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浮雲人家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浮雲人家(十二)瑟雲(上)
 瀏覽382|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浮雲人家(十二)瑟雲(上)

隱於樹叢間,曲雲和瑟雲靜靜地望著佾雲和半花容合力埋葬了暴風君。聽著他們口裡的前程過往,在談及暴風君、白如霜及傾天紅時,瑟雲握緊了拳頭,那是妒、也是怒、更多的是不捨。驀然,一陣暖意包覆住緊握的手,眼神交錯間,那無聲的支持和安慰,安撫著那為情所痛的真心。

『已經過去了,想太多也沒有用。』

『我明白。』

見瑟雲穩下情緒,曲雲卻陷入自嘲裡。你明白,我卻不明白。想著他說的『喜歡』,想著他說的『但願』,但在扯上這些個風風雨雨,當初的真心是否只是個夢,連我都要懷疑了。

當初啊,真是充滿過去式的懷念口吻,我竟也開始用起懷念的口吻,來記憶年少時悸動的過往了。他說的未來,他說的同個方向,是否也跟著掩埋在那個當初裡了?

可他說了「沒有」,我也就信了。現下我竟又自尋煩惱了起來,這惹人厭的麻煩,害我都要厭煩起自己了。

***

收起心頭的百感交集,待佾雲和半花容離開後,曲雲、瑟雲走至暴風君的墓前。

「暴風君你死得很冤枉。」如果適才佾雲的推測屬實,暴風君不只是死在半花容手下,更可能在這段時間,他的軀體教半花容給控制住。一闕之主竟為了情字而落此下場,真是死得太冤。

「暴風君也就罷了,我實在不解為何佾雲總是要替別人承受自己不該承受的事情。」為了兄弟情選擇離開,還得承受這些風、雨、電的不諒解和恩恩怨怨,這到底是招誰惹誰了?

「天真呀!因為他總是太過天真了,佾雲真是天下第一傻人。」過了這麼多年,還是這麼笨,真是受不了。

不過就是一句『有時候所謂的善良卻比殘酷更能殺人,別忘了暴風君、你雲門的兄弟甚至是十方武者,皆是因為你的善良而亡』的蠢話也能被傷到吐血。嘖,身為加害人竟能如此扭曲一個人的善良,半花容真是心思好陰沉。

「曲雲,以前八采齊聚時,你就處處與佾雲唱反調,我還以為你討厭佾雲,如今想來……」曲雲你也未免太了解他了吧!

「如今想來,我還是討厭他,不解的人應該是我,佾雲為雲門帶來的麻煩這麼多,為何眾人還是視他如雲門的太陽。而我只不過是因為作風不同,就必須視為雲門的陰影。」打斷瑟雲欲說出口的推測,曲雲狀似忿忿不平抱怨著。。

「沒人這樣認為。」曲雲是想到哪裡去了?太陽和陰影這形容還真是詭異,沒有光哪來的影?曲雲什麼時候看待自己和佾雲這麼密不可分?

「好了,留在此地令我不愉快,我們還是走吧。」風、雲、雨、電的糾葛,他可沒興趣在此感慨。得先去讓那笨蛋釐清自己的立場和想法,邪神和半花容,總得要先解決一個吧。他曲雲沒有憂國憂民的情操,他要選擇解決半花容。

「你不打算前往水雲天,是不是?」曲雲果然不會這麼聽話。

「他日再去吧。」在原地枯等,事情也不會有進展。佾雲出現了,也該再替韶雲找其他的煩惱,放他一個老實人到處亂走,恐怕會出亂子。

***

曲雲的擔憂果然成真。韶雲因私下同伴花容決鬥敗在他手下,同時也失去了為兄弟們復仇的資格。曲雲思索著半花容心機,為雲門眾人尋得解套方式。

唯一的可能性只剩下佾雲了,曲雲對佾雲的不滿和怨對全數引爆,最後更是以一句「佾雲不配為雲門之人。」將佾雲除名雲門之外,給了佾雲放手一博理由。

韶雲來到十分秋悟,初嘗敗果、心中沮喪不已。身為八采之首,竟無法為逝去的兄弟們討回公道,更是滿心內疚。

十分秋悟裡等待的佾雲,看著為難的韶雲、失去自信的韶雲,他只覺不捨與歉意。

「意料的決鬥,意外的結果。」『天』再加上『風』的實力,半花容你常常都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幸虧他還看在兄弟的情份上,用你來牽制一切。」做了這個情份,最重要的還是為威脅他生命的邪神。

「雲、雨之間的仇恨已經終止,由你來照顧曲雲、瑟雲吧。」要我成為別人的說情工具,我寧可再去跟他打一場,死在他手裡。

「容我拒絕。」

「佾雲你!」

***

「韶雲要我們別對上半花容,是因為答應了半花容的條件,顧慮半花容的實力。相對的半花容會提出以決鬥終止仇恨為條件,第一,他不要親自成為兇手。第二,他忌憚佾雲。」

「但是,我們還是會殺他,為兄弟報仇。」

「沒錯,所以他會借刀殺人。」

「哼!毒辣心腸之人,天理不容。」

「哈!殺人有很多方式,不需要用到本身。幸虧我的出發點是為兄弟報仇,不然豈不成為你口中的毒辣心腸。」

「曲雲,你明知我不是這個意思。」

「說笑罷了。人生嘛!總是不能太過苦悶。」

***

「你選擇死,只是趁了半花容的意,更促成曲雲兩人的亡。」

「半花容會違約嗎?」

「殺人有很多方式,是在約定之外。他的終止就是雲門滅絕,要保護曲雲、瑟雲,由你親自來做。」

「我方寸已亂。」

***

「你說佾雲不配為雲門之人,是真心話嗎?」

「是真心也是假意,為韶雲也為佾雲。」

「什麼意思?」

「為韶雲找一個能諒解佾雲的說法,為佾雲找一個雙方不為難的方式。」

「佾雲早就拋棄雲門。你何必替他找藉口找理由?你不是也難以諒解他的做法嗎?」

「如果角色易位,你是佾雲,你對自己兄弟下得了手嗎?」

「我?!」

「我確定你下不了手。只要心懷情義之人,任誰也下不了手,但沒人打頭陣做犧牲又不行。」

「所以你對佾雲表現的方式,才會如此。」

「黑臉由我來扮。」

「曲雲,你為何不向韶雲解釋,讓他誤會你這麼久?」

「陷在情緒中的人又怎麼能聽得進解釋?」

「但是!」

「我寧可別人理直氣壯的指責我,也不想在解釋之後,看到充滿悔恨的面容,我會不知所措。瑟雲,我相信你,才會對你說這些,替我保密。」

「這!」

「這是做兄弟唯一的要求。」

「好吧!」

「這樣才是我的好兄弟。」

***

「韶雲,你一直是雲門的精神支柱,有你,我才能放下一切,專心對付邪神;有你,曲雲才會選擇自我放逐與犧牲。」

「啊!曲雲他!」

「用清楚的眼睛,才能看明真心。」

『不配為雲門之人』,他果然被休了,還慘遭驅逐出門。失了這層牽制,他可放手去做,該結束的紛擾就讓它結束!

至於邪神,沒有他或是半花容,相信他那位神人好友會有辦法的。

***

「哈!我們真正變成籠中鳥了。」

「你可以解釋了吧。」

「瑟雲,你想了解那一方面呢?」

「當然是為什我們自願被禁在此。」

「韶雲與佾雲都不希望我們找上半花容,韶雲的顧慮你應該了解。至於佾雲,我認為他打算自己找半花容解決一切。」

「佾雲確實有這個能力,那為何還要將我們監禁呢?」

「他才能放心找半花容決戰。」

「你的意思是,佾雲要韶雲將我們禁在此。」

「沒錯,因為他不要我們插手,另外也是為了韶雲。」

「韶雲?」

「嗯,韶雲被半花容所敗所受的打擊想必不小,佾雲想藉此轉移韶雲的注意力。」

「讓韶雲想辦法阻止我們。」

「所以你方才不斷暗示韶雲,只有他才能阻止我們,也只有他才能讓你甘願在此。」

「不能讓他以為他的責任己了。」

***

東奔西走多日,著實累人,趁著關在鳥籠的時間裡,偷閒一下也好。不過有人的心情似乎跟髮色一樣憂鬱呢。

「你在想什麼?」看瑟雲那欲言又止模樣,肯定又在想些有的沒的了。

「其實,我並沒有資格抱怨佾雲的。當初仲雲因傾天紅,亡於暴風君之手時。對於傾天紅,我也有著相同的心情和為難。」將心比心,要割捨掉這樣的情份,真是不容易啊。現下他有曲雲和韶雲的依靠寄託,讓他這段情殤時間不是那麼難熬。

那佾雲呢?那日在佾雲居裡看他似乎是獨自一人,沒有人陪伴下要去做下這麼痛苦的決定,想想,他們是不是也很殘忍。

「瑟雲,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要佾雲提劍殺人。但是今日的狀況不同了,因為半花容目的是要毀掉雲門,為了保護剩下的眾人和自己,佾雲也不得不挺身而出。敵人來勢洶洶,姑息只會造成更大的傷亡。之前的悲劇他來不及阻止,那他有義務避免之後不幸的發生。」雖然心疼著那傻子,但明白他其實比眾人想像中來得堅強。

「曲雲,你說得好像我們是拖油瓶。」皺眉,我們也不會乖乖任人宰割吧。

「認清事實。不造成其他人負擔,是我們目前唯一能做的。」若是佾雲真報不了仇,恐怕半花容也不會放過我們吧!

半花容情感似驚濤駭浪,風、雲、雨、電、霜間的愛恨洶湧,恐怕早已淹沒了他的理智,再加上佾雲的『背叛』,雲門如何能倖免於難?這是場大賭注呢,佾雲。

待續~~

※ 以上對話取自霹靂布袋戲『風起雲湧二』。

***

光:這一章劇情一字不漏的記錄下來,完全都是我的私心。(我承認,請不要唾棄我!)
光:想走回搞笑大作戰路線。
光:終於快完了。(淚)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5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