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熔鏡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熔鏡.水之色(7)
 瀏覽568|回應2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原作者為澤維爾(沉水香)
二、本篇文章轉載申請原於創作線上http://creating.webs-tv.net 發表

三、未經原作者同意,嚴禁轉貼

---------------------------------------------------------------

《熔鏡》第三章、水之色


7.


冬十月,暴風君的父親在一個北風急嘯的日子裡離開了人世,沒撐上那口氣到暴風君近在眼前的婚期。大紅的布幔都被收了起來,一雙雙的紅燭被更替上一對對的慘白。家裡不許有任何看來喜氣的東西,那 些忙著籌備婚禮人們急急換上了素白的衣裳,不到半天工夫,靈堂已是有模有樣,紙蓮花亦是折上一大籃。


傾天紅在北風闕收到了暴風君派人捎來的訊息,她白淨沈穩的臉叫人讀不出心事。她順手摘下好不容易才簪上的金釵,那是暴風君送的,她卻始終用不上手。


「公祭那天,我會以北風闕主的身分出席。」


一如汗馬軍帶回的口訊,暴風君的父親下葬那天,傾天紅出現在送葬的行列裡,她走在最末,和佾雲並行。暴風君憔悴的身影遠遠的在前方凝成一個黑點。這是佾雲第二次見到傾天紅,兩次他都覺得傾天紅 的身形相當的孤落,好像天生就帶著一份強忍的堅毅。


若是……再晚個幾天,傾天紅現在必然是站在暴風君身邊,以一個家屬的身分憑弔吧!佾雲想到這點,更能感知此刻傾天紅心情的複雜,然而他卻也不知該怎麼安慰,只能默默跟上腳步,看著天邊陰沈沈的 雲朵急速的飄移。


一片沈默中,隊伍上了山頭。眾人在一個風景開闊的地方止住了腳步,棺木隨著綁捆的繩索緩緩降入預先挖好的墳穴,人人丟上一朵手捧的白菊,他們就這樣埋葬了一個人。


暴風君最後一聲父親,聽得佾雲心裡一陣酸澀,他忽然想起自己死去的母親,以及幾乎記不得面容的父親,原來自己也曾是有父有母……禁得上愛的……


這一天,半花容沒有來,他不是愛屋及烏的人。他這樣對暴風君說,也這樣對自己說。他不怕死,但他排斥沈默的死,腐血壞肉,悶透的死。他見了風闕那樣一片的白,就覺得心煩。他趁著大半夜離開了停 風閣,趕上半天路,到達了他另一個棲身之所,拂水樓。


這些年來,半花容像是個瘋狂要家的人,他四處為家,卻又處處不肯久留。反覆獵取和排拒,這是他的寫照。


早些年,當他還很弱的時候,他學會笑得柔媚,討大人們的歡心,而近些年,他的劍術已臻極境,他學會殺人殺得精準俐落,他不用再出賣自己的身體,他可以搶,搶他想要的東西。拂水樓的主人晏君臨就 是他在這個時期所認識的朋友,與其說是朋友,不如說是合作關係,他們計畫搶一個更大件的東西……


半花容認為晏君臨和自己是同樣可憐,也同樣有趣的。因為他們的搶奪欲都已不再是為了生存,而是體內那股敗壞的因子催逼他們走上舔血的道路。晏君臨哪裡需要天下,她無非是為了想證明自己的實力。 這樣的人很傻,所以可憐;這樣的人很有勇氣,所以有趣。


可是,自己呢?曾為娼妓,曾為盜賊,如今真的什麼都不缺,真的遇上了暴風君、佾雲這樣的好人,他卻比以前更加的空虛。他不能沒有痛,沒有痛就沒有恨,沒有恨,他什麼也都不是……所以他總深深惦 記,第一次賣的時候,握在手裡那幾枚銅錢的實感,他握得死緊,生怕要要掉了,生怕賣得冤枉了……


半花容覺得這是一種詛咒,體內那壞去的靈魂把他帶上受苦的輪迴,他會不斷的獲得,而且親手毀棄。


每次來拂水樓的路上,半花容總不禁想起很多過往。這條路上的梧桐樹影似是很透人心的招搖不定。儘管半花容內心對晏君臨有一份體己的想法,但是他每次見到晏君臨總愛調侃她幾句,看晏君臨眉目間飄 然而過猛然壓下的怒氣,倒成了半花容的樂趣。晏君臨沒有一次是笑著迎接自己,這次也不例外。半花容望了望正午的日頭,心想暴風君的父親此時大抵入了土。


「怎麼?阿姊……見著我總這樣生氣?我就這麼不討你喜歡?」

晏君臨額際火夾箝燙的卷髮,亮面的鵝黃衣裙,加上胸口的珮飾,給人十分貴氣的形象。

「誰是你阿姊了?」

「我說妳也不把自己打扮得年輕可愛點,又不是真上了歲數,做這夫人樣,我不叫妳聲阿姊,倒像是欺妳了……」

「我對討男人的歡心沒有興趣,你那些鬼建議就省省吧!」


晏君臨領半花容進到內堂小歇,使了個眼色叫內堂裡一個正在學寫書法的小女孩進後廳去泡上一壺茶。

半花容看到几上那幅字寫得極好,心裡也頗讚嘆。「我聽司馬老頭說妳最近收了個小徒弟?就是她?」

晏君臨點點頭就表示回答,她接著說道:「司馬劍秋今早叫我折損了好幾個手下。」語調裡甚是不悅。

「怎麼回事?」半花容好奇的問道。

「三十六雨附近有個叫雨風飄搖的地方,那裡住著一個高手,礙著司馬劍秋的地盤……」

「呵,我知道了,妳的手下被司馬老頭拐去試招了。」

「一個沒回,真是可怕的對手。」

「我幫妳會會他吧!」

「你誤會了,我這不是在開口求你。」晏君臨何等心高氣傲,方才只是一時氣憤才向半花容抱怨,卻沒想到半花容今日如此盛情。

「我的好阿姊,就當作給我點樂子,交給我!」

半花容眨了眨眼,展現他慣有的自信。

「好吧……他叫瀟瀟,擅長同時多處的攻擊。」


***********************************************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57
 回應文章
澤維爾RE發表 03-04-2004 09:15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緋光對紅的形容真好,同樣是紅,韶雲、傾天紅、半花容代表的卻都是不同的色階表現。

在原劇中,我就非常的喜歡傾天紅,我覺得她很率直,另一方面也有著壓抑的自尊。我想對這樣的人來說,恨一個人比愛一個人要容易點。當她有了恨暴風君的理由,她性格剛烈的一面就呈現了出來,而當 她還愛著暴風君,她便在自尊和愛憐之間拉扯,這是何以我在寫這時期傾天紅時會選擇比較冷靜的描述之故。她不愛打扮,因著暴風君,試著戴上那金釵,卻又彆扭的覺得這樣倒像在討好別人,她的自尊是 不容許她這樣做的。

很喜歡緋光描述傾天紅的句子,我也是同樣這樣感受的,並且喜愛著的。

而讀到緋光所寫【雨滴再怎麼小,滴在屋簷上還是會聽到它的聲音的。】,更是覺得形容的真好,就是這樣的感覺呢,讀緋光的文章真是一種享受。

佾雲和半花容大抵對這個世界都是絕望的。佾雲看到了虛空,所以打從一開始就不追求。半花容看到了虛空,所以他狠狠地掠奪,卻又因為內心的不安而終走向毀棄。都相當的缺乏安全感,但行事卻完全相 反。

【享受著獲得和毀棄的過程,我到覺得這一點上他活的非常的實際。因為世界上沒有永遠不會結束的關係,人終究只會剩下自己,虛無的親情、愛情、友情終究會成為一種回憶。】

這段話看得心有戚戚焉,我自己是秉持的相似的相法,然而卻又有些憧憬的。就像緋光說的:【可是、可是如果回憶都不能是愉快的,那這趟旅程上的美好事物起不是被白白糟蹋了。】,至少在感受和經歷 的過程,我希望自己都是全力以赴,認真相對。就算最後失去了,心裡也能夠稍減憾恨,不強求,但也不強捨,我現在體會到的是這樣。

【【瀟瀟要出來了,他是原子彈。接下來的如霜,她是核彈。佾雲則是莫名其妙的成為導彈。】】這句話要大大的mark起來,實在太可愛了\^O^/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64
緋光RE發表 03-03-2004 11:29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這樣堅強的傾天紅,真是非常的可佩,也叫人為她的命運嘆息,就差那麼幾天,人生就走上完全不同的命運。

澤筆下的傾天紅現在好冷靜,一般我們見到紅色並不覺得這是冷靜的顏色。應該是熱情且激越的,甚至有點小任性的可愛。可是這裡的小紅並沒有,也許是自身的身分並不容許她這樣,讓我覺得感受不到她 內心的真正想法。

原劇中出現的小紅已經失去了家人和族人,那樣的她跟紅色真的很搭,情緒很強烈內心的矛盾掙扎叫她的性格烈的令人激賞,當然也固執的讓人頭痛啊。

傾天紅是那種在逆境之下會勇於面對的女性。熱情之下其實是一種恬靜的美。

半半則不同,根本無法靜下來。雨滴再怎麼小,滴在屋簷上還是會聽到它的聲音的。「靜」對半花容來說其實是一種折磨吧。其實想想也是正常的,他失去的不只是親情甚至是對人對自己的信任。出賣自己 的身體或是搶取索來的終究不長久,難怪他這麼缺乏安全活的這麼辛苦。

享受著獲得和毀棄的過程,我到覺得這一點上他活的非常的實際。因為世界上沒有永遠不會結束的關係,人終究只會剩下自己,虛無的親情、愛情、友情終究會成為一種回憶。

可是、可是如果回憶都不能是愉快的,那這趟旅程上的美好事物起不是被白白糟蹋了。

瀟瀟要出來了,他是原子彈。接下來的如霜,她是核彈。佾雲則是莫名其妙的成為導彈。 [真尷尬]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