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衷懷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衷懷忘之章(7)
 瀏覽409|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原作者為澤維爾(沉水香)
二、本篇文章轉載申請原於創作線上http://creating.webs-tv.net 發表
---------------------------------------------------------------
其七

掌背相接,曲雲以真氣為佾雲療傷後,放倒佾雲還顯虛弱的身軀於床榻。

佾雲微笑說這是不必的,曲雲還是堅持要他躺著,為他蓋上薄被。

「這樣我會自在些。」

曲雲如此說道,便放下帷帳,拉了把太師椅坐在床榻旁,又是一陣默然。

「曲雲?」

隔著帷帳,佾雲擔憂地喚了一聲。

「佾雲。韶雲是對的,我總傷了你,他是對的,我該離你遠些……」

「事實並非如此啊,韶雲也不是這麼想。」

「你這裡有些藥草吧,告訴我放哪兒,我煎藥給你喝,你不好得快些,讓韶雲知道,說不定一怒之下殺了我這個雲門敗類,我可不想英年早逝。」

「唉……」

聽到佾雲的一聲嘆,曲雲突來莞爾,因為這是他熟悉的佾雲,這是他可以預測的反應,怎麼以前他不為此感到滿足呢。

要等佾雲那溫吞的思緒告訴他藥草在哪太慢了,曲雲正欲起身去找藥草,卻冷不防帷帳下伸出一隻溫涼的手拉住了他的手,那拉握的力道很輕柔,也很穩默,要著曲雲的不離開。

「曲雲,你總說著韶雲,在我面前你為什麼不提自己的感受?」

這樣的主動來得太突然,就像那天佾雲說要為他梳髮,曲雲驚楞著一時找不上自己擅用的犀利詞語。他任佾雲的手不放,隔著帷帳,咫尺不相見,心卻反似找到出口。透過佾雲的手,他第一次感覺到佾雲的 心澄澈無礙地迎著他,這是佾雲變了,還是他變了?但如今怎麼了,沉默的倒變成是自己了。

「曲雲,你一直待我很好。」

「我想你不會說這世上有誰待你不好吧?」

「我確實說不出有誰待我不好,但是你對我而言……」

聽得出佾雲語調的遲疑,指掌並感著佾雲五指溫涼的鬆移寸許,曲雲不敢接著說下什麼,只怕佾雲想說的話又要止在嘴邊。

「曲雲,你還記得師父房裡的窗紗樣式嗎?那是雨過天青色的軟煙羅。每次我睡在師父的床上就會望向那窗,窗紗像會矇上我的眼,我喜歡那扇窗,並不是因為我希望它打開,而是因為它總是關著的。

「有時我試著回想,我的人生究竟是怎麼回事,卻想不出所以然來,往事總是支離破碎,一個點又跳向一個點。半花容曾問我有沒有想忘卻的事,我想不出一件,也許這是因為我太幸福了,也可能是該忘的 早就忘了,還是答案很簡單,如你所言,我確實絕情,有很多事我不懂怎麼去感覺,沒有感覺也就是沒有心了,沒有心的人是不需要去忘記什麼的……

「所以,我的人生是怎麼回事?我喜歡那窗,喜歡躺在師父的床上當他的玩偶,當半花容用言語撩撥著我,我很清楚知道他心裡在想著誰,好奇怪……我已習慣這種相處方式了,總能從裡面找到一種安心, 所以我為什麼該恨你抱我呢?大家都喜歡玩偶吧?玩偶沒有心,你想它是怎麼樣就是怎麼樣,有時候像個謎,所以愛不釋手,有一天你挖開它的心,發現它雕刻地再像人都只是一塊木頭,你就會知道該丟棄 它了……」

「我不是把你當玩偶!」

曲雲憤怒地大吼,甩開佾雲的手,拉開帷帳,發現急急坐起身的佾雲早已淚流滿面。

曲雲顫抖著伸出手慢慢拭去佾雲頰上的淚跡。

「佾雲,你怎麼能哭泣的毫無聲音呢?你一直都對自己這麼殘忍嗎?你一定要對自己這麼殘忍嗎?你要讓關心你的人都傷心嗎?就算你覺得我是把你當玩偶,但有個人你一定不能說他是,韶雲是這世上最關 心你的人。」

「對不起……」佾雲的音調已瘖啞蕭然。

曲雲輕輕抱擁佾雲,這是對待一個兄弟的抱法,竟是生疏了。

「對不起……」耳邊傳來是曲雲熟悉的歉然,就像那夜一樣。只這次,他聽見了佾雲哭泣的聲音。也許那時候,佾雲也無聲地流下了淚吧?

「曲雲,其實我知道你是真心待我,所以我說你一直待我很好,可是越真心,我越害怕……」

語未完,佾雲緊抓心口倒向床緣連嘔了好幾口鮮血。

曲雲慌張地將佾雲的身體扶正,再次施掌灌注真氣。

「曲雲,我不要緊,你不要浪費真氣。」

「方才為你療傷時,我就察覺當年邪神一掌你依舊沒有治好,你還敢說不要緊!」

「我有配置藥方,你為我煎藥吧,真的不要再浪費真氣。」

知道佾雲的固執,曲雲只得停止,將佾雲重新扶躺於床面,忽然覺得這一刻這一幕很熟悉地……

他的手撫上佾雲的心口:「很痛嗎?」

佾雲果然還是搖搖頭。

──「不能告訴我你所有的感覺嗎?
即使緊貼著你我還是無法知道你所有的感覺……」──

「很痛嗎?」忽然想再問一次。

記憶中的金髮少年彷彿又回到眼前,苦笑回答:「很痛的。」

曲雲用手撫開佾雲額邊的髮絲,微微地笑了。

「我去煎藥。」

腳步踏開時,忍不住又回望床上的那人,想叫他不要睡著了,怕他一睡著又離了自己好遠好遠。怕他不再醒來的心情似乎已根深蒂固了。但又怎麼忍心叫他不要睡呢?


*****嚴禁轉貼*****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