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佾之曲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佾之曲(完)
 瀏覽668|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佾之曲(完)

初春的十分秋悟夜晚,月影朦朧、迷霧淡淡。如幻似真中,燭火搖曳小窗亮了那昏暗的黑。

隱約知道自己橫躺在熟悉的懷裡,隱約感覺那人安置他在溫香暖被中,不讓春寒凍著他絲毫。

心上騷動、臊熱不已的陌生情潮雖讓他心緒慌亂,可卻也很想放縱自己,不再偽裝理智冷然。

「曲雲,快喝下。」低柔的嗓音好似從彼方傳來,鼻間聞到淡淡草香,那是令他心安的氣息。漿液滑過喉頭,微酸微甜味刺激著舌蕾,多少喚醒些許渙散的神智。

喚了聲佾雲,想確認是不是那總讓他繫在心頭的陽光。

「曲雲,還好嗎?」擁著那懺抖的身軀,讓他側躺胸膛裡,試圖助他安下心神。

「不好!好難受,好熱。」失了平日的冷靜,急促的呼吸、緊握著的拳頭宣示主人正承受痛苦。

小心翼翼為他褪下身上外掛、中衣讓他舒適些。「你中了催情香。」擔憂地望著他的反應,以曲雲的個性絕對會勃然大怒的!

「是嗎?有法解嗎?」在再次陷入迷眩前,他執意想知道可能的答案。

「當然是有,可是...」一如往常優柔的語調,此刻更顯小心翼翼與為難。

這麼難以啟齒,那表示什麼?迷濛的雙眸試著集聚焦距在眼前人臉上神情卻不得。嘆了口氣,雪臂環住眼前佾雲頸項,強迫自己忽略掉那隱隱令自己心傷的屈辱。如果真沒辦法了,還是得去面對最糟的情況吧!

逐漸沸騰的血液蝕掉他力守著的自制力,連他重重的惆悵都要讓那生不如死的奇癢給吞噬,他已無法顧及太多不堪與不甘選擇屈服。

逼回眼角凝聚的淚水,所有的話語只餘了句,「佾雲,吻我。」

「曲雲,對不起。」

親吻著他的人低低的道著歉,那是憐憫嗎?他恨透了憐憫、同情,狠狠擰了那臂膀表示抗議。

安撫、低吟,歉意、情意交錯著的夜晚,在能獲得喘息前,兩人不願意去想著太多未來。

***

日上三竿,佾雲居外鳥鳴聲相互唱和,擾了那本正好眠的人。

醒著楞愣望著眼前熟睡身影,被人攬在懷裡的身軀因側臥許久帶著酸疼,欲撐起身子卻發現手掌被緊握著不放。

太靠近了,彼此的呼吸相互交錯著,曖昧的暖氣昇華成一種異樣情潮。

「佾雲,再不醒來我就咬你喔!」空著的手拍了拍那還酣夢之人臉頰,威脅著。

「再讓我睡一會。」抓住在臉上肆虐的暖掌,將人反壓身下,順便偷了個香。

很好,我確定你回復記憶也恢復成那不怕死的歉扁傢伙了。被人用著佔有似的擁抱包裹著,曲雲決定用最簡單的方式提醒他該起床。

『咚』

「好痛!怎麼打我?」吃痛的揉著微腫處問著。

「你太重了!」拍了拍那人肩胛,沉聲警告著。

「那就這樣吧!」一個翻身,上下位置交換,讓紫色的身軀覆上他的。

眼看著人又要睡去,不死心的輕壓痛處讓他清醒。

「為什麼?」虛軟無力的身子貼著那瘦勁身軀,慵懶的嗓音低吟著,蕩得劍客滿臉紅透。

「什麼為什麼?」曲雲清醒時這種魅力比他意識不清時更具殺傷力,佾雲只覺飄飄然,連魂都要失了。

「你明白我要問的。」瞪了那總是不坦白的人一眼。

他原以為今晨會是個很尷尬的場面,不是他抓著棉被哭就是這笨蛋咬著棉被泣訴才對。想起難熬的昨夜,自己受著那宛如萬蟻爬身、慾火灼身痛苦時,這人只是不斷地以草汁和溫水緩和他的難受,甚至驅使內力想為他逼出毒素,兩人折騰到近破曉時才因藥性退去而能成眠。

為什麼不用最快速直接的方式?他實在疑惑。回想起那苦得要死的黑水,他就一肚子火。

「好歹我也是鐘雲的得意門生啊。」有道是有燒香有保佑,平時努力的研讀還是有用的。

「我要問的不是這個。」又開始自我陶醉起來了。

讓溫熱氣息緋紅了頰頰,心猿意馬說著「你也知道我的。」曲雲到底是真的清醒了,還是尚未擺脫情香的煎熬?語氣是清醒的,可是那動作不像。不習慣被吃豆腐的人,努力保持理智臆測著。

「我不知道,我要你說。」扣著那下頷,美目灼灼凝視著,不讓他閃去。

「這種事情一定要兩情相悅的。」喜歡那靈動有神的雙眼只注視著自己,不自禁輕觸著那美麗眼外輪廓。

「喔!所以狠心看我痛苦難當。」眷戀感受著那有繭微粗的掌心,可口氣卻略有不滿。

「我會陪你一起熬過。」堅定不移的回答。

「萬一真熬不過呢?」絕對懷疑的試探。

「那最糟糕的情況是永遠失去你。我明白你的,雖然無奈、雖然事出有因,雖然你會試著諒解,但是心口永遠會有個難受在。我可不許曲雲對我的記憶裡有這些雜質。」

那答案讓那一向擅掩心意的人呀然,回神後輕笑了聲「你倒是把我想得很愛鑽牛角尖。」

「情愛本來就該建立在相互的喜悅尊重上。」尤其對方是自己最想要疼寵的人。

「是我對你沒魅力,還是你有什麼難言之隱?」

意有所指的微笑,讓身下人臉色驟然爆紅,恰似熟透的紅蘋果。

「曲雲!」困窘的喝止那話,有時候曲雲要挖苦人時真的會讓人招架不住啊。

「說笑的,我只是從很實際的狀況裡去猜測嘛。」逗弄著那已經很想把自己用棉被藏起的某人,發現自己其實也很惡劣。

「很難熬,真的很難熬的。」其實現在也不得好過。

微嘆了口氣,在他身上找了個舒適的位置躺臥著,「我的鑽牛角間啊,那是你的自以為是。佾雲啊佾雲,你做事情總是這樣心思複雜嗎?今日如果不了解你的人看到你這樣冷眼旁觀自家人受苦,你說他們會怎麼想?你老是會去挑一條太天真的道路走去,有時候我真不了解你是笨還是傻。」

笨和傻,不是都一樣的評語,不自覺嘟著嘴覺得自己好委屈。

緊抱著柔然紫,終究只淡淡地說了一句「你了解我的。」愛撒嬌似地蹭著粉嫩紅頰。

微皺眉,我看你還是不懂我想要傳達的,算了。道了句「了解和諒解還是有差距的。不過…….我很高興。」知道自己被人用著什麼樣的心情在珍惜寵愛著,他的感動漲得滿滿。

笑彎的眼、微勾的唇角,在那人錯愕中輕輕印上那滿是蜜意的瓣,有些話用說的倒不如用做的來得實際!

***

「我要知道對方是誰?」望著那尚未結痂的傷口,他的怒氣可不會這麼容易平復。

「一個小人不值得你這樣掛懷。」喜歡曲雲這樣在意他的心思,可是不願意他自責自己一時心慈所引的因,佾雲選擇輕描淡寫帶過。

「大俠,你在擔心什麼?以為我真的沒感覺還是昏頭了後什麼事都搞不清楚。」離了相依偎的擁抱,冷冷地對望著,這人許多做法真是讓他傷透了腦筋。

是要你歉疚好還是生氣好?佾雲心思迴轉間思考著如何啟口。

「你不要囉囉唆唆的想一些搪塞的話,我只聽事實。」游移不定的眼神,打什麼主意他一目了然。

讓曲雲強勢的語氣所攝,佾雲只好實說「救命之恩無以為報,只好以身相許。」緊盯著漸沉下臉色,就怕他心傷。

「……,原來是我連累你了。」還害你受了傷。歉疚撫著那傷口,自嘲著以為這人是麻煩精,想不到自己也是!

「胡說什麼,是我自己大意才受傷的。」將那馨香身軀拉回自己懷中安慰著,「倒是你,以後不准再做誘餌這種危險行為!」幸好這次有鐘雲和遊雲及時趕到,否則後果他不敢想。

「你自己怕連累人就做那種白痴的決定,我為什麼不行?」狠狠捏了那豐頰一把以玆報復。「這是學你的,讓你明白我心上難受。」

「我很抱歉,讓你擔憂了。」頭靠著肩輕聲道歉著。

「道歉無用,拿出誠意把這壞毛病改掉!」只說不改有什麼用,問題永遠存在。

靜默了一會,「這很難。」兩人異口同聲對對方說著,而後相視而笑。

人的性子是天生的,只能說這次幸運逃過一劫。至於下回遇到了,等下回再煩惱吧!

人生不就是這樣,同樣的畫面不斷重演,同樣的心傷一嚐再嚐,但因為是你所以願意承受,願意承受著甜蜜的負擔。

享受著十分秋悟特有春風顏色,在墜入下一個美夢前低喃著,「佾雲,回去雲門後不可以阻止我找鐘雲算帳!」

「短時間,要換我們兩個跑路了,曲雲。」吻著曲雲錯愕的眉、眼、唇,佾雲笑得開懷。

~ 完。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59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