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佾之曲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佾之曲(六)
 瀏覽629|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佾之曲(六)

春風頑皮吹拂過佾雲頰邊,捲起了幾縷金黃細絲。那眉清目秀的臉孔、緊閉著的美麗雙眸,叫人目不轉睛望著,小童如受蠱惑般輕身向前探去,如彩蝶遇上花蜜般,她想一嚐那甜味。

「小朋友,不可亂碰人家的私有物喔!」一聲低語忽從身後傳來,反應不及間,讓人點了昏穴。
真是的,年紀輕輕什麼不學,偏去學吃人家豆腐,現在的孩子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對不起,怕麻煩,請你睡一會吧。」遊雲一陣碎念後才想起他好像該先道個歉,解釋一下才是。畢竟暗箭傷人不該是雲門人所為。

轉身拍了拍那仍昏迷的兄弟,「佾雲快醒醒,你睡沉啦!不快點,曲雲要被搶走了!」

好像沒有效!難道你以為曲雲不會被人搶走嗎?你也太放心了吧!在心頭又腹誹了這懶惰鬼一頓,考慮是不是拿佾雲劍把他敲醒會比較快。

「還是不醒嗎!」看來要使出極招了。雙掌圍成了個圓,緊貼著唇邊呼天愴地吼著「曲雲啊!你怎麼受傷了,留了好多血,一定很痛吧!」

「曲雲!」原本還作著白日夢的某人立時驚醒過來,抬起頭慌張喊著。

沒有預料到這招會這麼快速有效的遊雲就這麼和佾雲的大頭作了親密的接觸。「唉喲!」兩聲痛呼同時響起,雲門的兄弟們果然很有默契,每次一慌亂頭就會撞在一塊。頭雖然很很痛,遊雲還是繼續胡思亂想著。

「總算可以跟人說話了。」揉著痛處自言自語,佾雲醒過來,總算這一下沒有白挨。

「曲雲受傷了!曲雲呢?」緊抓著眼前陌生男子的領口,劍客兇神惡煞般逼問著。

「佾……雲,形象、形……像啊!鐘雲……去追曲雲了,我……快要……不能呼吸啦!」抓著他有力的雙手,制止他繼續搖下去,遊雲只覺得骨頭快被這粗魯的傢伙搖散。明明一副弱不經風模樣,怎麼會這麼強悍。

劍客鬆了手,心神還是緊張著。可惡,自己真是太大意了,害得曲雲為自己所累。

不忍看著他懊悔模樣,遊雲開口安慰著,「放心吧,鐘雲會找到人的。哪!這是解你失憶的解藥,快快服下吧。」

鐘雲?!那個讓他失去記憶的元兇!那眼前人又是誰?總覺得似曾相識。

「兄台是?」客氣地詢問著。

兄台,很久沒聽到這麼生疏的稱呼了。「我是遊雲,你雲門的兄弟。」特意強調著『兄弟』,意思就是再叫我兄台就給你好看。對啦,他遊雲就是愛計較,為一家大小洗手作羹湯那麼久,被當成陌生人,生氣也是理所當然的吧。儼然忘記自己也是兇手之一,在心頭又碎念了一回。

「反正你別囉唆了,快把解藥吞下去吧。」

「喔。」

真的吞了!你、你、你也太容易相信人了啊,不怕我給你的是毒藥嗎?江湖上人心險惡,防患未然不是基本的常識,以後一定要加強佾雲的危機教育,這樣怎麼能在武林上活下去。

佾雲看著遊雲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好不精采,不禁失笑說著,「遊雲,你真像個老媽子。」

「想起來了嗎?」聽到佾雲熟悉的說法,遊雲緊張問著話,「這可是鐘雲花了近一個月心血才研究出來的解藥,只有這一顆而已。」

「我沒事了,你怎麼回來找我呢?」溫潤嗓音尚聽不出他對此事的看法。

「我和鐘雲回雲門等你倆十來天,卻不見你二人回門,於是便下山來尋人了。想不到就這麼碰巧感覺到曲雲雲氣出現在此,急忙趕來,卻只看到你和這個要輕浮你的小子,鐘雲不放心追曲雲雲氣去了。」他終究狠不下心,擔心佾雲和曲雲真會出事,於是乎硬是把一個多月的假期縮成五天,央求鐘雲回雲門,鐘雲為此還不開心呢!

「佾雲啊,你明明已經有曲雲了,怎麼可以這樣拈花惹草。」平時愛笑的眼,正用著一種複雜的眼神瞪著他。

眼看遊雲又要開始犯嘀咕,佾雲連忙打斷「拈花惹草?!」

「就他啊!想不到你的魅力已經到了老少皆宜了。」

「小朋友,快醒來!」輕推了小童幾下,見他悠悠轉醒。

好痛,是誰偷襲他的,正要開口罵人卻被頸邊冰涼的觸感一驚,一抬頭便對上那發怒的眼。

「解釋。」不若平時溫文有禮,語氣冷酷得讓人慌。

小童不敢再作曲折,即刻給了答案,「有個大美人感謝曲雲相救之恩,打算要以身相許。所以才有這一連串的行動。」簡潔的給了解釋,他不認為眼前的劍客會容忍她浪費時間說明自家小妹是多麼的少女懷春,愛得深切。

「這是忘恩負義的行為!」佾雲怒斥著。

「那你又是誰?」膽子真大,這樣算計人。

「我是那可憐癡情女的拜把姊妹。」故作可憐樣的博取同情,那把利劍怎麼還不放下啦。

遊雲吃了驚,直呼不可能,這年歲根本就不合。

「靠這個就有可能啦!」拿出錦囊中藥丸,約略解釋著它的功能。佾雲好奇接了去,認真研究了起來。

「拜託你,要研究也不是現在吧!」真是被你打敗了,再怎麼喜愛藥草,也要看時機呀!

「遊雲!」劍客擋去小童視線,對著遊雲扮起……鬼臉。

來不及問清何事,眼前景象讓他噴笑出聲,「哈、哈、哈你那是什麼樣子,哈、哈、哈……啊!天啊,好好笑。」平時斯文俊俏的人變成這樣實在很好笑,哈、哈、哈,「咳、咳,你給我吞了什麼?」

「吞了三顆,不知道你會變怎樣?」一臉無辜看著兄弟,一副為了實驗你要忍耐的臉。

「你!佾雲,給我記住。」

不過須臾,人已經從男子轉成男孩,最後成了男嬰。

「你到底作了什麼動作,為什麼他會笑得這麼誇張?」好恐怖。嗚住自己的嘴,就怕劍客拿自己開刀。她真的預估錯誤,這人根本是隻笑面虎,一點也不溫柔。

「這是秘密!只有遊雲有機會看到而已。」微笑了一下,「至於你嘛!」劍尖頂住那小小喉間。

「你……想要……怎麼樣?」原來脾氣好的人,一生起氣來這麼恐怖。當初小蝶說恩公有多溫柔、多瀟灑,她才誤以為這人是曲雲。使計跟了他,猜想他也不會多生氣,誰知道一切都亂了。

「帶我去找曲雲吧!」抱起在地上匍伏的小嬰孩,佾雲笑得開心。

「我想,鐘雲會很高興重新認識遊雲的。」鐘雲,敢玩我們就準備接招吧!這只是我的部分,不知道曲雲會怎麼回報你,真是令人期待。

小嬰孩失去意識前怒瞪著那燦笑得很礙眼的太陽。好你個佾雲,等我恢復你就完了。鐘雲,我真是被你害慘了。

***

緊追著曲雲的雲氣,一路疾馳而來,眼前瓊臺玉閤卻讓來人吃驚,「想不到曲雲會認識這麼有錢的人啊!」他一直以為曲雲是個樸實的人呢!

「慘了,雲氣越來越弱,得快些找到人才行。」一躍而上,一邊吃力記著來時路,一邊努力找著人。唉呀,他是路癡,待會兒要怎麼衝出去,實在傷腦筋。

總算找出雲氣停留的地方,迷昏屋外守衛,思索著要破窗而入還是從大門敲門進去。

嗯,這香味怪怪的。

「曲雲!」還沒開始行動,砰的一響門板應聲倒下。鐘雲眨眨眼,不敢相信佾雲竟比他早了一步到達,為什麼每次都這樣?!

「孩子抱著!」將手中嬰孩塞進鐘雲手中,佾雲提劍往那要輕薄他心上人的可惡女孩襲去。

反應不及的女子左支右絀閃躲著佾雲劍光,伶俐的攻勢快速消耗著體力,不久女子便讓佾雲逼至牆邊無力喘息著。

「鐘雲,你騙我吞的藥還有剩嗎?」雙眼盯著眼前艷麗女子,佾雲背對著鐘雲討著。

「有啊,你要做什麼?」看起來有點兒生氣的樣子。

「既然不知感恩,不如當作一切都沒發生過吧!」這女孩執念驚人,逼得他不得不用這很糟的方式對待。遺忘,才是徹底斬斷的最好方法。

「佾雲!」他以為會做這種缺德事的只有他而已呢!

看著那金髮的人,女孩不由得心生恐懼,怒喝「你要做什麼?!」。語未竟,讓人塞了藥丸,片刻便暈了過去。

「對不起剝奪了你的記憶,你就忘了一切,別再傷害曲雲了。」劍客喃喃說完,便往心念的人脈搏探去。

「佾雲,這是……」很不想講,但還是得說,「催情的香味」。

「我知道。」抱起仍不醒人事的曲雲,佾雲輕描淡寫交代著「鐘雲啊,你要好好照顧懷裡的遊雲喔!我和曲雲短時間不會回雲門,叫韶雲別擔心。」不等鐘雲發作,佾雲轉眼消失眼前。

「遊雲?!」

不會吧!低頭看著那沉睡的男嬰一眼,片刻只聞一聲怒吼「佾雲,我要宰了你!」

然後,被驚醒的嬰孩響徹雲霄的哭聲及男子手足無措的咒罵聲、安撫聲,不絕於耳。

待續~

***

光:很快這篇就會變成鐘雲育嬰記了!啦~~ 作者發瘋了!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59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