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熔鏡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熔鏡.水之色(6)
 瀏覽596|回應4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熔鏡》第三章、水之色


6.


南風闕的夜晚寧靜得只剩微微的風呼,林木枝枒被搖晃的窸窣。暴風君和半花容出走在無人的大街上,醉步歪斜的吸納著冬夜裡的寒氣,淡淡的霧撫上他們高抬的衣袖,像在夢裡一樣。可是他們彼此都知道 ,兩人都不是這樣就醉的人,只是憑著那麼些微醺,心口的熱流,好更加放肆一點而已。


「這些日子出現了比南風闕更吸引你的地方?」暴風君伸出的手輕輕撥過半花容耳邊沾著霧氣的髮絲,半花容雪白的耳朵瞬時露了出來。

半花容順著暴風君的手勢,撥整撥整自己頸邊長長的髮,
「三十六雨,你說有不有趣?」

「聽說是終年霪雨?」

「是啊!」


那種心窩裡好像有什麼東西會被拿走的感覺,不知何時又漫上暴風君的心頭,他看了看半花容眉眼裡習慣堆著的笑,忽然想自己第一次遇見半花容也是在這夜裡的街路上,唯一不同的是,那夜下著傾盆的大 雨。


「你去看雨?」

「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哈哈……也是。」


暴風君知道,若是半花容不會主動說出細節的事情,那就沒有必要再追問下去了。這些年來的相處,他早已習慣半花容行蹤飄忽的性格。
他們繞過街角鏽紅的磚牆破壁,半花容指了前方一指,兩人的腳步又往河邊走去。


「倒是你,忽然就定了親,哎呀,那是你喜歡的類型嗎?」

「我……我真是喜歡她的。」

「你可別為了安慰你父親……」

「雖然這個時機,不能說是沒有關連,但我確實喜歡她。」


半花容沈默了一會兒,拉著暴風君在河邊的草坡坐了下來。小時初識,他們不知在這裡互相挨著取暖多少個夜晚。


半花容折了一枝河邊草,繞了個結,復問暴風君:「喜歡嘛,卻不說愛哩?」


「那有什麼不同呢?」

「你也喜歡佾雲吧,難道你也愛佾雲?」

「那當然不是,朋友怎能這麼比喻!」

「怎麼不能,原來……你對朋友的感情是有保留的。」


半花容放慢了聲調,惻然低下頭去。暴風君先是有些著惱半花容的針鋒相對,現在見半花容這樣卻又萬分後悔自己的回答,他並不是全然不知半花容在情感上的偏執。


暴風君輕輕把頭挨近半花容,像小時候那樣,想安慰安慰他,怎知迎面卻是一對柔軟的唇瓣貼上自己的唇,大膽而直接的順著勢兒把暴風君壓倒在草坡上,貪婪又渴望地嚐著那溫熱的唇舌,更深更深。暴風 君強欲扭開半花容傾側的半身,半花容卻是吻得更狂,吻裡面交雜半花容低低的笑,焚得暴風君燥熱滿身。待半花容要去解暴風君的衣帶,暴風君趁此將半花容反手架開,將半花容震得躺平在草坡上。


「這是愛……」半花容仰望著天空狠狠地喘著氣,語調卻是冷的。

暴風君難過的看著半花容:「你非要這麼瘋嗎?」

「這是愛……」半花容癡癡笑了一聲,綿柔的再說了一次。

「不……你不愛我……你只是玩我,你想確認什麼?你怕失去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總要這樣……難道你不知道……我看了心會痛……」

半花容默然注視著暴風君有那麼一會兒,臉上沒有慣有的笑,取而代之的是流瀉溫柔的眸光。「你何必這麼在意,玩著嘛,朋友之間就不能這樣?」他從懷裡拿出手巾,拭了拭暴風君眼窩的淚水,暴風君這 才知道自己有淚。半花容笑了笑:「這麼大的人了,還哭,這麼直性,就像我第一次見到你時,你也是這樣。」


他們第一次相遇,是在暴風君一次負氣的離家出走。


雨下得猛大,暴風君小小的身軀在雨中瑟縮冷抖著,臉上有負氣的淚水和欺負人的雨水。他勉力爬上街邊一個矮樓的台階,在屋廊下找到一個躲雨之處,幽黑的柱子後面忽然冒出的兩隻眼睛,曾把暴風君駭 得動也不敢動,以為是見了鬼。直到半花容蜷裹著破毛毯的身影從廊柱後完全竄了出來,暴風君才敢說話。


暴風君當時管他叫小乞丐,他全身的衣衫又破又髒,除了裹著僅以取暖的破毛毯,身後還很突兀的揹著像劍袋一樣的東西,布料很好,卻怎麼樣也沒見小乞丐取下來過。暴風君從沒猜過裡面會是一把劍,他 只知道那很沉,很重,小乞丐不讓人碰。


關於那布袋裡的東西都是後來跟著小乞丐,暴風君才開始猜測的。初見之時,他只記得小乞丐雪一般白的皮膚,水波流動的眼神,暴風君從沒見過這樣獨特的人,小乞丐的眼睛好像很空洞,沒有感情,但當 小乞丐走近,暴風君卻又發現那雙眼溼潤潤的,像是用眼淚作成的一對大眼睛,美得叫人心碎。


其實,那一天暴風君更像一個小乞丐,他發抖的身軀呆呆地任著半花容為他擦乾髮、擦乾衣、擦乾淚水,兩個人裹在那條破毛毯裡,依偎著彼此的體溫,渡過了那雨一直下不停的夜。暴風君一直覺得,那晚 的自己像是被小乞丐收留的一隻小狗,貪戀著小乞丐身上灼熱的氣息。


如今回想起來,小時候的半花容寡言的嚇人,後來暴風君吃不了露宿街頭的苦,乖乖的回家後,常常拿家裡的食物點心到街上請小乞丐吃,小乞丐即使餓了很久,吃東西也不會狼吞虎嚥,細細嚼著,暴風君 常看他的吃樣看得呆了,小乞丐有一種沉靜而甜美的氣質,那是一般男孩子都不會有的秀氣。後來,暴風君天真的拉著小乞丐上他家,請父親收留小乞丐當他的弟弟,父親當著小乞丐的面說:「你要養隻貓 啊、狗的,我都沒意見,因為不喜歡了可以送人可以丟,可是一時衝動要養個人是不行的。」


小乞丐沒說什麼就往門外走,暴風君拉著他硬是不要他走,小乞丐淡淡的笑了,第一次開口說話:「你別再說要養我這種話,我是野生野長的,誰也馴不住。」


有一天,暴風君好奇的趁小乞丐不注意,拉開小乞丐揹袋的綁繩,一把腥紅血色的劍首頓時從已經髒灰的劍袋裡滑了出來。小乞丐沉著臉,生氣的半句話更不說了,眼睛彷彿都寫著背叛兩個字。可是小乞丐 很快就原諒了暴風君,綁好劍袋,拉著暴風君到河邊草坡去看夕陽。


終於有一天,小乞丐說他膩了這個城鎮,要離開。
暴風君急急的問:「那你會回來嗎?」

小乞丐低著頭為難的想想,並沒有回答。

「那總該告訴我你的名字?」

「不就是『小乞丐』嗎?」


暴風君以為自己不會再見到這個人,但是幾年後,小乞丐自己回來了,再度回到南風闕,找著了暴風君,這次小乞丐有了名字,他叫「半花容」。


這些記憶從不曾消逝在暴風君和半花容之間,然而,也不過幾個年歲,雖然喜歡的心情依舊,本來面目卻不可得了。暴風君無語抓起半花容拭過眼淚的那隻手,吻了半花容的指背指節,細碎的吻著。

「我們就這樣好不好……」

暴風君沒有說所謂的『這樣』,究竟是。但半花容明瞭,暴風君遲疑的、眷戀的,以及那顆單純的內心洋溢的天真想法。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是你想錯了……」

半花容聽過暴風君的父親怎麼批評自己,說是「一個男人那樣女體女態的,總是旁門左道,甚至以色侍人……」

「我想錯什麼?」

「就算我是個會愛男人的人,我愛的人也絕不會是你。」

「半花容?」

「呵,別用這種眼神看我,我可沒有佾雲那種口是心非的受委屈癖,我只是單純覺得可以這樣跟你實話實說,誰叫你是我的好友呢!剛剛的遊戲就當是我給你的新婚賀禮。」

暴風君搖搖頭,不知道他還能說些什麼,天地如此廣大,此刻的自己卻找不到半點出口,心一愀一愀的痛著。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47
 回應文章
澤維爾RE發表 03-01-2004 23:11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看了緋光的回憶,真是令人感慨萬千。很要好的朋友,因為感情的事情而失卻那段曾經,到底值不值得呢?大概在每個人的心中都是不一樣的定義吧!無論如何,事過境遷之後,應該彼此都能看得淡然了, 就像您說的:「現在想想既是感嘆又覺有趣呢」

我常在想,若是半花容不要這麼玉石俱焚,再更添年歲一些,他們應該都能找到平衡點而得到幸福吧!

聽到緋光說能夠從我的文章喚回青澀年紀的回憶,我的心裡覺得很溫暖,因為也是透過書寫在治療記憶中過往的缺憾,能夠被閱讀到這份感覺,好像確實傳遞出一些事物了,這樣我就非常的心滿意足...... 而看到您說的自虐,更是當場在電腦前呆呆的傻笑起來^-^

p.s因為今晚加班晚了,正寫著的(7)看來還要繼續努力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54
緋光RE發表 03-01-2004 00:00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曾經我有三位熟識多年的好友 為了一名男孩反目 我還被拉去為他們調解 ^____^ 現在想想既是感嘆又覺有趣呢

當時看他們三人那麼難過我都覺得不忍了 終究多年的友誼蒙上了影 得到愛情的那人失去了兩個好姊妹 而另外兩人也失去了個手帕交

澤筆下的這些青少年^_^

我覺得都好熟悉啊 好像把那段青澀多愁善感年紀時的感受給喚回來

之前是單純的喜歡佾曲(執念執念 [露齒笑] ) 到後來倒是像坐著時光機去品嚐過往的回憶一般

偶爾想起年輕時幹過的蠢事 這真是一種自虐的暢快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52
澤維爾RE發表 02-29-2004 23:01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在布袋戲劇情中,暴風君等於是沒有戲分的,因為一開始就是半花容所控制的死屍。然而透過傾天紅對他的執著和佾雲對半花容竟能殺了暴風君的不能諒解,都能感覺到暴風君在這些人心中很重要的地位。


傾天紅說:「對我最好的人是你,傷我最深的人也是你」,關於越桃花的回憶,可以看出他對傾天紅的體貼。佾雲現身後對半花容說:「知暴風君如你……」,可見暴風君和半花容彼此曾是如此知心。因此 在寫<雲雨>或<熔鏡>時,會去試想暴風君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在我心中,他該是溫柔熱誠,缺少機心的,而會打傷白如霜,我始終覺得是為了半花容。正如布袋戲中半花容對佾雲承認的,他曾對暴風君說:「要是世界上沒有白如霜這個女人就好了……」


所以暴風君相當重視半花容。


可是我也相信,他對傾天紅的認真。在<熔鏡>中的暴風君,一旦說喜歡,那就是認真的喜歡,認真的願意去照顧對方,讓對方好。然而,如您所說:【分不清喜歡還是愛就要和另一個人步入下一段人 生 該是一種溫柔還是殘忍 】,暴風君對於自己的情感也還有很多分不清的地方,他只知自己是如此想寵愛著半花容,甚至可以不分是非去寵,那樣的愛戀。他以為這樣就是一輩子,就是永遠。他不曾想過,朋友和情人之間,要擇一 取捨。


傾天紅在這場牽絆中,真的令人憐惜,他和暴風君相同,是滿腔熱誠,而的她的心比暴風君更為單一執著,當她感覺到半花容對自己的敵意,也意味著她悲劇的開始。


緋光提到【年輕時 看身邊好友談戀愛了 總會有一種失落感 想到那人很難再陪你瘋陪你狂 心中總是難免不快了起來】,我很想去捕捉這樣的感覺,為什麼風雲雨電的情誼最終會這樣變質呢?也許一開始也只是那份心中怏怏的不快與失落。


至於暴風君對半花容是不是缺少勇氣呢?嗯,我自己覺得,暴風君還不曾想過會成為半花容的愛人,大概是受他父親教育的影響,他不曾想過有這種可能,所以心裡再痛,他也沒有想過去試著把彼此的關係 加上一層情慾。如果要說在乎別人的觀點,是有那麼一點,但是卻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半花容,他不希望別人用異樣的眼光來看半花容,這是他保護半花容的方式。就像您所說,半花容【心中必定很清 楚佾雲和暴風君很難滿足他對愛情的需求吧 兄弟已是最好的關係了】,對啊,就是這樣。半花容所渴求的那份強大的安全感和愛慾,後來在瀟瀟身上感到一絲可能,但卻又是另一段悲劇的開始了。


最後感謝緋光的回文,每一次讀著總是好感動。 [微微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51
緋光RE發表 02-28-2004 22:44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對於暴風君的了解實在有限 總是透過佾雲和半半對他一知半解 ^__^

分不清喜歡還是愛就要和另一個人步入下一段人生 該是一種溫柔還是殘忍

戀愛中的傾天紅其實也是纖細的 難道她會看不出這些嗎 身旁這個呵護自己的人眼神不是落在自己的身上 這叫人真是情何以堪 可是她仍然義無反顧的往下跳去 憐惜這樣一個既癡且傻女孩

年輕時 看身邊好友談戀愛了 總會有一種失落感 想到那人很難再陪你瘋陪你狂 心中總是難免不快了起來 我想暴風君的失落也在此吧

這其中真包括愛情的話 那其實也是個不可能實現鏡花水月 他終究是在意家人的想法 那些個愛戀也只會藏心底 沒有勇氣的他只能維持著表面的現狀 在心裡去品嚐那種心被掏走的失落....這能說"大哥!!這是你活該啊" (毆)

倒是半半的雙重性格可真重 熱情又理智的吻著一個人

想抓住身邊的每個人因為他的靈魂缺乏安全感且又寂寞 但身邊的人在愛情的層面上比之於他有的匱乏有的怯懦

她心中必定很清楚佾雲和暴風君很難滿足他對愛情的需求吧 兄弟已是最好的關係了

結論: 如三角函數般的愛情 果然不是普通人能懂得 (頭痛 [露齒笑]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