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浮雲人家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浮雲】三個心願
 瀏覽481|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三個心願

小桌上金的、藍的、紅的、紫的、黑的各色彩紙,彎曲折皺成許多別緻花卉形狀,百合、玫瑰、康乃馨朵朵美麗。

小俠說「今天是義父生日,希望您永遠心花朵朵開。」笑燦了雙眼,收下了孩子貼心的心意。

嚐了豬腳麵線,說是長命百歲。

紅蛋又稱喜果,開心敲開薄薄紅殼,甜膩童音說著祝你生日快樂。

「義父啊,壽星可以許下三個願望喔,您有什麼心願說出來,小俠一定幫您完成。」稚嫩童音裡有著深深的孺慕之情,是很認真許下要為這父親做些讓他開懷的事。

「真的嗎?」一把抱起那嬌小身軀,做義父的笑容有點兒可疑。

「對啊!」奇怪,佾雲義父平時是這樣笑嗎?總覺得怪怪的。

「那我要說了喔。」小孩子就是這點可愛,全心全意地讓人開心,讓你疼入心底。

「嗯」點點頭,這是男子漢大丈夫的承諾。

「我第一個心願啊,希望小俠平平安安長大,別再讓義父擔憂。」想到上回就這樣單槍匹馬到江湖裡頭胡亂竄,真是讓他擔心極了。

「義父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讓你們操心的。」雖然想說自己是個非常聰明的天才兒童,不會那麼容易被拐的,可是義父好像不相信耶。

「那你會幫義父完成第一個心願嗎?」似有所求的眼神深深望著,希望他能許下承諾。

並非是想綁著這孩子,只是希望他能更堅強些再出去闖蕩,為人父母愛護孩子的心不就是如此。

「這嘛!」有點為難偏過頭考慮著,這下子不知道會被禁足多久?

「唉呀,第一個願望就行不通了。」大失所望的語氣和那受傷的眼神讓小俠緊張了起來。

「義父,小俠答應你就是了。」佾雲義父最厲害的就是那雙充滿憂鬱的眼了。每次來這招,他和其他兩位義父為了怕他難過,不論他提什麼三人都會照單全收,好恐怖喔。

滿意的點點頭,「那剩下的兩個願望...」

尚未說完,小俠立刻打斷。「義父那兩個願望要留著自己用喔!」禁足一陣子已經很可憐了,萬一還來個希望小俠成為學識淵博的人,那我不就要辛苦了。

看穿那純真孩子緊張的思慮,不禁失笑「就留給義父自己來實現吧!」

父子兩人享受著難得清閒時光,微笑聽著那孩子說著上回旅行中遇到的趣事,單純平凡的日子是他所求。

***

小室裡,依著眾人熟悉的位置,將紙花排了個圓。

紅色的韶雲為兄弟們盡心,總是對門而坐,為眾人守護著。

遊雲為方便自己走進走出,總愛挑了個離廚房最近的位置。

負責幫忙的鐘雲當然得跟在一旁盯著。

仲雲的位置向來不定,當餐最愛的食物在哪,他就離那裡最近。

至於總愛管束仲雲的霓雲則坐落一旁隨時提醒他用餐禮節。

他最喜歡的雲朵,不論他願不願意,在這一天一定要纏著他,陪在自己身旁。

而總是喜歡跟他搶的瑟雲,自然是很不上道地佔了另一側。

最後一個位置落坐了下來,「今天是我生日呢,兄弟們。」

畫面倏然拉回他已經好幾年沒踏入的家門裡。窗外雲悠悠在天際飄動,眾人依舊在大廳裡嬉鬧玩笑的日子。

「佾雲,嚐嚐特別為你準備的。」在廚房裡忙了一整天的人熱情招呼著。

「佾雲啊,麵線可不能咬斷喔,長壽討吉利。」霓雲一臉期待告知,等著看他待會兒如何表現。

「呃,我會注意的。」不可以弄斷嗎,應該是要用吸的吧!真有這種習俗嗎?我怎麼不知道。

「……佾雲,第二個心願是什麼?」瑟雲隔著曲雲好奇問著。

「第二個心願啊,希望歲歲如今年。」一個眾人能聚在一起的理由,讓他在外頭遊蕩寂寞時,可以想念著。

「那是當然啊,你明年別亂跑找不到人,害我沒豬腳麵線吃。」一臉認真預約了明年的活動,下了通牒。沒辦法,誰叫這人真如其名,雲哪!

「仲雲,你又偷吃了,那份是韶雲的。」喜歡叨唸的遊雲,發現了仲雲做的好事。

鐘雲搖搖頭說著,「不用搶,遊雲還準備很多。」真受不了這群玩心重的傢伙。

「食物這種東西啊,就是要搶才好吃啊!」剛剛拿了韶雲的,馬上轉移目標往瑟雲襲去,氣得瑟雲哇哇叫。

「仲雲你把紅蛋殼上的顏料沾到瑟雲臉上了。」大家長實在看不下去,打算要主持正義。

「反正他最喜歡紅色嘛!」鐘雲涼涼說著。

「可惡的你們!」二話不說,拿起艷紅圓球往身旁仲雲臉上塗去。「哈、哈、哈、猴子屁股。」

「上胭脂,讓你脣紅齒白。」不甘示弱地回擊,還連累了一旁看戲的霓雲。

瑟雲急忙閃過。仲雲撲了空,紅色雙手就要撞上他最害怕的曲雲了。

「啊!」、「唉喲!」兩聲響起,畫面變得十分詭異。仲雲的手成功貼上某人的,不幸中的大幸那人不是曲雲,而是……佾雲。為護著那美麗紫影,太陽的臉上多了個五指山的印子,懷中多了個溫香軟玉,讓他氣也不是、笑也不得。

「你們皮在癢了嗎?」隔山觀虎鬥,整晚還沒吭聲的人,冷冷地讓現場氣溫驟降了下來。

「沒……沒有。」異口同聲回答,立即正襟危坐。

橫掃了那些搗蛋鬼一眼,「再鬧,待會兒就有你們受。」離席取來沾濕的帕子,不甚溫柔地抹了兩下替他擦去紅印。

「別玩了,趁熱快吃吧!」打著圓場的韶雲,將眾人注意力轉回食物上緩和氣氛。

「曲雲今天心情好像不錯,居然什麼都沒做耶!」鍾雲低著頭對著遊雲說著很大聲的悄悄話,卻在接收到曲雲很有深意的掃視下閉上了嘴。

一頓飯吃下來總是很難保持安靜的餐桌上,再度傳來雜聲。

「瑟雲,你有沒有發現,曲雲和佾雲都只用一隻手吃飯!」霓雲注意到兩人不太自然姿勢,好奇問著曲雲的鄰居瑟雲。

「是啊,這樣不會不方便嗎?」瑟雲關心的問著。

「怎麼,管起我們來啦,我看今晚就由你們……」要使這些三叔六公閉嘴,他多的是方法。

不等曲雲說完,趕忙搖頭否定「不用、不用、不用,你們喜歡,怎麼樣都好。」這曲雲老是不讓人家關心,真是的。

事實真相是,桌下那人使勁想掙脫被人糾纏的掌,卻讓自己更加用力緊握住。

當時兩人微濕微暖交錯的指掌,現在想起還是隱隱心動著。攤開手再緊緊握成拳頭,那是他永遠的懷念。

***

時間向後推了幾個日子。

江湖依舊風波不斷,詭計陰謀、爭強取勝,饒是寧靜無爭的十分秋悟也沾染上那難卸的塵埃。

過往不及挽救的死別,豁盡全力,今次決不讓悲劇重演。奔放劍勢舞得綿密,不讓敵人有空隙可趁,萬夫莫敵勇氣中,劍與掌對決裡,是所有英雄人物選擇的無悔武者道路。

最終的『千秋映江月』是他紛亂人生裡最後華麗一舞,那襲上心口的疼痛難當似又如當年。霸者往她來時道路離去,而他舉步維艱踏向歸途。

多久不曾回頭看看這裡,頹痞的垣牆、荒蕪的庭園,闔上似是無力再承受的雙眼,踏著不穩步子往自己熟悉的空間走去。

「『指揮如意天花落,坐臥閒房春草深。』,終能無所憾去見你們,佾雲愛花愛草,就借花獻佛將這滿室春意馨香獻與諸位兄弟。」抿唇微笑,靜看天上浮雲,笑聽蟲鳴鳥叫直到意識永遠失去。

我第三個心願,希望和你牽手走到草原,瞇起眼睛,看陽光強烈。

春暖花開的時節,仰躺青翠碧綠草蔭上,這是他渴望以久的天堂。執笛玉手壓著洞孔奏著柔情小調,時而高亢熱情,時而低沉浪漫,所謂幸福是這樣簡單。

「這樣跑出來好嗎?」記得稍早前韶雲曾說要幫他慶生(?),提醒他今天可別亂亂飄。

「反正他們等一下就會找上來了。」自從做了鬼以後,大家更是無所不能,活著的時候有樹可以躲、有房間可以藏,現在卻是一個感應就讓對方察覺。嗯,死了也是個挺麻煩的世界。

「曲雲,為什麼我們要到這裡來?」韶雲離去後,曲雲突然出現眼前,二話不說把他帶到這個畫面裡來,雖然曲雲的主動讓他心花朵朵開,但還是好奇曲雲的想法。

「因為我死後不得安寧。」瞪著那討厭鬼的眼神似是控訴。

「啊?!」不會吧!

「兇手近在眼前。」玉笛指著眼前一臉茫然的魂「看來你真的忘記自己每年做的好事了吧!」有誰會每年的生辰跑到人家的墳上舞劍,然後在那裡碎碎念地許願?就只有這怪人而已。吵得他受不了,現下人都來了,總不能讓他死不瞑目吧!

知道曲雲指的是自己每年一次的無裡取鬧,佾雲紅著臉(?)尷尬地笑了笑,「沒辦法,有些願望只有你才能幫我達成嘛!」

緊緊擁抱著那總是默默為他的紫色雲朵,在他耳際說著謝謝。天堂裡沒有溫度,他的心卻是暖洋洋。

眾雲嘻嚷聲自遠而近傳來,好似為彼此緣分奏著開心的協奏曲。

歡喜許下永遠不變的心願:但願歳歳年年有今朝,讓你們疼寵、讓你們關愛。

~完。

***

光:生日文加祭文,快要播到『血印』了,算是預習練心臟吧!

***

『指揮如意天花落,坐臥閒房春草深。』唐.李頎.題璿公山池詩。
『三個心願』取自林凡歌曲。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61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