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桃花流水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桃花流水(二)
 瀏覽389|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桃花流水(二)

江南第一書院,學海。座落於凰山嶺下雁河畔旁,所謂智者樂山,仁者樂水。書院創始人對於莘莘學子的期許自是不言而喻。

春風吹得岸邊桃林紅花四散,穿過柳樹掉落水塘,水塘邊一大一小華麗身影正手牽著手享受著春末美麗景緻。

兩人行至後山出口處,風度翩翩的美男子彎下身來殷切叮嚀囑咐。「宿兒,娘對你的要求不多,只要別讓書院的夫子通知我來把你領回去就好了。」做商的最重要是面子問題,就算要做壞事麻煩也要掩飾好。

「只怕到時候我想回去,夫子們會捨不得我呢。」娘親對自己真是太沒信心了,所謂龍生龍,鳳生鳳他長這麼大也沒見人討厭娘過,青出於藍的龍宿怎麼會讓她失望。

「那你可要待在這兒好好的大展鴻圖。」溫暖的右掌拍了拍那豐腴的粉頰,左手不知何時變來一華麗紫金簫,讓龍宿不禁眼睛一亮。

「這是……?」好漂亮的簫,富貴的紫色加上華麗的金,好特別。

「給你騙個好姑娘回家用的。」知道寶貝兒子喜歡自己所贈的禮物,美男子笑得可樂呢。

「才只有一個,娘也未免太小看宿兒了吧。」身手接過那把紫金簫,帥氣的在空中畫了個圈,自信的眼神,迷人的模樣惹得美男子不禁無奈點點頭。

「是是是,請龍少爺行行好,千萬別送好幾牛車美人回來,把你阿娘的積蓄花光光。」這小子自戀的毛病到底是遺傳誰啊?本以為會培養出個謙謙君子,看來是自己想得太美了。

「娘要走了,你要乖乖聽話,照顧自己。」捏了捏龍宿直挺翹鼻,繼續提醒著。

「娘,你要對自己的兒子有信心。」彆扭往後退了一步,再怎麼說自己也是個男子漢,娘親一付擔憂的模樣實在讓他很沒面子呢。

「我會為你的同學們禱告的。」美男子輕笑出聲,向前抱住自個兒守了十年的寶貝,而後繼續囉唆著。

桃樹下柳樹邊的離別,持續至夕陽西下時刻,少年才得以漫步踱回書院。

行至桃林暗處時,四周卻傳來一陣腳步聲,三更半夜出來閒逛非賊即盜。不過,這也不關他的事。

「喂,站住!」身後傳來一聲氣勢不錯但是聲音不怎麼動聽的嗓音。龍宿停了下來,轉身看著眼前三個欄路的土霸。

「你這新來的小鬼很囂張嘛,全身珠光寶氣的,你是來讀書還是來炫耀的啊。」為首的男孩貪婪望著龍宿身上不凡的行頭邊碎念著。

「有錢人家的孩子這麼不懂規矩,你不知道什麼叫拜碼頭嗎?」另一名男還在一旁叫囂鼓譟著。

「拜馬頭?我只敬天祭祖還沒拜過臉長的馬呢,這家書院可真是特別。」偏過頭,若有所思後喃喃自語,渾然不覺眼前三人因為那話裡的諷刺而勃然大怒。

「你說什麼?!」三人向前跨了一步,將個頭略小的龍宿圍困在中間。

似乎不覺自己面臨了危險,小男孩繼續說著,「而且以閣下的相貌來說,比較接近尖嘴猴腮,說你馬不知臉長,實在是污辱馬了。」嗯,似乎還有人在這附近,他好像聽到一聲悶笑。

「給我打!」三人掄起拳頭正要往那瘦小的身影招呼過去時,卻讓從天而降的小石頭給擊中,痛得三人抱頭哀嚎。

「想動手也得看看這是誰的地盤吧。」龍宿抬頭望去,只見一名身著白衣、白褲的男孩坐在樹間,兩腳就這麼掛在那兒晃呀晃。

「我勸你們最好快點離開,風紀股長分說剛剛教訓了幾個高年級的,快到這兒來了。」

「什麼?!」一聽到那嫉惡如仇的風紀股長大名,三人莫不臉色蒼白。

當然,依舊有人鴨子嘴硬的說著,「騙人,高年級的地盤到這裡至少也要走個一刻,哪有可能快到了。」

「你忘了分說每年全能運動都是冠軍嗎?這短短的距離對他來說算什麼,咦……,我感覺到一陣風了,分說你來啦。」故意大聲吆喝著,好像擔心風紀股長沒聽到似的。

「什麼!快走、快走,小子算你幸運,有劍子替你撐腰,再這麼囂張的話給我試試。」臨走前順便撂下狠話,試圖挽回那已盡失的面子。

『撐腰?他不過是在那裡耍耍嘴皮子而已,撐什麼腰啊?』以為有機會在到校第一天就大放異彩的男孩沒好氣的想著,『毽子?還真是奇怪的名字。』

正思索著,樹上那白衣人宛若仙人翩然而下,對著自己露出和善的笑容,「你無事吧?每個環境裡總是會有幾個地頭蛇,自個兒要當心些。」

「不過,你打扮得這麼招搖實在是給自個兒惹麻煩,還是樸素一點吧。」不甚贊同地望著他一身華服再加上手上那價值不斐的紫金簫,活脫脫地就是要人來搶嘛。

「這已經是我最樸素的衣著。」瞧一眼對方的衣著,實在很想告訴他一身都是白的人在這個黑夜裡才是最恐怖的華麗。

「你啊,自作自受。」那死不認錯的口氣實在讓人無奈,人,總是喜歡自找麻煩。

「多謝閣下雞婆,沒什麼事我先離開了。」他確定自己跟這位白衣仙人絕對會是不對盤的,還是速速離去,免得受氣。

「喂,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白衣男孩在後頭呼喊著。

「龍宿。下次不用聯絡,再會。『毽子』。」話未完,人已離開了桃林。

「龍宿、龍宿啊。怎麼跑這麼快,我又不是壞人。再會是嗎……,哈。」難怪剛才敢這麼挑釁三個大塊頭,這小子根本是個身藏不漏的練家子。是說「毽子,那是在叫誰啊?」留下的白衣男孩站在桃樹下偏頭思考著。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421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