給人跳的功夫真是不得了。」看著一盤僵局實在是笑不出來,從未想過善耍心機的自己竟然會和人打成平手。龍宿的心裡始終認為平手就是等於輸,劍子仙跡,第一個讓自己嚐到敗果的高手,看來真是不能小覷的黑醬油,哼。

「龍宿明哲保身的能力也是不惶多讓。」對他的嘲諷不以為意,挖了坑給他跳也會出現兩種形勢。一是跳了但也抓個墊背的。二是跳了,過了兩三手立即又反撲回來。真是個愛恨分明偏又任性記仇的小龍。

「小心駛得萬年船啊,尤其對上劍子仙跡這種高手。」若不步步為營,被你賣了還不知道哩。

「哈,龍宿讚謬了。」收下那不算是真心的讚美,遞上沏好的茶水給那臉色猶然不悅的富家少爺消消火。

「劍子,好特別的茶。」沒有濃郁的溫熱茶香,握在手中的杯依舊冰涼,嚐一口杯中茶飲淡味清香在口中久久不散,炎炎夏日飲茶原來也可以是一種享受。

「冷泡茶。用山泉水浸泡茶葉數個時辰後而成,不同於熱飲茶濃香,也是別有一番風味。」見到龍宿不再執著於一時的勝負,劍子微微一笑。

「好喝。」讓劍子的茶哄得開心的龍宿對其手藝讚不絕口,一次平局換來劍子一泡好茶,值得。

「再下一回嗎?」

「好啊。」

「救命啊!」棋局尚未重開,兩人讓不遠處的呼救聲引住,默契十足的往聲音來源處奔去,卻見著眼前令人心驚的畫面。

「劍子,不可以!」龍宿來不及阻止,便見劍子縱身而下,往那溪中暗流處游去,欲救那讓湍急水流拉扯住的溺水人。

「一次兩人溺水,就算劍子天下無敵又如何能護全?你這根本就是要拉我下水,狀況如此不明,就這麼跳下去,最後結果如何?」心中閃過許多念頭同時亦感到一陣熟悉氣息,「嗯……是佛劍?!」很好,現在兩個一起跳下去了,真是愛惹麻煩。

轉身,拔足狂奔。

***

字畫、古董裝飾滿滿的書院大廳裡,書生、仙人、佛者三人隨性或坐或站著。

居於主人位置的黑髮書生撫著鬍子,一臉防備問著,「吾說兩位閒人,今日到吾學海書院是來觀光還是來搶人?」往事歷歷在目,實在不能怪他不給好友們好臉色看。

「唉呀,說觀光未免俗氣。說搶人,真是傷感情、傷感情。」仙人一臉豪氣地往書生肩上拍了拍,那一臉打哈哈模樣讓書生翻了翻白眼,每次只會來這一套。

「所謂佛渡有緣人,好友書院裡的門生中和我佛有緣的確實不少。」較為寡言的佛者,一臉實事求是的認真模樣解說著。

啪的一聲,書生重拍了紅木桌子一下,怒道,「汝等每回一來便拐走吾書院裡最優秀學員,還敢跟吾提感情、提緣分?」瞧瞧他們說得多自然,一點都沒想到那些他拉拔長大的孩子們,出了家門成了外人,他老師的心情是有多難受。

「老友,你讓這些孩子長了智慧開了竅,待其成長後便判斷最適合自己的道路,真乃是作育英才、有教無類,您胸懷寬廣,人格偉大實乃是吾等的表率啊。」向來愛與他抬槓的仙人嘴裡彷彿吃了蜜糖一般,話是甜到聽者的心裡。

可惜,相同的招式,第一回被騙叫單純,第二回被騙就叫呆。書生沒好氣的瞪著那一臉微笑的仙人,「汝以為對吾灌迷湯吾便會受騙嗎?」

「老友這麼睿智的人,若非手下留情,豈會……,唉喲!好痛。」話還沒說完,便被來人一頭撞上,這是那兒來的冒失鬼啊?

正想要罵人,對方搶先一步,「水瀑,救人。」

瞬間三道身影化作靈光而去,留下氣喘虛虛的華衣少年在原地懊悔著,狂奔加上施展輕功,速度很快卻會撞上人,這種登場方式一點都不符合華麗美學。以前娘親說過,華麗一定要搭配著慵懶優雅,否則就達不到美的極致表現。他要去找個地方好好的自我檢討。

頃刻,三道靈光再現,一人手中抱著一個,比較辛勞的黑髮書生則是拖著兩個

「不知死活的小鬼,想玩、想救人也得看看自己本事夠不夠。」仙人邊觀察著四人的傷勢邊碎念著。「手肘和膝蓋皮肉傷而已,擦擦藥就沒事了。」看了看懷中這隻再看看佛者懷中那隻,仙人簡直是笑得合不攏嘴,「老友啊,你手上那兩隻有得你忙了,剩下這兩隻就由我們來吧。」非常有義氣扛下照顧的責任。

好糟的欲蓋彌彰演技,書生無奈說道,「你們這回會不會太快下手了?」他懷疑根本就是一到現場就下好離手了。

「緣分稍縱即逝。」所以,搶人不落人後。

大廳裡陸陸續續進來其他學員,對佛劍和劍子兩人捨己救人的精神莫不欽佩萬分,見兩人悠悠轉醒時更是歡聲雷動,直說老天有眼。於是有些疲累的兩人勉強打起精神,接受眾人熱情邀約與之共享名為去楣運的一餐。

***

桃花早已隨春天流水遠去,枝頭剩下綠綠的葉。

桃林近水流處,忽聞一聲痛呼。「好痛,該死的碎石竟敢磨破我的細皮嫩肉。」小小的身影躲在淺水處大石後,手中白絹正擦拭著破了皮的雙肘及膝蓋處,眼眸透著微紅,憂心地望著四肢上淤青紅腫的傷口低喃著,「要是留下疤痕那真是一點也不華麗無雙了。」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430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