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熔鏡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熔鏡附章.雨之熔(9)
 瀏覽610|回應3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原作者為澤維爾(沉水香)
二、本篇文章轉載申請原於創作線上http://creating.webs-tv.net 發表

三、未經原作者同意,嚴禁轉貼

---------------------------------------------------------------

《熔鏡》附章、雨之熔


9.


「救他!」


當晏君臨看到半花容橫抱著佾雲奔進拂水樓內堂時,她的心是痛的。她不喜歡叫他『半花容』,他該是『天』,高高在上的『天』,有著睥睨一切的自傲,帶有侵略性的言辭和漫不經心的熱情,這才是他。 『半花容』常愛說風雲雨電因為白如霜一個女人變了,可是對晏君臨來說,『天』何嘗不是因為『風雲雨電』而變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為半花容痛,還是為自己痛。為什麼她總在替眼前這個人收拾殘局?為什麼眼前的這個人要一再破壞自己所擁有、然後再因孤單而瘋狂呢?


「你別慌,把他放在臥榻上,讓我看看。」


以前,半花容會裝作一點都不慌張的。可是現在他只是沈默地聽從晏君臨的指揮,小心把佾雲的身子放倒在臥榻上,靜靜等待晏君臨把脈用針的結果。他看著晏君臨幫佾雲又放出了一些壞血,他很留意晏君 臨的表情,晏君臨總是很冷靜的醫治病人,可是那冷靜裏還是讀得出好、壞,,以前他常以猜測這點為樂,如今他才知道他多麼需要一個好的判斷。


晏君臨這次診了許久,半花容知道這表示晏君臨正在做最後的確認。


晏君臨一一收回插入佾雲要穴的大小銀針,她一如以往,平靜不帶感情地對半花容說:「你和他朝夕相處,怎麼都沒察覺他惡化的這麼嚴重?」


「你的意思是?」


「他的傷勢遠比上次來的時候要嚴重許多,而且應該已經惡化很久了。」


「我不要聽這個。告訴我他現在呢?」


「他沒救了。」晏君臨從藥櫃裏拿出一個小盒,「接下來幾天,他會很痛苦,這些麻藥可以讓他死前快樂些。」


半花容沒有接過那小盒,「我曾以為妳的醫術天下第一,現在我要對妳重新評估了。」


「我無所謂,你可以浪費時間去找一個比我更高明的醫生,如果你找得到。」


半花容迅速抽出腰間配劍,架上晏君臨的頸脖,冷笑著:「別以為妳這樣就控制得了我。」


晏君臨憤怒把那裝滿麻藥的小盒磕在桌上,碰砸得大聲:「是誰在控制你?如果不是你那無夢樓的白日夢,你需要這樣擔心別人嗎?是你自己綁住了自己。別忘了,是誰發出暗帖通知十方武者邪神的位置? 不就是你嗎?你那時候怎麼跟我說的?你說你要利用佾雲幫『天下第一人』除掉邪神,當時你就該覺悟有現在這一天!」


「是啊……哈哈哈!妳也跟所有世人一樣等著看我的毀滅、看我的笑話而已,是不是呢?」


半花容收劍回鞘。他殘酷地笑著,自嘲地笑著,他知道這才是對付晏君臨的辦法,他看得到晏君臨眼底的痛,那種想要關懷自己又不得其門而入的惱。可是知道這些又有什麼用呢?他知道晏君臨已經盡力了 ,他明明知道的……


「半…….」


因為晏君臨的救治漸漸轉醒的佾雲,他那幾乎發不出聲音、乾啞的叫喚,打斷了半花容和晏君臨的爭執。


半花容坐到臥榻邊,抓起了佾雲的手抵上自己的臉頰慢慢摩挲。


佾雲凝視半花容那張寂寞的臉良久良久,他知道自己大限已到,他想說些安慰半花容的話,可心口卻是太痛。


「曲公子!曲公子!你不能這樣進去!」


聽到樓下僕役如此呼喊的瞬間,晏君臨同時警覺性地拉上臥榻前的整面門簾。半花容從晏君臨的眼神暗示,猜到現下闖進來的人必定是曲雲,他早聽晏君臨提過:曲雲常來拂水樓問有沒有金髮重傷之人。


「哎!曲公子!您可別為難小的!」樓下的僕役還在攔阻。


半花容對佾雲的溫情忽然轉為冰冷,他容忍不了有一根刺梗在他和佾雲之間。就算佾雲的日子所剩無多,他也不要把佾雲讓給任何一個人,不,正是因為佾雲就快死了,他不要連抱抱他,陪著他死去的機會 都沒有。他太清楚雲門那些人,這種害怕被背叛的感覺逼得他必須殘酷,他輕輕把手指抵在佾雲唇上,可怕地牽起唇角的笑:


「我不點你啞穴,你盡可以大聲喚他,讓他探望探望你現在的樣子……」


那陰柔的指拉開了佾雲胸前的衣襟,靜靜勾撫起鎖骨周圍激烈愛慾後的痕跡,就像一種羞慚的提示。半花容要佾雲記得那些曾經發生的,半花容要佾雲作選擇,他要看佾雲親自割捨雲門,放棄雲門。這對他 來說,至關重要。


在半花容的世界裡,激烈是先於愛的,斬殺是先於柔軟的。他從太小就學會無視於內心其實正在哭泣的聲音。有人稱讚過他是個極冷靜的殺手,但是其實他不,他的心已經瘋狂到了極點,才會看起來這麼冷 靜。只有在停風閣、無夢樓、雨城,這些沒有其他人干擾的地方,他才有辦法率情地像個孩子似的溫柔。走出了這些地方,他就只能不時豎起冷冷的刺,提防著所有人。


似是又回到了那堵斷牆邊,桃花樹下。佾雲覺得自己的心再一次被剜開了。為什麼非要把彼此弄得遍體鱗傷才能感覺到愛?愛究竟是什麼?還是,他始終是禁不上愛的,也給不了別人愛。他以為自己打開了 整個身體,能有什麼不同的,結果確確還是個荒原,撫慰不了需要緊砌堡壘的人。


───我並不會……並不會……離開你啊!───


曲雲的腳步一聲一聲踏進屋裡,佾雲認得,這是曲雲的腳步聲,他不要人聽見時,就像羽毛一樣落地,他故意要人聽見時,就像一拍一拍輕巧踢著毽子,清潤又簡短。佾雲在雲門裡學會了聽辨曲雲的腳步聲 ,因為他不願意曲雲不快樂,只要聽到這腳步聲,他就遠遠地躲開,把自己藏了起來。


───曲雲看到我的時候,總收起了笑容。本來在笑,就這麼不笑了。───


『為什麼……有你在的日子我都不會快樂……』


當日曲雲的那句話更加讓佾雲確認自己從小到大的害怕。


他覺得自己是個兇手,是個搶走曲雲快樂的兇手。他拼命地去洗淨那染血的被單,一次又一次地洗著,卻洗不掉他是兇手的事實。


───我不在了。曲雲就會快樂吧?是不是這樣,我真的希望他快樂。───


沒有想到隔了這麼久,他和曲雲還是一簾之隔,咫尺天涯。


「晏大夫。」


「擅闖內室,雲門之人真是好教養。」


「請晏大夫體諒我尋人心切。」


「你說的人我確實沒見過。」


「如今我有他的畫像了,想請晏大夫再認認。」


半花容看見佾雲只是默默凝視那長簾,聽著簾外人的言語。那哀傷的表情就像他平日看著那株桃樹的模樣,那樣專心,並且和外界拒絕,像是一種精神上永遠的傷痛。半花容忽然偏執的害怕起來,他不能容 忍自己可能是個代替品。他手按劍首,緊壓著……都沁出汗來。


那道簾幕前,晏君臨小心攤開畫軸,儘可能做出初次見到的表情。她並不擔心曲雲若發現佾雲在簾幕之後,自己會有什麼麻煩,她只擔心半花容會失控殺了曲雲。她其實對曲雲印象不差,她不願曲雲在此枉 送性命。


佾雲的顧慮和晏君臨相同。佾雲痛苦地看著那道被拉上的簾幕,他心疼不停找尋自己的曲雲,他心疼向來不願求人的曲雲,如今用著各種可能的方法在拜託他人,只為一個消息。他茫然掙扎,想開口喚,卻 又怕徒然傷害曲雲。不管是自己或半花容,都可能傷到曲雲。這是佾雲的註定,他註定要背負對雲門的薄情。


一字一字的『曲』迴盪在佾雲心裡,他開不了口,他無聲拉過半花容壓劍的手,再一次拉他去觸碰自己的心窩,他雙眼直視半花容,像急欲張望一口深井一樣的強烈,他握緊半花容的手,輕輕搖頭,希望半 花容能夠了解,他早就做了選擇,他剩下的日子不會再有雲門。他知道半花容能懂,半花容是最懂自己的……


曲雲敏銳地察覺到晏君臨眼神裏的一絲遲疑,他問:「請問晏大夫,這簾幕後有誰?」


「是個病人,我方才正在為他診治。」


「我對醫術也有興趣,能夠觀摩請教嗎?」


「是個女病人,傷是外傷,衣衫半除,曲公子不便見的。」


晏君臨把畫軸捲好,還給曲雲。「真是個和曲公子一樣俊的人,我若是見到,會把他留住。請不用擔心。」


曲雲忍不住又望了那簾幕一眼,他總覺得自己的心砰然跳著,他總覺得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可是……


「今日打擾晏大夫看診,真是過意不去。日後還要麻煩晏大夫,勉為其難,多為我留意。」


「我定會相幫,只請曲公子下次別再心急闖入了。」


曲雲離開的時候,忍不住又回望那簾幕一眼,他沒有想到,這是他第二次錯失了佾雲。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036
 回應文章
緋光 RE發表 04-13-2004 22:18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我想如果小佾問小曲,小曲會說為什麼嗎?
可以肯定是不會說的,甚至於小曲應該會說:連你自己都搞不定了,你管我快不快樂。^_^ 太敏感的人,下意識的會先保護起自己,只有像韶雲這樣粗枝大葉的人才會說:你只有這句話要說的嗎?這種可愛的話。這就是這兩朵雲老是給人一種很難搞的感覺啊。

我們家呢,看看我的留言大概也猜得到,根本是百無禁忌,極端的自由,我家阿母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去外面給我惹麻煩,不愛讀書無所謂,只要養得活自己就可以了。^___^ 沒什麼好不能說的,外人看起來覺得我們很怪,小孩對父母沒大沒小的,兄弟姊妹間的鬥嘴是一個比一個毒,可偏偏感情又很好,總之就是怪。(在我這種聯考當道的年紀,這種家庭放縱的作風是比較少見 的(不 小心透露出自己的年齡了 [露齒笑] ))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042
澤維爾RE發表 04-13-2004 21:56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致 緋光:





關於半花容,緋光的分析是很犀利的,『掠奪了佾雲,再來威脅他,我真是輕視這樣的人。在某一種心態來說:這就是強欺弱兼得了便宜還賣乖。說真的佾雲不高興跟他上床嗎?(原諒我,生氣的人說話比 較粗魯)』,看到這裡時笑了,那是一種真不愧是緋光的感覺,總會出現正中核心的問句!這一問之下,一切都很明白了。



>>>得到和失去對他來說根本就無意義,追逐和掠奪才是他要的。捧在手 裡的脆弱花朵,愛他卻要把他捏碎,很脆弱又害怕失去,也極端沒自信別人是否會喜歡他(說真的,沒幾個人敢喜歡吧。夜晚被火光吸引而來的蟲子,他是被吸引了,但他絕對沒想過要因此而喪命毀棄的 )。




半花容一方面想讓佾雲自己選擇,一方面卻又阻斷能讓佾雲完全選擇的道路,這是他的悲哀。結果未現,他就先選擇了保護自己,因為他不能接受自己所不想見到的結果。但是這樣的做法,不但傷到佾雲, 也傷到自己。對佾雲來說,他對待半花容是如此特別,可是忽然發現在半花容眼裡仍不算什麼,對半花容來說,他無法真正消除心中的疑慮,他始終要擔怕雲門如一道牆、一個退路的那樣矗在那裡,影響了 他對佾雲的擁有度。


>>>佾雲註定要背負對雲門的薄情。這是大部分的人不能原諒他的原因吧!我覺得他已經盡力的在保全這個家庭了,可惜的是他的做法。不是每個人理所當然的該了解你,如果不把想法說清楚,等到事情 已經發生了 才來說些什麼話,別人都聽不進去的,更甚者我覺得那是廢話。





唉,這點真的沒話說,要多把想法講清楚。




>>>『為什麼……有你在的日子我都不會快樂……』同樣一句話不同的人聽到就有不同的解讀,為何總是無法把話說明白。如果是我,我會問我做了什麼讓你不快樂,讓我知道問題在哪裡,不要虛幻的感 覺,而是很實際的、很具體例子,大家活的太虛幻了, 說話就要真實一點,這樣才會有修正的方向,活在同一個屋簷下的一家人,沒道理誰要看誰的臉色過日子,但我麼們可以試著讓日子好過些。但偏偏佾雲是個容易退縮的人,聽到這話要他問下去的根本是不 可能,所以就只好繼續帶著這愁緒看待兩人的關係。




是啊,如果是家人,更應該要坦率。題外話:但是以我自己來說,我們家的家人相處就是閃躲來閃躲去的,有不滿也不會說出來,盡量迴避過去,因為不想吵架吧!朋友吵架還可以各自回家睡覺,冷靜冷靜 。家人吵起來就慘,可能連一起吃飯都很尷尬,而且波及無辜(在旁邊的人會發抖的)。





所以,我覺得說不定就是因為像家人,所以雲門兄弟有些話都沒有很坦白說出來。反而是小佾面對半花容、暴風君、瀟瀟這些朋友,就比較坦率。


再來,我想如果小佾問小曲,小曲會說為什麼嗎?
我覺得他們彼此間的痛苦不是實質上生活習慣之類的問題,而是精神上自然而然的互相干擾。這種不快樂的心情是沒什麼道理的,因為看到這個人就會在意、在意、在意。佾雲不是覺得小曲是考量自我才說 出不快樂,而是他意識到那是一個無可解決的問題,至少對當時的他來講是沒有辦法的。

當時佾雲也感覺到,曲雲對他仍有相當程度的閉鎖,所以即使他順應曲雲的意思,曲雲也不會得到快樂。小佾對小曲說【你不要我摸你】,我覺得在愀之章裡的曲雲給佾雲的感覺是,他並不要佾雲的愛,佾 雲變成像毒藥那樣的東西,不但讓曲雲抓狂,而且沒辦法讓曲雲在抓狂後得到快樂,或者說:心靈上的健康。


但是他們在忘之章的時候,就好多了。可能心緒沈澱足夠,回過頭來看,方能釐清。


>>>不是有首歌叫「你快樂,所以我快樂」,你不快樂了,我又如何能快樂。我想曲雲的內心一直是受佾雲情緒的煎熬的,曲雲總是能感受到佾雲的不快樂,害我又想起十轉輪迴峰上那句「怎麼還是愁眉 苦臉」 的話了。^_^ 真是好可愛的曲雲,沒發現這兄弟變帥了嗎?所以啊,很多話不說清楚,最後就會變成這樣,蹉跎來蹉跎去蹉跎蹉跎到老去。(我有切身之痛啊)我的解讀和佾雲不一樣,因為我相信曲雲不是那個會先考慮 自己 的人。

呵呵,十轉輪迴峰那一段真可愛。緋光解讀的真好。^-^




>>>晏君臨
不討厭這樣的人,偶爾覺得她其實很可愛。我喜歡勇往直前的女人,在這裡在細微之處總會發現她其實是很纖細的。




會注意晏君臨,是她想衝上前去問半花容怎麼了,卻反而被半花容殺掉那一段劇情。我覺得她應該是很在意半花容的,卻……


>>>『他以為自己打開了 整個身體,能有什麼不同的,結果確確還是個荒原,撫慰不了需要緊砌堡壘的人。』至少這堡壘是願意建築在你這荒原之上的,他需要你的不是嗎?至於那個形式該是如何,這是你抉擇的問題,你讓他以這 樣的形式而存在的,沒有因、哪來的果。


「有必要每次都往不好的地方想去嗎?」,又是一針見血。小佾有悲觀的傾向啊~





>>>再度錯過真叫人難過,『曲雲忍不住又望了那簾幕一眼,他總覺得自己的心砰然跳著,他總覺得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可是……』,好喜歡好喜歡這樣的感覺啊。(笑)身旁有個特別的人,那氣啊,真 的是 不一樣的。


沒錯(點頭)這就是感應哪!^______________^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040
緋光RE發表 04-10-2004 21:58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半花容
掠奪了佾雲,再來威脅他,我真是輕視這樣的人。在某一種心態來說:這就是強欺弱兼得了便宜還賣乖。說真的佾雲不高興跟他上床嗎?(原諒我,生氣的人說話比較粗魯)不會啊,那他還要這樣傷害他想 要證明什麼?佾雲的心裡跟身體早就選擇了不是嗎?也許世半花容這人比較喜歡跟屍體溝通,也無法接受人跟人間太真摯的情感交流吧。
得到和失去對他來說根本就無意義,追逐和掠奪才是他要的。捧在手 裡的脆弱花朵,愛他卻要把他捏碎,很脆弱又害怕失去,也極端沒自信別人是否會喜歡他(說真的,沒幾個人敢喜歡吧。夜晚被火光吸引而來的蟲子,他是被吸引了,但他絕對沒想過要因此而喪命毀棄的 )。
沒能力把人心綁在身旁,靠著要脅別人來過活,躲在自己的城堡裡當他孤獨的國王,到底是別人放棄他,還是他先放棄自己?做都做了,還要怕人家笑話他的白日夢,矛盾。


佾雲
註定要背負對雲門的薄情。這是大部分的人不能原諒他的原因吧!我覺得他已經盡力的在保全這個家庭了,可惜的是他的做法。
不是每個人理所當然的該了解你,如果不把想法說清楚,等到事情已經發生了 才來說些什麼話,別人都聽不進去的,更甚者我覺得那是廢話。
例如:他要韶雲不要去找半花容,不論韶雲聽了心裡爽不爽,都該先讓他知道他可能不是他的對手的現實,韶雲知道這個事實如果還決定要去 找半花容,那是他該對自己的做法負責。至少這告知的動作能減少家人間的不平,不覺得他在袒護誰,我覺得對當時已經是傷痕纍纍雲門,坦承是非常的重要的,至少能讓韶雲不要那麼難做人,曲雲、瑟雲 不要那麼怨懟不是嗎?他們都在等佾雲的解釋,氣他、心疼他,但是到死其實都是相信他的,最後死都死了,解釋也沒什麼意義了。


曲雲
『為什麼……有你在的日子我都不會快樂……』
當時在衷懷看到這句話時的心情和現在還是相同,雲門兄弟間很在意彼此,但總是不能真正的坦承。
同樣一句話不同的人聽到就有不同的解讀,為何總是無法把話說明白。如果是我,我會問我做了什麼讓你不快樂,讓我知道問題在哪裡,不要虛幻的感覺,而是很實際的、很具體例子,大家活的太虛幻了, 說話就要真實一點,這樣才會有修正的方向,活在同一個屋簷下的一家人,沒道理誰要看誰的臉色過日子,但我麼們可以試著讓日子好過些。

但偏偏佾雲是個容易退縮的人,聽到這話要他問下去的根本是不可能,所以就只好繼續帶著這愁緒看待兩人的 關係。

不是有首歌叫「你快樂,所以我快樂」,你不快樂了,我又如何能快樂。我想曲雲的內心一直是受佾雲情緒的煎熬的,曲雲總是能感受到佾雲的不快樂,害我又想起十轉輪迴峰上那句「怎麼還是愁眉苦臉」 的話了。^_^ 真是好可愛的曲雲,哪像我只發現佾雲變帥了。所以啊,很多話不說清楚,最後就會變成這樣,蹉跎來蹉跎去蹉跎蹉跎到老去。(我有切身之痛啊)我的解讀和佾雲不一樣,因為我相信曲雲不是那個會先考 慮自己的人。


晏君臨
不討厭這樣的人,偶爾覺得她其實很可愛。我喜歡勇往直前的女人,在這裡在細微之處總會發現她其實是很纖細的。

※他以為自己打開了 整個身體,能有什麼不同的,結果確確還是個荒原,撫慰不了需要緊砌堡壘的人。
至少這堡壘是願意建築在你這荒原之上的,他需要你的不是嗎?至於那個形式該是如何,這是你抉擇的問題,你讓他以這樣的形式而存在的,沒有因、哪來的果。


※再度錯過真叫人難過,『曲雲忍不住又望了那簾幕一眼,他總覺得自己的心砰然跳著,他總覺得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可是……』,好喜歡好喜歡這樣的感覺啊。(笑)身旁有個特別的人,那氣啊,真的是 不一樣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