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浮雲人家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浮雲人家(十五)完
 瀏覽701|回應1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浮雲人家(十五)完

伸手不見五指的迷霧,眼前一片迷濛,空氣濕濕涼涼,飄下的細雨聚成蜿蜒小河滑過臉龐,撫著那冰冷的液體,就如他心中堆積成塔的哀愁,重得讓他難以承受。

本以為與半花容的決鬥,至少能夠玉石俱焚的結束,但結果終究不如他意。尋死,說起來好似容易,但其實也難,苦笑望著眼前迷霧,他的人生似乎如這片迷霧般,不知下一個出口在哪裡。

大師指點到這十轉輪迴峰,等待上天賜與瀟瀟移轉自身命運前的考驗。得知瀟瀟並未身亡時,他心中還是高興,漂泊的人是寂寞,有個能夠支持他活下去的理由,他依舊會去堅持,只是要去見眾人的時間得又拉長了,但這樣的試煉他甘願承受。

四周氛圍變得不同了。

旋身,不及說出心頭的感動前,在茫茫雲夢裡,他已淚流滿面地望著他心心念念的紫影。

「愛哭鬼,作啥又哭又笑的?」來人語氣依舊是坦率地讓佾雲懷念。伸手想碰觸那張他朝思暮想的容顏,竟只得冉冉雲煙。

「傻子!」虛幻飄邈,一朝夢醒徒惹心傷罷了。輕輕靠近他身前,人魂間只隔著一步距離,一個心跳的距離。

緩下心頭的激動,開口問著「我們有多少時間?」

「雲霧散盡的時候!」曲雲緊緊貼近佾雲的身軀,想將他這些日子以來的轉變細細看分明。

「為什麼只有曲雲?」他也很想念其他人的。

「他們猜拳猜輸了。」其實是想讓他們多些時間,兄弟們的貼心,他又怎會不明瞭。

「曲雲一直是猜拳的高手。」邊笑邊拭去頰邊的淚滴,知道曲雲不喜歡他哭哭啼啼。「你的時間停住了,似乎都沒有改變。我真害怕啊,怕我必須等到又老又醜的時候去見你們,到時你們認不出我了。」

「這樣倒好,省得你到處招蜂引蝶了。」微微嘟著紅唇,看似對那桃花臉有些許抱怨似的。「真要怕我們認不出你來,就努力吹一曲證明你吧,你不會以為我不知道你暗槓我心愛的銀笛吧!」害他現在兩手空空好不習慣,這傢伙根本是故意,不怕他氣起來夜夜托夢騷擾他嗎?

佾雲尷尬笑了笑。誰叫曲雲你都不到夢裡來陪我,人家只好睹物思人了嘛。真要我吹一曲給你聽,我還真怕你會直接把我送到十八層地獄去呢。

真不知道一年見一次面的牛郎織女都說些什麼、做些什麼?他想像裡總覺得至少會有個喜極而泣的擁抱,還是甜蜜蜜的重逢感言吧,怎麼他的曲雲都不會這樣,好失落。

「曲雲,要到何時我們才能相守呢?等待的時間那樣長久,我真怕會忘了大家的樣子,忘了你的樣子。」再濃厚、深重的情意總有被靜靜安放在心裡某個角落的時候,他不想只是把它放在某個角落裡,那讓他心頭難安。

「忘了最好。」曲雲笑彎那雙黝黑瞳眸說著。

「曲雲!」

「生命是為了活著的人努力才存在著,死人本來就該活在記憶裡。當你回想起我們的時候,仍舊是過去美好的影像,對雲門兄弟們來說,就不枉我們結交一場。」真是想不透,為何他要來做這種像是夫子教導不成材孩子的工作。都一把年紀的人了,還要人家來跟他說這些道理,早知道就故意輸給韶雲,省得來這兒討氣受,這愛撒嬌的小孩子。

「努力並不是這樣容易的。」佾雲面容上依舊是那不散的愁苦,

「雖然困難,但你已經選擇了做法不是嗎?」否則今天他又如何能在這裡見到他?怕不早就到黃泉路上撈魂了。佾雲其實比兄弟們想像中更加努力啊,曲雲微笑鼓勵著總是懂他心意的他。

俐落攤開一張長串彩紙,心有不甘開始唸起了那堆三叔六公的交代。仲雲說,如果他忘了這件事,他絕對要吵得他死不瞑目。

『佾雲啊!』真是夠了,有人是這樣開頭的嗎?『兄弟之間沒什麼好連不連累的,你在武林上可要多加當心。曲雲說的沒錯,太過善良就會被暗算,千萬要記住啊!……以下略過。』

『記得回去雲門替我把後院的牽牛花澆澆水,花圃的雜草要按時清……以下省去。』

『三餐要按時吃,身體要顧,……之後還有十幾項延年益壽秘方,懶得唸了。』

總之就是類似交代重複再重複好幾次。搖搖頭,放下紙條,卻望見那人又掉了眼淚。安慰並無法使背傷止步,自己也只能這樣靜靜望著他,陪著他熬過這既酸復甜時刻,無論他多渴望給他一個溫暖擁抱,他能做的也只有如此。

天空灑下金黃,雲霧將散之際,再多的濃情難捨也有蒸散時候,輕飄至那燦金眼前,在那光潔額際印上一吻,「我該走了。人生總是路長苦多,你要保重自己。」眷戀的將他一切印在心頭深處,等待是漫長煎熬,他兩人甚或是雲門的兄弟們未來仍是長路漫漫。

「我明白。」看著心愛的人漸漸煙消雲散在眼前,溫柔觸摸眼前薄霧,微笑目送著他離開,不想讓他在另一個世界裏還要為他掛心操煩。回首來時路,點滴在心頭,下回再見時或許真是另一個永恆了,他得努力創造出美好的回憶,才去見眾人。

***

「聽說人死的時候,會把靈魂歸處佈置成自己最想要的樣子。我們通通出現在這裡,看來佾雲很愛我們呢!」遊雲笑容滿面對大家說著。

「佾雲是被一個叫九幽的作掉對否?早就告訴他要離女人遠一點。」連退隱在家抓蚊子都會被人砍,果然是個吸引麻煩的體質。

「別這樣說啊,佾雲總算不辱雲門之名,我們該以他為榮。」

「這裡有點兒像十分秋悟可是又有點兒像雲門,然後某些部份像無夢樓和雨風飄搖,還有那片火紅的梅林和蓮花池。真羨慕傢伙,他真的去過不少奇怪的地方呢!」奇山異水恰似人間仙境,置身其中心情歡愉不已,風動、心動、情也動,佾雲還真是浪漫到無可救藥了。

大伙在十分秋悟前的草皮上隨意而坐,遊雲不知打那兒弄出一堆吃喝料理,一群人就這樣幕天席地野餐了起來。

「為什麼曲雲不去接佾雲?」偷喵了一眼在樹上假寐的人。

「你忘了上回佾雲和天策真龍那一場車輪戰,曲雲那恐怖的表情嗎?」曲雲氣得冒煙(鬼會冒煙?)還奮力踹了那隻龍好幾腳,雖然人家根本沒感覺。這回可是佾雲的死劫,真要去了,到時氣得成了厲鬼可糟糕,聽說有怨氣的鬼長得醜斃了。

「那樣的畫面,任誰也承受不了的。」瑟雲意有所感的嘆息,絕望得連心都碎了。

「已經過去了,別再傷懷啦。」搭上瑟雲肩頭,仲雲豪氣萬丈說著。

「傷懷什麼?」紅白相間的男子出現在眾人面前,看到那滿地的狼藉不禁失笑,雖然做鬼是不會胖,不過你們也太誇張了吧!

東看看,西瞧瞧,「韶雲,佾雲呢?」怎麼只有一隻鬼回來?

比了比抱在樹上的兩隻無尾熊,「在那兒。」還未跨進家門,就先往樹上飆去,是誰說佾雲個性溫吞的?

「我回來了。」努力蹭了蹭心愛的人,柔柔的紫髮,素淨面容還有那美麗的笑靨。哇!好想念,好想念。「我有努力喔!」眨著眼,邀功似地盯著曲雲,擺明就是要人誇。

「我知道。」溫柔撫著那人面頰,「辛苦你了。」突然抽出了置於他身後的銀笛,「抱夠了吧,快給我滾下去!」他要敲人了。

「再一下下就好。」趁著曲雲手臂尚未抬起的空擋,緊緊地連身帶臂的圈住他,讓他再多撒嬌一下順便在曲雲光滑頸項偷著香,惹紅曲雲雙頰,幸虧讓樹影遮住了,這笨蛋。

「你們這兩個有愛人就沒兄弟的色鬼,欺負我們孤家寡人嗎?」在樹上抱得那麼緊,把我們當空氣啦,仲雲氣呼呼喊著。

『汪汪!』那是什麼聲音,他沒聽錯吧!『汪汪』,手感覺濕濕黏黏的,仲雲緩緩低下頭,「哇!是毛毛狗、是小小狗,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瑟雲快把你家笨狗抱走啦!」

「我家笨狗(筋)!我家小黃可是金色的,追著你的那一隻可是紫(?)色的。」敢說小黃是笨狗,你完蛋了。

十分秋悟的草皮上,一人兩狗開心玩著捉迷藏;草地上,悠閒看戲兼喊加油的眾人;還有那樹影間笑得開心的情侶。

那是屬於雲門獨有的快樂方式。

「孩子們終於長大了。」鐘雲感慨地喝茶,望著眼前的笑劇。

「是啊,好捨不得。」遊雲替鐘雲和自己再倒杯茶,眼光微紅的人,輕輕地說著。


完。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58666
 回應文章
絕對是喜劇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光 :我堅持,這絕對是喜劇結尾。
八采:八個都死了(筋)。
光 :我這是忠於原劇(汗)。小佾,我可是確定你掛了,才寫這個結局的(退一步,再退三步)。
佾 :你這個沒血沒淚的作者。那我和小曲的美好結局呢?
光 :你們已經在樹上談戀愛了啊!『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我都顧到了。
佾 :我想要談瓊瑤阿姨式的那一種。(淚眼攻勢再起)
光 :唉呦!你看我像是那塊料嗎?別想太多了。這齣叫浮雲人家,又不是佾曲情深。嘖,不懂 
   事的孩子。快鞠躬、快鞠躬,我們下戲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58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