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熔鏡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熔鏡附章.雨之熔(4)
 瀏覽740|回應4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原作者為澤維爾(沉水香)
二、本篇文章轉載申請原於創作線上http://creating.webs-tv.net 發表

三、未經原作者同意,嚴禁轉貼

---------------------------------------------------------------

《熔鏡》附章、雨之熔


4.


無夢樓的窗紗全濺上了暴風君的血,半花容手中的利劍貫穿了他的胸口,他蒼白而無血色的臉,永遠挨在那窗台下,不動了。


那一劍刺出之前,暴風君曾對半花容說:『你何不成全瀟瀟和白如霜,剝奪別人的快樂並不能使你更快樂,你明知道……他們是相愛的。』


半花容修長的指來回刮撥著暴風君漸漸冰冷僵硬的面容:『欸,暴風君你要聽我說,白如霜那淫婦可不配瀟瀟的愛,這劍我是收不回來了。』


十幾年前,暴風君的父親曾氣極敗壞地問暴風君:『你這樣袒護他,是不是他叫你去死你也去死?』


『是啊,命都可以給。但不是為他,是為了我自己。』


陽光下暴風君那爽朗的笑激得父親在院中持仗追打,口中不停喊著:『孽子!真是孽子!』


在暴風君的世界裡,愛,是一種自我成就。無涉他人,只是一種自願給予的喜樂。


                ※   ※   ※


一連幾天,雨城下起了少見的連綿大雨。先是從南方的天空,湧來了一大片部份透著靛藍色天光的亮灰雲,漸漸失卻了光芒,整個天都是暗的,不管哪個方向都佈滿了層狀的雲朵,它們如海浪的波紋倒掛在 天空,然後一滴滴的雨以投石的速度快速降落,在天空和大地之間畫出無數傾斜而又筆直的水線。


挾著雨勢的斜切風,把雨城四處屋簷下齊排懸掛的鐵馬片吹出串鈴般的節奏,叮噹叮噹,時快時慢地響徹著,簷廊下的木板也隨這節奏濺溼了一片。這一次,半花容多待在雨城好幾天,只說是「不想回無夢 樓」,又說「下雨天,留客天」,紅木大床上,背枕床褥的佾雲笑開:「你是主,我才是客呢!」,半花容也不管這些,只偏著頭說:「就讓你當這兒的主人,永遠你說好不好?」


那時佾雲不置可否,還是笑。


「永遠聽起來太過遙遠。」


「你的彼岸就不遠嗎?」


都是這樣,都知道時間和空間對他們來說充滿了奢侈感,可是明白一旦放開,這些就都到了眼前,那本是心中認不認定的問題。不然,誰能有那把長尺和不倦的沙漏,來丈量這不見邊界的亙久許諾。


他們數日來拆翻著一卷卷不知年代的精緻畫軸,比認畫裡的山水人物,以此為樂。香妃色的斑駁,石綠的礦石晶芒,絹本上全是淺設淡金的稿底,原是麗澤討好,如今都如大漠裡的鳴沙,古窟裡的山壁,樸 拙垂首。


佾雲特別喜愛一幅尋覓秋光的山水圖,圖最下方,繪著幾株青松,落筆清晰的山道上,兩個白衣文士正一前一後,手拄木杖,打算要攀上高峰,去尋圖上方隱而復現的山寺廟宇。山寺廟宇就埋在水雲青山之 中,有如可望而不可及的幻境。走在前方的人回頭看著後面的那人,對他伸出了手。落於後方的那人則抬頭仰望,手往前指。佾雲看了這幅畫看了很久,他不能夠確定,前方的人是想拉後面的人一把,還是 招呼他要跟上而已,後方之人出手所指的是所要抵達的目標,還是打算要搭上迎著他伸出的那隻手。


佾雲想問半花容的看法,正要開口,卻見半花容從袖裡拿出一顆赤赭色,形狀像淚滴的小石子,放在掌中,把玩起來。


「很久以前,我陪瀟瀟折返山中去尋一樣失落的物事,最後東西沒找著,他倒在山澗旁撿了這個送我。」


佾雲從以前就常見半花容雙手捧著不知名的小東西,有時笑得開心,有時哀愁慘淡。他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著那枚小石,血淚一般枕在半花容白皙的掌心。他不想打擾半花容此時的專心,就默默收起了捲 軸,繫上金線,放在枕邊。


半花容沒說什麼,只一勁玩著那小石,準確的拋出、接納、再拋出、再接納,走到隔壁房去了。


如此,半花容和佾雲整日待在屋內,時而默默各自,時而默默對望,時而笑語頻生,時而……也會產生歧見,拌嘴起來。佾雲仍每日咳血,並無好轉。半花容在這一間屋內時,佾雲總 強忍住胸中起伏的疼痛,深怕咳出聲響,或者雨聲傾盆如雷時,才敢放任自己的身體抽痛著溢出淺淺呻吟。他開始覺得自己可能是會好起來的,開始認真期盼要離開這病榻。


為什麼突然就有了這似是迴光返照的希望,明明他知道,他越病重了,他不知道怎麼對自己解釋,只想著一派秋光何處覓,那杳渺古剎、那荒山草徑,以及對望伸手的兩人。


他想帶半花容去找這樣一個地方,不用輕功,只慢慢地往山脊徒步走去,用漫長旅行的時間換一眼群巒的茫茫雲煙。只是,他還沒有問,那是不是半花容想要?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82
 回應文章
澤維爾RE發表 04-06-2004 21:44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致 緋光:

>>>想起很久以前朋友問我喜歡愛人還是被愛,她覺得很疑惑,一般女孩子比較喜歡被愛,怎麼我選擇愛人。我想理由也是相同的,自我的成就、自我的肯定,我有能力在愛自己之後去愛別人,這樣的自 己我覺得高興。毀滅與躲避是無法為自己找到出口,從善待自己開始,再去延伸自身的力量,去守護。我想『愛』就是這樣吧。


非常喜歡緋光這段對『愛』的敘述。關於暴風君的『愛』,應當是我現在對『愛』的自我期許和觀感吧!暴風君在這個故事裡雖然是配角,私心上卻最憧憬成為像這樣的人,半花容和佾雲是極度絢麗和蒼白 的光譜,也許它是藏在人心中的一小塊毀滅和缺憾的因子,但現實生活中我們不可能真的成為半花容和佾雲,暴風君卻是一個可以努力的方向。


>>>剝奪的半花容其實要的不一定是快樂,我覺得他想要的東西其實是注視、是對立、是驚濤駭浪的「感覺」。這種感覺對別人來說不會是快樂的,但卻滿足他需要的那種「刺激」。實在很難理解他要的 到底是什麼,或者是說,瀟瀟這個人我們了解的不多,所以很難去猜測,半花容到底想瀟瀟身上得到什麼??


如果我是半花容,那我想要的大概是非常『深刻』活著的感覺,而這種『深刻』的程度必須把心挖得很深,可能對別人來說已到達變態的地步。我覺得半花容仍是有期盼過幸福的,而且願意給予全部的,可 是瀟瀟的冷和拒絕回應,讓他開始用反向的破壞去沈浸在那份極端的愛裡。


>>>人的情感和需求隨著加深的了解必定會有冀望的,半花容的意念又是如此的強烈,少了白如霜還有傾天紅和雲門,我看他對傾天紅也是帶有敵意的,終究他身邊 沒人能真正的承諾永遠。


記得很久以前,好像是大二、大三?,極端地感到孤獨,覺得自己要的並不多,只是要有『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朋友,可是老天卻不給我。每個朋友看起來都若即若離,總之他們都說喜歡你,可是你心裡 知道他們沒有一個人是把你擺在第一位的。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是想得太偏了,大概是因為心裡有一個缺口,我沒有試圖去解決那個缺口,卻反而轉嫁到外界去。現在則是完全沒有那種心情了,覺得以前 會有那種想法真奇怪,因為『擁有』其實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也許十年後我再來看今天說的,也會覺得今天說的話很奇怪也不一定)

就像緋光您說的:『現實是:相愛容易相處難,要是兩人真的湊在一起,肯定也是天下大亂吧。』真正得到自己想要的,又是另一番情況呢!

突然想到,也許去追逐一樣自己”肯定得不到”的東西,是最輕鬆的,也說不定。


******

>>>「風」帶來了「雲」,接下來的整個「天」要輪到「暗色的雲朵」了嗎?我有一種更不詳的預感了。U_U『一滴滴的雨以投石的速度快速降落,在天空和大地之間畫出無數傾斜而又筆直的水線。』這? y述真充滿著攻擊性啊,拜託你速度別那麼快,我不想看雲消失的那麼快啦!!(噴淚)(半:反正會先打雷閃電,你緊張什麼?我當先解決主要敵人,再來對付次要敵人。呵呵呵)上面那一段好像在描寫? |人認識的過程,還有毀滅的順序似的。

緋光的想像非常有趣。其實這裏純粹是巧合,我只是把以前觀測鋒面,逐日拍照、畫圖的經驗拿來寫而已。經緋光這麼一說,原來風雲雨電的毀滅順序還頗有氣象原理呢!

>>>半花容是受不了「無夢樓窗紗暴風君的血」所以才逃回雨城的吧。光是想到那個畫面,我就覺得受不了了,那不是仇人壞人,而是從小伴著自己長大的親人啊。半花容用著暴風君的軀體,有一點是為 了要欺 騙自己吧,催眠自己:這個兄弟仍是個活生生的「人」,他永遠站在自己的身邊,會一直疼愛、珍惜著自己,並且為自己無條件的付出。對著軀體自導自演的半花容,一直給我有這種感覺,充滿矛盾和脆弱 ,半花容其實只對自己坦白。半花容顯然很喜歡當個「天」!對他來說單純的軀體更好,不會忤逆他,並且可賦予他們他想要的性格,狂暴、冷血、陰毒的性格,確實不是「暴風君」能做出來的事。

這段分析很貼切。我也這樣覺得,半花容只對自己坦白,因為他對外界太不安了,所以他可以多重角色、多面性格,平行線般的兩邊說謊。而後(5)之中,對暴風君的情感流露,也有一部份是因為,暴風君?A也不可能會背叛他,因為死人是最能信賴的,所有感情在一瞬間變成永恆。

>>>佾雲的愛情啊,就是這樣的吧,需要慢慢地慢慢地用心去體會,才會體會到他心中茫茫雲煙的美。大抵從身旁經歷的都是值得珍惜的,用心體會一花一樹、一草一木,他的終點是平靜而美好,但這應 該不是半花容要的吧。


是啊,這就是佾雲的『愛』,他對人好的方式,他能給予人的方式。


>>>「毀滅自我」的那種幸福,老實說,到底誰會懂得?毀滅是要毀滅到什麼程度,讓自己完全是空的嗎?自我跟家庭跟社會是不可能脫節的,你毀滅了自己其實就是毀滅了雲門,半花容的毀 滅更是害慘了「風 、雲、雨、電」和其他更多無辜的人。佾雲他真的是天真,如果縮在自己的龜殼裡,「毀滅自我」就能找到他的幸福,那其他人的苦從何而來?身邊的人不快樂了,那你追求的幸福真是幸福 嗎 ?「毀滅自我就是我追求的幸福,」我覺得他真是任性又有點兒顧影自憐。可惜的是,韶雲被他憾住被他的哀傷拖著走,無能幫他什麼或拉他走出那個世界。現在看到佾雲的期待,我怎麼覺得他這毀滅的論 調是在敷衍韶雲或者他根本就被半花容得絢爛給迷惑了。


佾雲當初對韶雲所說是認真的,但是那份毀滅自我,指的是精神上的把自我抹殺,也就是變成一個空殼。從另一角度想未必不好,也可以說是先解構再建構的過程。因為當時的佾雲有太多的迷惑無法處理, 所以他極想要把這樣混亂的自己整個拋毀掉。如今面對半花容的佾雲,已是飽經風霜,心如枯泉,想法上就會有所變化,而佾雲本性上就愛大自然,這種天性便以比較明顯的方式表現出來。可是這仍是一場 拉扯,半花容會引出佾雲過往充滿毀滅意識的一面,同樣的,佾雲也想把自己平靜的那一面護翼到半花容的心中……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91
緋光RE發表 04-03-2004 22:41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原來我上一章誤會暴風君了,讓小女子切腹謝罪。(開玩笑的)

暴風君這人啊,實在是個既單純又熱情的男人。如果他能活著,對傾天紅來說該有多好。能跟這樣的人成為夫妻,或許沒有那天雷勾動地火的熱情,但涓涓的濃情密意也是醉人。

>>>愛,是一種自我成就。無涉他人,只是一種自願給予的喜樂。
想起很久以前朋友問我喜歡愛人還是被愛,她覺得很疑惑,一般女孩子比較喜歡被愛,怎麼我選擇愛人。我想理由也是相同的,自我的成就、自我的肯定,我有能力在愛自己之後去愛別人,這樣的自己我覺 得高興。毀滅與躲避是無法為自己找到出口,從善待自己開始,再去延伸自身的力量,去守護。我想『愛』就是這樣吧。

這個章節裡用了三句話來描述暴風君這個人,我想不喜歡上這樣的人是很困難的吧!對兄弟的貼心,對愛的體諒與大氣度,這樣一個溫柔的人,讓人為他的早逝感到惋惜。

>>>剝奪別人的快樂並不能使你更快樂,、、、、
這話真是半花容的死穴,剝奪的半花容其實要的不一定是快樂,我覺得他想要的東西其實是注視、是對立、是驚濤駭浪的「感覺」。這種感覺對別人來說不會是快樂的,但卻滿足他需要的那種「刺激」。實 在很難理解他要的到底是什麼,或者是說,瀟瀟這個人我們了解的不多,所以很難去猜測,半花容到底想瀟瀟身上得到什麼??

>>>如果白如霜沒有出現,半花容說不定也會一直保持這種兄弟親愛的平衡吧!
基本上我是不相信啦!(哈)所謂情不能忍,人的情感和需求隨著加深的了解必定會有冀望的,半花容的意念又是如此的強烈,少了白如霜還有傾天紅和雲門,我看他對傾天紅也是帶有敵意的,終究他身邊 沒人能真正的承諾永遠。人家給的他不要,他要的人家不給,最重要的是:他不是女人。(我猜測這是瀟瀟無法接受他的第一個原因,知道第一個原因也就無虛去猜測其他的了)

要殺死半花容這個人其實也很簡單,只要讓他『失去』就可以。太軟弱的的靈魂,總要藉由依附來肯定自己的存在。當然人類本來就不是堅強的獨居動物,我們總是需要依靠的,這也沒什麼不對。佾雲軟弱 ,所以要逃避;半花容軟弱,所以要毀滅。

而且這人其實也很享受別人「恐懼」他的感覺,所有的人都恐懼他的毀滅慾,所以都關心他並試著開導他,換個方向想就是給你「恐懼感」讓你們不得不注視我、看著我。活成這樣,真的很苦呢, 其實這樣的半半很教人心疼,但你救贖不了他,因為他要的不是救贖。

要的是什麼?我覺得連他自己也不確定吧,瀟瀟的感情,不過是讓他的人生有了追逐的明確目標罷了。現實是:相愛容易相處難,要是兩人真的湊在一起,肯定也是天下大亂吧。

******

>>>一連幾天,雨城下起了少見的連綿大雨。先是從南方的天空,湧來了一大片部份透著靛藍色天光的亮灰雲,漸漸失卻了光芒,整個天都是暗的,不管哪個方向都佈滿了層狀的雲朵,它們如海浪的波紋 倒掛在 天空,然後一滴滴的雨以投石的速度快速降落,在天空和大地之間畫出無數傾斜而又筆直的水線。
「風」帶來了「雲」,接下來的整個「天」要輪到「暗色的雲朵」了嗎?我有一種更不詳的預感了。U_U『一滴滴的雨以投石的速度快速降落,在天空和大地之間畫出無數傾斜而又筆直的水線。』這描述真? O充滿著攻擊性啊,拜託你速度別那麼快,我不想看雲消失的那麼快啦!!(噴淚)(半:反正會先打雷閃電,你緊張什麼?我當先解決主要敵人,再來對付次要敵人。呵呵呵)

上面那一段好像在描寫四人認識的過程,還有毀滅的順序似的。

半花容是受不了「無夢樓窗紗暴風君的血」所以才逃回雨城的吧。光是想到那個畫面,我就覺得受不了了,那不是仇人壞人,而是從小伴著自己長大的親人啊。半花容用著暴風君的軀體,有一點是為了要欺 騙自己吧,催眠自己:這個兄弟仍是個活生生的「人」,他永遠站在自己的身邊,會一直疼愛、珍惜著自己,並且為自己無條件的付出。對著軀體自導自演的半花容,一直給我有這種感覺,充滿矛盾和脆弱 ,半花容其實只對自己坦白。

半花容顯然很喜歡當個「天」!對他來說單純的軀體更好,不會忤逆他,並且可賦予他們他想要的性格,狂暴、冷血、陰毒的性格,確實不是「暴風君」能做出來的事。

>>>「永遠聽起來太過遙遠。」
>>>「你的彼岸就不遠嗎?」
>>>都是這樣,都知道時間和空間對他們來說充滿了奢侈感,可是明白一旦放開,這些就都到了眼前,那本是心中認不認定的問題。不然,誰能有那把長尺和不倦的沙漏,來丈量這不見邊界的亙久許諾。
這一段也好喜歡。時間上人的生命是如此的短暫,空間上人也是非常渺小的存在,「永遠」真的太遙遠了,尤其在瞬息萬變人生裡,只能說我期待,但並無法保證什麼,真像佾雲會說的話,很實際也很無力 感。

至於彼岸遠不遠呢?半花容的彼岸該是遙遠的。放不下的人,到彼岸去做什麼?彼岸其實是心中的抉擇,半花容根本不願意去放手,彼岸對他來說當是遙遠。佾雲想和他一起到彼岸去,有種一廂情願的感覺 呢。

>>>、、、前方的人是想拉後面的人一把,還是招呼他要跟上而已,後方之人出手所指的是所要抵達的目標,還是打算要搭上迎著他伸出的那隻手。
>>>、、、他不想打擾半花容此時的專心,就默默收起了捲 軸,繫上金線,放在枕邊。
>>>、、、只是,他還沒有問,那是不是半花容想要?
佾雲對半花容其實是充滿著渴望,他期望的答案很透明,可是從後面那段我們就隱約可以猜到半花容的答案了。索性也不問了,問了只是讓自己傷心罷了。佾雲的心其實很清楚的,只是習慣的逃開那些令他 心碎的人、事、物。人啊,就是這樣,越得不到的越渴望,越容易感到失落。

>>>他想帶半花容去找這樣一個地方,不用輕功,只慢慢地往山脊徒步走去,用漫長旅行的時間換一眼群巒的茫茫雲煙。
佾雲的愛情啊,就是這樣的吧,需要慢慢地慢慢地用心去體會,才會體會到他心中茫茫雲煙的美。大抵從身旁經歷的都是值得珍惜的,用心體會一花一樹、一草一木,他的終點是平靜而美好,但這應該不是 半花容要的吧。

>>>>「毀滅自我」的那種幸福,老實說,到底誰會懂得?毀滅是要毀滅到什麼程度,讓自己完全是空的嗎?自我跟家庭跟社會是不可能脫節的,你毀滅了自己其實就是毀滅了雲門,半花容的毀 滅更是害慘了「風 、雲、雨、電」和其他更多無辜的人。佾雲他真的是天真,如果縮在自己的龜殼裡,「毀滅自我」就能找到他的幸福,那其他人的苦從何而來?身邊的人不快樂了,那你追求的幸福真是幸福 嗎 ?「毀滅自我就是我追求的幸福,」我覺得他真是任性又有點兒顧影自憐。可惜的是,韶雲被他憾住被他的哀傷拖著走,無能幫他什麼或拉他走出那個世界。

現在看到佾雲的期待,我怎麼覺得他這毀滅的論調是在敷衍韶雲或者他根本就被半花容得絢爛給迷惑了,如果是曲雲應該會海k他一頓吧。

我知道你選擇半花容了啦!不要再強調啦,我又心碎一次。(@_@)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88
澤維爾 RE發表 04-03-2004 17:03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致 緋光:



>>>暴風君、、、果然那幅『吶喊』是最貼切的表情。

是啊是啊...(大嘆)

>>>在暴風君的世界裡,愛,是一種自我成就。無涉他人,只是一種自願給予的喜樂。
超喜歡這句話的。^_^

寫了這些不同人的情感表達跟信念,最終發現我自己最喜歡這一句意念。


>>>白如霜那淫婦可不配瀟瀟的愛、、、
原因呢?因為她愛上佾雲嗎?

白如霜容易動搖的感情是原因之一。
不過即使白如霜癡愛瀟瀟,也許會死得更快。
因為半花容覺得自己的愛才是最誠摯熱烈的,而且容不下有人阻擋在他的面前,特別是他根本不欣賞的人。
所以他可以拉著佾雲、暴風君和瀟瀟一起,兄弟相稱。

我一直在想,如果白如霜沒有出現,半花容說不定也會一直保持這種兄弟親愛的平衡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87
緋光RE發表 04-03-2004 16:37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暴風君、、、果然那幅『吶喊』是最貼切的表情。

>>>在暴風君的世界裡,愛,是一種自我成就。無涉他人,只是一種自願給予的喜樂。
超喜歡這句話的。^_^

>>>白如霜那淫婦可不配瀟瀟的愛、、、
原因呢?因為她愛上佾雲嗎?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