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熔鏡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熔鏡附章.雨之熔(5)
 瀏覽755|回應2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原作者為澤維爾(沉水香)
二、本篇文章轉載申請原於創作線上http://creating.webs-tv.net 發表

三、未經原作者同意,嚴禁轉貼

---------------------------------------------------------------

《熔鏡》附章、雨之熔


5.


記憶中有一條長長的虹橋,湖水裏映著倒弓的橋身,以及一人揹著另一人前行的模糊水影。


『瀟瀟?』

『你的腳受傷了。我揹你。』


半花容記得自己當時低估了對手的人數,雖然最終仍以卓越的劍技殲滅所有敵人,膝蓋上緣仍不慎中了一記暗箭。他折斷箭上白羽,忍痛慢慢走回無夢樓,途中卻遇見了瀟瀟。


就在橋邊,半花容凝視瀟瀟弓起的背脊,像一塊磐石佇立面前無言,只剩下孤獨而完整的屬於。他呆愣了,這是他期盼了許久,另一種最近的距離。


『快上來。』

『好。』


半花容小心翼翼把手搭在瀟瀟的肩頭,瀟瀟硬厚的背慢慢充填了半花容空蕩的胸口。


『你不問我為什麼受傷?』

『為什麼要問?』

『可以對一個人有更多的了解……』

『語言太多餘,我只信我看見的。』

『是嗎……』


半花容記得自己貪看著湖水倆人的倒影,他很高興這條橋蓋了這麼長,他也惆悵,他和瀟瀟能說的這麼少。


『瀟瀟……瀟瀟!其實我對你……我對你……』


是在他的背上,可以不看那總讓他心痛的眼。是在他的身上,彷彿實實擁有了他的全部。一時的昏茫,半花容扯開心肺地要說,想要這樣賭上一賭。也許也不是為了賭,僅僅只是覺得他再也不能不說,他們 是那麼少有機會如此單獨和親近。


但是,瀟瀟的一句話打斷了記憶中的那場賭注。


『別說……半花容,你別說出來……』


―――原來他都是知道的。―――


『那麼,你走慢點好嗎?我的傷,痛著。』


終究半花容可以抓住的,也只剩水中的倒影,只能心中默數瀟瀟的步伐和橋面的長度,等著結束。


每當半花容在手心捧著瀟瀟贈與的那顆淚石,總感覺到那麼小小一顆卻凝聚了所有心上一點的痛。他總會想起,自己總共被瀟瀟拒絕了三次。第一次是相識時,瀟瀟發現他是男人;第二次是在那橋上,瀟瀟 不要他說出心裡的話;第三次是瀟瀟抱著白如霜離去的背影。每一次心都是痛著,每一次都叫他難堪。


「暴風君,終究我還是個小乞丐……」


―――乞討著他願意給我的,哪怕只是一點點,我也不願放手―――


趁著佾雲睡去,半花容在大雨中撐著傘回到了無夢樓,無夢樓中一片黑,粉色的紗帳看起來都像喪禮的掛簾,雨風吹得薄帳打橫亂飛,半花容在黑夜中行走,走到無夢樓的最深處,暴風君就在那裡,蒼白赤 裸的身軀泡在晏君臨準備的藥桶裡。


「暴風君,你一個人孤不孤獨,想不想我?」

以前他總會說:『當然想你,小傻瓜,你要問幾次才甘心……』

「暴風君,我可以這樣一直瞞著佾雲下去嗎?」

以前他總會說:『佾雲雖然好騙,可是他不希望你騙他。那個小子可是很在乎你呢!』

「暴風君,我真討厭這個世界,可是心裡有個機關,把我一直拉下去,我越掙扎,陷的就越深……」

曾經,暴風君非常認真又搞笑地指著夜空:『挑一顆星吧!我帶你到那裡去住。』

「暴風君……」半花容撫著那一動不動的身軀,難過地雙手環上暴風君的頸脖,大哭了起來。「我好想你……我好想你……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半花容放開一手,不停地揉擦掉臉上的淚,可是眼淚像暴潮似地來得太洶湧,不管他怎麼拭去,一張臉上都是溼的……

『半花容,你的行李準備好了沒有?……什麼?你居然問我在說什麼?我們不是說好了要去那顆火紅色的星星,你東西不要帶太多,太重的話飛不到那裡去……』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988
 回應文章
澤維爾RE發表 04-07-2004 11:12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致 緋光:

>>>即使沒有白如霜我想瀟瀟也很難去愛半花容的吧。愛情感覺裡我比較相信一見鍾情,第一眼就淪陷下去的那種心情,我想半花容的那一瞬間已是他的永恆。但是瀟瀟的那一瞬間卻立刻被理智澆息,理 智這東 西本來就是愛情的殺手,如果一開始不會為他暈頭轉向了,之後當然也不可能。

【理智這東 西本來就是愛情的殺手,如果一開始不會為他暈頭轉向了,之後當然也不可能】,我也覺得如此。愛情本沒什麼道理。來的越不可思議,發作的越兇猛。

>>>因為瀟瀟和半花容都是很直接的人,你跟我都知道這答案傷人,所以「你別說出來」,我想與你維持著「兄弟」的情誼。但這樣的做法其實會引起另一個後果,既然你要裝傻、我也來裝傻,我來繼續 假裝自己只要不斷的追逐,終究你會為我點燃那當初一閃而逝的熱情。瀟瀟怎麼做其實都兩難,因為他要面對的是一個寂寞而偏執的靈魂。

確實如此。只是追逐的腳步不因『心知肚明』而稍停,反而是纏繞得更緊了~
半花容愛的強度是令人震撼的,有一種到死都不會結束的感覺。
有時會想,瀟瀟又能怎麼做呢?

我知道,這是世上有一種愛,那愛太深,連你愛的那人都無力去撼動、破壞。
也許已經不能被稱為愛了…….更像是執念這樣的東西。

>>>『語言太多餘,我只信我看見的。』瀟瀟這人的主觀意念強烈從這句話就可以感受到。他是拒絕溝通這件事,他根本就不想要了解你的想法或是你來了解他的想法。解釋他聽不進去的,他只看到結果 ,只看到白如霜的結果,自在天女的結果, 所以半花容的追逐和殘害在他的內心深處也是很大的痛苦吧。

沒錯(用力點頭),就是這樣子。跟瀟瀟,沒溝通這回事的。

*****
>>>每次看到我家阿母在看什麼三立、民視時,我就會罵他這種灑狗血又變態的東西有什麼好看的?因為每次都會有個瘋狂的女主角或男主角在那裡害這個人、那個人的,但是後來想想在單調的都市生活 裡,人對瘋狂其實都會有渴望吧,只是做和不做間的差別。

忽然想到霹靂火(三立)裡面的邢速蘭,有一段神來之筆的寫出一個人漸漸瘋狂的過程。先是付出了很多愛(和錢),甚至為了所愛的那個人(酸梅賢)改變自己的嬌生慣養個性( 至少裝的很用力 ),可是酸梅賢( 瀟瀟? )不但忘不了失蹤的碧玉( 白如霜? ),還說如果沒有碧玉,那他要選方玉珊( 自在天女? )然後邢速蘭因為適逢父親事業失敗,到處借錢不成,還發現很多人醜陋的真面目,她就從小抓狂變成大抓狂,然 後整個人爆掉,變成復仇女神,順便變臉,不過不變的還是她很愛酸梅賢。拿瀟瀟跟酸梅賢比,實在有點對不起瀟瀟,不過他們都要【那張臉】(白如霜、碧玉)的執著度實在很像。

>>>我們不是說好了要去那顆火紅色的星星,你東西不要帶太多,太重的話飛不到那裡去……
佾雲和暴風君對半花容真的是很好很好,他們都希望能伴著他到彼岸去,希望他能捨掉那些傷痛,佾雲甚至願意為他乘載全部的痛苦,與他攜手去看那茫茫雲煙。可惜的是半花容的心太沉重了,連死都無法 放手的沉重。

寫到這邊的時候,想的就是【重量】的問題。我們不願意放手的太多,所以始終不能自由,展翅高飛。我一直想要自由,但是得到自由後的我,會不會因為缺少重量而空虛無措呢,時常人是這樣拉扯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994
緋光RE發表 04-06-2004 01:25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即使沒有白如霜我想瀟瀟也很難去愛半花容的吧。愛情感覺裡我比較相信一見鍾情,第一眼就淪陷下去的那種心情,我想半花容的那一瞬間已是他的永恆。但是瀟瀟的那一瞬間卻立刻被理智澆息,理智這東 西本來就是愛情的殺手,如果一開始不會為他暈頭轉向了,之後當然也不可能。

瀟瀟拒絕半花容的方式,我覺得那已經是最溫柔的方式了,有些話把它說出口、說絕了,兩造雙方的顏面和情感都會蒙上陰影,裝傻迴避或許最好方式,你我都心知肚明,也就夠了。這跟那堆猜來猜去的雲 是不同的,因為瀟瀟和半花容都是很直接的人,你跟我都知道這答案傷人,所以「你別說出來」,我想與你維持著「兄弟」的情誼。

但這樣的做法其實會引起另一個後果,既然你要裝傻、我也來裝傻,我來繼續假裝自己只要不斷的追逐,終究你會為我點燃那當初一閃而逝的熱情。瀟瀟怎麼做其實都兩難,因為他要面對的是一個寂寞而偏 執的靈魂。

>>>『語言太多餘,我只信我看見的。』
瀟瀟這人的主觀意念強烈從這句話就可以感受到。他是拒絕溝通這件事,他根本就不想要了解你的想法或是你來了解他的想法。解釋他聽不進去的,他只看到結果,只看到白如霜的結果,自在天女的結果, 所以半花容的追逐和殘害在他的內心深處也是很大的痛苦吧。「看見了」卻要「視而不見」是瀟瀟對半花容的兄弟之情,或許是殘忍但也是溫柔。

>>>終究半花容可以抓住的,也只剩水中的倒影,只能心中默數瀟瀟的步伐和橋面的長度,等著結束。
但是半花容的心卻從來沒有結束過,半花容的追逐和算計從未隨著步伐的結束而結束。(嘆氣)

*****
每次看到我家阿母在看什麼三立、民視時,我就會罵他這種灑狗血又變態的東西有什麼好看的?因為每次都會有個瘋狂的女主角或男主角在那裡害這個人、那個人的,但是後來想想在單調的都市生活裡,人 對瘋狂其實都會有渴望吧,只是做和不做間的差別。

就像半花容的做法,不是對與錯的問題,而是不論我追不追逐我都得不到,那我何不豁盡一切去要。但是反過來想,為何你的追逐我就要接受,瀟瀟並沒有錯。這是選擇的問題,「放手的痛苦」和「追逐的 痛苦」都是自己要的,為了一個瀟瀟賠了暴風君和佾雲,這也是半花容你決定的,既然決定了還來怨恨後悔,我覺得半花容真像是那種要不到糖吃,乾脆把糖都丟掉,然後再那兒哭得亂七八糟的任性小孩。 (恕我說一句,這叫自作自受)

>>>我們不是說好了要去那顆火紅色的星星,你東西不要帶太多,太重的話飛不到那裡去……
佾雲和暴風君對半花容真的是很好很好,他們都希望能伴著他到彼岸去,希望他能捨掉那些傷痛,佾雲甚至願意為他乘載全部的痛苦,與他攜手去看那茫茫雲煙。可惜的是半花容的心太沉重了,連死都無法 放手的沉重。

可是瀟瀟的心還是很明確的,聽了那段掏心掏肺的表白還是沒有出現在他的眼前,很多人覺得他殘忍,但是我覺得這樣很好(我會被打死)。沒道理你要我的愛,我就要把我的愛掏出來吧,縱使你是「天」 那又如何,你是伴著雷霆的雨又如何?我是不相信半花容會接受搖尾乞憐得到的愛情,雖然他認為自己是小乞兒,但同情的愛、沒有熱情的愛絕對滿足不了他。

我不愛你就是不愛你,你為了得到我,殺了、傷了這麼多人,都說為了我,但其實你該明白都是為了你自己。如果瀟瀟因為那告白跑了出來我還覺得很奇怪呢,總之他是被纏怕了。U_U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