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熔鏡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熔鏡附章.雨之熔(2)
 瀏覽644|回應6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原作者為澤維爾(沉水香)
二、本篇文章轉載申請原於創作線上http://creating.webs-tv.net 發表

三、未經原作者同意,嚴禁轉貼

---------------------------------------------------------------

《熔鏡》附章、雨之熔


2.


雅緻的竹廬外,一名坐在矮凳上,身著黑紗灰袍的中年男子,正瞄準手中扶正的塊木,準確地往下揮刀。男人的髮還很黑,只兩鬢間添了星霜,男人的手細長幽白的,不重氣力,刀在手裡像劍。刀起刀落, 發出了咳啦咳啦的音聲,隨這節奏一片片齊整的柴火就給劈了出來,拋出墜疊在旁,成了一座小山。


竹廬面著男人的這邊,一扇紙糊的格窗用瘦枝條撐開著,窗下有一個女人,那是杜雲夢,她的打扮一如往常,淡素地梳了個書生般的髻,她剛新填了一首曲譜,泛黃的紙籤上墨跡還未乾。她擱筆於硯台上, 拿起洞簫試吹了幾聲,並不順遂,窗外那咳啦咳啦的劈裂聲,攪得她有些心煩。她手握洞簫轉頭望向窗外,挑了挑眉說道:

「我說雲門八采的師父,依閣下這種撿柴劈柴的速度,我大概兩個月都不用煩惱薪火了。」


中年男子聞言停了手,回頭對窗下人笑道:「我幫妳,妳倒不高興了。莫不是不想收留我了吧?」


「你的一個徒弟不見了,你都不煩惱嗎?」


水照先生沒有回答杜雲夢的問題,他思考的表情看起來並不帶有感情,只是稍稍鬆垂下眼簾那樣地頓著。


杜雲夢在屋內嘆了口氣:「你總這樣……」


「雲夢,我自有打算的。」水照先生哪裡不知杜雲夢所顧慮,只是他既已明著放手,許多事只能暗底來了。


「我只見你逃,每次曲雲來,你就不見蹤影,那孩子很精,他不會猜不出你在這裡。」

「其實妳是擔心曲雲吧?」

「是啊……找一個人的滋味並不好受。相反的,我覺得佾雲那個孩子不管遇到了什麼應該都能渡過才對,他不會真正的消失。」

「何以見得呢?」

「我的理由只是直覺。」

「直覺也有源頭的。」


杜雲夢遲疑了一會兒,她凝視桌上風乾的墨痕,眼前又浮現了當年的情景,金髮少年和上官未麗相似的笑,那時和金髮少年巧遇的竹林裡,昏轉的碧綠,跳高的落葉風飛,至今都還很明晰。


「當年受你之托回到雲門,我曾在一個地方遇到他。你以為沒有人知道的墳前,我看見了他。他一個人在墳前佇立良久,然後忽然伸出手來,慢慢撫摸墓碑上凹入的刻字,一筆一劃仔細描著。我以為我見過 的人多了,當時卻讀不出那個孩子的心,只見他的表情十分空白,竟是有些像現在的你。他描劃那兩字佾雲時極慢極慢,像是想要說服自己毫不存在,但他的躊躇只是說明了他其實有更大的牽掛在。一個還 有牽掛的人,不會輕易死去…...」


「我不知道他見過那墳……」

「染愛,你到底有沒有過一絲後悔,難道你不覺得自己是很殘忍的嗎?」

「如果後悔可以改變命運,或許我是會後悔的。」


「你還是沒變……」你的眼睛只看著那個人,除此之外的全都看不見。


「不,我是變了,否則他現在就只是我洩慾的工具而已。」

「夠了,口是心非的話對別人說去!」


並不是生氣,只是覺得不想聽見這樣的話。那話語並無道理地挑起杜雲夢心中的痛楚,她輕輕放下了窗,關扣起來。聽見,屋外又是那劈柴咳啦咳啦的聲音,繼續不斷地。

―――從以前起你就這樣,說些任性、無情的話語,讓別人不能靠近你和那個人的世界,連想像都不能。你給那個人,我的兄弟,佾雲,全部的溫柔和尊嚴。

但我知道,其實你根本……連壓倒一個人都不可能的,即使是最愛的人。―――


※ ※ ※


今天的陽光特別柔和,遠處的林梢也都懸著一朵朵盛開的花,滿滿團聚成白頭粉眉,綠色的枝椏反倒隱沒成了淡淡的粧點。當水照先生劈完了最後一塊木材,他站起身,擦了擦額際的汗滴,從竹籬笆外看出 去,忽然眺見遠處河道一灣清淺,蜿蜒的水線正紛紛耀閃著金色的波光,連河邊灰色的群石也染上了一片暖色。

水照先生往外走去,他越過了竹籬笆,想走的更近更近,去看那美景。


那是一種本能想要前進的慾望。他想起了那一天,就像現在的腳步,帶著遲疑、忽快忽慢的。當時抱著原以為不可能的希望,到了那和佾雲曾有約定的荒山破廟。一路上反覆想著自己早親手將那人下葬,如 今卻又來故地追尋什麼癡傻。


他推開山門的那一瞬間,他的身形擋住了門外跟著掠入的陽光,一個沈睡的孩子美的不可方物,就在他面前的陰影下,蜷縮在一具死去多時的屍首旁。


他抱起了那奄奄一息的孩子,努力的喚醒,孩子朦朧微張的雙眼那時看來像極了死去的故人,小小的指掌在陰影中害怕地拳握著。他再不能自制,摟緊了那細弱的身軀,失聲地痛哭起來。那是他這一生唯一 一次痛徹心扉的大哭……卻給了這個毫不相識的孩子,而這個孩子也彷彿註定要在撕裂的心傷中清醒過來,迎接他的重生。


―――儘管你拒絕了和我約定來生,但我卻仍固執想要去相信你終會回來,而且願意愛我。

你還不知道自己會死的時候,那時候的約定還是作數的吧,就在這廟裡,你要給我你的一生。―――


「一生,豈是如此輕易。愛,又如何能夠替代。」


久遠的過去,如今變的不真實,淡淡的變成紋在身上的印記,日復一日見了,只剩下深鑿過的傷痕,而少減了澎湃的情感。水照先生彎下身,將清涼的河水潑上自己的臉,像是初生的洗滌。當他的心再度恢 復平靜,他就會若無其事的走回去,幫杜雲夢煮飯燒菜,並且告訴雲夢關於這好美的河流。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48
 回應文章
澤維爾RE發表 04-01-2004 15:30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致 緋光:


>>>這是水照先生最大的悲哀,,壓倒一個人在心態和身體上多少要比另一人些才做得到吧,水照先生在心志上懦弱,讓自己無力面對被佾雲一號拋下的事實,即使他付出全部的溫柔和尊嚴。佾雲 二號是那麼的 軟弱無力,但他終究無法得逞,也無法盡情的享受對他的「慾念」。


人性的成份裡好壞交雜,可以因為愛而偉大,也可以因為愛而自私。可是人要到瘋狂這個地步是困難的,終究水照在最後那一道關卡止了步。整個故事裡,最瘋狂的應該還是半花容。


>>>曲雲這樣剔透的人,在感情上必是非常的潔癖,如果師父對佾雲真是愛,那他或許會包容。但事實上不是的,用著眼神看著他去懷念另一個人,這叫全心全意注視著佾雲的曲雲如何受的了,對 於師父,曲雲 真是夠客氣了。


沒錯,就是這樣,就是『潔癖』這兩個字,就是不能忍受師父這種替代的態度,雖然曲雲和韶雲都不知道前因後果,但曲雲看的出那種精神上的虐待。至於是不是好險,只能說師父自己也下不了手,傷害減 半。然而,那下不了手的成份,可能有一半以上是覺得對佾雲一號的背叛,結果小佾還是沒有存在感。


>>>水照先生發現自己錯了,卻不去彌補佾雲的傷口,或許是他要彌補,但為時已晚。因為自己的軟弱,而造成別人的傷害和痛苦,自私的水照先生啊,你也該要有所行動了吧!


最後他會有所行動的,但是應該是偏後面的集數。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60
緋光RE發表 04-01-2004 15:21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說到曲雲的早逝 ,我也很噴淚的。

那日看佾雲跟瀟瀟踏上十轉輪迴峰時,曲雲那一句『怎麼還是愁眉苦臉的?』讓我笑了好久。
曲雲你也太了解他了吧!佾雲那更形飄俊逸的身采,居然被你說愁眉苦臉。你是要佾雲以後戴面具出現嗎? [吐舌笑]

(佾:你可以再惡劣一點沒關係。)


「你已經打算要走了不是嗎?從來,你心中只有你自己,既不關心韶雲,也不真的關心佾雲,更不關心雲門。我不在意你的不關心,甚至也欣賞你,但、你的謊言令我作噁。」
曲雲已完整的說出我對水照先生的觀感,就是這樣的。曲雲啊 ,我真是太愛你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57
緋光 RE 發表 04-01-2004 10:14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連壓倒一個人都不可能的,即使是最愛的人。
這是水照先生最大的悲哀,,壓倒一個人在心態和身體上多少要比另一人些才做得到吧,水照先生在心志上懦弱,讓自己無力面對被佾雲一號拋下的事實,即使他付出全部的溫柔和尊嚴。佾雲二號是那麼的 軟弱無力,但他終究無法得逞,也無法盡情的享受對他的「慾念」。當然佾雲身邊有韶雲的保護和曲雲道德的審視,也多少對他產生嚇阻。他可以用話困住韶雲卻面對不了曲雲的疾言厲色,該為佾雲感到好 險嗎?

曲雲這樣剔透的人,在感情上必是非常的潔癖,如果師父對佾雲真是愛,那他或許會包容。但事實上不是的,用著眼神看著他去懷念另一個人,這叫全心全意注視著佾雲的曲雲如何受的了,對於師父,曲雲 真是夠客氣了。

師父對曲雲造成的傷讓他對人性充滿了質疑與尖銳感,也造成他必須要比其他兄弟堅強的理由。曲雲在情感上非常的固執,相較於水照先生,曲雲對於愛的執著叫人欽佩也叫人心疼。

水照先生發現自己錯了,卻不去彌補佾雲的傷口,或許是他要彌補,但為時已晚。因為自己的軟弱,而造成別人的傷害和痛苦,自私的水照先生啊,你也該要有所行動了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56
澤維爾RE發表 04-01-2004 00:57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致 緋光:

>>>佾雲一號,你真是勾起我的好奇心了,再度被配角給吸引了去,這魅力無邊的「佾雲」果真是大小通吃啊。

當初寫這個角色,有取材過去(寫風雲雨電之前)自己寫過的一個人物,當然個性不完全相同,不過外型是照著想的。我覺得佾雲一號(緋光的編號化真讚)和二號最大的差別在於,一號有很敏銳的判斷跟決心 ,他看出了水照的癡頑,於是拒絕和他約定來生,這個人是冷然型的了悟,而二號佾雲是溫柔到變成泥沼的慈悲。所以兩者其實是有差別的,杜雲夢就看出了這一點。可是當年水照在不能接受失去的悲痛中 ,錯置了情感,使得一切看起來都像,而後他漸漸逼自己承認,實則兩人並不相同,也不能替代。當他想要止步,他早已對佾雲造成了無可彌補的傷害,就好像對一個剛出生的人斬斷了手腳再來後悔。

如果一個人知道自己是代替品,而後又知道自己實則代替不了,那是雙重的否定吧。

水照先生是可悲的,可是我卻不至於去厭憎這個人。我覺得他也是感情世界中的一種形象,也許到頭來,他會發現兩頭空。

非常欣賞緋光說的:「你對一個人的愛無法昇華到精神上的懷念,必須靠著賭「人」思人,甚兒對他產生慾念,我感到非常質疑你對佾雲一號的愛到底有多深?」

到這個時候,也許兩邊都已不是完整的愛,甚或,發現自己自私的無以復加。

附帶一提,熔鏡的故事中,曲雲對人性本惡觀感的根源就是來自於水照先生。他看到其他兄弟非常天真的相信師父外表的好跟溫柔,他自己卻很清楚的了解師父背後的自私。一個原本應該是作為典範的長輩 ,卻是如此,於是在曲雲敏銳善感成長過程中種下陰霾。

>>>曲雲他在找誰呢?「師父」好像不太可能,「佾雲」嗎?唉!這出去像丟掉,回來像撿到的小孩,找著了,又如何?(佾:聽您這口氣似乎對本雲非常的怨懟。 光:廢話,你以為我會像曲雲那麼寵你嗎?沒賞你一頓粗飽就不錯了。)

曲雲是定時會去拜訪杜雲夢,因為杜雲夢指導過他笛子,比水照更像師父。一方面他是一直在繞圈圈,探查佾雲的去處。

>>>他的牽掛撕裂著他的心,讓他不會輕易死去卻注定要撕裂地活著。這些把他當成「玩偶」的人,要他的「存在」來投射他們內心渴望的那個人,只為這個功能 而活著的佾雲,一個人的性格人生被扭曲至此,叫我如何能不拿起核彈往水照老頭砸過去。(狂怒)

核彈都出動了,緋光真的怒了O_O

>>>(對於愛情,我是比較有潔癖的。如果我愛的是這個人,那就是這個人,怎麼會因為另一人跟他相像就去轉移到他身上?懷念跟慾念該是不同的。)

這句話我要加分 [微微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52
緋光RE發表 04-01-2004 00:18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他描劃那兩字佾雲時極慢極慢,像是想要說服自己毫不存在,但他的躊躇只是說明了他其實有更大的牽掛在。一個還有牽掛的人,不會輕易死去…...
>>>、、、而這個孩子也彷彿註定要在撕裂的心傷中清醒過來,迎接他的重生。
若將這兩段合在一起,我覺得佾雲真是好悲慘。他的牽掛撕裂著他的心,讓他不會輕易死去卻注定要撕裂地活著。這些把他當成「玩偶」的人,要他的「存在」來投射他們內心渴望的那個人,只為這個功能 而活著的佾雲,一個人的性格人生被扭曲至此,叫我如何能不拿起核彈往水照老頭砸過去。(狂怒) [我怒了]

>>>「一生,豈是如此輕易。愛,又如何能夠替代。」
水照先生你對佾雲的愛真叫我嗤之以鼻,真像一場笑話。也許是情不能忍,但是啊,就算兩人外貌、聲音、個性無一不相像,他們就是兩個不同的個體。當你抱著佾雲二號時難道一點兒都不覺得你對不起佾 雲一號嗎?你對一個人的愛無法昇華到精神上的懷念,必須靠著賭「人」思人,甚兒對他產生慾念,我感到非常質疑你對佾雲一號的愛到底有多深?

(對於愛情,我是比較有潔癖的。如果我愛的是這個人,那就是這個人,怎麼會因為另一人跟他相像就去轉移到他身上?懷念跟慾念該是不同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50
緋光RE發表 03-31-2004 23:13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佾雲一號,你真是勾起我的好奇心了,再度被配角給吸引了去,這魅力無邊的「佾雲」果真是大小通吃啊。

曲雲他在找誰呢?「師父」好像不太可能,「佾雲」嗎?唉!這出去像丟掉,回來像撿到的小孩,找著了,又如何?(佾:聽您這口氣似乎對本雲非常的怨懟。 光:廢話,你以為我會像曲雲那麼寵你嗎?沒賞你一頓粗飽就不錯了。)

先說一句,水照師父,你是個任性妄為、腦筋秀斗的大混蛋。 [我怒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