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熔鏡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熔鏡.水之色(10)
 瀏覽738|回應6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原作者為澤維爾(沉水香)
二、本篇文章轉載申請原於創作線上http://creating.webs-tv.net 發表

三、未經原作者同意,嚴禁轉貼

---------------------------------------------------------------

《熔鏡》第三章、水之色


10.


關於瀟瀟這個人,佾雲和暴風君對他的初始印象皆來自於半花容的描述。


一日天冷,他們三人圍著火盆子聊天,半花容就講起了瀟瀟。半花容自然跳過了晏君臨和司馬劍秋的部份,故事是從三十六雨開始的,泥濘的道路上,黑直長髮的男人毫無所感的承接著閃電交錯的大雷雨, 一群黑衣人試圖從各種方位制住男人的生門。那群黑衣人張牙舞爪,謹慎之中更多的是慌張,他們還來不及發出一個招式,跟不上男人半個腳步,就全數死絕。他們的傷口都非常細小,卻都在致命的部位, 而且深度恰好切斷血管,就像被精確計算過一樣的剛好,這些人死前應該連男人的模樣都沒看清,因為男人就在那半個腳步之間分散為數不清的紫色光點。


那個男人自然就是瀟瀟,美麗的紫色光點就像化成寶石的雨滴,是銳利冰冷的邪惑。半花容陶然描述著,眼眉都彎成了半月般的笑。


「如此高手卻沒發現你在現場,恐怕也還稱不上是個人物?」暴風君邊問邊拉過半花容的手,皺起眉喃喃說道:「還這樣冰的,靠近點烘吧!」

「暴風君你別急,還有後話呢!」


佾雲透過火光,看見半花容挪了挪椅子、好挨得暴風君近些。半花容說,後來他又觀察了瀟瀟幾天,發現找瀟瀟麻煩的人真不少,這些人少有能全屍的,多半被化成了骷髏頭一只,讓瀟瀟掛在自家雨風飄搖 ,其實就是一個洞窟,整面的壁上。


「看來你趁他不在也參觀了他的家?」暴風君開始有些興致了。

「那當然,我的身手你很清楚不是?」


半花容說這話時對佾雲掃了一眼,佾雲忽然覺得有些臉紅,瞬時低下頭去。半花容忽然問道:「我說你們信不信有人會因為懶得解釋而殺人?」不待佾雲和暴風君的回答,又說:「不知是誰開始傳言雨風飄 搖裡有很多骷髏頭,日積月累就真成了這樣景況。瀟瀟那個人是故意的呢!我想那個人對人類大概沒什麼感情吧……」


「不過這樣好嗎?可以的話,我是不願輕取人命的。」


那一日暴風君很認真的在思考這個問題,他問半花容是不是也會同瀟瀟一樣做法。半花容告訴他們,他會。


「暴風君,你可別忘了,那些人也是抱著殺人的念頭來的……而且,你們一定以為像瀟瀟這樣的人喪心病狂,不過越是這樣的人,喜歡上一樣東西的時候就會越執著,拼了命也會去保護,因為孤獨足以使一 個人的愛強烈。」

「佾雲,你怎麼都不說話?」暴風君關切的問道。

「我是在想……若是我,我會逃。」揪著心口,佾雲也不知道自己逃什麼,就是這樣一個念頭時常主宰他的思緒。

「所以像佾雲這樣的人愛一個人就有困難了。」半花容笑著搶白一頓。

「這又是什麼話了,你可別欺負佾雲老實,趕快把故事接著說下去。」


半花容說其實瀟瀟一直都有察覺到他,彼此都在等待對方出手。有一日,難得沒閒雜人等攔他的路,半花容從耳際掛上黑色面紗,決定出手。他和瀟瀟的交手是很暢快的,半花容知道要交這個朋友不能靠談 話、喝酒,他得先讓瀟瀟心服而且……驚艷。雨飄紅一出,驟狂的花雨全數擋下紫色光點攻擊,其中最快的一劍削斷了瀟瀟頸邊的一截髮絲,同時半花容臉上的面紗也中了瀟瀟的攻擊而滑落下來。


故事說到這便停了,半花容不理暴風君的追問,只說是不打不相識,就此結了朋友,要想知道細節,等大家都見了面再問不遲。


「你…你…打算介紹這個殺人魔給我和佾雲認識嗎?」

「他並不輕易殺人,你到底有沒有認真聽我說的故事!」


半花容和暴風君又鬥起嘴來。佾雲在一旁靜靜地為火盆子添加炭火,他發現自己的思緒很緩慢,緩慢的停留在最初殺人的問題上。他聽得出暴風君和半花容都是取過人命的,他沒有殺過人,雲門的兄弟也沒 有,他很難想像是什麼樣的狀況會讓一個人想結束另一個人的生命。此刻身在風闕,考慮起生殺之事,這才發現自己已入江湖。他忽地為那些莫名失去性命的江湖人感到哀傷,一股熟悉的血腥味又在記憶的 深處蔓延,他深深害怕重見這樣的情景。


閉上眼眸,他不經意的一語,惹得暴風君和半花容都停了口。

「瀟瀟在殺那些實力懸殊的對手時,心裡在想什麼?是不是抱著恨,就像半花容說的對人類沒有感情,背後其實是對這個世界一種更大的敵意……」


半花容注視佾雲的臉龐,心中有很複雜的感受。像佾雲這種不懂殺戮的人,為什麼不經意的一句話就能觸動自己的心頭,這樣的天分叫半花容著迷。然而,著迷不比著魔,瀟瀟才叫他著魔。


半花容所沒有告訴佾雲和暴風君的是:當時他們靠得很近,可以聽到彼此細微的呼吸聲,半花容看見瀟瀟原本冰冷的眼眸裡出現了他期待的火苗。瀟瀟問半花容:『你並不想殺我,你為了什麼出手?』

『為了這麼近看你,看看你這樣的人眼神裡都藏了些什麼?』


瀟瀟笑了。在半花容往後和瀟瀟結拜的日子裡都很少看見這般的笑容。不是悲慟和憤世嫉俗的苦笑,而是從世上最冷的冰山瞬間融化的一絲水光,有柔軟的弧度和霸道的聲響。


這笑以最快的速度擄獲了半花容的心,也以最快的速度打擊了半花容的心。


雨太朦朧,容易讓人有錯覺。當瀟瀟注意到半花容頸上的微凸,笑容轉為生硬,淡淡一句『你是男的?』如利劍一般刺穿了半花容的心口。


聰明如半花容這才知道瀟瀟方才眼中燃起的火苗是有條件的,即使一個這樣離經叛道的男人卻有著和世上大多數人一樣的堅持,他們需要的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女人。這個結果使半花容失望,可越失望,越發 現自己掉進的執著要命的深,他探不見底,因為他擁有了他不該擁有的……希望。


他很清楚的知道,瀟瀟也知道,交錯的那一刻瀟瀟曾是動了心。半花容不甘心那愛來去的如此迅速。他固執的相信,瀟瀟的愛很熱烈,熱烈得足以燃燒他所有的生命……


半花容認定的事物註定了他會不只一次在傷心失望的夜裡,凝望佾雲沈睡的臉龐,癡癡地問:為什麼愛上的卻不是這眼前人。


他曾很自信而又同情的對佾雲說:『若我愛上你,即使你的心是空的,即使你的心壞了,我都能重新賦予你愛和恨……我知道我能……』他的手指描摹著輕輕劃過佾雲的心窩,指尾勾撩開佾雲的襟口,他嘆 氣,他笑,他不是對任何事都有自信,獨獨面對佾雲是天成自然,就好像照見了自己的心。


佾雲說:『但你不愛我。』


佾雲說得沒錯,半花容反覆審視自己的內心,終於明瞭自己貪戀的究竟是什麼。總在深夜裡回抱佾雲,感受佾雲胸口有些紊亂的起伏,佾雲就像他自身的一部份,他愛佾雲就如同愛自己,他想對自己好就會 對佾雲好,如果有一天他不愛自己了,那他也一定會同樣折磨佾雲。


能夠賦予你愛和恨的,也就只有我。 _____________


這一夜,他們還是回到停風閣那個像家但不是家的地方,半花容對佾雲說:「我的心裡裝進了太多的感受,好像隨時會潰決,我強忍著當作沒有,卻是會痛。」

「如果可以,把你不要的感受放到我心裡來,我幫你把它們帶走。」

「真的嗎?你的心給我嗎?」

「如果你要的話……」


半花容再無法直視佾雲,他狠狠地抓上佾雲的手腕,相遇相知的日子好像都飛快在那緊握之間流逝而去,「真可憐!你知道你為什麼讓雲門的那個人傷心嗎?因為人家要什麼,你就給什麼,沒有人會因此而 感覺到被喜歡……」

「半花容,你要的時候認真嗎?」

佾雲的語調和平時一樣溫柔,半花容的沈默代表了肯定的答案。

「我給的時候也是認真的。」

這真正是地老天荒的絕句了。


                         澤維爾2004.3.10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79
 回應文章
緋光RE發表 03-18-2004 23:10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好像是小曲跟小佾聯合反擊小花一樣。
在我的心裡面,這兩人就是這樣的。由於深受原劇中很多段落的影響,所以,在私心裡我認為這兩個人的關係絕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別理我,就當是我莫名的執著吧!像他們這種心思上異常有默契的 人比較容易叫我沸騰啊。

佾雲跟瀟瀟踏上十轉輪迴峰時,曲雲那一句『怎麼還是愁眉苦臉的?』讓我笑了好久。
曲雲你也太了解他了吧!佾雲那更形飄逸的身采,居然被你說愁眉苦臉。你是要佾雲以後戴面具出現嗎? [露齒笑]

那個可愛的悲慘度排行榜,我想曲雲應該會大於韶雲啊。要讓一個人感到悲慘第一個先決條件是『旗鼓相當』,捨曲雲其誰呢?? [眨眨眼] 我真是太愛你了,我可愛的曲。(曲:一陣惡寒)

****瀟瀟和半花容這兩個情感這麼強烈的人,要真湊在一起,想必會天下大亂,死傷更為慘重吧。

但是越痛苦的情感,其實越有致命的吸引力。無法放手的瀟瀟和半花容在這過程裡其實是充滿幸福的。很痛苦,但是很幸福因為情感上愛恨的慾望可以獲得滿足。

佾雲 你要多學學

搞自閉是沒有用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96
澤維爾RE發表 03-13-2004 23:21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致緋光:

【我覺得所有的人之中把半花容給看透了,其實是曲雲當然還有佾雲。】
【仔細回想在<衷懷>裡曲雲對半花容所說的這一段話,我覺得曲雲似乎看透了半花容那種毀滅性格是無法安逸在幸福裡,並且知道他真是個可憐人。】

讀著緋光所寫,總覺得緋光對曲雲的觀察特別入微而且精準(因為愛嗎^^)。

在開始寫這個故事前,大抵腦中就有一個想法,佾雲和半花容是內心的殘破相同,而心病的方向不同,一個是不停地抹消,另一個是不停地要。

而曲雲和半花容是最能知道孤獨喜歡一個人的感受,在愛這個層次上,他們有一些共通面,所以可以看穿彼此。很大不同的地方在於曲雲對自己有嚴苛的道德標準,這種道德不是世俗的觀點,而是曲雲心中 的一把尺,曲雲把喜歡的標準定的很高,高到他常常無法認定自己有資格去說喜歡佾雲,他的心中常常抹上陰影,不知該如何去面對自己的佔有欲。

半花容和曲雲、佾雲最大的不同在於,他不會檢討自己,他已經很難,很難再去審視自己的內心了,時時如履薄冰,在崩潰破碎的邊緣。

【你自己也是個被佾雲傷了心的人,因為(你)要 什麼,(佾雲)也給什麼,你也並不會因此而感覺到被喜歡……。你所認定的,你能賦予他的那種愛恨,對你自己對佾雲的意義是什麼呢?】

沒有意義了。其實早就知道,即使很想相信,即使心中感動,但自己早已無法回頭,無可救藥,佾雲說,無可救藥,正是這樣。世界像兩條平行線,一條真心的相信,真心的想留住,保留那一分情深意重的 意義。但另一條則不斷的撕毀,本能的撕毀,早已是瘋了那樣歪斜的活在世上。

【我曲雲感到不被喜歡只是很痛苦很痛苦的舔傷,而你半花容的情感卻會因此被逼到臨界點的,才要選擇毀滅。失去所有的那種玉石俱焚得毀滅,因為你連舔拭傷口的能力都沒有,真的是可憐啊。】

很有小曲說話的味道呢 [微微笑]

【兩人面對相似的攻擊說出來的回應真的很叫人玩味。佾雲這句話的反擊,必定震得半花容不知如何回應吧!多麼直率的話呀!「我給的時候也是認真的。」是你們這些要的人要求的太模糊啊或者是你根本 就 不認真在看我的付出。】

讀到這裡,突然覺得,好像是小曲跟小佾聯合反擊小花一樣。 [轉轉眼]
開玩笑的,不過我真是喜歡【 是你們這些要的人要求的太模糊啊或者是你根本就 不認真在看我的付出。】這一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92
緋光 RE發表 03-13-2004 00:43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我覺得所有的人之中把半花容給看透了,其實是曲雲當然還有佾雲。

「半花容,無夢樓如今也倒了。你破壞了一切,留住了什麼?你識佾雲如此深,卻殺他兄弟,逼他來殺你,暴風君死,瀟瀟幾近瘋狂,風雲雨電又有誰得到幸福?你很聰明也很自私,明明可以得到比別人更 多,最後又一無所有的你,與你口中的我又相差何幾?」
「半花容,我今日才知為何佾雲和你結拜,因為你是一個很可憐的人……」

仔細回想在<衷懷>裡曲雲對半花容所說的這一段話,我覺得曲雲似乎看透了半花容那種毀滅性格是無法安逸在幸福裡,並且知道他真是個可憐人。

「與你口中的我又相差何幾?」不也是在反擊著半花容為佾雲設下的緊箍咒,亦即你和我相同,其實我們都是會讓佾雲產生愛或是恨,都會逼著他挖心面對。你自己也是個被佾雲傷了心的人,因為(你)要 什麼,(佾雲)也給什麼,你也並不會因此而感覺到被喜歡……。你所認定的,你能賦予他的那種愛恨,對你自己對佾雲的意義是什麼呢?

我曲雲感到不被喜歡只是很痛苦很痛苦的舔傷,而你半花容的情感卻會因此被逼到臨界點的,才要選擇毀滅。失去所有的那種玉石俱焚得毀滅,因為你連舔拭傷口的能力都沒有,真的是可憐啊。

曲雲這番話戳得半花容連痛都喊不出來。我呢,則是熱血沸騰啊。佾雲和雲門間絕對不只半花容一廂情願的那種體驗而已。

「我給的時候也是認真的。」
兩人面對相似的攻擊說出來的回應真的很叫人玩味。佾雲這句話的反擊,必定震得半花容不知如何回應吧!多麼直率的話呀!「我給的時候也是認真的。」是你們這些要的人要求的太模糊啊或者是你根本就 不認真在看我的付出。

事實證明,我果然還是愛曲雲多一些(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91
澤維爾RE發表 03-12-2004 22:08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致緋光:


今天因為練國術超出平常的份量,手臂很酸麻,加上手指頭又割傷,所以簡短回應,請見諒喔 [微微笑]

緋光這一篇讓我特別共鳴的是半花容對待佾雲的分析,半花容是想獨佔佾雲的,所以他不會去引導佾雲改變,相反的他會抓住這一份唯一性,甚至他也要佾雲知道,佾雲不適合於雲門,雲門也不適合於佾雲 。這種獨佔就像保留一片淨土來屬於自己,讓自己不孤單。所以往後半花容的極端,甚至到折磨佾雲去承受背叛以及失去兄弟的煎熬。

雲門的那個人是指讓佾雲苦惱的人,半花容也還不知道是誰,所以算是指韶雲,但是那一刻佾雲忽然想到曲雲(正是因為傷心兩字)。這是我沒有寫出來的部份。緋光很敏感呢:)

所以佾雲所說他給的時候也是認真的,其實是見證了衷懷的過去跟未來,不單單是說給半花容聽,也是說給自己聽,認定了自己的肺腑。

p.s緋光此篇也是甚多錦言妙句...直球..曲球...以及被半花容纏怕的瀟瀟...我看得很愉快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88
澤維爾RE發表 03-12-2004 01:22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點著頭望著上面的文,雖然還有很多要想想。
但是要先附議一點,我個人也是沒辦法喜歡瀟瀟,所以每次寫到跟瀟瀟有關的部份,我都會卡很久 [皺眉頭]

一邊想著,我可不可以當作風雲雨電沒這個人存在,一邊又覺得還是要忠於半花容喜歡的是瀟瀟這個事實。

要聲明的是,沒辦法喜歡,卻不是討厭。其實我也曾被他感動過,當他抱著自在天女殉情的時候(結果沒死......)

因為我很喜歡琴魔的關係,也因為瀟瀟這個人沒有把兄弟看得很重,基於這兩點,我沒辦法太喜歡他。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86
緋光RE發表 03-12-2004 00:19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咳!!由於最近幾章把佾雲罵到臭頭了,失了我向來秉持只要人長得帥做什麼都可以被原諒的原則。因此我要在這一章洗心革面,佾雲我也愛你啦,雖然比小曲少一點!!(中劍)

******

半半果然是適合一見鍾情,連人家的武功招式都當成是美麗的紫色雨滴。你們這些自戀的人,果然比較『馬吉』。才那一瞬間的震撼,就叫他如飛蛾撲火一般的投入。愛情果然是盲目的。

******

在描述這段相識的過程裡,好像看到一些些佾雲的在意,他有一點點忌妒暴風君摟著半半摟得那麼自然吧。會在意才會去注意,不是嗎?
才被掃了一眼就臉紅了,佾雲果然是對直球比較沒辦法,像韶雲或曲雲那種曲球、變化球才是他熟悉的。我覺得這樣的他好可愛,總算是有了些生氣的感覺,雖然很淡,但是有了改變。

>>>>「我是在想……若是我,我會逃。」
佾雲選擇的道路,真的註定要比別人辛苦很多。會逃,以他的能力,當然不是怕打輸,基本上我認為這是他的善良,這種善良其實是一種縱容,並不會讓對方停止殺意。我向來秉持『以直抱怨』而不是『以 德報怨』的。也因此我們看到之後發生的很多的悲劇和不幸,佾雲的個性裡少了些防患未然的憂患意識。

在對於眾生的這件事上,他選擇的是『佛的慈悲』,而不是成為『嗜血的修羅』。想想他的背景,他會做出這樣的做法,這是非常偉大的。不一定能解決問題,但真的很了不起。逃開或是捨身傷的是自己, 有時甚至無法獲得諒解,但他仍然往這條路走去,喜歡自虐的佾雲果然是把吃苦當吃補啊。

半花容說他這樣就無法愛一個人,我想是有點兒偏頗吧。愛的方式本來就該是不斷的學習、不斷的修改,沒有人是生來就能夠愛人愛的很愉快或是被愛的很愉快吧。現在的佾雲需要的是別人將他的想法表達 出來或是挖出他的內在來,但是以後的以後他不也學會了自己去掏心?半半對自己的自信及佾雲的自卑形成了強烈的對比。難怪暴風君說他欺負佾雲,我也是這麼覺得。

>>>>能夠賦予你愛和恨的,也就只有我。
看到這句話時,心忍不住就痛了起來。被一個人了解透明到此,本該是件值得高興的事,但竟也成為自己的弱點甚至掉入萬劫不復的地獄裡。

雲門的那個人,指的是曲雲嗎?因為他提到傷心。
>>>>>人家要什麼,你就給什麼,沒有人會因此而感覺到被喜歡……
半花容這種說法,看似很了解對方,但其實是在對方的傷口上灑鹽。明明知道佾雲他很在意,卻要讓他覺得自己是不被喜歡的,別人也不被他喜歡,實在是很殘忍。纖細如曲雲,包容如韶雲真的完全感受不 到佾雲對他們的喜歡 嗎?我並不相信。也許期望得到多一些,他們希望佾雲對他們撒嬌甚至可以任性,讓他們感受到他的心。

知道他有這個問題卻不去教導幫助他的半花容,抱著的心態才是自私且可議的。

最讓佾雲悲哀的是:你想要真心的給時,可惜對方他不想要,但他也不會放你飛、讓你走,他想要時時的提醒這個痛處,這才是真正的酷刑。因為被需要而被這樣的綁住,這代價實在太高了。

*****
>>>>…對人類沒有感情,背後其實是對這個世界一種更大的敵意……
所以,不分青紅皂白的殺人,我可愛的琴魔莫名其妙的就被掛點了。這種人其實只在意他自己吧。一個對這個世界有敵意的人,內心的孤寂和自戀度應該是百分之兩百。但是我並不同情他,這是他咎由自取 。從開始的描述到現在,我實在很難喜歡上瀟瀟啊。我討厭不把生命當生命的人(不論任何理由)。

瀟瀟真有將他們當兄弟嗎?我是有點兒懷疑。他只為他自己。和天女的殉情我是覺得根本是○&□※﹪,我覺得倒不如說他被半花容纏到怕了。

*****

小佾雲啊,你看這一章我都沒有念你喔,有沒有很感動??(其實因為那一句『地老天荒的絕句』正在咬牙切齒的某光,努力抑制體內野獸派的暴力衝動 [我怒了] 為什麼你坦率的對象是他和你自己!! 為什麼啊 !!!吶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