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佾之曲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佾之曲(三)
 瀏覽536|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佾之曲(三)

春日晴,翠綠樹身環抱著那躲避驕陽熱情的人影,偶爾清風徐徐惹得樹葉沙沙作響似催眠曲,泰舒適的氣氛醺得人昏昏欲睡。

偶爾,試著打起精神望著不遠處一大一小身影。有時候他真是強烈懷疑自己的眼光,如果那傢伙是麻煩吸收體,那他不成了收麻煩的老媽子。望那同情心氾濫的人此刻正溫柔安撫著那小賊,只差沒將四書五經給抬出來的表神情,實在是讓他很無言啊。

為何總是對人不設防,真覺得這世上只有善人嗎?那何以人間的悲劇總是不斷上演?有時氣得想強迫他改掉這性子。可是啊,沒了溫暖的陽光還是陽光嗎?還是那個影不斷追逐的光嗎?微笑著自己總是矛盾心情,或許這輩子得這麼在既憂且喜的心情裡和這傻子攪和下去了。

在他心頭自憐自愛間,那若有所求的四隻眼睛從樹下向上仰望著上頭,盯得他手足無措、心火微揚。你們兩個是嫌天氣不夠熱是吧!

依據以往的經驗,這時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佾雲是失憶可不是轉性了,還不了解那雙眸子的深意嗎?閉起雙眼,忽視地很刻意。

「曲雲。」

喝!讓那輕柔的嗓音震得心漏跳一拍。可惡的臥雲,居然敢誆我,這哪像是自保有困難的樣子。側過臻首就是不睜眼望人,讓他再掙扎一會兒吧,唉。

「替他尋個可以安身立命之所,我們就沒事了。」暖掌輕輕轉回微冰的頰,注視著那假寐的俊顏。唉呀,佾雲發現自個兒的心跳加速了。

「那你自己去找。」睜開眼,拍開那肆虐的手淡淡撇清關係。

「可有些事啊,還是得要有你才能成的。」有些人做事情總是有著一股莫名的執著,一旦承接了託付,便會盡善盡美的完成。猜測著曲雲也是這樣性子吧!

「我可不知道自己有這麼了不起,這種善人的事我不做。」灌迷湯是沒有用的,我可不是家裡那幾個耳根子軟的傻雲。

「就當是為兄弟好嗎?」其實想說為我,可又怕被直接拒絕傷心,佾雲只好使上這招了。緊包覆著纖纖手指祈求著。

「佾雲,你真的有失去記憶嗎?」怒瞪著身前不知死活的章魚,不懂他如何看穿自己最在意的事。
「真是失憶了,所以更需要依靠著曲雲啊。」輕摟著勁瘦腰身,撒嬌使賴地哄人,如果可以這樣一輩子擁抱著該有多好。

「再動手動腳我要不客氣了。」口氣不善威脅著那越來越肆無忌憚的大手。

「拜託,好嗎?」熱切的眼不讓人閃躲直盯著伊人。

「煩死了!」他一定要想辦法改掉自己讓這人一纏就昏頭的壞毛病。還有為什麼他倆老是跟小孩子有緣哪!

***

小童年約八九歲吧,個頭小小,長年在陽光下奔馳的黝黑身軀顯得強健,倒是那張臉不甚討喜,不屬於那種可愛得叫人想疼惜神情。那雙眼,嗯!有待商確。

「你叫什麼名字?」審視的眼光,彼此相互打量著。不想虛與蛇委地哄騙,曲雲話問得直接。

「……」

喔?挺有個性的嘛!「跟著我們很辛苦,你最好要有心理準備。」不甚在意他的無禮,既然要同行還是先禮後兵吧。

「是你們別讓我太辛苦才是吧!你這同伴簡直是個怪人,一副很容易被騙走的樣子,你也不看住
他,就這樣讓他把一個來路不明的人帶在身邊。」

超齡的語氣讓一旁的兩人呆了呆,等回過神來已經聽他念了一大回了。這感覺好熟悉啊,好像是鐘雲每回對他碎碎念時會出現的話,佾曲兩人面面相覷,為那相似的話語輕笑出聲。

「你也可以不跟啊。」既然有骨氣,何不硬到底?

「哼!今天他不把我送到官府去的恩情,得先讓我還清吧!」那一付這簡單的道理還要跟你們解釋,實在浪費時間的表情,真讓人為之氣結。

「你倒是挺有志氣的!總得有個名讓我們喚你吧!」不甚在意小童的無禮,溫文的劍客笑問著。

「不要!」

「不要?!這是什麼怪名?」故作懵懂地瞟著天際,擺明的故意激人發怒。

「是我才不要告訴你們啦!哼!」跟這紫色頭髮的傢伙說話,真是一種自虐。

「隨你,以後我們叫小鬼的時候自己應一聲吧!」不想說就算了,反正我也不好奇。

「誰是小鬼啊!」臉紅脖子粗的吼出聲,討厭,他最討厭人家叫他小鬼了。

「曲雲,這不太好吧!」輕扯著身旁人衣袖,這孩子看起來似乎挺傲氣的,喚他小鬼不太妥當呢。

「不好?!那叫大鬼也行。」瀟灑轉身前,對於無禮的小鬼不須多花時間。

「曲雲……。」慘了,曲雲在生氣嗎?

奇怪,不是陽光挺烈的嗎?怎麼覺得有些冷呢!

***

隨意坐落屋外桃紅櫻樹下,看著屋內那忙得團團轉的金色身影。離開雲眉棧至今也十數日,回雲門的路以為很近,原來很遠。因為他們又惹上麻煩,另一種麻煩。

不忍村人受病痛苦,自告奮勇地和那醫廬大夫四處義診。於是乎,他們的腳步又停了下來,這傢伙絕對是故意的,哼。

「你怎麼能忍受這麼囉唆的人?」用著一種極其無奈又敬佩的心情抱怨著。

「我也算是大開眼界呢。」一直以為劍客這種行業是屬於冰男在做的,如江湖上頗負盛名的風之痕、神秘劍客、劍君、葉小釵人等,那種冷靜、無心的飄逸境界,怎麼他們家這一個完全不像,江湖傳言果然都不可信。

「昨天是學而篇,今天為政篇。煩死了!」學校的夫子都沒他那樣嚴格。也不是嚴格,而是碎念、一直念,念到你不得不把它記在心裡然後突然間來個隨機測驗,要是沒通過就用著一種很複雜的眼神望著你。然後,再來一次。

「的確是浪費時間,根本是對牛彈琴!」真是佩服佾雲的好耐性,打算來個滴水穿石嗎?

「你!」可惡,居然罵我是牛!

「說不過人,就要掄拳頭了嗎?所以我說是白費力氣嘛,也只有那傻蛋才會這樣閒。」瞪了那小小拳頭一眼。嗯!修養部分還需要加強,聽說音樂可以陶冶性情,不知是真是假。對仲雲有效,對這孩子應該也行得通吧!

「哼!我才不要讓你們這樣安排我的人生。」最討厭這種自以為是的人了。

「我們對你的人生可沒興趣。」轉身與他對望,銳利的眼眸帶著慣常的譏笑,「不能與不行的人生,你自己屬於哪一種呢?」語畢,舉步尋找那始終忙碌的人去。

「我才幾歲,講這麼深的道理我哪懂啊!」皺著眉頭,扁起嘴「討厭,兩個人都很難對付呀。」瞧瞧他給自己找上什麼了。

***

晚間休憩時間,那伶牙俐齒的人堅持自個兒去張羅三人晚餐,飯桌上顯得有些清冷。

「『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請問可以吃飯了嗎?」有氣無力的誦著今日的功課,在抗拒從嚴的要脅下,他終究是屈服了,為了肚子就背吧!

「再等會兒,曲雲馬上就上來了。」出聲安撫著那沒什麼耐性的孩子。

『不會吧!他是曲雲,我還以為……。可惡,當初也不說清楚。』

「原來他叫曲雲,那你呢?」計畫有變,快些把狀況搞清楚,希望補救還來得急。

「佾雲!八佾舞的佾。」以指沾水,在桌上寫下倉勁字跡。

「你們感情好像很好?」試探地問著兩人關係。

「看得出來嗎?」微笑反問著小童,卻不做正面回答。

「你這人真自虐,他這一路都沒給人好臉色看,你倒是笑得開心了。」不用問了,看他笑得這樣自得其樂也知道答案。有點不是滋味的諷刺。

「曲雲的性情就是這樣。」這無禮的背後話惹得佾雲略略不悅並出聲為曲雲辯護。

「他性情這樣,因為是兄弟,所以你就該忍耐嗎?」他的兄弟、朋友可沒人這樣。

「……」

「不好意思抱怨,你還真是濫好人一個。」要跟人相處,就該溝通、相互體諒嘛!

「……」

「為什麼不說話呀你?」一付說了你也不會懂得表情,很羞辱人耶!

「關於曲雲的一切,我,不跟任何人分享。」

獨享霸佔的強烈情感,似是疾射而出之箭,狠狠地、準確地正中那本欲推門入內之人的心,頓住向前的步伐。

果然,掙扎是白費力氣,他對這個橡皮糖真是沒輒。

待續~。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59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