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澤維爾-衷懷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衷懷忘之章(4)
 瀏覽372|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原作者為澤維爾(沉水香)
二、本篇文章轉載申請原於創作線上http://creating.webs-tv.net 發表
---------------------------------------------------------------
◎忘之章

其四

幽幽暗夜裡,佾雲能辦認那熟悉的身形,像是隔著一道薄得近乎透明的鏡子,驀然撇見,回憶和真實迎著江邊的風,便捲簾相接。

『為什麼……有你在的日子我都不會快樂……』

儘管是久遠得足以用蛛網煙塵加以彌封的記憶,他還是忽然想起。

凝視著黑之末端沒有移動的身形,他的回憶能告訴他,那該是怎樣純然的紫采襯著那人俊逸的姿儀,他從沒忘記,那雙銳利的眼眸如何時時嚴苛地審視著這個世界和自我。那眼神太強烈,迎著,佾雲就能感 覺到那人心裡的缺口,他會有那麼一點慌,他不知該怎麼做才能讓對方的心不再受傷;有些時候,一陣壓著心口無法停止的痛楚,叫他想逃……

我的存在本身,就是曲雲痛苦的所在嗎?

「我是不是曾經奪走了別人的什麼,所以只好一直逃。」曾如此笑著對半花容說。

佾雲認真想過,對於雲門來說,他是多餘的,住在多餘的房間,侵佔著不該是屬於他的感情。當他無意佔據了曲雲最愛的空橋窗口,當他獲得韶雲溫暖飽滿的關懷,當師父的手帶著遙遠的悼念撫摸過他臉頰 ,他就覺得自己多餘的很可笑。

他的存在太奢侈,真的,他是不是曾經奪走了原本應該屬於別人的什麼?所以,他才這麼不知不覺讓自己越走越遠。所以,他可以輕易選擇視而不見。深怕一接近又傷害了別人。雖然其實他也很想問曲雲, 過得好不好……

「佾雲啊,不管你站在什麼地方,那塊地方就是屬於你!你逃是因為你怕侵佔了別人的空間。但這是笨想法,一個人活在世界上,如果不能理所當然一點,就只好等別人把自己慢慢消耗掉了。」

記得半花容柔軟自然地靠倚上自己的肩,眉眼笑如花,要他永遠留在無夢樓。

「無夢樓裡有雲門沒有的自在和自由喔!」

理所當然,是不是也意味著可以殺人呢?沒想到在這種時刻,他還是會想起許多半花容曾對他說過的話。
和曲雲分別的那一夜破曉前,他嘔了一大灘血。可怖的腥紅張牙舞爪地恣染於一床如祭壇的純白,告訴他他離死亡有多近,又多麼不容易輕易死去。他那時真的很想問曲雲,能不能殺了他,這樣他的心就不 會再痛了。

每一次從心底抽起的痛楚,都一再重複地帶他回首過往生命裡所有的不堪和苦痛,他很害怕……他會因此學會憎恨,他會不再逃,他會去殺了那些叫他痛苦的人。

曲雲,能不能殺了我。如果我也叫你痛苦……

可是他無法這樣問,因為他知道曲雲無論如何不會殺害兄弟。他只能離去,不能死在曲雲身旁,因為他知道陪伴著一具屍體會有多孤獨。

當他踏出那個無名的大宅院,半花容已在面前等著他,在他的生命中,半花容是如此詭譎的角色,總能輕易看穿自己,周折的出現,連接著他的喜怒哀樂。

「呵!佾雲,我等你很久了。」

半花容手一揚袖,神采飛揚,好像一切都沒改變,暴風君沒無故失約,半花容也從沒派人來追殺自己。「是曲雲吧,真是不懂得照顧你,看你消瘦的,我認識一個名醫,她應能治你的傷。跟我走吧!」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習慣跟隨著半花容的腳步,以為那是一條可以奔逃的道路。可是,最終,他還是必須回到這裡。情義糾結,逼著了斷。

這樣的人會傷害我的兄弟嗎?自問了一次又一次。

「佾雲,你是最了解我的人。」

是啊,了解,其實他早已知答案。

「佾雲,我很嫉妒呢!你對曲雲太好了,如果你再不離開那裡,我或許會忍不住殺了他把你搶過來喔!」

佾雲知道,當半花容越是不認真說時,就越是認真。記得那時竟是躁急著皺起眉:

「你不能傷害我的兄弟。」

那句話許是講得急了,半花容霎時悠轉的瞳眸、令他不安的感覺,到現在都沒有褪去。

「佾雲,我也是你的兄弟呢?如果真那樣,你該怎麼辦呢?呵……」

*****嚴禁轉貼*****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309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