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浮雲人家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浮雲人家(十三)瑟雲(中)
 瀏覽368|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浮雲人家(十三)瑟雲(中)

冬盡初春之際,細雨紛飛的夜晚,曲雲獨坐屋簷下鞦韆上。雲兒低低、雨綿綿,似是纏上心頭無盡愁思。矮籬旁,新發的綠芽,在冷雨中努力綻放,新生是一種喜悅,但何嘗不是一種痛苦掙扎?

「曲雲哥哥,待在這裡會被雨淋溼,會很冷的。屋裡頭有火,比較溫暖喔!」稚嫩的童音,帶著撒嬌語氣,拉著沉思者的翻飛衣袖。

回神,望著小童一笑,「小浀,你先進去睡吧!我想多待一會兒。」

「這樣啊,那小浀先進去了。」總覺得曲雲哥哥今天心情不是很好,還是別吵他了。

雲門的屋簷下,也有個聽雨的好地方,那裡也有個鞦韆。在夜半無人時,雨聲滴滴答答敲著節奏,就像是那屋簷下的一家人,沒一刻安靜的模樣。那是他最喜愛的一個角落,可以享受著寂寞也可聆聽著熱鬧。

在外頭晃了這麼多年,除了偶爾稍了封『活著』回家外,也沒想過回去,總想著韶雲一定會照顧好大家的,何況還有個全職的家庭煮夫,應該不會餓死吧。但今晚收到瑟雲放出的追雲,卻讓他惶惶不安。本想立刻趕回,卻發現另一股熟悉的雲氣靠近自己。他正在等待,在重重臆測裡,惶惶不安。

「曲雲。」黑暗雨夜中,熟悉的金黃、熟悉的氣息出現眼前。太陽不復見,倒見一抹黯淡的月立於庭中。

「大俠,半夜在雨裏面飄來晃去,是會嚇壞人的。」也不知為何,這麼久沒看到這傢伙了,一出口還是過往的伶牙俐齒。依舊看不慣他愁眉苦臉,也不知如何安慰人,只好還是冷言相待。

那人仍舊是不發一語的站立著,曲雲只覺得氣惱。「你要呆到什麼時候?」快步向前,衝進滂沱雨裡想拉佾雲進入屋簷下躲雨。

突地讓人擁入懷,本想掙扎,肩頭上卻傳來一陣暖暖濕意,讓他動彈不得。為何他總是讓這傢伙搞得心煩意亂呢?十多年前是這樣,十多年後仍然是這樣,曲雲啊曲雲你真是沒長進。

***

燭影搖曳,滿室昏黃,房裡簡單明快的風格,和主人的個性相輝映。

整理紛亂的思緒,佾雲開口道「我曾經以為離開是最好的方式,想不到結果卻是這樣。」握著曲雲給他的溫茶,想起所有恩怨風雨,佾雲依舊覺得好冷。

「因為你總是不愛去算計人心,樂觀過了頭,邪神、雲門、風雲雨電都是一堆麻煩。自我犧牲有什麼用,誰該猜得到你心中的苦,憑什麼人家就要諒解你。最後落得裡外不是人,也是你自找的。」板起臉來訓人,做錯了就是錯了,曲雲並不是個護短的人。

「曲雲你對我,真是好嚴格。」雖然是自己上門討罵,但沒想到曲雲這麼坦白,唉。

「要找安慰,回去找韶雲。現在你打算怎麼辦?仍舊要選擇避不見面嗎?」

「是的。韶雲的注意力會在我。」對方急著要他現身,就得靠韶雲,短時間內韶雲應該以避過算計。況且,躲在暗處更可以掌握邪神的動向。

「可以,反正他向來最在意你。瑟雲,我會帶著他在身邊的。我得先讓你明白我的立場,瀟瀟、暴風君、葉小釵我都不會放過,即使他們是你的朋友、兄弟。」曲雲醜話說在前頭,他明白佾雲的難為,可以不計較他避不見面,但是兇手他一個也不放過。

「我懂。今後,我將背負對雲門的薄情;而曲雲、韶雲、瑟雲,則要揹負雲門的存亡。」佾雲語閉只決心中滿心愧疚,「對不起,總是我拖累你們。」

「你不招惹別人,別人也會找上門來。」難得的,曲雲這回不在諷他,擁著佾雲的肩頭,無聲安慰著。你會出現在我面前,不就是算準我會配合你。有什麼好連不連累的,總算你學習到要依賴人了。

「另外還有一件事。」仰起頭顱,望著那總給他力量的溫柔雙眸。這件事一定要先解釋清楚。

「嗯?」

「風、雲、電與霜間的……。」

「停!」制止他欲出口的解釋,「我對過去沒興趣。」不想面對地走向窗邊。很多事情,知道太多只會讓人更心煩。

佾雲忙不佚握住曲雲冰冷的手,凝視著那有些無錯倔強眼神。「在兄弟間,我是優柔寡斷的。但是對你,我始終如一,從一開始到現在。」語畢,緊緊擁住心繫多年之人的身軀,聞著那髮香,那是他多年相思的味道。

到底是誰說女人都愛聽甜言蜜語的,明明這些對男人更有效,接受佾雲綿密深吻時,曲雲嘆息著。

***

瑟雲百感交集的望著素還真,雖然一切都是半花容的陰謀,但是要他不去怨懟那個執行者,實在是很困難。遊雲是在他面前消逝的,他得花下多少力氣才能制止自己放下心中那怒氣,心中真是充滿著矛盾。

***

「瑟雲,我可以請你幫個忙嗎?」抱著好動的小寶寶,攔住正要往外跑的瑟雲。

轉頭見那一大一小,立刻拒絕。「我不要。」

「喂!」我都還沒說呢。

「上回你叫我幫那個『素還真』換尿布,你知道嗎?他、他、他簡直是個噴泉。」他瑟雲只愛喝雲門特產的礦泉水,其他的都不要。

「噗!你好歹也顧一下素還真的形象,什麼噴泉啊。」小孩子嘛,這也是難免的。

「本來就是,免談。」氣死人了。

「別這樣嘛!總是要練習、練習,將來你有了孩子,才不會手忙腳亂。」遇過惡魔之後,將來每個都是天使的。

「遊雲,你會不會太有母愛了。」一次照顧兩個,每天也能這樣笑盈盈的,真是太厲害了。

「這樣你就知道,我以前照顧你們有多偉大了。」雖然大隻了點,但一樣是要操心。

「我才沒那麼會尿尿,曲雲還說我很可愛、乖巧,一定很好養。」不好帶的一定是曲雲和仲雲。

曲雲的意思是你很好騙、很好拐,我必須要多加注意你,傻瓜蛋。

***

「聽說因為臥雲救過佾雲,所以,拿來和遊雲的生命相抵。」冷涼的口吻,嘲諷的眼神望著那位神人。「那不知我家遊雲因為照顧了『素還真』而被斷頭了,這種恩將仇報的行徑,又該拿什麼來抵?」

「曲雲,當時葉小釵他是身不由己的。」仙境的主人解釋著。

「那又如何,他還是兇手。以素閒人的智慧,給我們一個交代也不為過吧!」咄咄逼人的口氣,因為這推託之詞而更加強硬。

『你也不幫我一下。』埋怨的望了佾雲一眼。

『沒辦法,我懼內。』眼神飄忽的轉向另一方。總得讓曲雲發洩發洩,何況是你理虧在前。

「曲雲,這事等到邪神之事處理完後再說好嗎?」韶雲出聲安撫著,沒辦法當初他先答應人家,總不好在這個時候違約。

「哼!」冷哼了一聲,頭也不回的離去,反正我一定會算這筆的。

「我支持曲雲。素還真,當初我們家遊雲可是很用心的照顧『你』。雲門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瑟雲說完,立即跟隨曲雲而去。

***

仙境的夜晚,帶有一股慵懶氣息。夏夜晚風,清涼透澈,風中伴著蓮香,催人昏昏欲睡。倚在池邊小椅上,難得發起呆。忽地,些許重量壓在背上,讓他回過了神。

「明天就要行動,還不睡?」在一旁窺伺了許久,決定不管會不會讓銀笛招呼,都要行動的某無尾熊,終於巴上來了。(佾:中原有這種動物嗎?(怒))

「誰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坐著看星、望雲、聽雨呢。」沒有推開掛在身上的重量,曲雲一臉無所謂。

「你要對眾人有信心。」以往做任何決定前,那不安、悲觀的預想總阻撓著自己,但這回心頭卻只有堅定。是因為眾人的支持,讓他可以這樣全力一搏吧。過去一直以為不去連累、麻煩,就是最好的保護,如今想來,是他太過自大了。

「誰知道?」世事無絕對,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一切真能這麼順利?

「我一定會保護你的。」堅定的許下承諾。

「誰要你保護,盡好你自己的本分比較重要。」不過,有人不領情。

「還是想報仇嗎?」明白自己終究無法斬斷結拜的情誼,他是歉疚的。

「我還在考慮。」上一次的決鬥,這個笨蛋險些送了命,還要繼續嗎?

「很抱歉,我……。」

「無妨,我可以繼續當壞人。」

「只當我的愛人好嗎?」不想繼續在這個話題上打轉惹他不快。

轉移話題,皮又在癢了。「唉呀,我忘了,那天應該把我的小浀雲介紹給你認識的,那孩子可真是聰明可愛極了。」

「小曲雲!」大俠如遭雷擊,當下讓這話震的吃驚連連。不會吧!真的有小曲雲,我不要。在心裡大聲尖叫著。

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把那負心人轉身面向自己,激動問著「是真的嗎?」。我以為當初是在開玩笑的。

「噁心死了,鼻涕敢流下來,我就送你進蓮花池裡洗澡去。」真是叫人難以想像,這真是那溫文儒雅的太陽嗎?人前人後竟然差這麼多,看了就很想笑。

那會更噁心吧!「我不要小曲雲!」止住淚水,非常堅定、肯定的表達立場。

「我要就好,晚安。別來吵我睡覺。」養足精神,明日還有一場硬仗要打。

曲雲,為什麼我的告白,每次總會這樣無疾而終。

仙境的暖風依舊吹拂著,吹在那失魂落魄的劍客身上,卻覺渾身透心涼的心酸。

『遊雲啊,想不到過了這麼多年,畫面還是一樣呢。』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待續~

瑟:我抗議,我才是主角吧!(怒)
光:啊~~,是我私心太重了。(爆)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58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