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熔鏡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熔鏡附章.雨之熔(3)
 瀏覽595|回應2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原作者為澤維爾(沉水香)
二、本篇文章轉載申請原於創作線上http://creating.webs-tv.net 發表

三、未經原作者同意,嚴禁轉貼

---------------------------------------------------------------

《熔鏡》附章、雨之熔


3.


很久以前,有許多人將一塊一塊的磚石堆疊起來,築了一道又一道石藍灰的牆,他們讓這冰冷無情的牆圍起了一片有林有草有河的大地,就成了一方孤絕的壁壘。這個城曾經是人來人往的,充足的糧秣,健 壯的馬匹,依附城主能為的各路人,最嬌柔的歌妓,最英勇的死士,他們一代一代的繁盛著。頂著上官的姓氏,後人不再需要堆疊磚牆,他們便堆疊華麗,最後連這個華麗都是個空殼子,一下子、一個縫隙 、一個招搖、一個小小的背叛,便把這個外殼都剝了去,這個百年的武林世家竟是像個嬰兒,不費吹灰的被掐捏住,在武道上死絕了。


石藍灰的牆還是沈厚的固守在那裡,濺上的血跡早已被雨水洗去。這個城的生生死死像是一份咒詛,短短十數年,佔領者更加慘烈的覆滅,讓這個城平添許多駭人的鬼妖之說,附近的村落都稱呼這灰沉的城 池為『死城』或者『鬼城』。。


當初自曲雲處帶走佾雲的半花容,並不往無夢樓去,而是將佾雲帶到了這個沒有人煙的死城。初到此城時,半花容告訴佾雲這城原本有一個美麗的名字:『雨城』。


『可是雨城裡很少下雨,這裡最多的是美麗的花,大風吹起時,旋落不盡,在地上鋪成了一片花海。』


早春的雨城真是美的,即使在黑暗的深夜,佾雲都能感覺到每個角落飽滿而出的花朵,雖然夜裡看不見色澤,也能為那既張狂又憔悴的風情所迷惑,彷彿是剪得碎碎的、軟纖顫動不停。


這一天的夜空裡有一勾新月,淡淡的星光在遠處綴連成了一片。佾雲無法成眠,他慢慢登上城牆的高處,從這裡往四周望斷,不見一般人跡燈火,只有一座寺塔孤高地與佾雲身處的雨城面對面僵峙著。


他總覺得這個寺塔似乎傳來了一些聲音,他硬撐著病弱的身子,攀坐到城牆上,迎著風,想聽清這些喃喃細瑣的定音。他有些驚異地在風中分辦出,原來在這夜裡也還有佛經唱誦。


「在這做什麼?」半花容不動聲色悄然躍坐到了佾雲身旁,他從方才就一直默默跟在佾雲身後。


佾雲嚇了一跳,他太專注於追逐風中傳來的聲音,竟沒發覺半花容也跟了上來。


「我在聽……」佾雲伸手指了寺塔的方向,「靜靜喃誦的佛經,讓人心安,一瞬間會以為能有澈悟。」


「這是在無夢樓的日子裡,你一直盼望追求的平靜,再次見到你時,我還以為你早已放棄。」半花容把擱在臂彎的大衣展開披到佾雲身上,「你以前也常這樣照顧我呢!」


佾雲拉繫好披上的那一襲暖,他端凝注視著半花容,覺得今日的半花容和平時有些不同,淡了一分的語氣,多了一分孤獨。佾雲忽又想起,那一天半花容在雨中孤單的神情。他低聲問,「半花容,你快樂嗎 ?」


「我不快樂的話,你又能怎麼辦呢?」


「我……」佾雲低下頭去,不知該如何回答。


「別跳下去喔!」半花容並不看佾雲,他漠然望著遠方的寺塔,把聲音都拋到了夜裡的寒涼去。「你死了,我會很寂寞,真的。」


「你告訴過我,暴風君和瀟瀟已經言歸於好,他們對你也一直都好。為什麼……說起了寂寞?」


「你不懂……」半花容平日纖柔的手忽然用力抓上了佾雲的胳膊,「你不會懂……我也,也不能跟你說……」半花容的聲調充滿了憤怒,他心中又浮現了暴風君死去時的表情。


―――你為什麼要笑,為什麼不恨我,為什麼用那麼溫柔的表情看我?
你為了什麼,是為了我,還是……傾天紅。―――


『別傷害傾天紅,她是無辜的。』


有那麼一刻,半花容以為暴風君是愛自己的,然而那最後用盡全力講出的遺言,第一次讓半花容對自己失去了把握。


「我不能告訴你……佾雲」,半花容又說了一次,「難道你會無條件的對我好,我做錯什麼你也都原諒……」


佾雲再度語塞,他很想說:是的,他都會原諒,他從不曾想過會有什麼事是他不能原諒的,可是……


他溫柔撫摸半花容的臉頰,捧著半花容的臉,沿著耳朵撫下頸窩,半花容閉起了雙眼,枕上了佾雲的雙腿,沈醉在這溫柔的撫摸之中,原來自己也有這種時候,真的疲累,很想靠岸停泊。


佾雲訝異的發現,自己的手竟是這樣仔細在感覺另一個人炙熱的肌膚以及頸邊隱隱鼓動的脈搏,這是一個切切實實的生命,一張多情的臉,有血有肉的身軀。他的手指下意識的隨著那按壓到的脈搏跳開,他 是想到了曲雲,冰冷而柔軟的唇,心中一片痛。那深鎖的月眉下,有一雙他常常逃開的眼,卻是記得最深。


半花容抓回佾雲那跳開的手指,抵上自己紅艷的唇邊。「會嗎?你都原諒嗎?」半花容輕啟的唇摩挲著佾雲細瘦的指,像若有似無的吻觸。


「不曾想責怪過你,也就不曾想過原諒。我只想著你能快樂……」佾雲低下頭輕輕在半花容耳邊說,「每次你晚來,身上總有血腥味,活在爭奪殘殺的世界裡很難快樂的,你……不要再殺人了好嗎?」


「如果有人要殺我呢?」


「我不會讓別人來殺你。」


半花容的唇不再撩撥佾雲微微顫抖的指,他的手攀纏佾雲的手,交扣在一起。


「呵,你太天真了。這個世界很複雜,總有逃不掉的時候,即使親如手足,也會互相背叛……如果你雲門的兄弟叫你殺我呢?你一定聽他們的。」


「他們不可能會這樣說,他們都很善良。」


「可是我很邪惡喔……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喜歡我。」


不等佾雲答話,半花容指著天邊一閃而過的流光:「看!是流星呢!」


佾雲轉眸要看,卻已不見。


半花容笑道:「小時候常聽人說如果人死了,天上代表他的星星就會墜落。可是天上的星星夠嗎?我姆媽就說,掉下來的很多原先就是看不見的星,小小的暗極了,甚至不發光,一輩子就那墜逝的時候最亮 。」


佾雲仰望那一片寂靜的星空,不敢移開視線,怕是又錯漏了哪個人用盡一生氣力摩擦出的光芒。


半花容再度對佾雲說起雨城:「我的家就在雨城,有一夜,來了很多人把我的家人全殺光了,幾乎每一顆開花的樹下,都躺著屍體,鮮紅的血汩汩流出來。我抬頭看天空,卻什麼也沒有,只有一瓣一瓣的落 花,蓋滿了他們的身體。


噯!佾雲,那些故事都是騙人的吧,可是我還是想相信,我死的時候要比天上任何一顆星還亮。告訴你,屠殺雨城的那幫人,我長大後,一個不留全殺了,他們的血都留在這裡陪葬,我的雙手早就沾滿了血 腥……這裡有太多的冤魂,才會有那座寺塔整日超渡,可是他們渡不了神魔的。佾雲啊,你我都是在那超渡之外的……」


佾雲默默聽著,他的手心越發感覺半花容緊扣的手那一份熨燙,像要把他熔化一般,半花容的靈魂、身體都叫佾雲不敢放手。


他的身心俱空,像一只瓶,一個載器,他切切希望去承接半花容的傷悲,將之埋進自己內心深處,一個連回音都不會有的地方。這樣子,或許半花容會得到快樂…..


「有一天,我會和你一起,到達彼岸。」


佾雲認真的語句,逗得半花容悲傷地笑了。


「當然,能殺『半花容』的也只有『佾雲』……」


都是,虛名啊!
                                                 

佛經的喃誦不知何時停了,渺然無聲的天地如一個最可靠的見證人,見證了他倆所看、所感、所知。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77
 回應文章
澤維爾RE發表 04-03-2004 21:24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致 緋光:


>>>半花容對於暴風君來說是一種奇妙的存在,我覺得他是深愛半半的,和對傾天紅的那種喜歡是不同。「喜歡」這字眼,帶著一種淡淡的自由,有你很好,失去你我會難過卻不會到痛心疾首。但他對 半半的愛 是充滿著壓抑與諒解,出發點當然是因為要保護他。瀟瀟、白如霜讓半花容充滿了無力感,他的情感無宣洩的出口,暴風君傷白如霜說不定是為半花容宣洩他的情緒,或許也是因此而擦槍走火了。


『「喜歡」這字眼,帶著一種淡淡的自由,有你很好,失去你我會難過卻不會到痛心疾首。』,這個敘述極細膩貼切。暴風君是喜歡傾天紅的,要和她白頭諧老那樣的想法也沒有動搖過,那是他所決定人生 的一部份。半花容的存在是他的另一個世界,非常明晰的色彩,他可以毫不考慮的為半花容做許多事情,所以在<<雲雨>>中他為半花容的傷心,而打傷了白如霜。他後悔自己一時衝動,特別尋 問過佾雲對白如霜的心意後,更加確定半花容或許會不計後果繼續毀滅下去。他想勸半花容,怕半花容再陷下去會一無所有,卻沒有成功……


半花容並非不知暴風君的好,殺了暴風君,有一半程度是失手。他的失手在於不該出手,但是一出手,半花容是絕對做到底的,即便明明心痛。而如您所說:『半半其實更害怕瀟瀟排斥他、恨他吧。』他不 想讓瀟瀟知道,是自己在背後煽動。


>>>所以我說暴風君真是一個好人,一個好傷人心的男人啊!


這一句真妙。我再度想起傾天紅在暴風君墳前的話:對我最好的人是你,傷我最深的人也是你。


>>>半花容這人其實是極端缺乏安全感而且領域的觀念極重。白如霜、傾天紅和雲門一再的擋在他的身前和他分享著兄弟們的愛,這對他來說是非常的痛苦。其實我們都有這樣一段的歲月,極端的 容易忌妒那些 搶走我們身邊友人、家人的外人們,這感覺容易讓人酸得忘記理智,不惜要和對方玉石俱焚。


是啊,這種歲月,這種感受,正是”酸得忘記理智”,有的人極力爭取、不惜傷害,有的人退縮的太快,徒添傷懷。不過度過了那個時期,跳開了看,就會發現,並不定要這麼處理或選擇的。很贊同您所說 :『再想深一些,其實這是無意義的,搶贏了、賭輸了,我們的這段情誼其實早以變質,早已被傷害到無法修補。』


>>>半花容喜歡享受這樣的過程,他喜歡這樣血淋淋的活著和他的成長背景其實是相關的,「掠奪就能得到」建構起他的觀念和做法。當他掠奪也得不到時,除了毀滅我想他也無法找到其他。就像 流星一般,消逝前的燦爛 、毀滅前的炫麗才是他想要的。

炫麗、熱切、深刻,這是半花容要的人生吧?緋光形容”血淋淋”活著,實是呼應的很好。


>>>那是因為你們總是很自戀的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普通人才會需要超渡去尋求解脫,你們根本就不需要不屑,因為你們很享受那種自虐虐人的感覺嘛!那麼就做徹底一點啊!無法無能享受到「愛 」的甜美與珍貴之處,捨棄人的本心,化為修羅或是神佛,若你真覺得那是幸福那便是幸福吧,可是你心偏又如此的痛苦寂寞、吶喊掙扎。那就請認清自己終究是凡人的事實,病的很嚴重的凡人,就這樣, 我眼中看到的你們就是這樣。


這一大段話很有吉兒風格喔!或者說緋光的批判又出現了,而且總是批得極好,像精準用手術刀在切割,不讓那模糊出現。看到這些精準的文字,真是不好下手回,只想整段引用,然後說聲,很棒^_______ __^


>>>看吧、看吧,這家人真是奇怪,老是動不動的躲避彼此的靈魂。想得太多,說得太少,逃來逃去、繞來繞去的問題越來越嚴重複雜。「心中一片痛」我也是內傷很重,想扁人啊!(嘆氣,最近 嘆氣的次數變 多了 ^_*)


呵呵,別嘆氣。希望你快樂^-^
最後他們的問題一定會解開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79
緋光RE發表 04-01-2004 00:57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可是雨城裡很少下雨,這裡最多的是美麗的花,大風吹起時,旋落不盡,在地上鋪成了一片花海。』
怎麼有這是自我描述的錯覺。說半花容像「雨」不如說他像「花」。像「大風吹起時,旋落不盡,在地上鋪成了一片花海。」很美,但是是一種綻放之後凋零的美,充滿著死亡的氣息,帶種悲傷的浪漫的地 方。


這回有點兒被考倒的感覺,為什麼要殺暴風君 ???(我現在表情就像那幅名畫『吶喊』)

慢慢孵字中

>>>你為什麼要笑,為什麼不恨我,為什麼用那麼溫柔的表情看我?
半花容對於暴風君來說是一種奇妙的存在,我覺得他是深愛半半的,和對傾天紅的那種喜歡是不同。「喜歡」這字眼,帶著一種淡淡的自由,有你很好,失去你我會難過卻不會到痛心疾首。但他對半半的愛 是充滿著壓抑與諒解,出發點當然是因為要保護他。瀟瀟、白如霜讓半花容充滿了無力感,他的情感無宣洩的出口,暴風君傷白如霜說不定是為半花容宣洩他的情緒,或許也是因此而擦槍走火了。

相較於暴風君的付出,半半其實更害怕瀟瀟排斥他、恨他吧。(假設傷白如霜的真是暴風君)所以、殺暴風君來「取悅」瀟瀟,他以為暴風君愛他愛到連命都可以捨去,可以為了他的愛豁出去一切嗎?死一 個暴風君換一個瀟瀟,值得。半半,你的頭殼應該沒有被燒壞得這麼徹底吧!!

>>>『別傷害傾天紅,她是無辜的。』
>>>有那麼一刻,半花容以為暴風君是愛自己的,然而那最後用盡全力講出的遺言,第一次讓半花容對自己失去了把握。
暴風君終究察覺了半花容的毀滅性格,能為傾天紅做的,竟也只剩這一點。傾天紅真是可憐,成為這些角力戰下的受害者。連要托付一生的人,她也不知道他是否是愛她,「在意」和愛的感覺其實還是不同 的。所以我說暴風君真是一個好人,一個好傷人心的男人啊!

半花容這人其實是極端缺乏安全感而且領域的觀念極重。白如霜、傾天紅和雲門一再的擋在他的身前和他分享著兄弟們的愛,這對他來說是非常的痛苦。其實我們都有這樣一段的歲月,極端的容易忌妒那些 搶走我們身邊友人、家人的外人們,這感覺容易讓人酸得忘記理智,不惜要和對方玉石俱焚。

再想深一些,其實這是無意義的,搶贏了、賭輸了,我們的這段情誼其實早以變質,早已被傷害到無法修補。半花容喜歡享受這樣的過程,他喜歡這樣血淋淋的活著和他的成長背景其實是相關的,「掠奪就 能得到」建構起他的觀念和做法。當他掠奪也得不到時,除了毀滅我想他也無法找到其他。就像流星一般,消逝前的燦爛 、毀滅前的炫麗才是他想要的。

>>>「看!是流星呢!」 佾雲轉眸要看,卻已不見。
半半你啊,真是的。給了美好的開始,但總是消失得那麼快,讓佾雲無從捕捉起。


>>>他們渡不了神魔的。佾雲啊,你我都是在那超渡之外的……
那是因為你們總是很自戀的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普通人才會需要超渡去尋求解脫,你們根本就不需要不屑,因為你們很享受那種自虐虐人的感覺嘛!那麼就做徹底一點啊!無法無能享受到「愛」的甜美與珍 貴之處,捨棄人的本心,化為修羅或是神佛,若你真覺得那是幸福那便是幸福吧,可是你心偏又如此的痛苦寂寞、吶喊掙扎。那就請認清自己終究是凡人的事實,病的很嚴重的凡人,就這樣,我眼中看到的 你們就是這樣。

半花容給身心俱空的佾雲乘載的不是他的愛,而是他的冷酷與自私,他的熱情其實只想給瀟瀟。
我覺得佾雲他刻意的裝傻逃避,自以為他真能為對方做些什麼讓他快樂,問題是半花容要的那種快樂不是他給的起的,他明白,可是卻不願面對,佾雲自欺欺人的毛病真是嚴重。

>>>他是想到了曲雲,冰冷而柔軟的唇,心中一片痛。那深鎖的月眉下,有一雙他常常逃開的眼,卻是記得最深。
看吧、看吧,這家人真是奇怪,老是動不動的躲避彼此的靈魂。想得太多,說得太少,逃來逃去、繞來繞去的問題越來越嚴重複雜。「心中一片痛」我也是內傷很重,想扁人啊!(嘆氣,最近嘆氣的次數變 多了 ^_*)

再說一次:半半請你不要老是欺負佾雲好嗎?你已經欺負他好幾章了,我要看不下去了。 [我怒了] 下地獄也要拖一個墊背的,買一送一可真是划算呢。哼、、、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