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佾之曲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佾之曲(二)
 瀏覽493|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佾之曲(二)

人聲鼎沸的市集,街頭巷尾此起彼落叫賣聲,小攤上陳列著各式各樣玩意,看得人目不暇及。愛不忍釋把玩著不同童玩,連擱置一旁的小竹蜻蜓也不錯過。

望著那隻像被放出籠子的小雞,曲雲只覺頭痛不已。

那日讓這人和臥雲轟炸到頭昏眼花,兩人說得天花亂墜、顛三倒四,想盡一堆歪理就是要他把佾雲帶走。

「既然我不屬於雲眉棧,當然要跟著曲雲走啊!」瀑瀉古岳好山好水,但也得跟對的人共享才是美事一樁。

奇怪,這朵流浪雲不是向來獨來獨往,怎麼失了記憶後,反而變得會黏人。

「就是、就是,臥雲一人獨居慣了,有人來分我床舖睡實在是很討厭。」尤其這怪人每晚睡覺前都得把『本草綱目』朗誦一遍,誰受得了這種摧殘啊。

「你雲眉棧那麼冷,分給客人睡也是應該」看你一付四海之內皆兄弟的樣子,沒想到這樣小氣。

「我不要住雲眉棧打地舖。」哽咽出聲指控好友罪行。臥雲堅持一定要睡床,而他則堅持不與人同眠。於是乎,寄人籬下的可憐人只好鼻子摸摸打地舖去,真是交友不慎、交友不慎!

「想不到臥雲先生居然是這樣對待朋友。!」還以為有在江湖走跳的人會比較通情達理,想不到也有例外。

「呃,曲雲你該感動他為你守身如玉才是吧!」這死傢伙居然這樣誣陷我,明明你自己難搞耶!這下真是有理說不清了。曲雲大人,不要誤會我啊!

『誰叫你剛才竟敢對曲雲拋媚眼,哼!朋友妻不可戲的道理你不懂嗎?』某人動機說穿了就是幼稚,還有誰是你的妻啊!

「你待在這裡比較安全,我去找鐘雲要解藥。」有吃又有得住,打地舖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何況還有個免費的保鏢。

「我倒覺得他跟著你,說不定會早點兒恢復記憶。」我臥雲今天算是看透你有老婆沒朋友的真面目。什麼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根本是破壞我形象的煞星。

「雁說得沒錯,看到曲雲我覺得心緒奔騰,說不定你真的是解藥。」這可不誇張。拿雲氣來說,雁的雲氣讓他只覺自己慘了,可曲雲的雲氣卻讓他有股難言愉悅的心安,好似自己等的人就是他,這說不出的感受讓他莫名堅持一定要在曲雲身旁。

「而且臥雲也得離開雲眉棧一陣子,總不能這樣把佾雲丟下吧!我在江湖上仇家不少,要是殺上來,後果可不堪設想。」人身安全就不信你能放心。

「這嘛!」這些一天到晚惹事生非的人瑞們,確實是麻煩吸收體,待在這確實不安全。

「曲雲,我會很聽話,不會礙手礙腳的。」大概只會動手動腳吧!偷偷在心理加了一句。

***

真是想不透自己是為誰擔心、為誰忙?想護他周全的心思竟這樣被拒絕,怎會沒發現這傢伙表象之下是這樣任性難以說服,還有那不怕死的勇氣。

嘆了口氣,這人完全不在意自己失落的記憶,就這樣拉著他東奔西跑,每回提到回雲門時就給他裝蒜顧左右而言他。

『難道曲雲被遺忘了也無所謂嗎?』驚覺自己是在在意,是的,他很在意。做了兄弟這麼多年,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人忘了,他在意也不為過吧!『只是這樣?』另一個聲音從心頭響起,似是嘲弄他言不由衷,或許是笑他總懦弱地逃避自己心上不滿。

『別老是對自己這樣苛刻,我真不喜歡你這逞強的個性。』很久以前由雲好似這樣告誡自己吧,真是糟糕,這毛病看來已成習慣,難改囉!

「在想什麼,連飄雨了都沒發現。」手中紙傘為他遮去漸起的風雨。

「沒事,找個安靜的地方休息吧。」收斂心神,不想在這矛盾心思上頭打轉。

「不要這麼煩惱。」撥弄那微濕的髮「曲雲不覺得這是個讓我們彼此重溫舊夢的好機會嗎?」

瞪了他一眼,『重溫舊夢?!』誰跟你有舊夢啊?你這腦子壞掉的傢伙。

「你不過是證明了自己之前誤入歧途罷了。」遊雲說的沒錯,他真是個言不由衷的笨蛋。

「明明是一見傾心、二見鍾情!」我相信你的雙眼,也相信自己的心。

為他髮上插上適才在市集上尋覓到的簪子,擁著那倔強身影,傘下濃情隔了傘外那冰冷雨滴。

***

笑望著那和店家廝殺的身影,佾雲不禁失笑。他以為自己會是個守護者,想不到倒成了被保護人。幾日和曲雲相處下來,他確定了自己真是眼光獨到,能夠纏上這麼一塊寶玉。

伶俐的口舌之下藏著深深的憂心,無所在意的眼神隱著許多在意的心事。很無奈的帶著他,卻是照顧無微不至。真是糟糕,竟發現自己越和他相處,越難放開手。

舉步向前,倏然感受到身後隱約的窺視,迴身,沒發現任何可疑人,是自己的錯覺吧!進了鎮上後,和曲雲兩個人受到各種不同程度熱情注視,還有那此起彼落的驚嘆聲,惹得他和曲雲兩人尷尬不已,只求速速離去。這大概也是眾多追星者之一吧,不再多想,直往那人身旁踱去。

「是他嗎?姣好的面貌、紫色的髮、手中握著銀笛,身邊可能會出現一位金髮劍客。」

「終於,找到了你,曲雲。」

***

雨似乎會下整夜,微笑望著天色發呆。

卸下曲雲頭上飾品,拿著向店家要來綢巾,輕輕擦拭微濕紫緞,鵝黃燭光下柔然紫色,帶著與白晝時截然不同韻味。

「曲雲喜歡雨嗎?」

「不喜歡。」

「曲雲真是個不太坦率的人,若不喜歡怎會笑得甜呢?」

「想到明天不用上街去賣笑,我就高興啊!」

「原來如此,根本無關乎雨嘛!是說以曲雲的個性怎會不喜歡雨呢?寧靜時候,才會聽得到的滴滴答答聲,孤單與熱鬧並存著,那是一種極特別的享受呢。就像我喜歡的秋,看似多彩其實也是一種寂寥。人啊,真是矛盾。」

「我說你啊,會不會浪漫過了頭,這樣你也能做文章。我會喜歡那打濕我長髮的罪魁禍首嗎?不要老是臆測別人心思。」為什麼老是要用這種讓人無所遁形方式,敲著他的心防,自己的偽裝總是在這樣不知不覺中卸去,這人果然危險。

「這樣啊?!」有些委屈低下了頭,在曲雲幾乎要以為自己有做了啥萬惡不赦的罪過之前,那人突然抬起頭來,認真的說著,「我很喜歡這場雨,因為可以為你梳頭!」

「你是希望我病了是吧!」刻意曲解他的話,是躲避那太多曖昧不明的好辦法。

「怎會。」接下他那佯裝微怒的冷眼,不想再惹他尷尬。

「好了。」突然站起身,「今晚就這麼一張床,你去睡吧!我打地舖就行。」轉身,不想面對那熱切的眼神。

「在胡說什麼?」天這樣冷,怎能睡地板。

「病人該待的地方叫病床。」指了指那不大的單人床鋪。

「我不是病人。」失憶和生病是兩碼子事。

「你是,萬一你在這段時間病情又加重了,我可沒辦法。臥雲不是說你不愛跟別人同寢,既然這樣你還有什麼意見?去睡覺。」口氣轉為命令,態度也強硬了起來。

「可是,曲雲……。」你會生病的。

「別再囉唆好嗎?我累了,晚安。」將棉被矇住頭,累了一天,他只想和周公下棋去。

佾雲簡直是說不出話來了,突然有一種想撞豆腐謝罪的衝動。明明自己身上配著劍,身行也略比曲雲高大,為什麼最後像個拖油瓶的反倒是自己。

今晚寒意更甚幾日前,這樣睡在地上讓寒氣侵入體內可不得。

顧不了這麼多了。微一使力點了曲雲睡穴,輕手輕腳將人抱上臥榻,覆上暖被。

自己該怎麼辦呢?打地舖,依照曲雲的脾氣恐怕明天起都不跟他說話了;擠床舖,說不定明早被當成採花賊挨揍,這下麻煩了。

「唉!沒辦法了,只希望明日比你早醒來。」

小心翼翼側躺床緣,就怕吵了身旁熟睡的人。今夜他得了個好床,可是啊,肯定會是個不成眠的夜。誰捨得在這滿滿歡欣的興奮情緒下入睡呢。

就這樣傻傻地癡望著那眷戀的容顏,眼皮闔上前劍客唇邊笑花從未歛去,今夜一定會有個好夢。

待續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58498