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浮雲人家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浮雲】鬼
 瀏覽459|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浮雲】鬼

「在昏暗的街弄裡,就像今晚一樣黑的月色下,一陣低低的叩……叩……腳步聲回蕩著,慢慢的、緩緩的靠近。」昏暗小屋裡,三道人影,不,是鬼影,緊緊縮成三團,靜靜聆聽著金黃髮色的鬼說著他在外旅行時遇上的奇人軼事。

想像是世上最讓人恐懼的工具,佾雲突然沉默了下來,寂靜無聲的夜,立時讓人備感壓力沉重,對面三隻鬼縮的更緊,正要開口詢問接下來的情節時……。

忽然,「你們在做什麼?」冰冷的嗓音劃破這片死寂的靜,嚇得三人驚聲尖叫、抱頭鼠竄。

「哇,媽呀!」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響嚇得霓雲緊緊抱住身旁的瑟雲,然後嘴裡不斷喃喃「喃無阿彌陀佛、喃無阿彌陀佛……」別靠我、別靠近我啊。

「好恐怖。」離仲雲最近的瑟雲則躲在仲雲的背後緊抱住仲雲不放,如風中殘燭般不斷懺抖著。

「不要抓我、不要抓我,我生前沒做過什麼壞事啦。」不敢將頭抬起,仲雲只是憑藉其他兩人抱著他所給的溫暖而鼓起勇氣說著。

「憑你這三腳貓的智慧能做出什麼壞事,我看連好事也很困難吧。」熟悉的調調加上那總是讓人生氣的挖苦口吻,三人總算是回過神來。

抬頭一見來鬼,仲雲首先發難,「曲雲,你這隻討厭鬼,作啥不出聲嚇人啦。」你不知道鬼嚇鬼也是會嚇死鬼的嗎?

「曲雲他已經出過聲了,是我們說得太忘我了。」佾雲連忙為曲雲解釋著。但眼神裡的惡作劇顯然沒躲過向來細心的曲雲。

這臭小子還真是愛玩人,剛才他出現在三人身後時,佾雲故意不出聲,讓他曲雲成了嚇人的兇手。曲雲發現,佾雲越來越像個『頑皮鬼』了,執笛往那俊挺額際輕敲了一下。

待心緒較為平復後,仲雲抱著那還在懺抖的身軀笑著,「霓雲你怎麼還在發抖?雖然曲雲比鬼還恐怖,但是他是曲雲『討厭鬼』,不會害你這『膽小鬼』啦。」

「誰是膽小鬼?!」霓雲氣極,往仲雲頭上敲了過去。「我都沒說你這個惹人嫌的『冒失鬼』把我抓痛了。」讓仲雲的話轉移了情緒,霓雲呸了一聲,起身瞪著那嚇著他的曲雲、佾雲。

「哈、哈、哈,『膽小鬼』和『冒失鬼』還真是絕配呢。」瑟雲忘了適才就是自己叫得最大聲,竟不知死活的嘲笑起兩鬼。

「瑟雲,你剛剛說話的聲音有些哽咽,你嚇哭啦。」曲雲那很確定的口吻,當下讓瑟雲低下了頭,不讓人瞧見眼角的水滴。

「原來瑟雲是『愛哭鬼』啊。」稍早還嘲笑我和仲雲,挺囂張的嘛。所謂烏鴉笑豬黑就是說這三隻寶吧。

「我才不是呢!你們兩個才是『膽小鬼』。」不服輸的對上兩隻同樣不服輸的鬼,三隻鬼就在月光下吵了起來。連佾雲和曲雲離開了現場,也未察覺。

***

兩人沿著頹傾的長廊緩步慢行。今晚的月夜皎潔,照映著雨後草地螢光點點,恰似流螢穿梭其中。

「做什麼這樣嚇他們?」明明知道這三人加起來的膽也不夠天上的月亮大,還這樣玩他們。

「應景、應景嘛!」打哈哈的說著,大概是跟小俠相處久了,總是能想到許多逗孩子的方法,誰知,用在自家兄弟的身上也行呢。

「惡劣。」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欺負弱小了。

「好玩嘛。」握著那冰涼的手偶爾親吻著、偶爾引著它在自個兒頰上摩蹭著,「雲門,終究成了過往雲煙了。」將那手掌壓上心坎處,他明白曲雲會懂得他的心痛。

「世上無一物是永恆,變才是唯一的不變。」雲門不過是萬千眾生裡的小小浮游,走的也不過是萬千眾生的道路罷了,有什麼好需要哀愁呢。

「在某一個季節裡,我喜歡待在這裡,想著你們。」那是夏末初秋的時候,傳聞幽冥界眾鬼會出現的日子,一個可以讓他想像著眾雲能來相會的日子。無論傳說是真是假,他還是願意這樣自欺著。

「我以為在十轉輪迴峰相見後,你會改掉執著苦處的壞習慣。」陰陽兩隔,就算我們真出現了又如何呢?殊途的道路,是天注定的不可違。

「曲雲也有不了解我的時候呢。若我不執著怎會成鬼呢?」雙手環住纖細腰身,鼻頭在那頸間摩蹭撒嬌著。

「你是說因為執著所以成鬼。」那我現在成為鬼,是因為我有執著嗎?這是什麼道理?死又不是我願意的,我有執著什麼嗎?言不由衷,即使成了鬼曲雲還是這般個性。

「舉凡世間各種鬼名,哪個不是因為執著而得來?我因為對你們的執著而成鬼,我覺得幸福啊。」緊緊圈住彆扭的曲雲,他要將心頭所有的感動只同眼前這人分享。

「我看你的腦袋裡越來越多奇怪的東西了。」說得好像眾人那不離不棄的誓言成了詛咒般,所以今日才能集聚在此,可是他的心中為何只感到莫名的幸福呢。

「我就說曲雲是個『討厭鬼』吧,人家佾雲話說得甜蜜蜜,他還是給人家澆冷水。真是的,也不想想自個兒在佾雲最痛苦失意的時候,就這麼大辣辣的坐在他身旁,吹笛給他聽,偶爾還偷吃人家的豆腐,怎地現下這般無情無義呢?做人做鬼都不誠實,會下地獄喔。」不知死活的呆頭鬼在長廊邊柵欄處大聲說著悄悄話。

本來想將佾雲推離去找那笨鬼算帳的曲雲卻因佾雲高興地緊摟著他不放行而作罷。這鬼真是越來越討人厭了,曲雲在心頭莫可奈何埋怨著。

「抱那麼緊,佾雲啊,我看你越來越像個『色鬼』了。」鐘雲取笑著那摟緊緊的連體鬼,執著成鬼嗎?那現下的佾雲可真是陰魂不散纏著曲雲囉。

「總比鐘雲你這『小氣鬼』來的好。」向來愛好和平的佾雲竟然會反擊了,可真叫眾鬼吃驚。

「把臉紅的『害羞鬼』藏在身後不給看,實在是小氣到家了。」一遇上花好月圓的時候,愛說甜言蜜語的可不只他一個,遊雲就這麼躲在後頭,也想得出來這鐘雲做了什麼好事了。

「你們真是夠了,天氣已經太熱了啦。」瑟雲揮了揮衣袖,實在受不了這四個目中無鬼的傢伙。

「韶雲呢?」曲雲好不容易挣脫佾雲懷抱,問著其他人。

「大概在整理家園吧。」鐘雲一臉無奈說著。

「做鬼了還整理家園?」這大哥的責任感也未免太重了吧。

「他是天生的『勞碌鬼』吧。」一直未開口的遊雲下了最終評語。

「什麼勞碌鬼?」當事鬼出現,手裡捧著托盤,盤上放著八只杯子環著一個酒壺。

「韶雲,拿杯子做什麼?」仲雲不解。

「笨!」霓雲敲了那連做鬼了都不開翹的腦袋一下,「八采黃酒一盅 從此不離不棄」。

月光下的鬼影幢幢,有舞劍、有吹笛,更有不間斷笑聲歡語奏成樂章。

變的是人事全飛,不變的是你依舊在這裡為我執著成鬼。

完。

***

光:應景嘛,不要太認真,『雲門八鬼』也不錯。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5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