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熔鏡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熔鏡附章.雨之熔(1)
 瀏覽666|回應5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原作者為澤維爾(沉水香)
二、本篇文章轉載申請原於創作線上http://creating.webs-tv.net 發表

三、未經原作者同意,嚴禁轉貼

---------------------------------------------------------------

《熔鏡》附章、雨之熔


1.


還記得嗎?那墜下的雨滴太輕太細,在焚燎的大火中,奮不顧身地投入而後消逝無蹤了……


※ ※ ※


佾雲坐在半截矮牆邊,背輕挨著牆,雙手交抱著僅剩的一把佾雲劍。他剛從睡夢中痛醒,他的指勉力攀上劍首,冰藍的色澤訴說它影的特質,另一把被稱為光的對劍如今插落在不知幾重山水之遠的近日峰, 如同劍的分離,他的靈魂也彷彿被扯去了一半,眼窩下淡淡的一抹青暈讓他顯得異樣的陰沈,若是過去認識他的人見著了他此刻的神情,必然都要遲疑這是不是他。


現在是早春,那一截斷牆的磚縫裡全摻著溼氣,混著粗糙的塵砂沾黏上他的背脊,他費力地抬起頭來,仰著面,朵朵淡粉的桃花小小綻開著,放滿了天,佔去了他大部分的眼簾,微微的風吹又顫動了視線, 方得見樹枝之上海色的天。一朵纖弱早落的花緩緩飄降於他的面頰,輕觸而後滑開了,他放開抱劍的一隻手要去承接卻沒能接住。


落花滑過頰邊的感覺使他想起了曲雲的指,墜下的速度其實強而有力卻又硬生生的碰開了去,像是在說著情深緣淺。


曾經在那大宅院裡,佾雲覺得自己作了好長久的夢,夢見了許多不曾想過可以的事物。現在他這伸出的手,輕拭過曲雲眼角邊的淚,那淚水流佈過指腹的涼,洗去了佾雲原以為能夠撐持的沈默。


或許存在於他們之間的那一份真心,吻是先於語言的,他們謹慎地留意彼此太久,回憶遙遠的彷彿不曾真的交談過,可是那眸、那指劃掠過的唇顎,忽然之間清晰地都跳到了眼前,變得再熟悉不過。『如果 可以……如果可以……』心中不成調的斷句啞啞絞斷隔在彼此之間的那一道防線,他生澀的吻輕輕貼觸上曲雲柔軟的唇,深願憐愛的感覺著,忽又慘傷的放開……那時是,驚愕地摀住心口,幾乎不能喘氣, 覺得自己骯髒至極。他的精神太清醒,清醒的容不下自己。


———我確是不配的。———


那種感覺並不需要什麼理由,它只是存在,惡狠地佇在了那裡。


「佾雲,你怕邪神多些,還是我呢?或者,你怕自己最多?」往後半花容如此提醒他,「呵,不管答案是哪一個,這三者都可能會去傷害親近你的人,你心裡很清楚對不?」


他曾在荒原中流浪了年餘,然後遇見曲雲,最終又回到了半花容的掌控之中。他曾為了許韶雲的諾,努力求生,又因再度明瞭這無可改變的自己而求死。他自盡了幾次都失敗,而後他開始覺得自己是個徹底 的大笑話。他用僅餘的力氣磕碰著屋裡禁制的磚牆木板,額角滲出了血。半花容的雙臂緊緊翼護他,環抱著不放,問他:「別這樣,你捨得我傷心麼?」


他回頭凝望半花容的臉,他好喜歡的一張臉,忍不住要寵溺的一個人,幾年來緊密相依的情誼全進了心底。額角上的血迸下了眼瞼,都糊了視線……

佾雲惻然笑了。

「不捨得……」


當他不再尋死,半花容才始肯讓他獨處,但是佾雲知道,即使現在他在這斷垣殘壁之中,看著花,什麼也不做,仍舊有半花容安排的人在不遠處看護著他的行動。他如今置身於一個無形的囚籠之中,他卻有 一種莫名的心甘情願,甚至是安心。半花容幫助了他,他再也見不到那些親如骨血的兄弟,也就不會牽累了任何人。


每當自己因為難以忍受的心痛,而在手上、臂上弄出了更多的傷口,半花容會細細為他上藥包紮,雙手勾攏上他的肩膀,又哭又笑地對他說:「沒關係……沒關係,可我卻是高興的,只有我知道你這樣瘋, 和我一樣的瘋。他們都見不到這樣的你,全都不了解這樣的你,這叫我好高興……」


半花容的氣息是一種寵溺,半花容的語句也是一種寵溺,佾雲不知道自己是否也寵溺了半花容,只是,那香,那陰柔的手,就像自己失落的一片心魂,他依賴著那樣的存在,半花容不在的時候,那氣息彷彿 也還在身邊漂蕩。


有時換他在惡夢中醒來,恍恍惚惚忘了身處的時點,又回到百草坡,他不明白地問半花容:「你不是想我死嗎?」

「哪有這種事?」半花容總是狹暱地應他的問,臉上掛著無邊的微笑。

「卻夢見了,一遍一遍,你……」

「那是因為你病了的緣故。」

他真的離不開半花容,半花容說的他全都願意相信。

「噯……可是佾雲,我准你常夢見我。」


今天,半花容來晚了。每次半花容晚來,身上總帶著血腥味。佾雲不再仰面看那滿樹的桃花,他低下頭,伏在彎曲的膝上,額抵上了劍鞘,陣痛的昏厥早已使他失卻了時間感,不知睡去的是今日抑或昨夜。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34
 回應文章
澤維爾RE發表 04-01-2004 15:09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致 緋光:

>>>被稱讚了!!!(害羞)

別害羞,真的很棒喔~

>>>文字的魅力就在於總能源源不絕的導出人們的觀察和感受。能這樣動動腦真是不錯的。
其實喜歡這些人物,所以特別會有感覺。

我也很喜歡同您一起動腦思考。對我來說,寫東西就像在療傷,有時候自己也不明白那樣宣洩而出的情感、對話,有些心底是清楚明白的,有些卻是好像被上了咒一樣的模糊,死死地卡在了那裡。這個時候 ,看著您以及其他朋友的意見、看法,反而時常有被點醒的感覺。我的心情是充滿感謝的。

>>>(大聲狂吼:曲雲我愛你。 半:搞清楚誰才是主角好嗎!(怒))
還有哇,緋光的旁白真是一絕,從過往到現在,可以弄個集子呢^__^

>>>其實是作者太厲害了,能寫出這麼棒的文,每次讀我都會有不同的感受,不論「衷懷」、「雲雨」或「熔鏡」。

很高興您有這樣的感覺,我對自己寫的東西並沒有什麼信心,知道可以為別人帶來這樣的感覺,真的是很高興呢!

>>>『傷心咖啡店』每個年紀讀到的感受都不同,目前我最愛的是吉兒。我激賞從逆境中不斷的學習並且變堅強的人。驟然失去愛情、夢想的吉兒,竟能在和海安的辯論裡說出「自由就是愛」時, 我的心真是被 震撼住了。海安的理論看似美好、偉大,但其實是一種華麗的空虛。不被這空虛所迷惑的吉兒,是因為她曾嚐過那種味道,人生如果有機會經歷這樣成長的方式,我覺得真是太幸福了。

聽了緋光聊的,因為書不在手邊,今天索性去了趟圖書館借,等有空時再來仔細重讀一遍。忽然驚覺,自己現在才是到了『傷心咖啡店』裡所描寫人物的年紀。吉兒非常務實而有力量,她的溫柔不在表面, 而在心底。她和海安刺味十足的對辯,忽然讓我想到了曲雲。以前沒這麼想過,現在一瞬間把緋光、曲雲、吉兒連在了一起。如果足夠堅強的話……我也曾是十分希望成為像吉兒這樣的人呢!回想起以前在 學生運動的社團和親愛的學姊一起讀些艱深的書本,嚮往著左派思惟的銳利,一筆一劃用麥克筆寫大字報,一朵紙折的野百合就懸在我們社窩窗前,看著這樣傻氣的一群人。不過我是沒有吉兒的素質的…… 我想只有學姊才能。我喜歡作夢,一不小心就會被海安那種思想誘惑。


>>>>其實她想要讓佾雲明白的是,連你的夢都要受制於我。『准』好似多大的恩賜似的,這上對下的感覺真糟,真不愧是「天」啊。你打算在夢中解放他啊。
哼、老是欺負佾雲的半半真壞。

沒錯,這時候的半半是更像『天』的。(看到緋光那句夢中解放,忍不住笑了出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47
緋光RE發表 03-31-2004 22:23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字的魅力就在於總能源源不絕的導出人們的觀察和感受。能這樣動動腦真是不錯的。
其實喜歡這些人物,所以特別會有感覺。(大聲狂吼:曲雲我愛你。 半:搞清楚誰才是主角好嗎!(怒))
其實是作者太厲害了,能寫出這麼棒的文,每次讀我都會有不同的感受,不論「衷懷」、「雲雨」或「熔鏡」。


『傷心咖啡店』每個年紀讀到的感受都不同,目前我最愛的是吉兒。我激賞從逆境中不斷的學習並且變堅強的人。驟然失去愛情、夢想的吉兒,竟能在和海安的辯論裡說出「自由就是愛」時,我的心真是被 震撼住了。海安的理論看似美好、偉大,但其實是一種華麗的空虛。不被這空虛所迷惑的吉兒,是因為她曾嚐過那種味道,人生如果有機會經歷這樣成長的方式,我覺得真是太幸福了。

>>>他真的離不開半花容,半花容說的他全都願意相信。
佾雲你啊就只能這樣繼續撕裂的活著,繼續矇蔽著雙眼的活著。脆弱的靈魂總是容易叫人趁虛而入,就像溺水時遇到浮木一般,佾雲的生存之道就是這樣痛苦。半花容也只能這樣的控制佾雲不讓自己為瀟瀟 所崩毀。


>>>>、、、「噯……可是佾雲,我准你常夢見我。」
其實她想要讓佾雲明白的是,連你的夢都要受制於我。
『准』好似多大的恩賜似的,這上對下的感覺真糟,真不愧是「天」啊。你打算在夢中解放他啊。
哼、老是欺負佾雲的半半真壞。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46
澤維爾RE發表 03-31-2004 11:36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佾雲愛的該是半花容吧。很痛苦的愛著他,心甘情願的愛著他,沒有逃避的愛著他,享受這種撕裂的愛情,證明自己是活著,還有心痛、不安、情緒的知覺,連死都無法抉擇的活著。」


是的,我覺得他是這樣愛著他,半花容屢屢挑起他心中抑制的情感愛慾、傷痛苦癡,而佾雲也試著陪伴半花容到達遠離塵世的部份,於是在【雲雨】中,佾雲有了遲疑,告訴船家,還不想到彼岸。

昨晚又寫了兩集,想起了這些,等我修潤一下,再貼上來。


>>>「那段被半花容困住的描寫真是讓我有一種莫名的無力感,人生最痛苦的不是被別人放逐,而是把自己放逐了,怎麼讓我想起『傷心咖啡店』裡把愛層層層層的封鎖在內心最深處的海安呢?所 有的熱情只想把 他給自己的雙胞胎兄弟,就像佾雲的情感一樣,他其實只想給和他如對鏡的半花容吧。」


傷心咖啡店之歌,記得大學時讀的,詳細的故事已不太記得,但一直記得你所提及海安的那種困痛,而我又想起了葉,葉如此心酸又強韌愛著一個人的感覺,記得,當時最喜歡葉,因為心境、處境都很相似 的緣故。這是一本很不錯的書,讀著,感覺能跟自我人生的情感作為對照,發現自己所扮演的角色。


*****


>>>果然是天真的佾雲。既親如骨血如何分離,如何不相互牽累,有可能嗎?我真搞不懂是你的腦袋裡太簡單了,還是太愛半花容了,愛到不覺得他會傷害你身邊的人。我覺得雲門的人扣除掉曲雲 外大部分都有 這種一廂情願天真的想法


事實上,佾雲隱約感覺到半花容潛藏的毀滅欲,而半花容也善用這點不時提刺他,這使得佾雲在半花容面前會隱藏對雲門兄弟的在乎。但是他也的確天真的覺得,半花容沒有必要去傷害他的兄弟,雖然佾雲 的心思複雜,但畢竟是一直相信人跟人之間的良善。(覺得最世界最壞的人就是自己,其他人都很好這樣……)


>>>「曲雲說的沒錯真是笑話一場,真的是笑話一場啊。我說這話是很心痛的,耗上了十多年的人生賠上一整個雲門和南北風闕,牽累了所有的人,只為了這幾段「淒美、瘋狂」的愛情。我相信這 些因為他們而犧 牲掉性命、幸福的人們心中是無悔的,否則如何願意許下來世做兄弟的約定,這世界上就是有人傻得這麼叫人熱淚盈眶,天真的叫人想嘆息。明知道是笑話一場,還是義無反顧地投入其中的曲雲、韶雲、傾 天紅該為他們說什麼呢?」

唉……我也想嘆氣了(悲)

>>>佾雲其實很幸福,因為他擁有很多樣珍貴的情感,並且小心翼翼的被呵護著……

以下緋光講的,我都贊同。一時倒是語塞了。嗯,努力想,我能說什麼呢?大概就是佾雲其實都知道的。

*****

>>>「我准你常夢見我」我看他是想說:瀟瀟啊,我希望你要常常夢見我。呵呵呵,真是惡夢一場。到底是誰對誰下的咒比較猛呢,真是有趣啊。請容許光光我到旁邊搖旗吶喊!!(別理這個已經 跟著一起瘋的 笨蛋)

啊……請繼續^^3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45
澤維爾RE發表 03-31-2004 09:53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本來昨晚就想上來回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十一點多的時候連不上這裡。

我說過,讀緋光的回文總是很有收穫,這次也是。來來回回已看了好幾遍。

私下朋友也對我說,您的回文寫得真好。
能夠有這樣交流,我實在很幸運。

*****

先來說曲雲,如您所言:「桃花源該是一種希望和理想的寄託地,佾雲心裡的曲雲是這樣的嗎?只能寄託,但終究是個難以達到的理想,只是夢一場,要去承接卻沒能接住的夢。」


雨之熔以此開場,是想試著去補遺曲雲、半花容、佾雲三人之間糾葛的盼望與耽溺。曲雲對佾雲來說,是一種很剔透的存在,精神上的美好。佾雲會去理解他、感受他、注視他,但是從不曾想,會去靠得那 麼近。


佾雲並不喜歡自己,也許看起來他是自憐自愛,想愛自己,跟實質上並不喜歡自己,這兩者,或許在他身上是共存的吧!不喜歡自己,就不會把自己拋給自己覺得美好的人,只會想把好的東西留給那份美麗 ,所以除非對方強烈的要他,他才可能會去放開自己。

緋光說:「我一直有一種疑惑,佾雲憑什麼認定自己對韶雲或曲雲配或不配?說穿了,就是他對他們不是愛情嘛!」這句話真是一針見血,我看到的時候心跳加速呢(汗),因為這裡是個伏筆,後面打算要去 寫到的問題。所以,真是太厲害了(逃不過緋光的法眼)。有些愛只存在於憧憬之中,是不是說這樣就不是愛情,或者有比愛情更好的形容~在後面的篇章裡,我們可以繼續討論。


很喜歡緋光說的:「可能真的有發生過愛的感覺,但走得太快、無法捕捉到;想的太多、所以終究也留不住。質疑自己其實 就是在質疑著對方,分手時說「是我配不上你」的人,心裡明白這不過是句藉口,講白了就是「我不愛你了」。」


不論是針對文章,還是現實世界的情愛,我覺得這份詮釋相當貼切。


*****

>>>「和曲雲的那一段,真叫人有一種苦笑的感覺,覺得佾雲這人真是天生就愛把自己當成悲劇的主角來看,太過親密的、太過為他著想的、太過溫柔的都會讓他推開,都不被他所需要。」

換一角度想,佾雲只具備了去愛『不愛自己』的那個人,這樣的能力,以及……毛病。

>>>「老兄啊,下次你要再說什 麼要不要都是別人決定的這話之前,請先想想你今日對曲雲所做的,你已經有可以做出「要不要」能力,你知道嗎?」

這篇的時間點是【衷懷】愀之章後頭的,在愀之章的開頭,佾雲曾說那些他都『不要』了。自無夢樓的兄弟失和、近日峰的誅邪神之役,孤獨流浪許久的佾雲,我覺得他應該是有些改變的。也許不一定正面 ,但是正面、負面至少是個傾向,他開始有了自己決定『要不要』的傾向。

>>>(我終究面對現實U_U,今晚要跟我心愛的曲雲去不醉不歸了,但是我心愛的曲雲一定不會要人陪因為他是一隻嘴硬的笨鴨子!)

好可愛的畫面啊,希望曲雲的心情可以好一點^^b

(先回到這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41
緋光 RE發表 03-30-2004 01:22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早春的桃花,沒有梅花的冷冽,也沒有櫻花的紛飛時的多情之姿,用桃花形容曲雲這樣的人真是好。向上開的花朵,不低垂的枝椏 ,暖色中帶點兒寒意和他個性可真是相得益彰。桃花源該是一種希望和理想的寄託地,佾雲心裡的曲雲是這樣的嗎?只能寄託,但終究是個難以達到的理想,只是夢一場,要去承接卻沒能接住的夢。

*****

佾雲真是矛盾,嚮往幸福,卻讓他不斷的從指間流走,現實的考量確實是無數原因的其中一種,但問題的中心點其實就是「這些不是他真正想要的」。對自己的人生無病呻吟、顧影自憐,其實是一種自戀, 我倒覺得他其實很愛自己的。放手、逃避、放空都是保護自己,下意識的讓自己遠遠的眼不見心不痛。

我一直有一種疑惑,佾雲憑什麼認定自己對韶雲或曲雲配或不配?說穿了,就是他對他們不是愛情嘛!可能真的有發生過愛的感覺,但走得太快、無法捕捉到;想的太多、所以終究也留不住。質疑自己其實 就是在質疑著對方,分手時說「是我配不上你」的人,心裡明白這不過是句藉口,講白了就是「我不愛你了」。

先看清這一點的韶雲,放手了這段愛情,一肩挑起了雲門的重擔,擇了親情,在家人的愛裡得到一種寄託,情感中的另一種永恆形式,這是直得高興的。^_^

和曲雲的那一段,真叫人有一種苦笑的感覺,覺得佾雲這人真是天生就愛把自己當成悲劇的主角來看,太過親密的、太過為他著想的、太過溫柔的都會讓他推開,都不被他所需要。老兄啊,下次你要再說什 麼要不要都是別人決定的這話之前,請先想想你今日對曲雲所做的,你已經有可以做出「要不要」能力,你知道嗎?

(我終究面對現實U_U,今晚要跟我心愛的曲雲去不醉不歸了,但是我心愛的曲雲一定不會要人陪因為他是一隻嘴硬的笨鴨子!)

*****

佾雲愛的該是半花容吧。很痛苦的愛著他,心甘情願的愛著他,沒有逃避的愛著他,享受這種撕裂的愛情,證明自己是活著,還有心痛、不安、情緒的知覺,連死都無法抉擇的活著。

那段被半花容困住的描寫真是讓我有一種莫名的無力感,人生最痛苦的不是被別人放逐,而是把自己放逐了,怎麼讓我想起『傷心咖啡店』裡把愛層層層層的封鎖在內心最深處的海安呢?所有的熱情只想把 他給自己的雙胞胎兄弟,就像佾雲的情感一樣,他其實只想給和他如對鏡的半花容吧。

*****

「他再也見不到那些親如骨血的兄弟,也就不會牽累了任何人。」
果然是天真的佾雲。既親如骨血如何分離,如何不相互牽累,有可能嗎?我真搞不懂是你的腦袋裡太簡單了,還是太愛半花容了,愛到不覺得他會傷害你身邊的人。我覺得雲門的人扣除掉曲雲外大部分都有 這種一厢情願天真的想法,總覺得別人會看在佾雲韶雲的情面上,不會去傷害他們。(真叫人搖頭)

曲雲說的沒錯真是笑話一場,真的是笑話一場啊。我說這話是很心痛的,耗上了十多年的人生賠上一整個雲門和南北風闕,牽累了所有的人,只為了這幾段「淒美、瘋狂」的愛情。我相信這些因為他們而犧 牲掉性命、幸福的人們心中是無悔的,否則如何願意許下來世做兄弟的約定,這世界上就是有人傻得這麼叫人熱淚盈眶,天真的叫人想嘆息。明知道是笑話一場,還是義無反顧地投入其中的曲雲、韶雲、傾 天紅該為他們說什麼呢?

佾雲其實很幸福,因為他擁有很多樣珍貴的情感,並且小心翼翼的被呵護著。若他十數年後再回首時,仍舊看不清這些情感,還是認為要不要都是別人決定的,那我會認為他真是一個自私的人。感覺到自己 的存在造成別人的痛苦,其實就是你有著影響力,有著力量的證明,既然有能力就該試著去跨出這一步,去把你的想法說出口,也聽聽他們怎麼說,你不是他們怎麼知道他們怎麼想。,所謂要、不要終究只 有自己的心可以決定,把這些決定這些感覺推到別人的身上,我認為是不負責任的。


生命並非永遠美好安全,每個人都會有人生的難關和衝不破的時候,困在原地或是逃避他都解決不了問題,最終還是要面對的。你只能想著如何把損失傷害減到最低,如何生存。就像曲雲說的我只是想保護 好兄弟、保護好自己,用積極的作為來捍衛絕對會比佾雲這樣的消極逃避來的好。當然,這是見仁見智啦!

*****

半花容這人真有趣。

我看到他為佾雲帶來的痛苦,有一種爽快感覺。因為這證明他其實越來來越痛苦了,他跟瀟瀟是同一種人,他對佾雲的束縛,其實就是瀟瀟對他造成痛苦的一種反射。在瀟瀟身上得不到的「不捨得」、「 了解」、「寵溺」、「一樣的瘋」甚至是「夢見」,他只能透過折磨著佾雲去得到,去想像瀟瀟會如他一般的快樂痛苦。半半啊,我覺得你真的是很悲哀,很可憐。

「我准你常夢見我」我看他是想說:瀟瀟啊,我希望你要常常夢見我。呵呵呵,真是惡夢一場。到底是誰對誰下的咒比較猛呢,真是有趣啊。請容許光光我到旁邊搖旗吶喊!!(別理這個已經跟著一起瘋的 笨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