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浮雲人家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浮雲】雨記
 瀏覽426|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雨記

 

『江南五月梅熟時,霖雨連旬』

 

春末的梅雨季節,氣流變化速度向來難測。今早還是晴空萬里,現下便烏雲密佈,下一刻該是會傾盆大雨吧。

 

紅影忙碌地屋裡屋外來來回回,好似辛勤工蜂。

 

咦,總覺得這工作內容好教人熟悉,平日這些不是都自己做的嗎?「韶雲,你怎麼把衣服抱進來了,還沒乾呢。」一直在主屋裡忙碌著,尚不知天色變化的遊雲好笑問著。

 

「看了看天色要下雨了。」遊雲這是神麼表情,一付好像自己會越幫越忙似的。雖是整家子粗心大意雲朵,但這種簡單的觀察還難不倒人吧!

 

「這樣啊,那先擺在房裡風乾吧。」讓韶雲那不服氣神情逗笑。

 

這老是不認份的大家長,總是自己應該扛起雲門所有責任,即使很多部分不是自己專長,他仍是固執要盡心盡力去完成,溫暖心意很讓人感動的。

 

「啊,佾雲他今天會回家,不知道他有沒有帶傘呢?我到山腰的涼亭等他好了。」韶雲急忙要往廚房找傘具,擔心著要是雨勢太大如何才好。

 

今早收到飛雲傳書,好像有提到今日會和曲雲一起回來,說是要過『母親節』。

 

『母親節』,韶雲不禁眉峰聚攏,他實在越來越不了解這兩朵雲的想法了。

 

「別操心,有曲雲盯著呢。」真是,每回扯到佾雲就開始憂心忡忡了起來,標準的傻父親模樣。

 

「遊雲,你忘記了嗎?曲雲很喜歡淋雨。」韶雲語氣充滿著無奈。上回看曲雲在雨中涼亭自在賞雨,連飄進雨絲沾濕衣袖都不在意,不得已只好拿傘替他擋去,曲雲卻說淋雨很好玩,問他要不要一起試試,闔上了傘,兩人就在涼亭裡當落湯雞。

 

如果對象是佾雲他可以用對身子不好勸離他。可對象是曲雲,那他就只好陪著直到曲雲心軟。

 

遊雲一怔,想不到韶雲會發現曲雲這個喜好。旁人總說他只關心佾雲,每回見上曲雲總是得念幾句。曲雲煩了,兩人便不歡而散。哈,對韶雲來說,曲雲那總是說反話的個性,比起總是貼心的佾雲,才是最傷他腦筋吧。

 

「我想他不會有機會淋到的。」遊雲不甚確定安慰著韶雲。誰知道呢?這兩個人一旦浪漫了頭,還真是難料。他還是備些紅薑湯,未雨綢繆吧!

 

「韶雲,你不是說要和我對招嗎?快點啊!」興奮豪氣的嗓音劃破寧靜午後,熱情聲響引得兩人相視而笑。

 

仲雲一踏進大廳,遊雲便將韶雲手中捧著的衣物,放了一些在仲雲手裡。「對招待會兒再說,仲雲你和韶雲運氣把這些衣服烘乾吧。」微笑請求著,遊雲因自己想到好方法而心情大好。

 

「什麼?!」雲門絕學這樣用,師父地下有知會哭的。

 

「對啊,現在這個季節衣服可不容易乾,趁這時候驗收一下你們的內功修為吧。」有需要這樣吃驚訝異嗎?所謂物盡其用、人盡其能,放著好方法不用不是浪費。

 

「用火烤一烤不就好了?」仲雲建議著,畢竟他們可是堂堂英雄俠士,弄得自己當『烘乾機』,這像話嗎?

 

「仲雲,你忘了去年是誰燒了十多件衣服了嗎?」遊雲對著那紅影笑得燦爛,燦爛到兩朵雲瞬間起了不少雞皮疙瘩,不敢再造次。

 

如果雲門最有能力的韶雲都會犯下這種錯,他仲雲應該是會跟著一起錯吧。算了,烘就烘,待會兒找瑟雲、霓雲一起來比賽,看誰烘得既多又快。

 

***

 

「真的下雨了。」以為兩人的輕功該是可以在極短時間飆回雲門,想不到仍是不及雨滴落下速度。

 

「這種雨勢來得快、去得也快。」將銀笛護在懷中,不讓雨水沾染上,一抬眼卻見這人辛勤為他擋去迎面來雨勢。

 

「大俠,您這披風倒是功能挺多的。」瞪著那擋去視線披風,曲雲不甚愉快說著。這蠢蛋那麼想生病是不是,不躲到他身後去在這逞什麼英雄。

 

「著涼了就不好。」依舊固執提高披風,就是不讓雨滴有親近那玉顏機會。

 

「笨蛋,到底誰才是病貓啊?還不把披風穿好。」每次都這樣拒絕人家保護他的心意,一想到就令人火。

 

「那就這樣吧。」將披風罩在刻意站在迎風處曲雲身上,讓曲雲置於披風和自己中間,為他也為自己擋去風雨。

 

「我看你真的是找死。」竟敢用這種方式吃他豆腐,氣得就要往他腰際擰去。

 

「曲雲,我不想用點穴的方式。」柔柔嗓音低喃出威脅,雖然曲雲猛地抬起頭來瞪著他令他害怕。可要是讓心愛的人受涼了,那更教他會愧疚得想一頭撞豆腐謝罪。

 

「你!我看你最近越來越不怕死了。」因怒氣紅著的臉龐,看得佾雲癡醉起來。

 

「啊,有點兒冷呢。」很勇敢地將人擁緊,與曲雲頸項糾纏著。

 

「你這卑鄙小人。」愛撒嬌、愛裝可愛的無賴。

 

「曲雲,你真溫暖。」貼近心的擁抱,感受兩人幸福心跳。這場雨下得真是時候,難怪曲雲喜歡雨天,他也喜歡啊。

 

「笨蛋。」敢威脅我,等回雲門你就知道了,哼!

 

***

 

屋後藥圃裡,也有個忙碌不停的身影,身上雖然穿著簑衣,但雨水還是會滲入,這樣一定很不舒服吧。

 

「鐘雲,雨下這麼大,你在做什麼?」霓雲實在對鐘雲這種農夫性格無力。

 

「我得趕在這些藥草被雨打落前將他們摘下。」邊解釋著、忙碌雙手也未停下。

 

「可是你這樣會著涼的。」遊雲不知何時出現身側並且為他撐著傘。

 

「這樣那鍋薑湯就用得上了。」笑望著那替自己擋去風雨的身影,鐘雲一臉有所盤算答道。

 

「在胡說什麼?」生病可不是鬧著玩的。

 

霓雲恍然大悟看著雨中兩人,「你該不會是因為要獨占薑湯所以才來淋雨吧。」完蛋了,兄弟們不只越來越任性,連行為模式也越來越讓人擔憂了。霓雲很憂愁的想著,他決定要去多翻點書,看看如何改善這狀況。

 

待霓雲離去後,鐘雲立即續道,「遊雲,我發現你實在太偏心了。」就像所有遭到父母忽視的孩子一樣哀怨眼神,鐘雲扁著嘴抱怨著。

 

「啊?!」為他撐著傘的遊雲,完全無言。

 

「所以,我要完全佔有。」連那鍋湯也是。

 

***

 

「雨終於停了。霓雲不是要到山下去找些新書嗎?」仲雲好奇盯著那仍懶懶臥在躺椅上悠閒身影。

 

「不想,路上一定濕答答的,路途太遙遠了。」將線書壓在臉龐上,遮去亮光後他昏昏欲睡,『春天果然不是讀書天』。

 

「你這懶惰鬼,人家瑟雲雨一停,就往十里南風闕飆去了,怎地傾天紅家有山下小鎮遠嗎?」這缺乏運動的書蟲,難怪看起來一付弱不禁風模樣。

 

「這叫愛情使人盲目,你這土包雲是不會懂的。」不屑加上欠扁的口吻,於是乎,仲雲決定立刻讓霓雲做而言不如起而行。

 

「該死的仲雲,你居然把我的書拿走。」氣急敗壞怒吼回盪雲門。

 

雨後快樂的追逐讓靜謐不到一個時辰的雲門熱鬧起來。

 

***

 

「雨停了。」放情的藍色天空,讓太陽心情跟著好了起來。

 

「哼!」用力推開那隻章魚,曲雲頭也不回出了涼亭,往雲門路上走去。

 

「你還杵在那邊做什麼?」走了幾步卻見對方沒有跟了上來,回首怒視著。

 

每次看到漂亮風景就會發呆,剛剛明明兩人可以及時回門的,這大俠居然因為地上有隻蚱蜢就這麼蹲下身來觀察,還告訴他蚱蜢是多麼可愛的昆蟲而誤了腳程。他實在是拿他這自得其樂的性格沒辦法。

 

讓曲雲的怒斥引回了魂,緩緩跟上。不好意思告訴曲雲,剛才看著他在放晴的水色綠意中那柔然紫色是多麼美麗迷人。

 

「做啥跟在我身後?」走路慢吞吞地,天都快要黑了。

 

「沒事,天雨路滑得當心一些。」本是守在後頭的金色身影快步向前,搭上那紫。

 

唉呀,回雲門的路怎麼這樣短呢?緊緊握著那略為冰涼的手掌,讓烏雲遮住的太陽在心頭偷偷抱怨著。

 

***

 

雨季裡,隱在戀戀山間的雲朵們,開心等著眾人相聚。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61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