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熔鏡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熔鏡附章.子期
 瀏覽744|回應3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原作者為澤維爾(沉水香)
二、本篇文章轉載申請原於創作線上http://creating.webs-tv.net 發表

三、未經原作者同意,嚴禁轉貼

---------------------------------------------------------------

《熔鏡》附章、子期


瀟瀟帶著自在天女的孩子走到十分秋悟內,他看見佾雲居中用秋菊紅葉供養的水盆就放在一幅佛像前。室內一塵不染,只有光線照亮四周,人到哪裡去了。


然後,他和孩子看到佾雲正輕閉雙眸盤坐楓林中的一塊大石上,佾雲安放於盤膝上的手,微展無畏佛印,臉上淡淡的笑痕,是瀟瀟從來不曾見過的,灑脫地沒有一絲遺憾和悲愁,平靜地沒有掛念和貪欲。孩 子想跑上前去和佾雲玩耍,卻讓瀟瀟緊緊拉回手,強硬地不放。


「你佾雲叔叔睡著了,我們不要吵他。」他按著孩子的雙肩,對孩子一字一句,慢慢動著唇,又是比,又是說,深怕孩子不懂。


他知道,佾雲走了。風雲雨電的恩怨情仇,到頭來,剩下自己一個。十年後,二十年後,甚至百年後,這裡又是怎麼樣的人事物呢?人,迷濛而來,杳渺而去。是非功過,也僅是別人說,都不是自己的了。


            ※   ※   ※


十年後。


「老大,你在看什麼?」一個十來歲的少年,問著旁邊和他同齡的少年。


「猴兒,你真夠吵耶!」


他們兩人掛坐在樹上,叫老大的少年正在專心凝望前方不遠處一個草坡上,茫茫山茅之間好像有個小黑點。而身旁那個猴兒不安份地晃來晃去、對著老大蹭來蹭去,他就愛作怪,老愛刺激旁邊這個美豔無比 、個性彆扭的老大。果然,一腳被踹下樹去。


「哎呀!老大,疼吶!」


「知道會疼,就別老愛作怪,你不知道我最討厭別人蹭我嗎?」


「那你到底看什麼嘛?」


「那,前面那裡好像有小孩,從昨天就坐在那裡了,是不是走失了?」


「早說老大你要問我,那個小孩應該是沒人要的吧!我聽附近的人說,他是個白癡。」


「白癡?」


「是啊,不信你自己瞧去!」


兩個少年一起走到草坡上,叫老大的少年這才看清那個小不點。背對著他們,小小的身軀很安靜地坐在大石上,一動也不動。


「喂!喂喂!」猴兒神氣的大喊,可孩子還是沒轉過身來理他。他攤了攤雙手對老大說:「你看吧!他不太正常!」


「等等……」


老大又走的近些,輕問:「孩子,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這小孩還是沒有回頭,彷彿沒聽到。這倒印證了他七八分猜測,他整個人走到孩子的背後,影子就落在孩子的眼前,那孩子被雷擊似驚訝地轉身看 向身後的少年。


「老大,你怎麼了,你中邪啦?」

叫老大的少年沒辦法移開自己的視線,那個被稱為白癡的孩童有著靜謐纖薄的眼瞳,非常美麗,白白的皮膚、黑黑的髮,像個娃娃。那孩子一直看著自己,要看進心裡那樣的直率,眼神一動不動地,彷彿打 算一直這樣看下去。


「那孩子不是白癡,他只是聾了!」


老大蹲下身來,折了片葉放在唇邊吹,吹出美妙的樂曲,然後拉孩子的手來摸摸自己的咽喉,他對孩子說:「這是發出聲音的地方,你會說話嗎?」孩子反應很遲鈍,但是努力地看著老大的一舉一動,老大 又教了他一遍,孩子終於「啊……啊……」那樣的試著發出聲音,可全是啞聲。


「老大,我看他也不會說話。」


老大牽起孩子的手要走,猴兒極力阻止,「我們在這的名聲夠差了,要是被說拐走了別人的小孩還得了?」


「你剛剛不是說他沒人要?」


「是啊,可是,這很難說,怎知哪天他父母尋他來了?」


「好!」老大心念一閃,放開孩子的手,「讓他自己選擇!」


少年不知自己為什麼把這份選擇看的如此重,他的心沒道理地跳得快,他背對著孩子,往森林走去。那孩子會跟上來嗎?他又倔將地不願回頭看。


猴兒先跟了上來,沮喪無比的說:「老大,我們完了。我們會被吃垮,多養一個人耶……」


「你說什麼?」


「我說,他跟上來了。」


欣喜的回頭,看見,那孩子慢慢跟了上來,越走越近,直到他的眼前。這一段路並不長,可是看起來卻那麼艱難。他總怕下一步,那孩子就會放棄,就會頭也不回的跑掉。可是,孩子畢竟還是走到他面前了 ,一步都不差的走到了。他輕輕低下頭,彎下身去看那孩子大大的眼睛。孩子從懷裡拿出一朵蒲公英,拳握著細細的莖,手往上伸,獻花一樣的往前。那朵蒲公英有些折傷,掉了幾瓣黃,卻無損它金色耀眼 的美麗,老大不知不覺閉上了眼,感覺到,孩子手中那朵蒲公英輕輕騷動了他的唇瓣。


這像是橫亙一生的等待,一種美,一樣風景。草坡上的大風直吹向森林這邊,兩顆心跳著。


『我會改變對你的態度……下輩子……』


『下輩子,我們還是兄弟……』


佾雲,你知道嗎?我多麼希望,下輩子,你只遇見我,而我也只遇見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雲雨、衷懷、熔鏡。全部終。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048
 回應文章
澤維爾RE發表 04-12-2004 21:58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致 緋光:


>>>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哭著來,笑著走。人到了終點時這樣的大自由,才是大自由。

是啊,這是讓人嚮往的自由。一直想像這樣的畫面,希望佾雲真正成為輕盈的羽毛,乘風,自在。

>>>曲雲,為什麼你還是那麼喜歡爬樹?大家的曲雲都喜歡爬樹,為什麼?


好像是自然而然可以把自己藏得很好,又能看到別人的辦法。


>>>影子就落在孩子的眼前,那孩子被雷擊似驚訝地轉身看 向身後的少年。
真是熟悉的畫面。

又回到了雲雨裡那樣的開始~循環不止,然而,此生,定會好好把握。那孩子不再閃避他了。

>>>佾雲他聾了嗎?這樣也好,讓他聽不到曲雲的腳步聲,省得這輩子又要一個追一個躲了。可是,這樣他就聽不到曲雲美妙的聲音了。啞的話,小曲還可以教他說說話,可以先學會說說自己的名字,說 說小曲 的名字,一個真真實實存在的自己和他。^_^

有時感官的存在,反而讓人容易迷失。隱遁而去的聽覺,反而讓心更明晰了。從學說話開始,這一次小曲會從頭陪他。


>>>那朵蒲公英有些折傷,掉了幾瓣黃,卻無損它金色耀眼 的美麗,老大不知不覺閉上了眼,感覺到,孩子手中那朵蒲公英輕輕騷動了他的唇瓣。
>>>這像是橫亙一生的等待,一種美,一樣風景。草坡上的大風直吹向森林這邊,兩顆心跳著。
>>>真是太美了,害我的心跳也跟著加快了,但也有點兒感傷呢。到了這樣的完,竟不知要說些什麼才好,來生是帶著希望的,也好。人總是要帶著希望才有活下去的勇氣的。


這個畫面有天從腦海裡蹦出來,就一直縈繞不去。覺得可以很清楚的看見,他們的表情,還有那時的風、以及手裡的那朵蒲公英。常常羨慕畫圖的人能把自己所想的畫面變成圖像,我不會畫圖,所以就盡力 用文字試著去說,傳達心中這份一瞬間被美觸動的感受。


*****

>>>很少遇到讓我回文會破百字的文章,因為打字好累喔,各位作者真是太了不起了。


回文的您打字也是辛苦的。^_______^ 能夠彼此都有種想說點什麼的心情,自然而然地聊開,自然而然地寫著想寫的故事,這樣真好。


>>>初見『衷懷』才見『雲雨』最後是『熔鏡』,中間很多的心情和場景總叫我歡喜叫我憂,偶爾喚起一些年少時遺忘的回憶。「回憶就像存放在罐子裡的水果一樣,你記不得把他放在哪裡,但一找到他 ,沉醉 的果香似乎更加醉人。」-(蘇西的世界)心思千百回的纏繞,常叫我興奮不已,有時還會迫不及待的把回文修修改改,怕漏掉許多一閃而逝的感動。要遇到這樣的感動,對我來說真是很少見。對我這只喜 歡佾曲的人來說真的是很少見,何況還是悲文(我的意思是是佾曲的悲文,來生不算喔)。實在是作者太厲害了,總能讓人欲罷不能的想要和你分享很多的想法啊。^_^ (請容許我到旁邊為澤灑小花*^_^*)


謝謝緋光 ^__^ 我喜歡你所引用的句子(蘇西的世界)。年少時總有許多叫我們百感交集的回憶,我曾經懷疑自己是不是太耽溺過去(有一個時期是如此吧?),現在我應該可以很肯定地說,不是。只是也不想讓那份感覺真的 過去而已,所以時時在文裡引出一些年少回憶般的滋味。過去的日子,悲傷或快樂,都是美麗的小石頭,我們為什麼不好好去看看它們呢?這無損於我們繼續前進。

曾經,知己好友在山裡的瀑布下大聲對我說:他要把回憶通通埋葬,就葬在這裡。我忘不了他那難過的神情。曾經,我們都有想忘但是忘不了的事物,所以痛苦。某天回首,突然發現,以為不會忘的,卻變 成了模模糊糊的影子。

讀著緋光談及的點滴,心中也常常湧起許多感受想要分享。您是很棒的引導者喔!(謝謝你為我灑小花,我要通通撿回去存在時間撲滿裡)

寫著文章時難免也會想及這樣的故事發展、這樣不確定的配對(?),能不能夠被接受。可是,仍想忠於自己的感覺,去寫一個人的故事。人是流動性的,會遇見許多不一樣的人,產生了交織的故事,有些人 你很在乎,卻不一定能發展到情慾的地步,總有些不完滿。大概是這樣的想法……

>>>如果可以的話,我期望自己能成為像「李白」那樣的人物,在每個痛苦的時候,試著讓自己開心一點,帶點兒灑脫的看待這苦有八九的人生。

這是很好的理想喔,而且我覺得您一定能夠做到。因為這已經是您人生觀的一部份了。

>>>所以對於曲雲、佾雲或者是半花容,心中總是充滿一種為他們哀 傷的痛,執著在人生苦處的人,他們悲劇的生命是注定的,因此而顯得他們燦爛。

像這樣燦爛的人生,年少時極其希望能夠出現在我生命中的一小段,現在能夠有那樣機會的時期已經過去,而過去也已經如願深刻過了(雖不燦爛,但已刻骨銘心),以後想過平凡的人生,從平凡中去找感動 ,從山林之中去找體會。

>>>但我深信「命運是控制在自己的手裡」,也許過於樂觀、自以為是,但人本來就是個自以為是的動物,如果不能為自己而痛 快的活一次,去掌控自己,那這輩子會剩下什麼?會剩下別人心中唏噓不已的感嘆和憐惜。天上的月光很美,但沒有眾星拱著他時終究是寂寞的,下一個輩子成為孤獨的月好或是成為平凡的星好,就看自己 的抉擇了。 (我在說什麼啊)

是啊,都是自己的抉擇。很巧的,今天有兩個學生跑到我的位置旁邊聊天,爭論起「命運是控制在自己的手裡」這句話對不對,他們要我仲裁,我只能說以我的感覺來說,命運之中有一部份是運氣,不是我 們可以掌控,然而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那就只能被動了,可能連製造運氣的機會也沒有。喜歡緋光說的:【為自己痛快地活一次】,我也想追尋這樣的感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262
澤維爾RE發表 04-11-2004 22:34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總之,完結了。很捨不得,但感動會一直留著在心頭。


緋光這句讓我感動地......(嗚~眼眶紅了)


謝謝,這是我寫文,最大的願望啊,可以留下一點感動。
也許這也是【存在】的開始吧!那麼即使有一天,我不在了,這些曾經感動的東西卻不見得會消失。


我心裡是這樣暗暗希冀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261
緋光RE發表 04-11-2004 19:00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灑脫地沒有一絲遺憾和悲愁,平靜地沒有掛念和貪欲
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哭著來,笑著走。人到了終點時這樣的大自由,才是大自由。

這輩子就是這輩子,這輩子的相遇,就留給這輩子兩人去譜自己的故事吧。(實在太感動了)

曲雲,為什麼你還是那麼喜歡爬樹?大家的曲雲都喜歡爬樹,為什麼?

>>>影子就落在孩子的眼前,那孩子被雷擊似驚訝地轉身看 向身後的少年。
真是熟悉的畫面。

佾雲他聾了嗎?這樣也好,讓他聽不到曲雲的腳步聲,省得這輩子又要一個追一個躲了。可是,這樣他就聽不到曲雲美妙的聲音了。啞的話,小曲還可以教他說說話,可以先學會說說自己的名字,說說小曲 的名字,一個真真實實存在的自己和他。^_^

>>>那朵蒲公英有些折傷,掉了幾瓣黃,卻無損它金色耀眼 的美麗,老大不知不覺閉上了眼,感覺到,孩子手中那朵蒲公英輕輕騷動了他的唇瓣。
>>>這像是橫亙一生的等待,一種美,一樣風景。草坡上的大風直吹向森林這邊,兩顆心跳著。
真是太美了,害我的心跳也跟著加快了,但也有點兒感傷呢。

到了這樣的完,竟不知要說些什麼才好,來生是帶著希望的,也好。人總是要帶著希望才有活下去的勇氣的。

*****

很少遇到讓我回文會破百字的文章,因為打字好累喔,各位作者真是太了不起了。

初見『衷懷』才見『雲雨』最後是『熔鏡』,中間很多的心情和場景總叫我歡喜叫我憂,偶爾喚起一些年少時遺忘的回憶。「回憶就像存放在罐子裡的水果一樣,你記不得把他放在哪裡,但一找到他,沉醉 的果香似乎更加醉人。」-(蘇西的世界)心思千百回的纏繞,常叫我興奮不已,有時還會迫不及待的把回文修修改改,怕漏掉許多一閃而逝的感動。要遇到這樣的感動,對我來說真是很少見。對我這只喜 歡佾曲的人來說真的是很少見,何況還是悲文(我的意思是是佾曲的悲文,來生不算喔)。實在是作者太厲害了,總能讓人欲罷不能的想要和你分享很多的想法啊。^_^ (請容許我到旁邊為澤灑小花*^_^*)

如果可以的話,我期望自己能成為像「李白」那樣的人物,在每個痛苦的時候,試著讓自己開心一點,帶點兒灑脫的看待這苦有八九的人生。所以對於曲雲、佾雲或者是半花容,心中總是充滿一種為他們哀 傷的痛,執著在人生苦處的人,他們悲劇的生命是注定的,因此而顯得他們燦爛。但我深信「命運是控制在自己的手裡」,也許過於樂觀、自以為是,但人本來就是個自以為是的動物,如果不能為自己而痛 快的活一次,去掌控自己,那這輩子會剩下什麼?會剩下別人心中唏噓不已的感嘆和憐惜。天上的月光很美,但沒有眾星拱著他時終究是寂寞的,下一個輩子成為孤獨的月好或是成為平凡的星好,就看自己 的抉擇了。 (我在說什麼啊)

總之,完結了。很捨不得,但感動會一直留著在心頭。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