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熔鏡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熔鏡附章.雨之熔(7)
 瀏覽617|回應3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熔鏡》附章、雨之熔


7.


這是另一個清晨。羅帳之下,半花容的指再度攪亂佾雲的長髮,他細細端視枕在身邊半裸的人兒,那張因為昏厥而顯得十分空白的素淨臉龐。他的指輕輕劃過佾雲的眉輪,心裡霎時湧起的那份哀戚,同時叫 他皺起了眉頭,他神色困惑的,恍若看到的是自己的一張臉。這是怎麼了,如果他是我,而我又是誰?


佾雲曾經在夜半醒來一次,醒來的時候彷彿失去了語言的能力,只是緩緩張開了唇,卻什麼也沒說。他那滿是傷疤的手腕在透窗而入的月色下慢慢抬起,彷彿也失去了視覺,他用觸碰的方式找到了半花容的 手,緊緊牽起拉至自己的心窩挨靠,這才又安心的睡去。那無言的唇,像是在說:別離開我……


半花容難過的悄聲說:「我從不信下輩子,所以這輩子我……」說到這,他又說不下去了。他的心裡扭曲掙扎著,他放棄去理出頭緒,他輕吻佾雲的額心,漸次滑落到閉合的雙唇:「如果有下輩子,我會放 手。」


半花容感覺到自己嘴裡一陣腥甜,他在初晨朝陽攀爬到床沿的時刻,發現佾雲唇沿緩緩流下許多黑血,一直漫到頸後,在床褥上佈了一片。他驚訝地探了探佾雲的氣息,竟是十分微弱。他迅速披著外衣,將 佾雲抱上馬車,急急驅策,往拂水樓去了。


            ※   ※   ※


「你看看!」曲雲抱著一捆捆畫紙往韶雲的長几上一攤,把手持毛筆,原對著桌上一卷白紙苦思許久的韶雲嚇了好大一跳。


韶雲望著這成堆如山的紙卷問曲雲:「怎麼了?」


「這是鍾雲他們畫的。」


眼看曲雲的神色,韶雲就可猜知七八分結果了,一卷卷畫紙攤開,這可該怎麼形容,全都不成人形,不是眼睛畫小了,就是鼻樑太長,要不就是嘴巴太大,可都不像佾雲。這是上個月曲雲回雲門後交代大家 幫忙的,沒想到一個月後,曲雲再回來,還是沒人能畫出佾雲的模樣。


因為曲雲遍尋不著佾雲,怕是佾雲化名隱遁,所以想出畫人像的方法來找。現下這一堆的失敗品,可真叫曲雲哭笑不得,他何嘗不知眾兄弟的努力,可歎描繪丹青的技巧,師父只教了佾雲。不過,就算佾雲 來畫,也只是斜線、曲線,那些沒有人看得懂的東西吧!


「咦?韶雲,你畫的呢?」


「呃……我……」韶雲指著桌上那完全空白的一張紙無奈苦嘆。在腦海裡是如此熟悉,越熟悉越是一筆都動不了。


曲雲也不罵韶雲了,又抱起那一大堆畫紙,轉身要走。韶雲跟在後面追問:「怎麼你不試試看呢?」


聽見此問,曲雲忽然止住原本快速離去的腳步,猛一回身,卻和韶雲撞了個頭碰頭。


「對不起。」韶雲連忙一手揉揉曲雲的額頭,另一手壓住自己疼得更厲害的額頭。


在那雲門的廊簷下,曲雲先是面無表情的叫韶雲擔心,隨後那微微彎曲的唇角,一抹漾開的笑,則是叫韶雲驚訝地鬆開了手。


「你笑了?」


「是啊,我笑了。」


「你很久沒有這樣笑……」


「你不也是嗎?」


聽曲雲這麼一說,韶雲摸了摸自己原本時常僵著的下顎,才發現終於鬆開了,他吐了吐口氣,大笑起來。他忽然想著,也許這樣才是好的,笑是可以帶來希望的。


曲雲離去時對韶雲說:「我要是自己能畫,就不會回頭求助你們了。」


那一別,又是好些時日。韶雲每每望見那空空的廊上,就會想起當日曲雲的笑,以及許多年前佾雲離去時的背影,『自由』兩個音聲還遲宕在那裡不去,幽幽地變成了魂。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002
 回應文章
澤維爾RE發表 04-10-2004 01:45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致 緋光:

>>>「下輩子」太遙遠了。明知道是怎樣的道路還是不願回頭,拿「下輩子」來當這輩子的寄託,根本是本末倒置了,此生苦成這樣,來生有何值得期待的。終究人要活在當下,才是能改變未來的。

嗯。沒錯。還是要把握當下啊!(大嘆)
年輕的時候常有種豁出去的想法,人不癡狂枉少年那樣的。
總覺得,就要這個,犧牲一切都無所謂。
可是如果真正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時,也該冷靜下來思考。
畢竟,能以【我】這個身分活著的一生,只有一回。
但是另一個方面,我也會喜歡那種有所澈悟,然後整個拋出的人生吧!

*****

>>>很久以前,見過幾次面的好朋友的哥哥過世了,有一天她同我說:「昨天我們家人終於笑了,這兩三個星期以來,第一次聽到笑聲,並且發出笑聲來。」當時聽到時覺得很難過,為她的痛苦感到心疼 ,為自 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沮喪。畢竟當時年紀小,以為只要陪著她一起哭會讓她好受些,後來才知道陪她一起笑,才是最重要的。

看著緋光這段,感觸很深,很喜歡這裡面心情轉折的感受。這種道理,我居然花了很久才懂。以前喜歡一個朋友,看到她悲傷,我就不知所措地跟著悲傷,我總是一直覺得我要陪著她悲傷,甚至把自己弄得 更慘烈,這樣才能離她的心近一些。那時,對於自己能夠帶給別人溫暖的能力太沒信心了啊!應該像緋光說的,陪她一起笑才對。我現在相信,我是可以做到的。

>>>在那麼的絕望裡, 那笑其實是接受了事實,但還是要努力的活下去的勇氣。「接受事實,努力活下去」,中間掙扎痛苦的過程,會使人越來越勇敢的,我是這樣相信著。

念國中時,一個學姊輩的大姊姊過世了,她實際上比我大了很多歲,她雖然因為癌症而切除了右臂,還是很堅強努力地要活下去,那些年,每次看到她,她總是對我笑,那笑容好美好燦爛,那是我無法想像 的堅強。她獨自一人在台北生活,過世前那些日子,常因打了大量的嗎啡而難過嘔吐,這時她會打電話來,笑笑說著又沒事了。那幾年,她笑說,她的朋友總是提早幫她過生日,深怕她支撐不過,可是她非 常堅強地走過一年又一年。她曾寫過一段留言給我和媽媽:如果用整個世界可換回一個人的生命,那又有什麼意義呢?

我一直收著她的遺稿在小盒子裡,難過傷心時會拿出來看。我想,我其實是晚熟的,我學習堅強的歷程實在太慢太慢,比起她,真的差好多。

喜歡緋光所說:接受事實,努力活下去。

我覺得這真是一句好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018
緋光RE發表 04-09-2004 10:48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半花容看到『自己的一張臉』既哀戚又難過,「如果有下輩子,我會放手。」終究他連自己都放棄了。
即使他知道佾雲是真的需要他,但他的內心卻無法再承受他的情感,甚至還傷害了他。嗯、、、和瀟瀟的「處理」比起來,半花容殘忍度應該是冠軍吧。◎_◎

「下輩子」太遙遠了。明知道是怎樣的道路還是不願回頭,拿「下輩子」來當這輩子的寄託,根本是本末倒置了,此生苦成這樣,來生有何值得期待的。終究人要活在當下,才是能改變未來的。

*****

很久以前,見過幾次面的好朋友的哥哥過世了,有一天她同我說:「昨天我們家人終於笑了,這兩三個星期以來,第一次聽到笑聲,並且發出笑聲來。」當時聽到時覺得很難過,為她的痛苦感到心疼,為自 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沮喪。畢竟當時年紀小,以為只要陪著她一起哭會讓她好受些,後來才知道陪她一起笑,才是最重要的。

在那麼的絕望裡, 那笑其實是接受了事實,但還是要努力的活下去的勇氣。「接受事實,努力活下去」,中間掙扎痛苦的過程,會使人越來越勇敢的,我是這樣相信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009
緋光RE發表 04-09-2004 00:27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發現自己這些天容易陷入一種嘆息的狀態,果然得失心太重是會殺死一隻貓的。(我覺得自己懶散的跟貓差不多)轉個身看看別的書才發現,天啊!人生到處是很慘,現在是怎麼回事啊?把最近看的「蘇西 的世界」套在這裡,好像也通的了啊,只是希望在這些痛過、傷過、無助過後,每個人能尋到最適合自己的道路,人生總帶著些遺憾的。(一時間的有感而發,請當成一隻貓的告解吧)

*****
『一顆心是不能分給兩個人』,半花容的愛也許太過沉重,但對於愛情執著也是難得;佾雲愛的不是曲雲雖然讓我小難過了一下,不過能這樣去乘載一個人的不快樂,能讓他的心活著,或許,也沒什麼不好 吧。

*****

明明該是最熟悉的人,我卻描繪不出你的形貌。因為情感太重了,你已經住到我的心裡,烙印在我的腦海裡了。我想這就是韶雲和曲雲的心情吧,對一個人很在意、很在意的時候,形象往往不是重點,但你 就是記得他做過的每件事。

「笑是可以帶來希望的。」是啊!好日子、壞日子總是要過日子的,帶著希望活下去總是好的。

「曲雲的笑」、「佾雲離去時的背影」韶雲心中的苦就像那迴廊一樣,見證著兩個笨蛋兄弟的愁苦,卻無能為力。(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1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