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浮雲人家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浮雲】暖香桂之大俠打工記
 瀏覽418|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浮雲】暖香桂之大俠打工記

「佾雲啊!」這種充滿著神經質式叫法,不用懷疑,一定是出自於我們雲門大哥嘴裡。只是今日的呼喊更顯得他無助和不捨之情。

「曲雲,一定要這樣嗎?」這真是曲雲嗎?居然這樣會玩人。

「老話一句,捨不得就換你去。」哼!也不想想這傢伙上次是怎麼欺負我,這樣算便宜他了。

「這算不算是逼良為娼啊!」瑟雲在一旁問著霓雲。

「喂!我們家佾雲是賣藝不賣身的,千萬別亂說啊!」這瑟雲不怕佾雲一個生氣不幫他跑腿傳情書了嗎?傻瓜!

「曲雲!」我不要這樣出去見人啦!大俠發揮他裝可憐的專長。

「不要扁嘴,難看死了。本來是隻白毛雞,一扁嘴看起來像頭黃毛鴨子。」曲雲刻意忽略佾雲那裝可憐樣子,繼續用話毒殺他。

「曲雲啊,山下的茶樓我已經打點好了。原本在茶樓賣藝的繡兒姑娘請假回鄉幾天,老闆正愁著沒人可以暫時代替她呢!」真相其實是鐘雲花了點錢打通這兩人。他和遊雲仔細算過,這小小投資絕對是穩賺不賠。看看佾雲那張臉、那種身段,到時候他一定會收錢收到手軟。想到這,鐘雲簡直是笑得合不攏嘴。

遊雲看著鐘雲,心頭不禁犯酸想著「佾雲現在模樣,根本就是個活生生的『錢』嘛!難怪鐘雲要這麼目不轉睛。」好個見財忘佾的兄弟。

***

這是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世界。

佾雲和曲雲的約會,他從來不敢不到,但是從來沒有準時到。要嘛是路上的阿狗,否則就是樹上的阿貓,總之就是會有拖住他時間的考驗出現。

而今年,他整整晚了十二個時辰,也就是一天,無怪乎親親愛人怒火中燒,決定重振夫(婦?)綱。

於是在昨晚那場晚會之後,曲雲跟仲雲要了他精釀的女兒紅(喂!雲門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啊!光:一切都是謎!),打算把佾雲灌成了一隻醉雞後,再惡整他。結果,人算不如天算……。

「遊雲,曲雲他酒量不好嗎?」看著橫掛在頸子旁的佾雲劍,佾雲汗涔涔的問著。

「怎麼會呢?前晚他明明是千杯不醉的。」也許是怒氣加重酒氣的運行吧!否則怎麼醉成這樣。

「遊雲,你們先出去吧!我處理就好。」怎麼可以讓你們看到大俠跪算盤的畫面。

「好吧!你保重。」希望明天能看到全屍,暗自為兄弟祈禱著。


「喂,你到底是誰啊?怎麼跟我認識的那個討厭鬼長得那麼像。」輕晃著劍身,曲雲想著那個角度切下去,比較不浪費力氣。

「曲雲,我絕對不是討厭鬼。你這樣太危險了,快把它放下好嗎?」曲雲算角度算得好專注,佾雲覺得自己此刻真像是一隻放在鉆板上待宰的雞。

「是嗎?證明給我看!」一施力,霎時劍身歿入身後牆壁三分。

證明?要怎麼證明?

「我討厭他頭上的鳥毛,飄啊晃的看得我心煩。」拉著佾雲的衣領,曲雲氣呼呼抱怨著。

「我沒有。」二話不說,扯下他頭上珍貴的白色羽毛。

「他的頭髮,、、、」眼露凶光,瞪著那一頭金黃。

「頭髮怎麼了?」不會要我剃頭吧。

「和你的頭髮,味道好像。」掬起一撮金黃,在鼻間嗅著。

「是巧合、是巧合。」紅撲撲的臉頰好美,心跳加快的大俠猛吞著口水。完全忘了自己下一刻會成為『一雲和尚』的危機。

「那個討厭鬼是公的。」搭著佾雲肩膀,曲雲醉眼迷濛說著。

「那我是母的。」(小佾!不要亂講話啦!)

「這樣啊,你真不是那個討厭鬼?」在佾雲吃驚地注視下,抽出利劍,輕放在一旁。(曲雲武功原來這麼高強!)

「當然,我是你最喜歡的人,你也是我最喜歡的人。」

「真的嗎?」我怎麼會這麼沒眼光。

「絕對!」

「好吧!那你願意為我做任何事吧!」輕輕的撫著佾雲的面容,曲雲笑得奸詐。

「我願意。」原來,曲雲喝醉時會吃人家豆腐,以後要常常找他拼酒才行。佾雲在心頭盤算著。

「那把它簽了吧!」不知是從哪變出一張紙。

「這是……?」曲雲就這樣把紙晃來晃去的,佾雲根本就看不清楚。

「賣身契!把你自己送給我!。」率性將它押在桌上,「簽不簽!」

「我簽。」連看都不看,馬上簽下承諾。

「太好了,別忘記你的承諾喔,佾雲。」別有深意的笑著。有點累了,索性把某人當成墊背,睡覺去。

「永遠不會。」曲雲對他笑耶,大俠覺得自己也醉了。

和心愛的人相擁,嗅著他的髮香,今夜醉的是兩人。

***

聽說雲茶棧來了個神祕的賣藝女子,功夫身段了得。尤以是舞劍的姿態,更是一絕。可惜啊,這姑娘總是用紗矇著臉,就不知道那臉蛋怎麼樣了。

人聲鼎沸的茶樓裡,滿是眾人的鼓譟聲,連鄰鎮不少公子、少爺也慕名而來。

「人真是奇怪,連長得是圓是扁都不知道,自己就把她想像得美好。」真無聊,不過是為了一個想像,居然這樣浪費時間、金錢。

「這就是人啊!越有距離,越美麗。」鐘雲笑說著。今天是最後一天了,得想個脫身之計才行。

節目開始,台上舞劍者,行雲流水般的動作,霎時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每個步伐、每個旋身,人與劍搭配的天衣無縫舞姿,更是叫人目瞪口呆。

一曲結束後,眾人卻不斷地鼓譟著。「把面紗拿下,把面紗拿下。」

台上女子只是默默站著。

「大爺我給十兩,今天一定要看到小姑娘的真面目。」路人甲將銀兩擲到台上。

「我也給十兩。快、快、、、。」不甘示弱的路人乙,也丟了銀子。

「鐘雲?!」那張桃花臉給人看到了,事情就麻煩了!

「放心啦!看我的。」神秘的笑了笑。

鐘雲運起功,一陣強風吹過,覆在女子臉上的面紗突然滑落了下來。

一陣沉默之後,「哇!我的老天!」眾人心碎的聲音,此起彼落響著。

「唉呀!難怪要覆著面,這又老又醜模樣,簡直是嚇人嘛!」

在眾人訕笑嘲弄時,「哼!」有人臉色不高興了。提氣飛至舞臺,二話不說把人扛起,凌空而去。

「哇!有人英雄救美耶!」

「你確定是救美?明明是救我們吧。哈~~。」

人啊,真是有夠笨的。捲走了台上的銀兩,在茶裡加了些好料後,鐘雲冷笑著離開那蠢地方。雖然真的很恐怖,但是嘲笑我家小孩,你們也是罪無可赦

***

「到底怎麼回事?」用力把人摔在地上。

「解決麻煩最好的方式,就是讓希望破滅啊。」唉呦!曲雲真是不懂得憐香惜玉,他的臀部一定瘀青了。

「你們瞞著我。」雖然面容變了,可身材和眼神卻是改不了,是他剛剛太緊張了。

「因為鐘雲也不能保證藥效。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佾雲討好說著。

「哼!算你好運,沒受傷。」我才不會擔心。

「曲雲,要是我以後變老變醜了,曲雲會不會像那些人一樣拋棄我?」很認真問著。

「你現在就很醜了。」問這種問題,表示鐘雲的藥有副作用了。

「那你會不會拋棄我?」曲雲,回答我的問題嘛!

「囉唆!回家啦!」二話不說,把人連拖帶拉牽回家去。

「曲雲。」不死心。

「閉嘴!」煩死了。

「曲雲。」堅持。

一路就這麼拉拉扯扯的回雲門,也不管旁人如何側目這『美女與野獸』的畫面。

其實,他喜歡佾雲喚他名字的,曲雲在心裡想著。

***

韶:佾雲啊!(大哥的收藏就靠你這一票了。)
遊、鐘:這些收入應該夠我們吃到明年了。
瑟:要不是為了小紅,人家也想參加的。
霓:佾雲,我的買書錢靠你了。
仲:可以買新家俱了。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60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