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熔鏡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熔鏡附章.雨之熔(完)
 瀏覽844|回應7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原作者為澤維爾(沉水香)
二、本篇文章轉載申請原於創作線上http://creating.webs-tv.net 發表

三、未經原作者同意,嚴禁轉貼

---------------------------------------------------------------

《熔鏡》附章、雨之熔


10.


「夢雨是哥哥,晴雨是弟弟,那,哥哥要照顧弟弟,弟弟要聽哥哥的話,知道嗎?」


※   ※   ※


深夜裡,路面還是水濕的,可雨早已不下。


晏君臨找來一個人為半花容和佾雲駕車,送他們回雨城。


離開拂水樓,眼前還是那排密密的梧桐林,來去都在,掉落的葉子被馬車碾過、變得破碎。半花容始終緊緊抱著佾雲,就像小時候他放不掉的雨飄紅。


那把劍對他小小的身軀來說,太沉了。可是他拖也要拖著走,因為那是他生命中僅剩,全部的重量。


半花容讓佾雲的頭枕靠上自己的肩窩,一路上馬車搖晃震著,他的肩胛骨,不停感覺到佾雲前額輕輕的磕碰。佾雲輕聲問他,肩頭痛不痛?他搖搖頭,要佾雲別問,好好休息。


垂眸流盼,看見,佾雲微笑闔上眼簾。


佾雲說:「這好像是第一次我這樣靠在你的肩上。」


「……」


「半花容……我有記錯嗎?」


「你沒有記錯。」


「嗯……」


佾雲眼簾還是闔著的,唇邊殘留著一抹笑痕。在這狹小的空間裡,他們的身子挨著身子,是黑夜裡的兩個長影。他們不奔向未來,他們讓過去一幕一幕疊在心上,閃過的一道道梧桐樹影,是許多無可挽回、 無可重溫的。


可是那又怎麼樣呢?他們都是孤兒,他們現在靠在了一起。就算背叛了整個世界,就算被所有的人指責、厭憎,那又怎麼樣呢?半花容想著。本來,他就不曾希冀別人的認同。


他只是想要相信自己的感覺。


半花容想起,曾有一次在無夢樓,佾雲醉裡抓住了半花容的胳膊,慘慘地說:『我從來不想當個好人!』這句醉言被暴風君拿來當笑話足足個把月。倒是瀟瀟淡淡卻說:『好人?我們風雲雨電裡面有好人嗎 ?』


如果這條路,可以一直走下去。


風、雲、雨、電,風雲雨電,半花容在心裡反覆沈吟……仿著瀟瀟說起風雲雨電的語氣。一種苦痛扯盪在他心裡,問自己,現在是做了什麼?他不是最希望,這條路可以一直走下去嗎?


半花容伸手摸了摸佾雲細緻冰涼的頸子,佾雲的身子輕輕顫動,原來並沒有睡著。他惶然一陣悸動,慢慢對佾雲說起曾經。


「第一次見到你,是在停風閣。我從上頭往下瞧,看到你,就立在陽光下發著呆。那時……」半花容指指自己的心口,「這裡震了一下喔,很想親近你,覺得自己會了解你,會跟你的心像雙胞胎一樣的纏在 一起。」


半花容記得,當時那份感受就像看到了親人一樣,可是他卻不願這樣比喻,對半花容來說,心的共鳴和血緣的綁縛,意義上畢竟有所差別,他需要的是一種天命的浪漫。


「所以喜歡靠在你的肩頭,離你的心很近很近的地方……」半花容如此說著。


佾雲緩緩展眸,左手悄悄放上半花容的心窩,「我知道你的感覺。」,五指輕輕併攏枕觸,前額微微滑落,把耳靠近,「我聽見……那小小的房間裡一片黑,一顆心不肯止歇,孤單地跳著。一聲又一聲,單 獨是你的聲音…...」


「我死了之後,可以住在那個地方陪你嗎?」佾雲天真的問,就好像這是一生唯一的宿願。


半花容無言拉起佾雲貼在心口的手,默默用他的唇潤碰著佾雲手上一橫一橫壞死的傷疤。他恨自己在這種時候還是想起了瀟瀟。


「我並不是要你愛我。」


佾雲彷彿能知半花容的,扯痛身體抽回了手,另一手緊緊壓蓋上剛剛被吻過的傷疤。


───我並不是要你愛我,我只是想用最後的全部來愛你。───


※   ※   ※


那一夜,在雨城。在那一床柔皺的被褥裡,佾雲吻倒了半花容,他吻著半花容孤單的心窩,一隻手捧著半花容細細的後頸,把半花容整個人揉進了自己懷裡。不需要理由,不用問為什麼,就是在這裡,心裡 清楚知道,這條路走到了這裡。


佾雲長長的睫毛下,那一雙、那一天、無夢樓、抱著半花容從橫樑上飄然跳下的眼眸,認真的問半花容,「想瘋嗎?」


半花容邪媚地大笑:「瘋就瘋吧!還用問嗎?」


半花容修長的雙腿緊緊勾上佾雲的身子,他們咬破了彼此的唇,半花容再次指劃著佾雲的眉輪、鼻樑、唇線,就像在確認一張永不忘記的臉,他們喘氣的胸肺,就像要把悲傷通通拋卻那樣起伏壓放。佾雲貼 靠上半花容的臉,頰碰著頰,溫存熨蹭,半花容看見,佾雲高潮的臉,因喜樂太多,而溢滿了孩子似的傷悲。


半花容撫著佾雲汗溼的頰:「沒關係,別害怕這種感覺。」


「我愛你。」那句話說了太快太輕,半花容幾乎要以為自己聽錯,可是明明就在耳邊迴盪。


曾經,他在無夢樓,逼著佾雲這樣說。現在,他聽見了,佾雲又說了一次:「我愛你。」


好像這輩子說了太少,想要說時就停不下來。「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佾雲對半花容,說了一遍又一遍。他的兩隻手抓扣住半花容柔美的雙手不放,蒼白的臉頰滑下一線清淚:


「以後你不要再孤單一個人……」


                ※   ※   ※


半花容做了一個沉沉的夢。


夢裡,有一個他其實記不清長相的親人。他看見自己時常玩耍的花園假山旁,他忽然來訪的親人,那個金髮男孩縮著身子靠在一個大石旁邊。


『你!你躲在這做什麼?』


『外公說我是野種,叫我在這裡等死。』


『說什麼白癡話!』


忽然每間屋都起了火光,在夢裡他知道、就是那個,他們家的人都會被殺光。他抓起金髮男孩的手就往外衝,他們一直跑著,路好長,怎麼也甩不掉那蔓延開來的大火。


『哥哥……』


『別吵!』


『哥哥……我……』


他的手抓得死緊,可是金髮男孩的叫喚聲卻越來越遠,越來越小。他吃驚地踉蹌了好幾步,撞進昏黑的森林裡,雨開始一滴一滴落下,漫漫如淚。


他這才發現手心是空的,他立在原地,慌亂的往四周看去,全沒有人,沒有追殺的敵人,也沒有牽繫的親人。他空虛害怕極了……


『晴雨!』


那一聲從內心湧出、擔怕的吶喊,整整震醒了半花容。


他先是安心看了看枕邊的佾雲還在,忽然整隻手是顫抖著,慢慢伸出,恐懼地去探過佾雲的氣息,知道還活,才喘得出一口氣、同時急急收回了手。


※   ※   ※


他們去看花。


大雨過後,桃花林旁的斷牆邊,從牆縫裡開出了一小球蒲公英,金黃色如朝陽。


「再等兩天,我保證,這裡兩天內,草地上都會開滿了蒲公英。」


半花容告訴佾雲,雨城每年都這樣,一場大雨過後,蒲公英才開,開了滿地。


「大雨過後,樹上還會有桃花嗎?」


佾雲不住咳著,手中白帕全是黑血滲著。他想仔細再看看那株桃樹,但桃樹後的陽光太刺眼,視力漸弱的他更加無法看清,只是模模糊糊一團影。


「當然……」半花容看向那片花瓣落盡的桃花林,他想說,落盡了,什麼都沒了,沒什麼好看的。可是終究他改了口,「當然都還是有的。」


「過兩天,我們……」佾雲又咳,一句話拆了好幾段講,可是他臉上有笑,「再來看花……」


※   ※   ※


半夜裡,佾雲叫醒了半花容,他既沒有咳血,也沒有氣弱的樣子。就彷彿突然恢復了健康。半花容驚訝地看著佾雲。佾雲對他說:「我的墓碑上不要寫佾雲。我終於想起了原來的名字,把它寫在了紙上…… 你知道嗎?我真的想起了,越來越清晰……」


「紙上?」


「嗯。」


他以為那只是個夢,極不可能的夢,也許是自己要先發狂了。


※   ※   ※


他們沒有去看花。


半花容在桌上看到鎮紙下一張小小的淡金色紙籤,上面寫了兩個揪痛他心的字:


晴、雨。


『姑姑!我不要先走。』


『你帶我和晴雨逃到了這裡,已經很好。你聽我說,我們之中一定要有人活下去,無論什麼時候都要抱著希望,知道嗎?』


半花容記得,姑姑把雨飄紅綁在自己的背上。姑姑淡淡笑開,對著他招手,『快跑!我和晴雨去引開追兵。別回頭!我們不會輸,雨城的人喜歡贏。』


半花容慢慢走回床邊,佾雲在發著高燒,整個人瑟瑟地發抖,他輕握起佾雲的手,問他:「回雲門好嗎?」


佾雲痛苦閉著眼眸搖了搖頭:「太遠了。」


「不遠。我能送你去。」


「太遠了……」佾雲像在發惡夢似的,又難過地說了一次。


半花容沉沉看著佾雲,他明白了佾雲的『遠』。已經把心放逐,已經狠心奔逃,何忍再回去折磨別人。


那一句遠,就像在訴說著一種遲。


太多的太遲,佾雲的心裡浮現雲門兄弟們的面容,雖然心裡疏離地以為著自己的不屬於和多餘,卻不代表沒有用心用情,相反的,他是,太喜歡他們了。他要站的遠遠,看 著他們,這才安心。


佾雲費力地從被窩裡慢慢伸出手,吃力地指向床頭的虛空。半花容往佾雲手中所指看去,他問佾雲:「你是要劍嗎?」佾雲點了點頭,半花容就為他把劍取了下來,放到他的懷裡。


半花容看見佾雲雙臂摟抱著那把劍擱在胸前,他問佾雲:「這把劍是韶雲贈你,你是不是希望我把劍送回?」

佾雲凝視半花容,充滿感謝地點頭。半花容心中滿是痛,他不要佾雲用這種感謝的眼神看自己,他多麼希望再看見佾雲問他想不想瘋的那雙眼。他把手疊放在佾雲手上,哽咽地問道:「你有沒有話要跟韶雲 說?」


佾雲張大了眼睛,悲傷地看著懷裡的劍,像是有很多話想說,卻已經說不出口,那些心裡知道的感覺,都只能隨著死亡埋藏。他想跟韶雲說很多很多,他看見的,他學會的,他感受的,和他終於找到的答案 ,他知道他們還有個約……他要親自去說的……


大量的黑血不停地從他的身軀裡咳出來,他痛苦地抓住半花容的手,想說什麼,卻只剩下了痛,半花容問我要跟韶雲說什麼……


「韶……雲……」


佾雲掙扎地嘔出最後一口血,鮮紅的,什麼也沒說,只來得及喚這最後一聲名,便痛裂心肺地斷了氣。


半花容不敢置信地看著死去的佾雲,就好像現在才認真意識到,佾雲會死。他抓起佾雲的手腕,按不到脈搏,他生氣地搖晃著佾雲的身體,佾雲卻不再寵溺地理他。


「這算什麼……這算什麼……你不能死,我還沒告訴你,你也是雨城的孩子,我們是兄弟,我們是真正的親兄弟!」


他伏在佾雲的身上大哭,淚痕未乾,他又重重摔落房間四處的物品,能碎的全摔碎,能撕的全撕裂。他厭惡這種孤單的感覺,他厭惡極了。獨獨抓起那張淡金色寫著晴雨的紙籤,他就再也不能動,整個背痛 顫著。


「我來得太遲了嗎?」

一個中年男子站在房門口,如此問著。語氣裡有一份惆悵和一份冰冷。


半花容沒料到有人能找到這個地方來,他防備地退到床邊,抽出佾雲劍。「你是誰?」


「能救佾雲的人。」


「他已經死了。」


「死人也有死人的救法。再遲一刻就真的沒救。」


半花容讓開了,他讓眼前的中年男子走向佾雲,餵佾雲吞下一顆續命金丹,「這只能暫時不讓他的身體壞死,我必須帶他走,你真要他活,就別阻攔我。」


「我怎知你真假?」半花容迅速出了一掌,卻不偏不倚被水照先生雄渾的內力擋了下來。半花容被震退了一大步,發現掌中有殘留的雲氣。「你是佾雲的師父?」


「時間不多。有本事,你日後自己找佾雲。」


水照先生橫抱佾雲躍出了房門,如風的輕功使他們的身影眨眼消失在黑夜中。


半花容望著手裡的佾雲劍,不知該哭該笑,他還是孤單,一種割裂梗在他心裡。他對著那空去的床上,「你要活著,總有一天,我會把你找到。」


※   ※   ※


瀑瀉古岳雲眉棧,一名溫文儒雅的黑髮青年正焚香撫琴,涉草穿行的腳步聲,打斷了他的琴聲。


「啊哈!麻煩上門了。」


「臥雲先生這麼說,太見外了吧!」水照先生抱著佾雲走進雲眉棧。


「一沾血腥味,總不是好事。」


「我只是希望你能救他。」


「這個人沒救。」


「加上我全部的真氣呢?」


「唉……」臥雲再次撥動琴弦,「何必,生亦何歡?死亦何憂?」


「你我早有默契,會有今日。我心甘情願。」


「你卻沒問懷裡這個是不是心甘情願?」


臥雲先生的話直刺水照的心,原來人生一場夢,步步走錯的,全在這句裡了。然而,他不能見佾雲死,就算可能還是錯,他也要賭下,因為他希望最後這一步是對的。


他要把自己的整個生命給予佾雲,償這一生無可彌補的情債。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044
 回應文章
緋光RE發表 04-15-2004 10:58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每回重播時都要認真的看這一段,算了一算才發現在短短四集裡,雲門已經覆滅了一半,說真的還好曲雲出現了,否則我想韶雲跟瑟雲都很難保得住,只能任人宰割。韶雲嘆息著曲雲的偏激,我卻覺得當時 他(曲雲)已心碎難忍,豁出一切要為家人討回一個公道,但是為了佾雲和韶雲最後還是停手。(莫名其妙死在小釵手下的遊雲 連句道歉都沒有 更是叫我噴火)

佾雲最後選擇雲門為歸處,其實是想通了很多的道理,明白家人對他的愛終能讓他多年飄蕩無依的心尋到停泊的港灣。(在某個角度來說,其實他真的很幸福,半花容恨的其實是這一點)雖然因為這個選 擇害慘了家人,但是,他必定要明白這些家人絕對 絕對 絕對歡喜他的「不離不棄」的。被離棄其實比死亡更痛苦,半花容(雖然是自找的)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

他們因為佾雲,因為江湖道義,因為善良,放棄了報仇,但最後卻是這樣的收場。到最後要求佾雲一定要眾人報仇的曲雲和韶雲,其實是擔心他沒有活下去的力量吧!通常死去的人會希望活著的人好好的活 下去,復仇其實是其次。但他們卻要佾雲許下復仇的承諾,許下他一定得「活下去」的承諾。每回看到這裡,我就心酸不已,真的是心酸不已。

半花容是否也是這樣想?所以強逼著佾雲一定要殺了他,來做為一切的結束。把所有的沉重留給活下來的那個人,小花的情感真是重得叫人無法負荷,重得叫人想逃啊。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印象,誅殺邪神之後,佾雲有去扶曲雲喔,然後就跟著雲門的人走了。
有啊有啊,我真是感動QQ。晏君臨講的那一段話,實在是徹底的毒啊,最後還賠上自己,反正全部的人都會背叛,那多殺你一個少你一個也沒差,被反噬的晏君臨其實也很可憐啊。

>>>這些段落實在太慘了,幾乎是一直心痛的看到最後…..所以我想我沒辦法去寫這邊的同人,……我大概真的會吐血,那種心裡被撕裂好幾 次的感覺太可怕了。
我也會噴血的,真是太心痛了,光回憶就令人受不了。

p.s 說到雲門總是很難停下感動啊。 ^_____^ (小花幽怨的眼光掃過來了(汗))
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對小曲的愛啦!!!即使如你瘋狂般的半花容也不行的啦!!(某光已成危險動物, 勿近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221
澤維爾RE發表 04-15-2004 10:24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但是啊,就只有這一刻這種耀眼,還是不足以將半花容拉出那黑暗。『半花容望著手裡的佾雲劍,不知該哭該笑,他還是孤單,一種割裂梗在他心裡。』這割裂的感覺,一直都在左右著半花容的情 緒,再加上之後他的作為,我就高興不起來了;對佾雲來說,對一個人掏了心掏了肺之後,最後只能說出『真是無可救藥』的話時,那種心情其實是很不堪的,半花容最後讓佾雲來殺他,讓他獨自一人活在 世界上煎 熬,我覺得他更是可惡。(半:你對我的憐憫不能久一點嗎?QQ)

說到這裡就心痛,這種時候難免會想半花容是不是虐待佾雲上癮了?他明明那麼了解佾雲,可越了解一個人越懂如何折磨他。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印象,誅殺邪神之後,佾雲有去扶曲雲喔,然後就跟著雲門的人走了。我一直覺得那一幕對半花容的打擊頗大,他也受傷了啊,他卻得孤孤單單一個人走。當時的他已經一無所有,就連瀟 瀟也失去了,無夢樓也燒了,他只剩下佾雲,可是佾雲卻不再對他寵溺(唉呀!這也沒辦法啊!小花你殺了人家好幾個兄弟耶,包括暴風君)。在我的感覺,半花容殺暴風君是佾雲最無法想像,可能也最無法 諒解的,因為他知道他們之間的情感。第二十一集,在暴風君的墳前,佾雲對半花容說:「暴風君的痛苦,我最了解。」(or 「暴風君的痛苦,我一直都了解。」),我覺得真是愁緒千萬重啊!


就像緋光說的:「對一個人掏了心掏了肺之後,最後只能說出『真是無可救藥』的話時,那種心情其實是很不堪的」。


佾雲再一次的原諒半花容,可是半花容卻又再一次的重重傷害他,我覺得這時候的佾雲已經痛苦到不能想像的地步了,他說他「錯看半花容的心」,我覺得這真是很令人難過,他們曾經如此相知,心曾經靠 得這麼近,可是半花容的做法已經遠遠超出佾雲可以接受的限度了,一個那麼知心的人,忽然之間變成了你無法想像的陌生人,那感覺是會叫人發狂的。半花容對佾雲說「你沒錯看,只是人的心會變。」我 想這時候的半花容大概完全陷入佾雲背叛他的狀態了吧!所以他要去殺佾雲重視的人,讓佾雲感覺被背叛的感覺有多淒涼。


啊啊,難道一切都是因為佾雲去扶曲雲嗎?(想像不能) 嫉妒真是可怕的東西啊!如果他當時選擇去扶半花容,跟半花容回家呢,那大概會被雲門的人恨死吧!可雲門的兄弟卻不會去背叛他來傷害他。佾雲選擇了雲門,似乎也間接害死了雲門,這種心情會一直令 他痛苦,好像他是衰神一樣。


這些段落實在太慘了,幾乎是一直心痛的看到最後,佾雲和半花容的決鬥。所以我想我沒辦法去寫這邊的同人,我只能用說的、談論的,因為如果用寫小說的方式,我大概真的會吐血,那種心裡被撕裂好幾 次的感覺太可怕了。

>>>>只是單指半花容這個人,在愛情的路上,他是值得同情的。但是呢,「愛」這種東西不是你說你要,你就應該得到。對於兄弟,我想他 很在乎,但是那出發點或者說很多的作為又讓我覺得其實是『為己』兼不切實際。至於外面那票「事業夥伴」,我覺得他實在不太盡責啊,好歹也是個領導人,感覺不出他領導者的智慧和規劃在那兒,大夥 兒個玩個的,大概都被對瀟瀟的白日夢給耗光了。(半半的殺氣靠近了)最後當然就是大家最不能原諒的「毀滅」,很多人都是因為他而死並失去幸福,這是無法被掩蓋的事實的。


這邊的感覺跟緋光相同。「『愛』這種東西不是你說你要,你就應該得到。」這句話我很認同,不管你愛的有多辛苦或是付出有多少,『愛』不是用累積付出來獲取的,也不是用誰比我更愛你這樣的態度去 佔有的,『愛』必須自然產生,要心甘情願。


>>>說真的小曲你要真的甜言蜜語,小佾可能會已為你那天生病吃錯藥了,雲門要下紅雨了。^_^(得罪半半後,又得罪小曲,我酸了)

呵呵,沒錯,如果這樣,雲門要下紅雨了。想想,不會說甜言蜜語的小曲,也算是一種老實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219
緋光RE發表 04-14-2004 01:16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佾雲其實是有達到目的的,他成功的住進了半花容的心。或者說, 佾雲讓半花容肯定了自身,確定了自己在佾雲心中的地位。他知道自己無可取代,所以他願意讓佾雲回去見兄弟,他不再害怕自己是代替品,不再擔心自己一無所有......

嗯、我也覺得佾雲的生命在此刻是因此而險的耀眼。

但是啊,就只有這一刻這種耀眼,還是不足以將半花容拉出那黑暗。『半花容望著手裡的佾雲劍,不知該哭該笑,他還是孤單,一種割裂梗在他心裡。』這割裂的感覺,一直都在左右著半花容的情緒,再加 上之後他的作為,我就高興不起來了;對佾雲來說,對一個人掏了心掏了肺之後,最後只能說出『真是無可救藥』的話時,那種心情其實是很不堪的,半花容最後讓佾雲來殺他,讓他獨自一人活在世界上煎 熬,我覺得他更是可惡。(半:你對我的憐憫不能久一點嗎?QQ)

>>>>好像大部分喜歡曲雲的人,都沒辦法接受半花容,這是種宿命的怨念啊!
咦、、、,原來我也有這種怨念啊,哈、、、但是並不是曲雲的關係。只是單指半花容這個人,在愛情的路上,他是值得同情的。但是呢,「愛」這種東西不是你說你要,你就應該得到。對於兄弟,我想他 很在乎,但是那出發點或者說很多的作為又讓我覺得其實是『為己』兼不切實際。至於外面那票「事業夥伴」,我覺得他實在不太盡責啊,好歹也是個領導人,感覺不出他領導者的智慧和規劃在那兒,大夥 兒個玩個的,大概都被對瀟瀟的白日夢給耗光了。(半半的殺氣靠近了)最後當然就是大家最不能原諒的「毀滅」,很多人都是因為他而死並失去幸福,這是無法被掩蓋的事實的。

>>>、、、、你是說小佾嫌我不會說甜言蜜語嗎?!
好好笑,說真的小曲你要真的甜言蜜語,小佾可能會已為你那天生病吃錯藥了,雲門要下紅雨了。^_^(得罪半半後,又得罪小曲,我酸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218
澤維爾RE發表 04-13-2004 16:21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致 緋光:

>>>佾雲就像朵蒲公英,太輕了,風一吹就散了、遠了。可是漸漸你會感受到他生命的強韌,在一方天地中用盡全力的展現自己,燃燒著自己。透過愛一個人來肯定著自己的存在,證明自己愛的能力,不 論這個對象是誰,我真正都為他高興著。『愛,是一種自我成就。無涉他人,只是一種自願給予的喜樂。』我看到的佾雲也是如此的令我感動著。

『佾雲就像朵蒲公英,太輕了,風一吹就散了、遠了。可是漸漸你會感受到他生命的強韌,在一方天地中用盡全力的展現自己,燃燒著自己。』緋光這段描述,我看了好久,著實喜歡。佾雲是能愛的,只是 它不太容易被注意到,輕飄飄的花絮散布在你的衣角,那樣單薄地戀著,甚至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戀著。直到愛凝聚成一個點,整個地爆發開了,才知道,那被吹散的部份,也是有狂烈的素質,至你所不能 想像。

暴風君和佾雲,應當算是最能對等對待的好友,這或許也是因為他們愛人哲學其實是相像的。只是暴風君顯,佾雲隱。

記得,北部天氣溼冷,春雨過後,以前就讀的大學裡,正面著理學院的草皮,全開滿了蒲公英,直伸展到文學院那邊的小路上。它們在小小的在綠草群中,撐著一盞金黃,努力向天空凝望著。我非常喜歡蒲 公英盛開的日子,看著總有溫暖的感受。所以,常走沒有幾步,就蹲下來看一看。這幾年回中部後,倒是少見那種一大遍的景象了,實在懷念。

>>>人生裡有幾個十年呢?世事的變化是如此的難料,對於韶雲,佾雲終究是充滿著遺憾。如紅蓼般平靜的韶雲,桃花般美好的曲雲和像蒲公英輕飄的佾雲,在此刻更叫人為這情深緣淺的一家人不深難過 了起來 。

是啊,情深緣淺。其實我們何來如此多的時間揮霍呢?但總有不得不,暫時把彼此放開,希望各自都能成長的很好那樣的時候。樹蔭越大,雖能擋風遮雨,但也可能會遮去地面小草所需要的陽光,蒲公英般 的佾雲註定要出去隨風飄零一陣,找回自己的心,而紅蓼般的韶雲則是在那家一般的地方,永遠沈穩的守護,柔和地擋風順水,成就一片平衡的天地。桃花般的曲雲,是清澈的美,孤身從那樹枝上觀望向下 ,照拂他的家人。

想想,最大的遺憾仍在韶雲。篇末,佾雲最後喊那聲韶雲時,心是極痛極痛的。

>>>最後他問佾雲是否要回雲門,讓我有一瞬間錯愕,突然間發現到自己對這兄弟的無情嗎?我想他了解佾雲的心傷,但卻無法體驗那種牽掛的感覺,畢竟他從小就孤苦伶仃,他無法深刻地理解佾雲最終 選擇遠 遠看著家人的那種心情來自於什麼,那種不想讓至親擔心的心情,不只是「遲」了的原因而已。人生要學的事情太多了,他先學了毀滅,卻無能學習建設與守成其實才是人生最困難的課題。


這段,緋光把半花容和佾雲處世的差異,做了很好的譬喻和分析。


毀天滅地的半花容,一直都很難站在責難的角度去看他,因為並不是不能夠體會那份想要毀滅的心情。我相信,半花容也有他想守護的東西,風雲雨電的夢,對他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種友好、溫暖、親近 、恆久的永不背叛。然而,太想要一個東西,足以使人瘋狂。終究走向一條他無法回頭的路。越是不要人的背叛,到頭來,自己卻先背叛了。


最後對佾雲的部份,我覺得可以引用wondering的話來說明:『在半花容問佾雲是否要回雲門這裡,我有一些感覺。除了他對將死的佾雲心軟心疼,也明白他真的很在意兄弟之外,我覺得半花容的心也因為?蛚釵荌竣F一些改變了。佾雲其實是有達到目的的,他成功的住 進了半花容的心。或者說, 佾雲讓半花容肯定了自身,確定了自己在佾雲心中的地位。他知道自己無可取代,所以他願意讓佾雲回去見兄弟,他不再害怕自己是代替品,不再擔心自己一無所有......』


那一刻,半花容忽然驚覺,家人,他曾有家人。他想起和家人分離的苦痛,他恍然感受到對現在的佾雲(晴雨)來說,雲門才是他的家。同時,半花容也已相信了佾雲對自己的心,那份斬不斷的情感讓他感覺 到擁有,如wondering說的:『不再害怕自己是代替品,不再擔心自己一無所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217
緋光RE發表 04-12-2004 00:09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佾雲
>>>『外公說我是野種,叫我在這裡等死。』
>>>我並不是要你愛我,我只是想用最後的全部來愛你。
>>>我的墓碑上不要寫佾雲。
就像朵蒲公英,太輕了,風一吹就散了、遠了。可是漸漸你會感受到他生命的強韌,在一方天地中用盡全力的展現自己,燃燒著自己。透過愛一個人來肯定著自己的存在,證明自己愛的能力,不論這個對象 是誰,我真正都為他高興著。『愛,是一種自我成就。無涉他人,只是一種自願給予的喜樂。』我看到的佾雲也是如此的令我感動著。

>>>他想跟韶雲說很多很多,他看見的,他學會的,他感受的,和他終於找到的答案 ,他知道他們還有個約……他要親自去說的……
人生裡有幾個十年呢?世事的變化是如此的難料,對於韶雲,佾雲終究是充滿著遺憾。如紅蓼般平靜的韶雲,桃花般美好的曲雲和像蒲公英輕飄的佾雲,在此刻更叫人為這情深緣淺的一家人不深難過了起來 。

半花容
『他只是想要相信自己的感覺。』所以注定了人生這條路上他永遠無法解脫孤單的感覺。『這條路可以一直走下去嗎?』疑惑的半花容,徬徨的半花容,堆積了太多錯誤的半花容,早已沒有了回頭路,不繼 續走下去,那他的存在就是去了意義。一個喜歡贏,不會輸的人,靈魂中總有偏執和堅定屹不搖的性格,即使知道這條路錯了,那又何妨。因為『他需要的是一種天命的浪漫』來完成自己。

最後他問佾雲是否要回雲門,讓我有一瞬間錯愕,突然間發現到自己對這兄弟的無情嗎?我想他了解佾雲的心傷,但卻無法體驗那種牽掛的感覺,畢竟他從小就孤苦伶仃,他無法深刻地理解佾雲最終選擇遠 遠看著家人的那種心情來自於什麼,那種不想讓至親擔心的心情,不只是「遲」了的原因而已。人生要學的事情太多了,他先學了毀滅,卻無能學習建設與守成其實才是人生最困難的課題。

>>>佾雲,你知道嗎?我多麼希望,下輩子,你只遇見我,而我也只遇見你。
這會讓我為這輩子而心碎的,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216
澤維爾 RE發表 04-11-2004 22:26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致 緋光:


從昨晚到今天,一直寫著。


那份感覺很特殊,這些故事很早就在腦海中,但卻需慢慢一個字一個字拼湊出來,才真正的誕生。


寫文章的時候,整個人完全地投入。也因此,多少影響了我的生活,除卻工作之外,變得閉鎖。終於能夠寫完,從雲雨開始,這是多麼漫長的日子啊!可收穫最大的是,這讓我得以結識幾位好友。


非常感謝緋光您長久以來豐沛的回文,和你的交流總讓我有所收穫和成長。你的鼓勵,也使我更有信心去完成。


今天晚上的心情是很複雜的,因為寫太久,整個腦袋裡都還是情緒。之前有些還沒回覆的回文,等我腦袋清醒一點,我會慢慢來回覆。^-^


也感謝長久對這篇文給予支持的所有朋友。


我、我終於把它寫完了。(下台一鞠躬)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215
緋光 RE發表 04-11-2004 20:00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總之我傷心、我難過,讓我多點時間體驗這感覺吧!(其實是弟弟來跟我搶電腦了)

>>>「你卻沒問懷裡這個是不是心甘情願?」
真是叫人難過的一句話。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