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桃花流水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桃花流水(三)
 瀏覽507|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桃花流水(三)

一陣涼風吹過,讓本欲沿著來時路往主體建築走去尋找休息場所的龍宿打了個冷顫,尚未回過神只見一名正氣凜然的小僧立於自己的前頭,嚇得他差點驚叫出聲。心中暗忖,這家書院是怎麼回事,三更半夜的大家都不睡覺嗎?有地痞、有幽魂現下又有個和尚,個個來無影去無蹤,實在是很詭異。

「你是龍宿?」魄力十足的嗓音再加上那不茍言笑的嚴肅神情,教向來笑臉迎人的龍宿不由得也莊重了起來。大師就是大師,果然深具教化眾人,普渡眾生的無邊法力。

「正是,這位大師有何指教?」適才小僧所展現的輕功在在顯示出其修為不凡,本想出言刁難的龍宿決定還是以他彬彬君子模樣相待。以前夫子曾說過,未摸清敵方底細之前最忌妄動,姑且還是笑臉迎人吧,既使他適才不太親切的問話已經微微引爆自個兒心中星火。

「在下佛劍分說,同我往西行吧。」精明簡潔,連個贅詞都沒有。

龍宿只得緩步跟上,嘴上卻叨念著,「往西行?大師要取經的話,您找錯伴了。」剛剛在桃林裡從樹上跳下來的那隻倒是很適合。

「取經?」佛劍偏頭望著龍宿,一臉迷惑模樣。

「沒事、沒事,不知往西行做什麼?」趕忙轉移話題,這位佛劍分說應該就是適才『毽子』所說的風紀股長吧,這位大師威風凜凜模樣可不像那慈悲為懷的玄奘大師,他還是別自找苦吃,乖一點。

「到你暫時的棲身之所,快跟上吧。」大師施展輕功,瞬間人已在離龍宿數呎遠處。

「感謝。」實在是沒什麼耐心的大師,跑這麼快做什麼?夜晚的桃花林可是別有一番風情,錯過豈不可惜。微嘆了口氣,龍宿瞬間已接近佛劍身側,兩人並肩而行實則是不言而喻的較勁。

寡言的佛劍行至中途,突然停了下來,不明所以的龍宿只得也跟著停下無言詢問。「龍宿,唐三藏的座騎是一頭神龍所化,切莫妄自菲薄,你絕對英雄有用武之地。」語畢,留下錯愕的龍宿,佛劍飆離現場。

「佛、劍、分、說。」會意過來的龍宿氣得提氣直追那遠去的可惡的假正經和尚,他居然讓人給耍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也,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
兩道清風吹進一無所有的臥房裡,說是一無所有未免太過,至少還有兩張床、一張木桌上點著檀香外加兩把椅子。

「到了。」銀白色身軀瞬間立於桌前,身後淡紫色追趕的人不及停腳就這麼直直往那背部撞去。『痛,我美麗的鼻子。』龍宿只覺得痛得要滴下眼淚了。

「厲害、厲害。竟然還有人能跟上佛劍你的速度。兩位,喝口茶順順氣吧。」白衣男孩一臉笑意的為兩人添上溫茶。佛劍二話不說飲下,龍宿卻是瞇著眼瞪著眼前的不速之客。

「請問現下是怎麼回事?」龍宿向來都是一人一房獨睡,這會兒書院不僅是安排了雙人房,更誇張的是三人擠一間雙人房,向來討厭這種沒有隱私的生活方式,他只覺得非常頭痛。

「現下就是書院各間床鋪都滿了,只好暫時委屈閣下和我共枕了。」劍子一臉無奈地望著龍宿,他也是千萬個不願意啊。誰教他最好的朋友,佛劍分說,昨天懲治幾個不聽話的累犯,為尋找證物一怒之下竟然把人家的房間給拆了,床鋪不夠的情況下,劍子只好捐出自己一半床鋪給人家睡了。

「為什麼是和你共枕?」他跟佛劍比較熟,不是該讓出位子給他這個客人嗎?

「因為佛劍堅持要霸佔一張床。你和我聯合起來若是打得過他,你就可以為自己贏得單人床的機會了。」不負責任的鼓吹著。

「以多唯勝,小人。」沒好氣的應了句,「不如我打倒你,你去打地鋪來得快些。」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運掌提氣看來是要為床相殺了。

「難怪人家說為富不仁。春寒料峭時節,龍宿居然要殘害同窗真乃無情無義啊。」劍子搖著頭外加一臉惋惜感嘆模樣惹得一旁佛劍也一臉肅穆凝視著龍宿,彷彿對他的無情不能茍同。

「你!」好你個白毛『毽子』,我們樑子結大了。

「快些去梳洗好上床早點兒休息吧,還有在下叫做『劍子仙跡』。幸會了,龍宿。」勝利者微笑催促著他快去清洗,很友善但他覺得很刺目。

「真是個有趣的人,不是嗎?」劍子對著盤坐在榻上的佛劍說著。

佛劍不語算是認同,對於劍子喜愛四處結交友人的個性亦是幾分明瞭,在這有些乏味的書院裡有人陪他消磨時間也沒什麼不好。

***

再度入了房門,龍宿靜默不語望著眼前情景。

佛劍盤作榻上息心靜氣,似是進入忘我之境。劍子則是專心研讀著案上書冊,連他入內也未曾抬頭望他一眼。

不自覺放輕了腳步,就這麼輕手輕腳的爬上床榻,蓋上微重的被子。心中思索著兩人該是非常要好的知交吧,因為有劍子在一旁護著,所以佛劍才能在這麼無防備狀況下進入入定之勢。要是自己發出一點聲音,說不定就能見著劍子的真功夫了,不過,今天也累了,還是等下回吧。翻過身,疲累的男孩不一會兒變沉沉睡去。

夜半越加擁擠的空間和涼意讓龍宿醒了過來。滿室的闇黑令他皺了眉頭,轉身卻見到令自己無言的景象,微微月光下他看到和他同榻而眠的劍子竟然將自個兒那床被子捲成柱壯,緊摟著被子入睡,這樣便罷居然還來搶他龍宿那一床被子,讓他受凍。

「難怪佛劍要霸佔一張床,誰想要跟一隻蝦子睡在同一張床上啊。」

無奈地將自己的被子奮力拉回,硬是將劍子的被子抽出攤平重新蓋在他身上免得著涼。怒瞪著沉睡的臉龐威脅著,「敢再來擠我,非把你踹下床不可。」

許是不甘心懷中物被搶,劍子又往床鋪內側擠去,將龍宿連人帶被摟進懷裡當睡枕。而剛剛被冷醒,現在要被熱昏的龍宿則是咬牙切齒想狠狠地在劍子頸上咬上一口要他痛醒。不過,還未碰上那頸項便又讓人鬆開了身子。

龍宿看著那張睡臉,猜測著他到底是故意裝蒜還是刻意挑釁,卻見對方再無動作。

龍宿恨恨瞪著那令他生氣臉龐,下定決心明天一定要想辦法擺脫這兩個惡劣的怪人。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426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