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衷懷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衷懷忘之章(8-1)
 瀏覽487|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原作者為澤維爾(沉水香)
二、本篇文章轉載申請原於創作線上http://creating.webs-tv.net 發表
---------------------------------------------------------------
其八之一

簡樸的院落裡,曲雲蹲在藥爐前手搖蒲扇控制火候,鼻間能感到漸出的藥香熱息,有著良甘帶苦昧,流蕩過他因熱微紅的面頰。

食指指尖輕壓扇柄,粗糙的摩挲,他想起韶雲以前常常這樣為佾雲煎藥,專注的神情、忙不停歇的樣子,長兄般單純而熱烈的關懷,往往直接地叫他太嫉妒。

金髮少年有時搬了張矮凳子,坐在韶雲身邊,想插手幫忙又不被應許,金髮少年卻也不會走的,就坐在那裡伴著韶雲。

曲雲不知道金髮少年和韶雲是否聊了些什麼,還是什麼都不說的呆坐,只記得陽光總並照著那兩人的側臉。而他總是一回神才發現自己身在陰晦無光的地方……

一陣不尋常的輕笑聲打斷曲雲的思緒,曲雲恨恨咬著牙迅速起身,警覺機敏地凝氣於掌。

「半花容,出來!」

「哦呵呵!曲雲,何必動怒哩,半花容實怕打擾了裡面我那位正在養傷的好兄弟,才沒敢現身,倒是看到了曲雲如此費心地照顧我的兄弟佾雲,所以忍不住為他歡喜而笑啊……」

「左一句好兄弟,右一句佾雲,半花容你殘害自己的兄弟,親手毀了風雲雨電的情誼,兄弟二字你配講嗎?殺了仲雲,雲門與你已不兩立,我還沒找你報仇,你倒是親自送上門來。」

曲雲出手就是一掌,哪知半花容身影一偏,徒留殘像,上一瞬還婀娜作態的軟酥手剎那間五爪翻轉爬纏上曲雲的肩頸,順勢鎖住了曲雲的喉頭。

「哎呀!怎樣?想報仇,哈哈哈!韶雲的失敗就在眼前喔,我一直以為你曲雲是識時務的人,武功修為你絕不是我的對手,你既能以言辭說服傾天紅與你聯手,就不會蠢得想學傾天紅單挑『暴風君』吧?」

「哼!要殺便殺,我只噁心死在你這隻髒手下。」

「殺?呵呵……」半花容的笑容越發的詭異,拎著繡帕的另一隻手撫上曲雲的唇顎,「我現在還捨不得……我總是要讓你知道你怎樣傷害我的好兄弟佾雲啊!首先,你的唇不比我的手髒嗎?」

彷彿有人慢慢拉扯抽刺自己的神經,曲雲忿恨半花容的言行舉止,卻不想別開臉去示弱,他雙眼厭憎地注視半花容,不發一語,他第一次極度強烈地感到無法相信:佾雲和這樣的人做了兄弟……

「曲雲,你以為佾雲對你訴說的長篇大論,是他終於願意對你坦白了嗎?是他,終於願意對你曲雲說出心事,不再獨自承受苦痛了嗎?根本不是,他所說的雖然確實都是他心裡所想,但這是你逼他說的,他 不忍心看你一直痛苦,所以他把自己的心挖開給你看。你以為他說出心事,流了淚,就沒事了嗎?你讓他把他原來可以遺忘的事重新翻攪出來。你可知,『說出了』,就表示對自己承認這些事都曾經發生。 曲雲,是你讓佾雲折磨自己。你們雲門的人對待自己的兄弟才是殘酷,那種光明磊落、兄弟之間不准有祕密的世界,根本不適合佾雲。」

半花容鬆開了制住曲雲的手,因為他知道此刻曲雲無心殺他了,他笑著,他不知道為什麼這麼急切想看一顆心破碎的樣子。

曲雲靜靜彎下身拾起蒲扇,半花容臉上還是掛著微笑,就在那一刻,曲雲說話了:

「半花容,無夢樓如今也倒了。你破壞了一切,留住了什麼?你識佾雲如此深,卻殺他兄弟,逼他來殺你,暴風君死,瀟瀟幾近瘋狂,風雲雨電又有誰得到幸福?你很聰明也很自私,明明可以得到比別人更 多,最後又一無所有的你,與你口中的我又相差何幾?」

語氣一頓,曲雲繼續煽起藥爐下的火。

「半花容,我今日才知為何佾雲和你結拜,因為你是一個很可憐的人……」

末了的評註,曲雲知道自己講得故意,並非事實,想來也傷不了半花容這種早已喪心病狂的人吧!

然而,半花容臉上的表情漸漸地僵硬,轉為一種露出殺氣的陰沈。

「說得好、說得好。哈哈……哈……哈……」

半花容的離去,是伴著這樣壓低的悽狂笑聲。


*****嚴禁轉貼*****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