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熔鏡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熔鏡.水之色(3)
 瀏覽649|回應1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原作者為澤維爾(沉水香)
二、本篇文章轉載申請原於創作線上http://creating.webs-tv.net 發表

三、未經原作者同意,嚴禁轉貼

---------------------------------------------------------------

《熔鏡》第三章、水之色


3.


而後,開始飄起了雨絲極細的冬雨。一片漆黑的夜裡,什麼都不見,佇立簾捲的陽台,迎著面孔,冰涼涼的、輕飄飄的,若不是少了寒意,佾雲會以為這是一場早來的雪。


在風闕的日子,奇異的較之避世的雲門,更有隱士般的感受。暴風君說這間樓閣叫做停風閣,連風的腳步都能停留駐足的地方,佾雲心裡的某個部份好像也開始習於這種停留,有時枕臂倚著雕欄,享受片刻 難得的陽光,聽著輕輕的風呼,這時候的平靜,彷彿心臟也能停止跳動。


初始幾日,暴風君帶著佾雲遊歷風闕的人、事、物,點到為止的介紹,不刻意繁複黏膩的去填滿時間,呈現了暴風君熱腸與淡泊的兩面。暴風君的好興致無能持續太久,不久,久臥病榻的風闕之主傳出了病 危的消息,暴風君也就幾乎不能抽身前來了。在暴風君沒有前來相邀的日子,佾雲翻閱著閣中藏書,無須言語,便能度過一日。


某些日子,一顆顆鴿灰的小鵝卵石從如井深黑的地面跳上了停風閣的窗前,佾雲聽聞窗的振擺,看見了地板上正躺的安詳的小石子,再往窗前一探,會看見暴風君正自在那下方仰首含笑,有時也不顧下著雨 ,淋得髮溼。暴風君沒有多少時間,佾雲和暴風君兩人只在樓閣四周的街坊簡單閒晃,買些吃的,聊上一回。佾雲問起暴風君的父親,暴風君只悶悶的答道,已經沒有辦法了。


「就像在等待花的凋零,可是又不太一樣,人的死亡充斥著醜陋和孤寂。」
暴風君又補了一句:「你會不忍看的。」


而說這句話的暴風君,叫佾雲看了不忍。要回雲門的話,再三沒有提起。


每一次總在臨別之際,暴風君有意無意的問起:「半花容來過嗎?」
佾雲搖搖頭,說是至今未見。佾雲能夠感覺到暴風君是思念半花容的,因為暴風君的眼裡有一種淡淡的失落感。


昨夜,暴風君指著染布坊一隅,胭脂般桃紅艷艷的晾布對佾雲說道:「他說喜歡,我叫人為他染的,如果他來了,先見著你,你能幫我告訴他嗎?」

打算離去的腳步,踱了兩三步,又反轉,面著佾雲,暴風君的影子在夜燈下拖了斜長,他吐了口氣,紅著臉,慢吞吞的又說:「佾雲,我可能要定親了。」

「這是喜事,恭喜你。」

暴風君的表情有些異樣,不知該說是喜是悲。「謝謝,但是……定親的事,我還是自己跟半花容說好了。」

暴風君像是在自言自語,佾雲追上前去:「你是不是有心事?」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對方是我一直很喜愛的人,但是我卻感到不安。」

「不安?」

暴風君指著自己的心窩說道:「是啊,不安。總覺得這裡會有什麼東西被拿走的樣子。」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34
 回應文章
緋光 RE發表 06-03-2004 11:08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風』給人一種多面性的感覺,並且生氣勃勃。總覺得可以改變雲的形狀的是風,可以多情、可以濃郁,也可以是恬淡的帶點兒飄忽。這是一種沒有壓力的改變,因為喜歡一人而來的甘願改變,

在這一章裡看到小佾的些許改變,他試著去問人家的感受與苦惱,當我們會去詢問時去表達自己的關心時,就是試著跨出一步的表現,我想這是值得開心的事的。


>>>不刻意繁複黏膩的去填滿時間,呈現了暴風君熱腸與淡泊的兩面。
覺得這樣的人,伸縮性很強,不會讓自己陷入太緊或是太鬆的狀態。

>>>總覺得這裡會有什麼東西被拿走的樣子。
當關係要改變時,人總會開始不安,好像會面臨到許多的取捨問題,時間上的、關係上的的切割,對很多現代人來說這真是一種不容易的抉擇。何時準備好要走上那條大家認定的道路去,去組一個家庭,然 後面對慢慢離去的知交好友們,要去賭這個,可真的是不容易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