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熔鏡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熔鏡.水之色(8)
 瀏覽782|回應2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熔鏡》第三章、水之色


8.


十一月初七,佾雲一早開窗就看見了天空灰樸樸的雲塊,一團團壓將下來,欲雨未雨的在空氣中透滿濕涼。紗帳裡,半花容還睡著。佾雲小心翼翼推研著墨條,生怕弄出聲響。面前紙鎮下的信籤擺在他面前 不知已有多久,抬頭的韶雲兩字實是好幾天前就寫好。


不曾細數離家的日子……是啊,雲門是他的家。他不曾一天忘卻,思念卻是把他和雲門越隔越遠。他擱下筆和墨條,注視自己空洞的掌心,這隻手著實細薄的沒什麼份量,然伸展時,面著陽光,背後就總有 陰影。他想他該給個歸期,至少報個平安,然而面著信籤,總想起韶雲迴避而過的眼眸,他告訴自己要放韶雲自由,卻不知究竟該怎麼做……


紗帳中的半花容翻了個身,佾雲擔心的張望,生怕是自己擾了半花容的眠。半花容上次離開的時候是夜半,這次回來則在月牙偏西的時刻,兩次佾雲其實都醒著,也都選擇了沈默。翻過身去假裝閉上眼睛, 感覺到偎附自己身側的香氣遠去,感覺到有一夜熟悉的體溫再度緊緊貼靠上來。佾雲沒來由的沈湎在這來去之間,被捨棄與被拾獲之間的空洞恰恰填實了他的心。要是半花容要的,不要也是半花容不要的… …


佾雲心裡對半花容的緊張和沈湎都來自於對半花容的熟悉。他們彼此之間的熟悉可說是日積月累,就在這一方紗帳中逐漸沒了距離的。半花容很會發惡夢,冷汗溼透背上間衣,佾雲總緊拉著半花容的手叫 他別怕,半花容蒙昧之間則盡說些讓人心疼的話。

「滿屋子都是血……」不止一次,半花容如此說道,聲音細抖著。

每次佾雲起身要去點上蠟燭,好叫半花容相信這裡沒有半滴血。半花容總是從佾雲身後將佾雲緊緊抱住,「我真是看到了……」,他清醒說著,眼淚一滴一滴落在佾雲的背上。

這是夜裡的半花容。白日的他則有散不掉的笑容,和殷殷切切忙不完的事。只有那麼一次,半花容在白日主動提起夜裡做夢的事。他如往常膩上佾雲的頸窩,手指纏玩著佾雲垂在胸前的髮絲,不解地說道: 「好奇怪,遇上你之後,我常常夢見過去。」

「過去?」

「嗯,過去喔!是過去的過去,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

半花容的過往,佾雲多少能猜上幾分,只是也無法全然知曉。問了,又怕勾得半花容傷心,他只好默默去承接一些記憶的片段,試著用這些殘缺不全的線索,體會半花容更深些。

「佾雲,我是不是在很久以前就見過你呢?」

「我不知道。」

「你說不知道,就表示你也覺得有可能囉?」

過往太一勁地煙霧朦朧,半花容念念的都是血,佾雲深掘的都是白。可當他們凝視彼此的雙眼,確實有那麼一刻,覺得如此熟悉,熟悉到超乎彼此的想像,心頭都動了一動,彷彿是有著一份對往日迷夢的眷 戀,甚至上達前世的。


佾雲見半花容也不再翻身,似是睡得沈了,再度拿起筆來,寫得都是風闕的生活,一些家常話,肺腑之言不知道為什麼總說不出口,不知該怎麼說,寫到了邊又拐到另一處去了。他不知道韶雲會怎麼看待這 一封信,也許韶雲早就對他沒有期待。『我只是……也不要他擔心我……』心裡這樣想著時才發覺自己更是擔心韶雲。越擔心,越恐懼相見的那一刻,客棧那夜初始還沒有什麼,日子久了,卻是影像歷歷鮮 明,越想越不知該如何自容了。知道自己該給個歸期,寫到了第二張信籤,寫過了暴風君、半花容,就是還沒給個歸期。


半花容早已醒來,隔上一層紗帳看著苦惱的佾雲。他猜得出佾雲給誰寫信,可是他更好奇一個人給自己的兄弟寫信何以如此苦惱。


他撥開紗帳,輕手輕腳的膩到佾雲身側,佾雲長長的睫毛眨動了一下,驚訝自己竟專心的沒注意到半花容的起身。


「怎麼很苦惱的樣子?」

「沒有的。」

「還說沒有,全寫在臉上。」半花容伸手要去摸佾雲的臉,佾雲卻下意識的別開頭去,像一個逃避被觸碰傷疤的人一樣。這一切,半花容全看進心裡。

「我只是在想我該回雲門了。」

「我才回風闕,你卻要走。」

「說不定你今夜回來,明晚又走了。」順口接上的話,說的人比聽的人更加驚心。這是何時,自己竟會這樣回嘴了。佾雲心頭又蒙上那句話:要是半花容要的,不要也是半花容不要的……

「你氣我上次不告而別?」

「絕沒有的,剛剛是我失言。我回了雲門,我們也是有機會再見啊……」

「你回雲門是因為雲門是你的家,有人等你。可是我沒有家,沒有人會等我。對暴風君來說,最重要的是風闕,對你來說,最重要的是雲門,那我算什麼?」

佾雲被塞得無言。想起半花容曾問自己『佾雲,究竟在你心中,我是暴風君的朋友,還是你的朋友?』,當時自己不解這有何差別,但半花容後來一句『朋友的朋友,可就生疏多了。』卻是一直在自己心上 的。

見佾雲無語,半花容彎下膝蹲跪在佾雲身前,拉起佾雲的手,溫存上自己的臉龐。佾雲的手心感覺到半花容臉頰的溫熱,輕輕觸碰感受,就像憐惜一朵易落的花。那張手心裡的臉溫柔的抬起,雙眼不容逃避 地對上佾雲的眉眼,迫得佾雲一時怔忡。

「佾雲,我需要你。我很需要你。」

窗外不知何時開始下的雨,細細的雨絲飛下,密密扣著人的心弦。

半花容口中的『需要』,就像那綿密的雨絲一樣,攪著佾雲心裡那道裂隙。佾雲的眼眶紅了起來,心口一鼓一鼓的,叫他再也說不出半句話。好像他等待這句『需要』已上了百年。

「你能不能夠為了我留下來……」

半花容知道佾雲終是會答應的。

他挨得佾雲更近,訴說許多他們還不曾做的事,他要同佾雲切磋劍法,他要帶佾雲去那無名的湖上一遊,他要再向佾雲介紹一個住在雨風飄搖的怪人,他們還要拉上暴風君一起,安慰安慰暴風君最近低落的 心情……


※ ※ ※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66
 回應文章
澤維爾RE發表 03-04-2004 15:37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因為從此之後真的是不歸路了,佾雲他被「需要」了。被需要其實就是一條鍊子,之後你的心會被縛住。

「需要」,其實是很簡單的一句話,但對佾雲來說,就像咒語一樣,那意義是非凡的。對韶雲和曲雲來說,也許是很不公平,但是換一個角度來講,他們似乎也不能很真切去看見佾雲這點心病。大概這就是 朋友和家人的差別。如緋光所提到的【我們可以選擇朋友,卻無法決定誰是家人】,作為家人,因為一開始命運就縛在一起了,彼此之間都不知道對方是不是心甘情願,可也很清楚知道這段感情不會輕易切 斷。這個模糊地帶,不僅佾雲心虛,曲雲也很在意,韶雲則是一開始秉著兄弟之情一路發展下去。

而朋友,原是沒相干的人,想要把對方留住,想要拉住對方,就比較會坦承說出『需要』這種話,而另一方 面也是旁觀者清,半花容總能把佾雲看得很透。曲雲由於太過在意,往往在致命的一點上始終看不清楚,也始終深受折磨。

>>覺得對方熟悉,就像從鏡子中看到自己的投影一般。(有很多人告訴我 我和我那些好朋友都是那種死樣子哩)當你遇到另一個自己時,那種震撼和感動會瞬間填滿自己的虛,你會看到他 用另一種方式來面對生命,這時候的激越讓你容易被他導去他想要的方向,會陪著他瘋狂,這真的是家人無法帶來的感受。

這段看得很有感觸,佾雲之所以被半花容所牽絆吸引,有很大的原因在於此吧。

****

>>這時,忍不住想要碎碎念一下:我覺得佾雲是被韶雲和曲雲給寵壞了。他們怕傷害到佾雲,所以對他的感覺總是小心翼翼的保護著,保護到最後卻讓佾雲更退縮。
^^^^^^^^^^^^^^^^^^^^^^^^^^^^^^^^^^^^^^

確實如此,其實少了生氣或熱情等情緒,都是會叫人退縮的,因為會沒有把握。

佾雲會不會怨韶雲不夠全面的感情呢?他心裡其實是有的,可是那種怨也不是真的怨,是很矛盾的愧疚跟失望交錯。他早就不 讓自己對永恆抱著什麼期待,可是韶雲又挑起他的期待。佾雲是一個不敢要的人,因為他知道若他要也許他會要得很深,很絕對,因為他禁不起永恆的破碎,他要的韶雲大概給不起,他怕自己的心會變得醜 陋,會去傷害別人。

佾雲會壓制自己的情感,他不讓自己去要什麼。如同他所說:要是半花容要的,不要也是半花容不要的……
這時候的佾雲也還無法捉摸韶雲要的、不要的,曲雲要的、不要的。於是他有所逃避。

佾雲心態可議,但我捨不得罵他^^3(盲點…盲點…)
可能…如果是我……也是這樣……(汗)

>>曲雲待他尖酸刻薄,但他卻只是雲淡風清的,一點反擊都沒有,他的這種方式比之報復爭吵更可以傷害人,曲雲嚴格的對待自己,卻不會嚴格的對待他甚至向佾雲抱怨,

看到這裡,覺得佾雲其實是該罵的,沒什麼反應大概是最傷人沒錯,但是他總覺得自己造成了曲雲的不快樂,所以他沒有立場去展現高興或者不高興,不管曲雲對他說什麼,他都願意承受。也許雲門之間就 是太多承受、包容,反倒寵壞了彼此。

>>家人之間本來就要有抱怨,讓那些無 心的人試著去學習體諒、心痛、溝通、被需要、、、等等。
>>一個人被保護到讓他覺得自己不被需要,無法為家庭扛起責任,這不是寵壞了嗎? 哼哼哼

這兩句話寫得相當好呢^-^
PS.緋光一點都不長舌喔 [眨眨眼] 很豐富的內容。 [吐舌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71
緋光RE發表 03-04-2004 02:24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好想尖叫。

因為從此之後真的是不歸路了,佾雲他被「需要」了。被需要其實就是一條鍊子,之後你的心會被縛住。

人生得一知己死而無憾,在這個時刻裡,佾雲存在的重要性真是明顯。但說穿了,其實兩個可憐人的互相鼓勵扶持,在痛苦中尋得一絲的慰藉。透過這樣的坦白好像出現了一絲的光明。

面對佾雲,半花容的情緒變的比較脆弱,就像澤說的這兩人的背景其實是相似的,只是面對的方式不同。半半說出他需要佾雲時,我覺得兩人都好可憐。一個是渴望被愛,另一個是渴望愛人,可是現實的世 界總是掠奪兩人這方面的需求。

面對著半花容,佾雲才能說出那近似撒嬌抱怨的話。這對那些家人來說不是一大諷刺嗎?但是,其實朋友和家人是有那麼一點不同的,我們可以選擇朋友,卻無法決定誰是家人。所以,朋友更能夠探入到內 心深處,這叫「物以類聚」。

覺得對方熟悉,就像從鏡子中看到自己的投影一般。(有很多人告訴我 我和我那些好朋友都是那種死樣子哩)當你遇到另一個自己時,那種震撼和感動會瞬間填滿自己的虛,你會看到他 用另一種方式來面對生命,這時候的激越讓你容易被他導去他想要的方向,會陪著他瘋狂,這真的是家人無法帶來的感受。

****

這時,忍不住想要碎碎念一下:我覺得佾雲是被韶雲和曲雲給寵壞了。他們怕傷害到佾雲,所以對他的感覺總是小心翼翼的保護著,保護到最後卻讓佾雲更退縮。

韶雲建構一個安穩的世界卻無法坦率的面對他,最後怕傷害到他更選擇逃避放手,這件是對佾雲的打擊真是太大了。當韶雲無法再提供寵愛時,在佾雲的內心深處不會有怨懟嗎?我不信。可是他卻沒有任何? 滌囮@只是放手?他的情緒中少了「生氣」這一項,韶雲的保護下,讓佾雲根本無法把抱怨煩悶說出口。

曲雲待他尖酸刻薄,但他卻只是雲淡風清的,一點反擊都沒有,他的這種方式比之報復爭吵更可以傷害人,曲雲嚴格的對待自己,卻不會嚴格的對待他甚至向佾雲抱怨,家人之間本來就要有抱怨,讓那些無 心的人試著去學習體諒、心痛、溝通、被需要、、、等等。在多年後曲雲才認知到,其實不是佾雲不說,而是他們根本挖得不夠徹底。太遲了、太遲了。

甚至是雲門的家人們,也因他的完美脆弱不忍心怪他苛責他什麼。

一個人被保護到讓他覺得自己不被需要,無法為家庭扛起責任,這不是寵壞了嗎? 哼哼哼

PS.往上一看....我可真是長舌啊 [吐舌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