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桃花流水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桃花流水(四)
 瀏覽521|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學海書院的某個小角落裡,負責為眾人分房的學長正閒晃著,突然熟悉的華麗光芒再度往他眼前襲來,不及閃避又被這小鬼纏住了。

「舍監,我要求更換寢室的事情究竟如何?」說話的人顯然耐心漸失,頗有今日不給我個滿意的交代,就讓你好看的威脅氣勢。

從沒遇過這麼華麗的流氓,被要脅者冷汗涔涔地想著。難怪能跟佛劍、劍子同房三天,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物以類聚,怪人跟怪人才會相安無事?

眼看對方已經眼露兇光,舍監趕忙解釋著。「龍宿啊,這問題同三日前的答案是一樣的,沒有空房間。和學長們同住你也好多個人照應不是很好?」刻意強調學長二字,無非就是希望他明白出外靠朋友的道哩,有學長才能罩得住你這囂張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

當然『罩得住』,我都快不能呼吸了。龍宿比了比不遠處的閣樓問著,「那為什麼有人可以單獨睡一房?」

「因為他們是本書院的特優等生,書院必須為他們營造最佳的求學環境。」這些人可是將來書院的活招牌,書院自然要給予最高的待遇。看著小鬼不以為然的表情便知道其對此安排相當不滿呢,小子觀察挺入微哩。

龍宿一臉恍然大悟,喔了一聲說道,「原來是特權啊。」外面的世界果真如娘親所說,有力量、有權利才有享特權的資格。立於高處,『享受特權』,聽起來還挺華麗的,以自己的聰明才智應該要來試試才對。

「呸、呸、呸,什麼特權,童言無忌。」再怎麼說人家也是憑本事爬到那個位置去的,起容你這小鬼在那酸葡萄的心態。

全然不知舍監已將自己列入酸葡萄之人的龍宿只淡淡問著,「意思就是說,若我龍宿成為所謂的特優等生,我也能享受同他們一般的待遇囉?」為了良好的居住品質,這點付出還算是划算值得的投資。

「這是當然。」點了點頭應和,不過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轉了個念頭,舍監不由得勸說著,
「龍宿,和劍子他們同住一寢不好嗎?你可能不知道書院裡頭想要拉攏佛劍和劍子的學員們可是不勝枚舉。此二人在品行、學問上都是一等一的美才,不論是教學問上請益或是尋求庇護,兩人皆不吝嗇於人,能與這樣不凡的人結識可是眾人求都求不到呢。」

「哇,那還真是龍宿不識抬舉了。」他當然知道他們是兩個不是平凡人。問題在於那不關他龍宿的事,他在意的是自己向來自由自在隨性的生活會被剝奪了。

「其實龍宿也挺厲害的,居然能和他們同在一個屋簷下生活了三天,書院其他的學員們可是連靠近那裡十步都很困難呢。」佛劍生性寡言嚴肅,劍子則是高深莫測難以捉摸模樣,更遑論兩人的領域附近,只要眾人一接近必定會發生怪事,怪事就是明明自己是往前一步卻覺離目標遠了三步的怪異現象,久了眾人也就不大去打擾了。

「是陣勢吧。」就不知道是劍子還是佛劍的本事了。奇怪,那為何自己可以像鬼一樣的來去自如?

說了聲告辭,龍宿思索著這有些詭異的狀況,會認人的陣勢,真有這麼好玩的東西嗎?

***

依緩步漫行本想往藏經書閣內作個蠹書蟲,卻在蹋入門階前心念一轉,拐了個彎往後山走去。隨性的四處觀望著,不意卻在小徑深處遇上那個讓自己無法好好睡覺的罪魁禍首。

白色的仙影,懷中抱著一團毛茸茸的動物,「狐狸?」一隻受了傷的狐狸。

「大概是一些無聊人在此設下陷阱,害得無辜的動物受傷。」抓住掙扎的身軀,為其上藥後,扯下衣袍一角小心翼翼為其包紮。

而龍宿只是靜靜站在一旁看著他溫柔的動作,真是好一隻幸運的狐狸,能得到劍子不常露出的關懷。不過,「你就這麼把人家的獵物放走行嗎?」望著緩步吃力跛足向前的小動物,龍宿蹙了眉,還是將牠抱起,放生也不能在這種情況下吧。

「牠是屬於天地,可不是人家的。」輕撫了看來有些疲累的小狐一陣,就見牠昏昏欲睡去了。

「適者生存。」對善良的人說這種話不太適合,但是人還是要踏實一點。

「弱者就不該存在嗎?」劍子降了臉色,顯然對這樣的論點極其不滿。

「弱者應該小心翼翼的保全自己,而不是傻傻來送死。」臉頰輕蹭了手中溫熱毛皮一陣,輕笑著「嗯,等這狐狸成熟時,這毛皮可會成為上等貨哩。」語未竟,就見劍子愀然變色的從他懷中將安睡的小狐奪走,動作之神速平穩連他懷中的小動物竟也無所覺。

「上天有好生之德,富貴人家的嗜好還真是讓人不敢恭維。」看著龍宿盈盈笑意算計模樣更是讓人氣惱,像極一隻『狐狸』。

「劍子,正所謂好心有好報。傳說中狐狸是極其有靈性的動物,說不定日後會有個美若天仙的狐狸精前來報答劍子的恩惠呢。」笑得曖昧只因見著劍子一付如臨大敵模樣。他當然知道以求仙道為興趣的劍子是不沾女色的更何況是隻精呢,可是,劍子不是說了嗎?天生萬物皆是屬於天地,既是屬於天地那和喜歡的人、事、物相守也是循著天地的道理吧。

劍子聽著龍宿滿腦子的胡言任性想法,只淡說了一句,「施恩不望報。」讓龍宿這麼一說害他也擔心起來,說書的常說:無以為報只好以身相許,看來以後還是得小心些才好。

「哈,是龍宿俗氣了。」沒有察覺劍子心思的百轉千回,龍宿打恭作揖一臉受教謙卑模樣。

那個午後他們說了許多關於生存之道,龍宿才發覺原來娘親的道理和劍子的觀點有很多部分是大不相同,心頭不斷衝擊激盪出許多的認同與否定,這個春末午後,他獲益良多。

***

光:真不愧是先天,到最後都是超齡演出了(汗)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428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