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熔鏡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熔鏡.水之色(5)
 瀏覽617|回應4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原作者為澤維爾(沉水香)
二、本篇文章轉載申請原於創作線上http://creating.webs-tv.net 發表

三、未經原作者同意,嚴禁轉貼

---------------------------------------------------------------

《熔鏡》第三章、水之色


5.


這一天,十里南風闕來了一個「新娘子」,其實喚新娘子還太早了些,她是暴風君說了媒、下了聘,卻還未過門的妻子。佾雲和半花容兩人同行,前往暴風君居住的宅院,走過了兩落屋庭,來到主屋時,恰 好和這位「新娘子」打了個照面。


「新娘子」一襲朦朧紅紗底下卻是燦白的衣裙,姣好的鵝蛋臉上掛著沒有羞澀的豪氣率直,雙手反揹,亮晃晃的雙刀貼在挺直的背脊上閃著寒光。


「這是北風闕之主,傾天紅。」暴風君介紹道,臉上同時並呈著見到半花容的驚喜以及疼惜著「新娘子」的柔情。


北風闕上一代的主人早逝,久已獨當一面的傾天紅,較之大男孩般的暴風君更有江湖味的氣勢。她看起來不太愛笑,但是眼神又澄澈得十分真誠,「我來探病」,她淡然說著,並微微向佾雲和半花容點頭。


「這是我的好友,佾雲、半花容。」


暴風君彷彿一個熱誠的想把兩個世界拉在一起的夾心,然而半花容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冷冷帶著媚意,上下打量著傾天紅的眼神,讓傾天紅感受到一股不明的敵意。暴風君刻意營造的話題,三繞、兩繞,總 是草草斷了頭,沒能吵熱氣氛。佾雲在旁看著,卻也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傾天紅很快就離開了,少了傾天紅之後的三人,在半花容的笑語聲裡,似乎彰顯了其中一方的勝利。


他們相偕在風闕中的花園裡閒步,時值梅樹盛華,百花凋零,悠閒踩踏在園林中的石階上,佾雲刻意放慢了腳步,默默跟隨暴風君和半花容有說有笑、並肩而行的背影。他和他們兩人之間一直保持了一階的 間隔,一步的咫尺天涯,不能遠得叫人不放心,亦不願近得成了多餘。半花容時時回過半邊臉來,笑著要他走進些,他也時時點著頭,卻不靠攏上去。


時而出神的佾雲低頭瞧那凝著溼氣的青石,見碎落的梅瓣落得滿地淒然。忽聞半花容沒辦法似地對他嘆息道:「哎呀!三人,果真是有些艱難的數字吶!」說著便推開了暴風君,挽起後頭佾雲的手。


那是一句半帶認真的玩笑話,初始聽來佾雲也只含笑以對,然而心裡的某個點卻彷彿被撬開機關似的,傷慟了起來。佾雲想起,一年,師父帶著大家到後山辨認藥草,一路上,大多數的兄弟簇擁著師父在前 引領,他和韶雲放慢腳步於後頭跟著,一片兄弟的嬉鬧聲中,他切切聽見的卻是更為後方極輕的腳步聲。他記著那樣的頻率,細微的聲響,寂然的氣息,他每一次裝作不經意的撇回頭,望向獨自行走的曲雲 ,心裡總是一陣難過。


半花容銳利的眼神並不放過佾雲習於隱藏的心情,「怎麼?我在你身邊,你卻魂不守舍。」


佾雲正不知該如何回答,暴風君寬闊的雙臂迎向兩人的肩頭緊緊抱上。「不管幾個人,難得相聚,讓我們好好喝上一杯去吧!」那一張暖如朝陽的笑臉,扎實解了佾雲的圍。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39
 回應文章
澤維爾RE發表 02-27-2004 00:59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但是終究這些傷啊痛的負擔的都會走過 我們都有學習釋懷的潛能的

沒錯 [微微笑] 說到心坎裡去了,我也是由衷如此相信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45
緋光 RE發表 02-27-2004 00:47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啊,總之,青春已逝。

看到這句感嘆叫我會心一笑呢

熔鏡裡很多關於大家心情的描述 那種青澀年紀時的酸甜滋味 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但是終究這些傷啊痛的負擔的都會走過 我們都有學習釋懷的潛能的
[眨眨眼]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44
澤維爾RE發表 02-27-2004 00:25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致緋光:^ - ^

開始寫<<雲雨>>,約莫是研一的事,如今算來,流年輕過,心境也有很大的不同。最初是震懾於半花容的癡狂,而有了寫文的衝動。

一旦開始構築提筆,卻發現自己的心態和佾雲有更大的同幅 ,而對韶雲和曲雲,原本就十分喜愛他們在劇情中的張力。

半花容的情感是叫人遺憾且難過的,我相信他也曾經真心付出過,但是他看到更多他所得不到的,而失卻了原本垂手可得的幸福。不過,每個人都 有自己對幸福的標準,也許半花容所追求就是毫無保留的全部。如果一個人對世界失去了信心,如果一個人被絕望淹沒,那麼會有後來毀滅性的舉動,就可以理解了。正如您說的:「當然是有很多很多的原 因才會造成這樣的悲劇性格」無辜被牽連的曲雲、韶雲、傾天紅,則是更為悲劇的叫人心酸。

很久以前,我原本以為自己會成為半花容這樣的人,可是後來卻發現自己實在當不了這樣的人,不管再怎麼憎恨 、悲哀,現在我覺得自己一個人去死就夠了,然後希望其他人可以幸福快樂。啊,總之,青春已逝。


看到「連撩撥佾雲的能力都是這麼的徹底直接 還能夠這樣的影響佾雲的心緒 叫我如何不為曲雲感到忌妒呢 真的很叫人忌妒啊 (嘆)」,腦中第一個想法就是好可愛,真的很有趣,因為才剛聽過一個好友抱怨類似的感覺(他什麼都不用做就做到曲雲想做卻做不到的事情)。

我想,並不是曲雲和佾雲就生份了,只能說半花容在某方面很 直接,而且敏銳大膽,於此,他才和佾雲建立了往後相知的關係。曲雲有著自己的心病,於是始終難免和佾雲保持著若即若離的關係。

佾雲不是一個有自信的人,如果別人不去拉住他,他不會知道別人需要 自己,他只老是擔心成了別人的負擔,甚至痛苦。他雖然能夠深刻的感受曲雲的悲傷孤獨,以及如您所說的"自虐",可是卻始終沒有把握,自己到底該走得更近,還是更遠。這是我私人的一點感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43
緋光 RE發表 02-26-2004 01:22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有點個人的想法 , 我是不喜歡半半那種我一定要得到如果得不到就毀滅的性格 當然是有很多很多的原因才會造成這樣的悲劇性格

可是 人 , 為何要選擇活的這麼辛苦 誠如曲雲所說的"你明明可以得到比別人更多 , 但最後卻是如此的後果

好吧 U_U 我承認我就是怨他殺了這麼多人(雲門七人都是死於他的手中) 包括我最愛的曲雲啦...即使已經有些久遠了 但一想到還是 ~ ~ ~

連撩撥佾雲的能力都是這麼的徹底直接 還能夠這樣的影響佾雲的心緒 叫我如何不為曲雲感到忌妒呢 真的很叫人忌妒啊 (嘆)

***

人生總要經歷痛過恨過的感覺 但最後最需要學的是如何放手 這裡的半半 已經感覺得出他的性格為他在日後的人生寫最好的預告 因為他根本不知道何謂放手

那種在心理上就將兄弟朋友當成是自己的所有物 不准他人僭越一步的獨佔欲 是來自於幼年時的不安全感嗎

暴風君這種明亮和佾雲這種空洞的性格對於半半來說根本就像是一種壓力的出水閘口 一個承接(佾)一個灌注(暴)
無怪乎 其他人踏觸到這個領地來要被焚的體無完膚了 (我可憐的雲門寶寶們跟小紅)

****

>>>....他每一次裝作不經意的撇回頭,望向獨自行走的曲雲 ,心裡總是一陣難過。

真高興 佾雲感受到那難過的感受 曲雲的存在對佾雲來說倒像是多了個可以去憐憫的對象(該說是有個人其實比他不快樂 甚至於是更脆弱的)

佾雲看似柔弱但有人還是願意護著他 曲雲那種自我放逐的孤寂即使你想護他也辦不到

在一群人身後獨自行走的那種感覺 是種自虐 你要學著視而不見自得其樂看花看草看天空就是不看眼前的這些人
聽風聽雨就是不聽耳邊的這些笑語 這種苦澀的感覺 曲雲竟然願意一再的品嚐(唉)

雖然曲雲說他不需要那可笑的憐憫 但是相信我相信你潛意識其實是需要的
真的一個人站在後面時 你需要的確實是一種關注 否則為何不是離開而是選擇站在身後呢 總是在意的不是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