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衷懷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衷懷忘之章(6)
 瀏覽488|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原作者為澤維爾(沉水香)
二、本篇文章轉載申請原於創作線上http://creating.webs-tv.net 發表
---------------------------------------------------------------
◎ 忘之章

其六

夜裡。佾雲拭著劍。

素還真已然治好黑波陀的病。他安置好黑波陀,現在,十分秋悟又恢復只他一人。黑波陀將來已能過著正常的日子,如今他也該了卻「雲」「雨」之結。

隔著布巾,他的手還是能感受到劍身的凜冽,沒想到隔了這麼久,這把劍還是重回了他的身邊,這是冥冥中解不開的緣份嗎?他的指腹輕輕觸過了劍身,過程竟有那麼些滯鈍感,一時想確認什麼的心念湧上 ,稍使力、齊指滑過劍刃,銀白色的鋒芒便詭利地飲去他幾滴血。他真心同情這把劍,被遺忘的日子裡是寂寥,跟在他身邊則還是孤獨。

布巾再拭,去了劍鋒上的血珠子。視野所及,劍身反照他的唇鼻,似鏡的光影漫纏他的思緒。他是驚心罷?這把劍恐不足以了結雲雨之仇怨,而需要有個結束的……怕也不止這一樁。

突來一陣勁風,剪去燭光。極高的輕功,一道人影縱身而入。剎那間,他的劍刃在純然的月色下吐著更為冷絕的金白色游光,波漾的亮面裡多映上了一雙佾雲熟悉的眉眼。就在屋子的牆角,手裡握著一隻佾 雲認識的銀笛。

「曲雲。」
「黑波陀走了?」
「他的傷既好,我讓他遠離武林,開始新的生活。」
「哈!同伴的傷好,責任已了,就趕緊送走。這是佾雲的絕情還是冷靜呢?我想你不會回答我這個問題,所以,我繼續問,你的傷好了嗎?」
「我的傷已好。」
「一試便知。」

曲雲說話的同時,握笛已出,直取佾雲心門,然而佾雲的劍超乎他想像的快,眨眼金芒迸射,笛已被轉勢撂開。

這就是佾雲的實力嗎?還是我該說這就是半花容的實力?原想一試佾雲的傷,一個轉念,曲雲的攻勢不停,一時昏黑的房裡兩人身影紛錯撩亂,曲雲的招式俐落靈巧,虛實相並,佾雲只守不攻,沉穩的劍式 中自有行雲流水。

自師父離去,就不曾再對招的兩人,陌生裡見儼然,曲雲忽然驚覺,原來比試也是一種赤裸裸的對視,交談,抗辯。然後,如此接近地,幾乎要貼上臉地,看見了對方沉似潭深的雙瞳。他竟是無法在這種再 清醒不過的情緒下去直視佾雲,而半花容不是可以一次又一次和佾雲以劍論交嗎?

察覺曲雲心思漸起的紊亂,佾雲擔心誤傷曲雲:「曲雲,這已夠了。」

「怎麼夠了呢?你打算自己和半花容了結,那我們之間就沒有需要了結的事嗎?你為什麼不恨我那樣對你?」

稍一收勢又猛然再起,從來驚鴻曲中求,罄盡全力,曲雲知道這招依然無法打敗佾雲,他牽唇冷笑,但願佾雲劍能斷了他的笛,亡卻他的心,這樣便算了結。
他想他能聽到美妙的破碎聲響,但他沒有。
他的笛竟正中佾雲的胸口,佾雲倒退幾步,沒有出招的佾雲劍只拿來拄地借力,撐住受傷的身軀。

「你……」曲雲無法置信地看向佾雲因痛苦而滲出汗珠的臉。

夜風透窗吹過兩人的髮,佾雲額前的金色髮絲叫風給拂開,雙眼在月光下頓時好似又少了厚度,只剩薄薄的一層軟玉光,他帶血的唇角勉力微笑:

「曲雲,我有很多話想對你講……我們別再打了好嗎?」

怔楞半晌,曲雲手中的笛忽墜落於地,擊節出一聲憤世的空響,繫在笛上的紫色雲結震揚又落,吹起塵埃數點,躺落在旁。

「我敗了,我這是徹底地敗了。」

空洞的語調裡難掩神傷。

*****嚴禁轉貼*****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