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衷懷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衷懷忘之章(8-2)
 瀏覽454|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原作者為澤維爾(沉水香)
二、本篇文章轉載申請原於創作線上http://creating.webs-tv.net 發表
---------------------------------------------------------------
其八之二

佾雲夢見了一段非常無關緊要的往事,或許不該說是夢見,因為他能思索,這是想起了吧……

「劍客,汝滿懷心事啊!」

東武林的寒江邊,一位錦衣華服、容貌秀麗的公子這樣叫住了他。那位公子有著酒紅的髮,衣著純然艷的擰得出腥血的氣息,羽扇輕掠過唇邊時,帝王貴胄的雍容微笑,短短一瞬間曾勾起他在無夢樓的回憶 。

「我並不是劍客。」

「無妨,吾也不是。」

他不知為什麼這位公子說「無妨」,又為什麼稱呼他「劍客」,這一天,他的腰間並未佩掛任何一把劍。

後來他才明白這位公子名喚悅蘭芳,是東陵少主的知交好友。說是知交好友,佾雲卻能覺察兩人之間時而出現一種冰冷的劍拔弩張,繼而沈澱為令人擔憂的危險氣息。

佾雲曾問東陵少主:「你有想過對他溫情一些嗎?」
東陵少主回答他:「悅蘭芳不需要這種東西。」

到底人要相識相知到何種程度,才有資格說對方需要什麼又不需要什麼?

佾雲在那一天,爬上了一座山巒,一路上他無可自抑地反覆反覆想起:
曲雲如何吻了他,而他又如何試著回吻上曲雲……

他的思緒陷得太深,以致於讓樹枝都刮傷了他的臉頰,最後他不再前進,盤膝坐於一處能觀賞到群峰嵐影的山路迴轉處,就此過了一夜。

如在雲門的日子一樣……這是他的心唯一可避可逃的地方。

他想他無法評斷曲雲要的是什麼。但是他知道曲雲並不需要他的吻、甚或、他微不足道的愛。他的心口在那時也痛過,像一道醜陋的疤痕梗在心中,可笑的疼痛著,不帶有任何意義的疼痛著,他終於了解這 傷跟著他不是要他的命,而是要不斷地提醒他、諷刺他:他沒有心,他的情感只淺薄的剩下生理機能上的痛楚……
不知是誰在無數的夢魘中告訴他:你只要乖乖地被對方佔有,不要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情感,曲雲要的只是這個……你的眼裡只有他……

曲雲說他不要這種可笑的憐憫,是的,「可笑」,他是第幾次想起這個詞?曲雲知不知道這意味直指著佾雲本身的可笑……

「師父,我想曲雲需要的只是一個可以遺忘我的方法......」

佾雲在山雨濛濛裡,對著天上散開的一片水雲這麼說。

半花容說過,道別的過程是很重要,若是永遠的道別,那就更加要慎重其事。

他問半花容:「為什麼?」

「會有一天,那個人什麼都不記得,只記得你怎麼向他說再見。」

原來終點就是永恆。

他記得他和東陵道別了,也和臥雲道別了。但半花容怎麼跟暴風君道別,不就是殺了他嗎?

暴風君最後看到了什麼?想到了什麼?如果他也和半花容道別,那他看到的、感受到的是否和暴風君相同?

佾雲總避免去想該如何跟雲門的兄弟們道別,他想他是奢望著可以永遠不必道別。

要自己選擇終點何其困難,然而他終是必須選擇。

他想再去行一趟山路,再去賞一次頂峰可見的無際雲彩,再去秋楓雲深處,舞劍一回。可是他已沒有這樣的時間。


*****嚴禁轉貼*****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