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有所思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疏樓】七夕
 瀏覽683|回應1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七夕

當先天成了閒天的時候,他們也如同常人需要過著吃、喝、玩、樂的輕鬆日子。

在年齡已然是大家不可問的秘密下。我們試著猜想,以他們豐富的人生經驗,這種全天下曠男怨女心心念念的浪漫日子,必當也不會錯過。

於是乎,近傍晚時瞧見劍子先生來訪的言歆和仙鳳,兩人皆是欣喜不已,笑得曖昧。

不過呢,狀況好像不太順利,主恰巧人外出不在,得晚些時候才回來。真是難得兩人會這樣沒默契。

「劍子先生,仙鳳為你沏好一壺碧蘿春,請您評量、評量。」引劍子進入疏樓西風後,仙鳳即刻奉上好茶。清雅茶香四溢,劍子連連點頭稱許。

「貼心的鳳兒,豁然之境絕對是個更適合你清靈氣質的好地方喔。」淺嚐一口後,劍子似有所感再次說服著仙鳳。

「劍子仙跡,汝又要拐吾門生了。」熟悉的儒音自身後傳出,語氣中帶著些微不滿。而正要思量下一句話的劍子,因聲音主人的出現而微微一笑。

「怎麼說是拐。正所謂良禽擇木而棲,我只是給鳳兒另一個好選擇罷了。」轉身面對來人,劍子那一臉『都是為鳳好』的模樣,惹得疏樓主人更加惱火。

「怎麼說,汝都有理。」真是不死心的劍子。吾家的鳳兒,才不會這樣呆呆的被你的巧言令色給騙了。

隨意落坐亭中紅木椅上,正為劍子此刻沉默感到困惑時,卻見那雙向來炯炯有神雙眼盯這自個兒瞧。

「劍子,汝這樣盯著吾看,龍宿可承受不起。」絹扇掩去一半俊顏,好似羞怯。但實在是過往經驗證實,這種眼神準沒好事。

「龍宿。」一臉嚴肅。

「嗯?」心驚膽跳。

「有朋自遠方來。」正經八百。

「然後?」明明就在隔壁巷子,哪裡遠啦!

「該用膳了。」肚子真的有點餓了。

「汝啊。」有些氣悶的橫了他一眼,害他緊張了一下,以為劍子這回不知又要把他龍宿拖到哪裡賣了。

靈光一轉,「難得劍子仙人願意賞光,龍宿怎能失禮呢?」梨頰生微渦,這般龍宿的心情好轉變得讓人心驚。

「不會伺機報仇?」喜愛他那甜美過人的微笑。不過,美麗向來是致命的毒藥,還是先問清楚比較好。

「劍子,吾怎是這般小氣呢。稍後吧」真是期待待會兒劍子的神情。華衣滿臉笑容,從容不迫往廚房步去。

「劍子先生,對弈嗎?」一旁仙鳳擔心主人的客人無聊提議著。

「好啊,還請仙鳳多多指教。」輕楊拂塵,劍子彎身做揖。

「哈,是要請劍子先生手下留情啊。」仙鳳欠身。兩人相視輕笑。

***
約莫一個時辰過後,外頭殺得一片精采時。

疏樓主人步入華亭中,說道「停戰、停戰,好菜要上桌了。」命言歆將廚房中菜餚一一端上桌後,龍宿連連催促著。

「這是……?」有些咋舌地望著眼前饌食,「龍宿,尋常百姓這種日子,不是油飯、燒酒雞嗎?」劍子好奇問著,他沒記錯的話今天不是七夕嗎?

「唉呀,那太簡單了,不適合華麗雙的吾。何況,年紀大了,吃太油膩有害健康。先嚐嚐,再為汝一一說明。」龍宿連連獻殷情,催促著客人動筷。

「嗯。」刻意忽略『年紀大了』那四個字。唉呀呀,怎覺得這是鴻門宴呢。

桌上美饌嚐了一回後,龍宿微笑開始介紹自己努力的成果。「吾這菜呢,完全以汝為主題喔。」

「喔,真是有心。」來了、來了,果然天下沒有白吃的晚餐。準備要接招了。

「因為是劍子嘛,總是要別出心裁才能入汝之雙眼。」絹扇搖啊搖,每當龍宿心情好時,搖扇的速度總會微微加快,就像這個時候。

「前菜巧思來自南方。汝知道,炎炎夏日就這酸中帶辣的味道最為開胃下飯。」

龍宿指了指桌上兩盅雞湯續道「這雞湯恰好以今日七夕為主題,做了濃郁的麻油雞。」

「餐後甜點,仙草凍上頭淋上一層厚厚鮮乳,風味絕佳。」

然後,龍宿不再為其他菜餚多做說明。

『特別挑這三樣來介紹,真的是很奇怪』劍子在心中思忖。

「劍子,汝沒發現這三樣菜饌有個共同特色嗎?」龍宿那神情更是一付,『汝劍子仙跡這般聰明頭腦,不應該看不出來啊。』的理所當然,更是讓對座的客人有口難言。

好個龍宿,指桑罵槐的功夫用上一層樓了。不過,裝傻功夫向來也是先天級的劍子還是一臉懵懂地詢問。「喔?願聞其詳。」

「這叫花枝,別名烏賊。烏骨雞,一定得黑到骨子裡去,才是上品。至於黑得晶瑩剔透的仙草凍藏在純白奶香下更顯風味獨特。」明白了嗎?以扇遮去唇邊得意笑容,不愧是吾華麗無雙龍宿想出來的好禮物啊。和天下無雙的劍子是多麼地符合、多麼地相稱。

「龍宿對劍子的用心良苦,真是令人動容。劍子何德何能,能讓龍宿這麼極盡所能?……」劍子是一臉的感激,正要滔滔不絕說下去時,龍宿連連喊停。

『好個劍子,果然是讓人料想不到。』顯然他錯估了劍子的另一項才能,黑的都能說成白的。然後不好聽的通通能轉成是讚美。

「華麗的龍宿對自己有興趣的事物,當然是用心鑽營。」顯然這個『自戀』的程度也是先天級的。

兩人就這麼在亭中邊用膳邊閒聊瞎扯。

飽餐後,兩人索性在亭中小酌一番,品嚐龍宿的好手藝。

感覺到亭外逐漸加深的水氣,龍宿然遞了傘到劍子眼前。

「飯也吃了,酒也喝了,汝也該走了。」怕劍子讓雨淋濕了,順便再附上一把華麗紙傘,果然是華麗體貼的龍宿。正所謂,下雨天,留客天。天留,我不留。

「下雨天,留客天。天留我不?留。」連掌帶傘握住,這龍宿真的是獨自在疏樓賞雨賞久了,一點人情味都沒有了。

「這樣汝也能轉,劍子實在厲害。」開懷笑出聲,看得出愛與他抬槓的龍宿適才僅是玩笑罷了。要是劍子真的就這麼走了,恐怕自個會在意個好些日子吧。

「走啦、走啦,上疏樓賞雨去吧。」拉了龍宿、撐著傘,兩人緩步往屋內走去。

「真不知道到底誰才是疏樓的主人呢?」空氣裡,只剩抱怨的餘音

***

清幽琴韻,回盪疏樓,一曲畢。

「劍子,贈吾一曲吧。」本是撫琴的龍宿對著在一旁悠閒聆聽的劍子要求著。

「有何不可呢?」片刻,紫金簫的樂音在雨夜裡悠揚傳送著。

「龍宿,你的笑容充滿了不安好心。」對上那雙正打量著他的鳳眸,劍子只覺今日的龍宿花樣可真是特別多,不知他腦袋瓜裡現在又在想什麼了。

「劍子,汝上輩子說不定是癡情的牛郎喔。」能將紫金簫吹得這樣好,他這原有主人也挺與有榮焉呢。

不知何時卸下的髮飾,一頭淡紫髮色的人看來恰如清越脫俗謫仙。「龍宿你也有一雙巧手,不僅善廚藝,連這麼複雜的裝扮功夫都是得心應手。」指了指被置放一旁的珍珠頭飾「說不定你是織女下凡喔。」

「劍子汝……。」心火微冒,汝竟敢暗示吾是個女子。

「說笑、說笑。」將人帶入懷裡,兩人倚臥白色皮裘上,好聲安撫著。

「哼,很冷。」瞪了他一眼。

「你臉紅成這樣了,還冷。龍宿的身體不太好喔。」明明不善飲酒,偏偏愛溫酒,幾杯黃湯下肚人就撐不住了。

「劍子。」不想說了,每次都故意曲解吾的話。

螓首依靠著肩頭,頭昏不想再多言語上的爭鋒。

感受到頸間平穩的溫熱氣息,劍子不禁嘆了口氣。「我一直以為儒門的風花雪月該是個多麼美麗的場景,想不到竟是這七夕落雨時節呼呼大睡的不解風情啊。」撫著那漂亮的梨渦,寵溺地笑著。

疏樓西風裡,相擁的溫情呢喃,隔了窗外淅瀝的雨聲蕭瑟。

每年、每年都要與汝這樣渡過。

****

光:哈哈哈,果然對他們的感情還是不太夠,神韻及個性還是要再研究研究。
 :小佾、小曲還不快快給姊姊靈感,我要寫我家的孩子啦。(拜)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29490
 回應文章
淡味的情深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第一次寫這麼淡味的,很單純的只想描述所謂酒肉朋友、最佳損友的相處情形。寫這篇時有時候會想起我那幾個損友也是超級會ㄎㄠ 厶ㄟˋ人,常常這樣損來損去,最後算是硬ㄠ的好了,其實,我極喜歡兩人在疏樓時相處的每一言、每一句,常常會讓光發出會心的一笑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30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