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熔鏡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熔鏡.水之色(9)
 瀏覽680|回應4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原作者為澤維爾(沉水香)
二、本篇文章轉載申請原於創作線上http://creating.webs-tv.net 發表

三、未經原作者同意,嚴禁轉貼

---------------------------------------------------------------

《熔鏡》第三章、水之色


9.


也許是為了證明自己所言不虛,那天雖然飛雨不停,半花容安分地等佾雲把信寫完,就拉著佾雲說要往湖邊去。


佾雲謹慎的把信封了口,先到驛站請人幫忙送信,再和半花容到湖邊附近的茶樓吃點點心。半花容一路都跟在佾雲的身側,佾雲轉身要離開驛站時,半花容趕在前頭把油紙傘撐開,先走到路道上。佾雲跟在 半花容身後也撐開了自己的傘,當他抬起眼要搜尋半花容的身影時,十來步遠的柳樹下,手裡擎傘的半花容正轉過半張臉,淺淺含笑,凝望著佾雲找尋的眼神。


雨滴沿著傘緣落下,佾雲心底一震,這景象他該是不曾見過,卻又覺得這早在記憶裡,只是意外地掉落出來。他懵了半晌,腳步放慢的跟在半花容身後,耳邊聽見的卻不是半花容的聲音,而是韶雲溫柔之中 帶著惶測的問句:『你覺得她美麗嗎?』

『佾雲你的美麗才是美麗……』

不是不懂,而是不能去懂。曾幾何時,他忘了當初那份無能承受的感覺,也是曾幾何時,他試著去追求自己可以懂得的權利,卻被拒絕了。如今的自己卻是醜陋不堪了……

「總要我回頭帶你,一個人在背後想著別人……」

半花容收起自己的傘,走到佾雲的傘下,並著肩齊步走在雨中的小徑。語氣裡沒有責怪的意思,倒很是關懷。佾雲見半花容的肩頭沾了些雨水,便伸手將他摟靠過來,讓雨水滴上自己的指節而後滑開。


到了湖邊的茶樓,半花容又改變主意,點了幾項茶點,叫人送到遊湖畫舫去。因下著雨,沒什麼人潮,船家們都打著盹,多數早早回家休息了。佾雲和半花容好不容易找到適切的,正上船時,剛剛茶樓的夥 計也將茶點、茶具送了過來。


船舷後頭在湖上畫曳出長長的水線,濛濛雨絲中,山光水景全被雨溶開,看不真切。坐在畫舫裡的佾雲忽然覺得此刻的自己全被水包圍了。半花容沏上一壺茶,暗紅的髮絲正被湖上的江風吹得飛揚,他似是 感嘆又似是玩笑的說道:「天是雲,地是水,窗外是雨,我很喜愛這情調。佾雲,你知道嗎?雲和雨是一體的……只是面貌不同,不過……」

半花容咬了一口雪花糕,抿著唇,很是艷情的接著說道:「不過嘛……心都是一樣的。說不定連傷口都劃在一樣深的地方,說不定連恨起人來也是一樣可怕。」

佾雲飲盡半花容遞上的熱茶,他知道半花容話中有話。

「我的心早壞了。」佾雲放下茶杯,淡然說道。

也許在這雨中,在這水霧瀰漫的世界裡,人會比較有勇氣說出心裡的話。

「你還有感覺,怎麼就說壞了?」

「我的感覺都是真不到真裡,假不到假處的。」

佾雲的聲音聽來有幾分悵然,半花容暗暗注視佾雲有些憔悴的面容,不說什麼,默然給佾雲再斟上一杯熱茶。

「佾雲,再多說一些給我聽吧!我很喜歡聽。」

佾雲看著半花容美麗又帶著邪氣的眼眸,眸光裡映著自己,那雙眼彷彿可以看進很深,但又空虛得顯薄,心裡忽而頓感茫然。

「說恨,你的心裡告訴你它需要的是憎恨,可是你沒辦法真的找個人來恨……你看著別人知道他們的心腸這樣好,可是這樣只會叫你更孤寂……你和這個世界是全然分開的。」

佾雲不像在說自己,更像是在說半花容。半花容聽得忘我,他發現此時的佾雲是很有風情的,他喜歡捕捉佾雲那一瞬間在眼中顯露出的流光耀影。直到佾雲停了口,他才接著說道:

「說愛,你又沒辦法貫徹去愛,你知道自己的心損壞得這樣厲害,你怕拉著別人一起下地獄,可是你明明想,所以你怕,你怕傷了你重視的人,但你也害怕被丟棄……」

兩人都知道說中了彼此,那份默契使他們不用再追問對方什麼,他們靜靜地繼續享用茶點,聽著雨聲,回想彼此剛剛說出的話語。雨打在湖上的感覺很特別,像是把一面柔軟的鏡子刺得碎碎的,但鏡子還是 鏡子,雨還是雨。細碎綿密的聲音相連不輟,這是試探,漾得滿心晃蕩。

佾雲指著窗外的雨絲對半花容說:「我聽師父提過,這種雨絲細到極點的雨,叫做『夢雨』。」

「呵,這讓我想起很久以前,我也有個和雨有關的名字。不過無名湖上不講名,欸!我唱首曲子給你聽,也是講雨的。好不?」

「好的。」

「潤濛濛楊柳雨,淒淒院宇侵簾幕……細絲絲梅子雨,粧點江干滿樓閣……杏花雨紅濕闌干,梨花雨玉容寂寞,荷花雨翠蓋翩翻,豆花雨綠葉瀟條……都不似你驚魂破夢,助恨添愁,徹夜連宵……莫不是水 仙弄嬌,蘸楊柳洒風飄……」

半花容的歌聲很好聽,聽得人心醉,一曲唱完,佾雲撫掌稱讚,手心都紅熱了起來。


幾天後,韶雲收到佾雲的來信。雲門的庭院積了一層薄霜,冷清清的。他坐在門庭前的階梯上,小心的拆信展閱。看到送信人時,就已知佾雲定然平安,然而此刻有些顫抖的指尖,還在期待些什麼呢?他撫 著佾雲娟秀的字體,看著自己的名字,那黑色的小字彷彿讓他追回了什麼,譬如一些可以抱擁的過去;可是讀到關於暴風君、半花容等人,他忽又覺得手上的這封信離得自己好遠,遠在十里南風闕,沒有真 正寄達這裡。


佾雲說他會回來過年,佾雲說請代他向其他兄弟問好。韶雲把信捧著,看了好久,可是眼裡看到的不是信。他知道現在離過年不是太久了,他可以等。他知道是自己把佾雲推開,沒有資格說什麼,但是他難 過著這字裡行間的淡漠,這不變的禮貌和關懷,就像他們之間什麼也沒發生過。雖然韶雲知道自己也有所逃避,但是他還是抑不住的難過,他苦笑著,在空無一人的庭院前,自言自語:

「佾雲,你難道不知道,人都是會妒忌的嗎?」


韶雲還是把這封信轉交給其他兄弟看,他見鍾雲、遊雲他們都是挺開心,紛紛討論起暴風君和半花容是什麼樣的人物,瑟雲則是注意到佾雲只簡單提過的傾天紅,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時,仲雲、霓雲提醒他 們幾位別忘了雲門以前跟風闕可是有仇的,瑟雲不似平常的溫吞,第一個就回駁仲雲、霓雲的話,說是風闕的上一代如今都不在了,不該怨結子孫。異於平常的舉止,眾人少不了一陣逼問,才發現瑟雲曾和 傾天紅有一面之緣。問到了這個還不熱鬧,雲門終於出現了第一個有對象的人,這個對象還是別人的未婚妻,當然要好好討論。


而佾雲的那封信就默默躺在一旁的桌案,因為眾人傳閱,而顯得有些皺了。韶雲不忍的又收回懷裡,離開一時喧鬧的大廳,往後山尋找半日不見的曲雲。


韶雲邊走邊摸摸自己的心側胸懷,那封信在外衣底下,靠近心窩的地方。他見其他兄弟如此開心,自己反顯得心狹,不免惆悵。


在後山,他是尋著笛聲找到曲雲的。那笛聲彷彿能夠呼應韶雲的心情般,幽幽深深,百轉千折的,可到了激揚處,又壓抑的迭盪下來,像是不許人摸透心事一樣。


尋到了聲音的盡頭,笛聲也因韶雲的腳步聲而止住。韶雲來到一棵百年老樹前,發現曲雲正坐在那大樹的枝幹上。

「曲雲,有佾雲的來信。」韶雲從懷裡拿出那封信,仰頭對著曲雲說道。

曲雲平緩的語調裡沒有驚喜,只問:「那信是給我的嗎?」

「雖是寫給我,但他也說了要代他向其他兄弟問好。」

「都說了要你代他,話我收到,信不必給我看了。」

曲雲說罷,又要吹笛,卻見韶雲把信握在手裡,沒移半步。

「怎麼了,難道佾雲有交代你要代他被我數落?」

「我們之間除了佾雲就沒話可說嗎?我今天一直在想,雲門八采的結義到底意義何在?也許你心裡很討厭我,卻勉強跟我做了兄弟。我是,太自以為是……」

樹影遮住了曲雲的臉龐,韶雲想看卻看不清,只知道曲雲沈默了一會兒,嘆了口氣說,「我不是有意刺你……兄弟我都是放在心上,不會掛在嘴邊。」

「我只是希望有時候你也可以說說真心話,心裡難過的時候就吐吐怨言,心裡高興也可以分享,聽你的笛聲總覺得你的心裡承載了太多淒絕……」

「我壓抑的時候都刺的到你,不壓抑的時候你不就遍體鱗傷,你可考慮清楚再來問我。」

韶雲不再看曲雲,他在樹下坐了下來,頭倚著樹幹,手放膝上。「曲雲,很久以前,佾雲才剛來雲門不久的時候,你記得那時候嗎?」

「我記得,那時他很黏你,而我從那時就很愛欺負他。」

「他並不黏我,是我黏著他,我總要他在我身邊,我才安心,其實他是陪我。有一次,我看著他,忍不住說他很美麗,可是他卻迴避我的話。後來他告訴我,曲雲才是真的美麗,從心裡到外表都很澄澈纖細 。他說他的心壞了,可是我不相信,我覺得他只是沒自信,所以我還是說他美麗。直到有一天,他問我美之觀感是慾念的產物嗎?我見他難過,就再也不提。現在想來,我大概都沒有好好聽他說話過……」

「你跟我說這些做什麼?」

「我說了我想聽你說真心話,你明知佾雲心上有你,那你在意的究竟是什麼?」

「你錯了,佾雲的心上沒有任何人。他不是跟你說過,他的心壞了嗎?」

「你在意的是他的心嗎?」

「不,我不喜歡有弱點,我只在意為什麼我怎麼刺他,他都無動於衷,可他兩字『其他』就能傷我,我的名字叫曲雲,不叫『其他』兄弟。」

「曲雲……」

「結果我們還是在講佾雲。如果你還不想走,就聽我吹笛吧……」

韶雲聽著那嗚咽似的笛聲,這次像囚籠裡的困獸,猛撞牢籠,拼得全身是傷卻仍掙扎不出,聽得叫人心疼。曲終之前他悄悄把信放在樹下,轉身離去。

第二天,信回到了韶雲的桌上,皺折的部份已被重新壓攤過,平整許多。


                            澤維爾2004.3.7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73
 回應文章
緋光RE發表 03-08-2004 22:18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其實每一個人的出發點都是善的,問題出在那兒?

我想是做得太多、說得太少了。為對方做得多其實多少會帶給對方壓力感的,有些時候你無須為對方做些什麼,只要靜靜的傾聽並且感受,兩人的心就可以很靠近。
不將自己的心思說出來,讓對方一直用著自己的情緒在猜測,我想這真的是很不好的習慣。

三人都是善良的,為何善良到最後變成傷人呢?因為不斷的臆測帶來太多負面的情緒了,導致心中的結越盤越大到最後終究不堪負荷。

與爭吵比起來,沉默更容易殺死人和人間的關係啊。

孩子們,上帝給我們嘴巴,不是只要我們吃飯兼打哈欠用的,而是要我們拿來說說話啊!! [露齒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78
澤維爾RE發表 03-08-2004 13:55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致緋光:

緋光描述的曲雲,以下兩段令我感到十分深刻。

『曲雲的愛好痛苦,那種感受不到被珍惜的付出,真的是好痛苦。抱了心愛的人,還被他說成是對待玩偶。當時看著『衷懷』並不覺得心痛,但今日我是真的為他感到被狠狠撕裂開來的那種碎心的感覺。』

『曲雲原來是所有人裡面最堅強最孤獨的,放不了手時他不會選擇毀滅,也不會選擇自棄,那種想要對一個人好卻使不上力的無力感,一再而在的獨自品嚐。他的情感是無私並且全然的付出的。明明有所求 卻 倔強的不說出口。我為他叫屈啊。 』

先說感受不到被珍惜的付出這個部份,其實這是相對的,佾雲被真的愛自己的人所抱,卻還是孤單,這也是佾雲的悲哀。佾雲對於曲雲當然一直是放在心上,可是這中間經過太多週折,小時候他以為曲雲是 厭惡自己的,所以默默承受一些冷言冷語,這在曲雲眼中卻變成了無動於衷。

長大一些,他越來越明瞭曲雲,明瞭他的孤獨、堅強,以及善良。可是他把這份瞭解也放在心裡,他知道自己的內心存在太多問題,他認為自己是禁不上愛的,終有一天,大家都會離他而去。邪神之役後, 佾雲和曲雲的重逢,雖是燃起希望,但也是把彼此的傷口都真正扯開。佾雲不想拖累曲雲,他的內心不是沒有渴望讓曲雲相陪,但是他更不忍見到曲雲為自己心痛。最後,他還是離開。

再次相見,雖是彼此坦然,卻又因佾雲心知必須和半花容一決生死,而沒有許下永遠。他挖心的訴說,是最後可以給予的。我很喜歡緋光在上面第二段文字所說,曲雲確實是相當的堅強與孤獨,他選擇的道 路即使必須一個人走,他也會一直這樣走下去,那是相當艱難的一件事。從這個角度來看,我覺得佾雲和曲雲都是會獨自承受孤獨的人,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有相當的共鳴與相當的排拒。

>>>先不論他跟佾雲到底適合不適合這個問題
>>>我好想....... 抄起槌子把佾雲捶扁 (不要阻止我啦)

哎呀^^b別激動,我.…..可以幫佾雲擋嗎?(聲明:我也一樣疼小曲的)
(生氣的緋光也相當的可愛呢! [轉轉眼]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77
澤維爾RE發表 03-08-2004 10:36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致緋光:

在寫熔鏡的過程中,越近終點就越感吃力。因為寫的是前傳,情不能過雲雨、衷懷。也因為寫的是過往,自己也越發心疼這些人物。就像您說的『這一章真像是曲雲悲戀的起點』,嗚Q_Q我也為曲雲難過,?ㄨL此時他和佾雲仍沒有接近,彼此都保持距離的在感受對方。有時候,常想,要是誰選擇如何,結果會不會有什麼不同?可是,可能故事一開始就註定了他們的性格必然要走的曲折道路。


>>>雲的虛無傷的是有情人的心。
所以佾雲才常常選擇離開,選擇抹殺自己的存在。而他需要一些前進的鼓勵,這在曲雲表面的嘲諷或是韶雲躊躇的熱情中,都是不足夠的。

>>>可是這時的半半並不叫人感到害怕,反而令人有種令人憐憫的感覺,感受他其實是非常脆弱,而情 感似細雨般的綿密。 (ps 我沒有變心的,曲雲我還是最最愛你啊(毆))
半花容的情感綿密,溫婉時細緻的柔軟,受到傷害時則如玻璃碎片難拼回原貌Q_Q
>>>兩人世界,在這種雨天、這種顏色的天空下顯的悲涼。但是,我堅持這是春天的景色,窗外一定可以看到很美的櫻花(原諒小女子莫名的執著)。如果你換個心情向外望去,一定會看到很美很 美的粉紅色, 那麼暖的顏色包圍著你,希望你二人不會總覺得一切都是愁的。

緋光想的畫面好棒,看著這些文字心都暖活起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76
緋光RE發表 03-07-2004 22:36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雲和雨是一體的……只是面貌不同、、、
面貌不同選的道路也也就不相同了。
雲總是喜愛品嚐那聚散無常的感受,所以對愛的感受總是來的飄邈虛無些甚至是害怕著。
雲的虛無傷的是有情人的心。

雨需要的是全心的凝視、完全的佔有。即使它細細如針一般,也刺的你寒冷了起來,真是叫人戰慄的感受。可是這時的半半並不叫人感到害怕,反而令人有種令人憐憫的感覺,感受他其實是非常脆弱,而情 感似細雨般的綿密。 (ps 我沒有變心的,曲雲我還是最最愛你啊(毆))

兩人世界,在這種雨天、這種顏色的天空下顯的悲涼。但是,我堅持這是春天的景色,窗外一定可以看到很美的櫻花(原諒小女子莫名的執著)。如果你換個心情向外望去,一定會看到很美很美的粉紅色, 那麼暖的顏色包圍著你,希望你二人不會總覺得一切都是愁的。

韶雲大哥,雖然你很失落,但是由於是你選擇放手的,請你千萬別再想太多了,偶爾留在心裡面懷念懷念就罷了,忌妒這種情緒,此時此刻其實失去了他的意義了。
還去找曲雲分享下你的心情,真不知是你神經太大條了,還是你其實也只是個普通人也是會愁苦的,想來個獨苦苦不如眾苦苦啊。

>>>….我的名字叫曲雲,不叫『其他』兄弟。
面對韶雲,曲雲真是坦率的可愛,連傷心都是全心全意的。
可是面對佾雲,他不會這樣,因為那是他想要保護的人,怎麼展現他的脆弱呢?
曲雲,你怎麼這麼傻,(『其他』兄弟)真是句叫曲雲不堪的話啊(我為你傷心啊,曲雲)。

>>>….你明知佾雲心上有你,那你在意的究竟是什麼?
韶雲認定的「心上有你」是怎樣的?一個總是沒有多大情緒的人,偶來的讚美,這樣能叫心上有你嗎?在意什麼?我覺得曲雲是希望自己是那個特別的。我們誰不希望自己在心愛的人心裡是特別的那一個, 他對佾雲那麼的特別,最後換來一句(『其他』兄弟)。韶雲居然問他在意什麼,真叫我昏倒。

曲雲的愛好痛苦,那種感受不到被珍惜的付出,真的是好痛苦。 [皺眉頭]

抱了心愛的人,還被他說成是對待玩偶。當時看著『衷懷』並不覺得心痛,但今日我是真的為他感到被狠狠撕裂開來的那種碎心的感覺。這一章真像是曲雲悲戀的起點,叫人嘆息的是,這朵雲執著忍耐力程 度非常人所及啊。

曲雲原來是所有人裡面最堅強最孤獨的,放不了手時他不會選擇毀滅,也不會選擇自棄,那種想要對一個人好卻使不上力的無力感,一再而在的獨自品嚐。他的情感是無私並且全然的付出的。明明有所求卻 倔強的不說出口,曲雲的心其實是更敏感纖細的,他卻不選擇逃開只是在原地作困獸之鬥。愛戀一個人,折磨著自己,這真的是愛的原意嗎(嘆)?

先不論他跟佾雲到底適合不適合這個問題

我好想....... 抄起槌子把佾雲捶扁 (不要阻止我啦) [我怒了] [我怒了] [我怒了]

ps 春天真是個神秘的季節。帶點兒愁的雨、帶點兒寒的天氣、卻又百花齊放生氣盎然的讓人心陷入矛盾裡。

陽光照耀下,亮綠色的湖岸邊開滿美麗的粉櫻延深到天邊去的蔚藍天空,光是想像心情就好了起來。下了雨話又多了些朦朧之美,真羨慕這半半和佾雲能在這樣的景色裡喝酒談心。(口水流不停的某光)

我是看到朋友寄來幾張日本國櫻花季的照片,才產生的想像。(說真的,取景技術有點差,但是真的是好美好美的地方)能夠生在高緯度的地方,真是幸福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